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他的四分之一【花季雨季】──林叔夜

时间:2020-09-15 08:45:41  作者:林叔夜

   

  文案:
  “一只船孤独的航行在海上,它既不寻求幸福,也不逃避幸福,它只是向前航行,底下是沉静碧蓝的大海,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
  ——莱蒙托夫
 
  阅读Tips:
  1.全文存稿,绝对不坑
  2.现实向,主角不完美,一步步成长
  3.非1V1,非传统HE结局
  4.微博@林叔夜,欢迎调戏
  创作时间:2020.01.07~2020.08.29
  连载时间:2020.06.01~2020.09.06
 
 
 
第1章 错觉
  林惊帆说:“我那会儿就隐隐有点那种感觉,对我同桌,你懂的吧......”
  *
  林惊帆在十八岁的时候拿到了人生的第一部 智能手机。 
  六月中,夏意正浓,从G市到Z市的大巴车上几乎坐满了人。
  炎热的天气让整车人都恹恹的,背后老乡用土话对着电话骂骂咧咧,更惹的人心情躁闷。
  林惊帆无聊地靠在后座,从裤兜里摸出新手机把玩。
  最新款的iphone5s,金属触感握在手里有种沁凉的感觉,这是高考结束那天林武连带他去买的。
  林武连自己平时就用一千块钱的山寨智能机,对这个唯一的儿子却很舍得。在苏宁电器听导购小姐说现在小孩都爱用苹果,大手一挥就掏腰包了。
  林惊帆也喜欢这款手机很久了。
  高中三年用的都是傻瓜诺基亚,除了能打电话发短信,平时就连上网查个资料都得卡许久,屏幕也小。
  这下换了智能机,总算是舒服了。
  “怎么样?”出了苏宁,林父拎着手机袋子,看到儿子爱不释手地翻看新手机连路也不看,忍不住笑着道,“大学四年,用这手机不掉价吧。”
  “谢谢爸”,林惊帆从屏幕中抬起头,很是感动,却又不擅于表达感情。只是上前两步接过林父手中的袋子,与他并肩走着。
  2014年6月8日,十二年的苦读生涯告一段落。
  十八岁的林惊帆与父亲并肩走出苏宁电器,落日余晖洒在父子二人肩头,少年不知何时已经高出父亲许多。
  日头西斜,大巴驶出市区。
  林武连在一旁睡觉,发出有规律的呼噜声。林惊帆知道他平时总开夜车,作息不规律,便自己靠窗坐着刷手机。
  这是高考结束后的第二天,坐在回家的大巴车上,林惊帆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大清早五点半的时候他自然醒了一次,冲进洗手间看到坐便器时才意识到这是在宾馆而非宿舍。
  恍恍惚惚躺回床上,一想到高中三年的学习生涯结束了,有种想要狂吼的冲动,却又疲惫地提不起精神。
  看到一旁正在充电的新手机,便随手拿了过来。
  电话卡在店里的时候就已经切好换上了,店员热心地给他下载了必备软件,当晚就同步了通讯录。
  读书时大家都惯用Q-Q,高考后似乎一夜之间全换上了微信。
  林惊帆点进那个绿色的笑脸,看着自动同步出来的一排新好友,就知道大家都买了智能机了。
  他几乎看也不看一路按下添加,初中发小魏洋也在其中。这家伙在农村读书,学校管的不严,估计早都用上智能机了,便想也不想添加好友。
  大清早没几个人通过请求,发完申请后他又回过头重新确认了一遍。
  他没有记错,迟磊确实不在其中。
  他没换智能机?
  林惊帆点进通讯录,复制了他的电话号码,微信搜索显示无用户。
  换号了?
  他翻来覆去想了会儿,又觉得挺没劲儿的,困意袭来,迷迷糊糊便又睡过去了。
  这一觉一口气睡到了大中午,父子俩在宾馆楼下随便吃了点东西,回学校搬行李。
  来搬行李的人挺多的,同学们脱下了校服,似乎一夕之间就成熟了不少,眉眼间充斥着青春与自信。
  刚考完试,大家见了面有聊不完的话题。
  讨论的最多的还是考的怎么样,数学压轴题有没有做出来,语文作文有没有跑题,也有捂着耳朵啊啊啊好不容易考完了能不能让人松口气的。
  林惊帆被几个同学拦住,问了考试情况,回答俱是统一的“还行。”
  同学看他几眼,似乎从他话中估测他有没有在撒谎。
  H中是好学生聚集地,竞争激烈。
  尖子生之间总有股莫名的气氛,林惊帆在H中的成绩倒没有多拔尖,但以中考县状元入学的身份却让不少人对他一直很关注。
  他没有多说什么,反正和同学关系也一般,路过迟磊宿舍时特意停下脚步看了一眼,他还是没在。
  被褥、衣服......书就不要了,扔了算了。
  三年的家当,收完了也就两大箱,结束时已经快两点。林武连提前买好了三点的票,坐公交车前往大巴站。
  临走前林惊帆看了一眼学校,在H中的最后一天,没有想象中的雀跃,心里明明觉得解脱,却又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我的高中生涯就这么结束了吗?他又觉得有些怅然若失。
  大巴进入国道。
  身后的老乡骂了一路,出城后总算消停了,靠在椅背上睡觉。然而没睡几分钟,又惊天动地地打起呼噜。
  路上信号时好时坏,2014年,那会儿4G网络还没有出来。林惊帆退出Q-Q,重新进入微信。
  好友通过消息噼里啪啦堆满了屏幕,招呼一打就开始问成绩,还有主动来加他的。林惊帆一一通过,手忙脚乱应付完一波问候后,林武连醒了。
  “到哪儿了?”林武连一手遮住眼睛,显然刚睡醒,适应不了眼前的光线。
  林惊帆把窗帘拉上,给他递了一瓶水,道:“刚过谢村,快了。”
  林武连喝了口水,道:“给你妈说一声,咱快到了。”
  林惊帆点点头,给母亲沈芳菲打了个电话。
  看他在玩手机,林武连又问:“手机好用不?”
  “好用的很”,林惊帆拿过手机给他演示。
  林武连其实也不大懂,看儿子玩手机的熟练姿势只是觉得很欣慰,感叹道,“贵还是有贵的好处啊。”
  “那是”,林惊帆嘴上答应着,心里又想到林武连自己用的还是便宜的山寨机,沈芳菲也是。以后工作了得给他们也换上最新款的苹果。
  那会儿苹果都不知道出到第几代了。
  我以后会做什么样的工作呢?
  他不禁又开始脑补,这取决于大学读的专业吧。
  我大学又要读什么专业呢?
  他有些迷茫,高中三年,似乎只学会了学习,学习之外的事情一概不懂。
  算了不管了,等成绩出来再说吧。
  两父子有一搭没一搭聊了一会儿,林惊帆垂眸看了眼手机,通讯录那一栏又多出一个红点。
  他伸出指尖点开,当看到系统新同步的通讯录好友时,心跳不由得漏跳了一拍。
  真正能添加好友时,他反倒有些犹豫了。
  原因难以启齿,林惊帆觉得自己喜欢迟磊,而迟磊是男的。
  这是喜欢吗?林惊帆有些怀疑。
  两人高三当了一年同桌,他总是忍不住惦记迟磊。像加好友这样的事,总是第一个想到他。平时在学校时,也会下意识寻找他的身影。
  迟磊高大帅气,笑起来有种阳光的感觉。
  林惊帆自己上高中前本来也是个阳光骚包的男孩子,但H中变态的高压却让他渐渐失去自我。
  每天五点半起床,打仗似的洗漱,与一千多人在操场上摩肩擦踵地晨跑。跑完又打仗似的冲去吃饭,接下来就是无休无止的上课刷题上课刷题。
  机械的生活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上了发条的机器,又像是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只有偶尔与迟磊插科打诨的时候才是他苦涩生活中难得的快乐,刷题间隙看到他俊朗的侧脸,会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我是同性恋吗?
  不,不可能。
  这个念头甫一出现在脑海里便被他迅速否定。
  他记得初中那阵儿还与一个女孩谈过恋爱。
  女孩活泼可爱,他从六年级开始暗恋,初二时在Q-Q上告白成功后就在一起了。俩人天天在Q-Q上聊天,上课时偷偷换座位坐在一起,放学后在操场上散步……
  那会儿的感情很纯,拉没拉过手都不记得了。俩月后分手,林惊帆伤心了好久,晚上躺在床上,眼泪顺着脸颊哗啦啦地流.....
  高一的时候,似乎也对同班一个女孩产生过好感。女孩短发,笑起来很可爱,只可惜高二文理分班后不在一个班,感情便渐渐淡了。
  这样算起来,喜欢女孩的概率似乎要比男孩高一些。
  不,不对。
  他忽然模模糊糊地想起来,在很久很久以前,似乎对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魏洋也产生过好感。
  那是初一的时候吧,半大的少年关系亲密,勾肩搭背时总是有一种舒服的感觉。
  这不对吧!
  我究竟喜欢女生还是男生?
  林惊帆有些混乱了。
  对初恋的喜欢肯定是真的,对魏洋和迟磊,应该就是兄弟情吧。
  毕竟一个是从小玩到大的开裆裤之交,一个是高中三年唯一的好朋友。
  尤其是迟磊,更多是一种高压环境下的精神寄托吧。
  嗯!林惊帆觉得自己想清楚了,正准备添加迟磊。
  手机震动了一下,他垂眸一看,迟磊发来了好友请求。
  「三石」:林惊帆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最后一天居然走那么早,都没见着你。
  这家伙一上来就开始恶人先告状,林惊帆哭笑不得:我爸提前买了大巴票,退不了。
  「三石」:你现在在大巴上?考咋样啊。
  「看不见的帆」:还行吧,估了六百三,你呢?
  「三石」:凑活吧,也就比你高个二三十分。
  「看不见的帆」:你滚——
  两人互相调侃了几句,彼此之间都没有生分的感觉,还是和从前一样放松。
  又过了会儿,迟磊要去网吧打游戏,林惊帆也快下车了,对话结束。
  令他惊讶的是,曾经那种悸动的感觉似乎突然间消失了。
  他点开迟磊的头像,那是一张站在大海前的照片。
  上面的他侧脸依旧帅气阳光,就像同桌时他看向他的每一次,但却没有那种让他怦然心动的感觉了。
  林惊帆反复确认了几次,最后他很确信,他不喜欢迟磊了。
  很莫名其妙,但就是,不喜欢了。
  林惊帆松了口气,如释重负,这似乎印证了他刚刚的分析。
  曾经的喜欢只是一场错觉,他还是喜欢女孩的。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点开这本书的每一个人,爱你们~
 
 
第2章 答案
  林惊帆说:“那是我第一次在网上查‘同性恋’这三个字,我发现很多人和我一样……”
  *
  大巴在村口停了下来。
  父子俩合力将两个大箱子拖出行李仓。
  路口停着几辆电动三轮车,林武连前去交涉一番,五块钱给他们送到家门口。
  农村的天很蓝,成片的小麦在路两旁发出金灿灿的光。父子俩坐在四面透风的三轮车上,暖风温柔地抚过侧脸,有种说不出的舒畅。
  到家时已经五点半,沈芳菲正在厨房忙活,听到声音端着盘水果出来了。
  “累坏了吧,快歇歇。”
  两人把行李往旁边一堆,浑身是汗。林武连去一旁洗脸,林惊帆则抱着电风扇没命地吹。
  门口一阵“叮铃叮铃”的车铃声,接着响起魏洋震天撼地的一声吼。
  “林惊帆,你总算回来了!”
  听到这声,林惊帆原本迟钝无神的眼睛顿时亮了几分,沈芳菲道:“去吧,昨天就过来找过一次了。”
  林惊帆连衣服都来不及换,抓起手机就拔腿跑了出去。
  魏洋骑着一个二八大杠,一腿支在地上,另一腿翘着,笑嘻嘻地看着他。
  三年不见,他几乎没有什么变化,黝黑皮肤在太阳光下显得锃亮。
  林惊帆轻车熟路地跨坐在他车后,两腿在地上拖着。靠近时闻到一股淡淡汗味,抬头看到魏洋黑色T恤后背全是湿的。
  “你干啥去了,咋浑身是汗?”他忍不住用方言问。
  魏洋开动车子,咧唇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道:“刚从网吧出来,就看到你和我叔坐上三轮车,贼,特么的给我追了一路。”
  “你傻逼么,一人力的跟人家电动的能比?”林惊帆嘴上忍不住嘲他,内心却觉得很感动。
  高中时每半个月只放一天假,疲惫到家后又要抓紧时间洗澡、洗脏衣服,还有一堆卷子作业,忙起来一两个月不回家也是常有的事。
  魏洋在县上的高中读书,三年间两人几乎没见过几次,再见时却没有任何生分的感觉,就像是昨天才分别一样。
  林惊帆只觉得自己高中三年再没交到像魏洋这样的朋友。纵然是曾经产生过好感的迟磊,与他比起来似乎也差了点什么。
  那是一种多年积累下来的的,近乎于亲情的感情。
  我们会做一辈子的朋友吧,他看着眼前卖力蹬车的魏洋,忍不住想。
  “喂,问你话呢”,魏洋忽然刹了个车,林惊帆回过神来,“怎么?”
  魏洋不满地看了眼他,“问你考咋样,撒癔症了?”
  “你才撒癔症,估了630,你呢?”
  魏洋咧嘴笑,无所谓道:“跟你差不多,咱去哪儿?”
  林惊帆也没主意:“你定吧。”
  这几年国家大力推进农村建设,高一那年,土路全部翻新成了水泥路。三年来,林惊帆几乎每次回家,村里都会变个样子。
  魏洋略带促狭地说:“我定?那去小叶妹妹家。”
  小叶就是他之前的初恋,林惊帆当即脸色就变了:“别,太尴尬了,都没联系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