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云深【平步青云】──端仞

时间:2020-09-15 08:44:42  作者:端仞

   

  本文文案:
  苏云深十七年来活得胆战心惊,容貌被毁,任人欺凌,差点落下个横死街头的下场,才幡然醒悟,他这般狼狈的活着不过给旁人平添了乐子罢了。
  被爵爷从车轮子底下捡回来一条命,赐予姓氏,是结束亦是开始。
  他终将站在世界之巅,只为与爵爷比肩。
  那些优雅那些高贵,不过是用血肉铸就的堡垒,为所向披靡保驾护航。
  他见过所有阴暗,所以更懂阳光的灿烂。
  日光穿透污云浊气,自己却一尘不染。——圣奥古斯丁
  1:1V1
  2:苏苏苏,金手指
  3:主受文
  cp:表里不一受X道貌岸然多金多才完美不得了攻
  【欢迎评论,作者能打能抗,世界如此美好,坚决不会暴躁!】
 
 
 
第1章 chapter01
  八月盛夏,炙热的天气像是要将人融化,房间里没有空调,只有一个破烂的电风扇呼呼的转。苏云深躺在雪白的地砖上,任地砖上的湿热气席卷他整个后背。
  他就像是一具等着别人用破草席把他裹了扔到土坑里的尸体。
  人到底是因为什么才活在世上的?
  苏云深望着天花板,痴癫一般的大笑出声。这个问题他已经问了自己很多年。
  苏家有规矩,行动要仪态万千,说话要轻声细语,笑要端庄优雅。
  所以这样无趣,到底为什么要活?
  “苏云深!苏云深你在里面吗?苏云深!”木门被踹得赫赫作响。
  苏云深的手肘撑在地上,邪魅的桃花眼轻勾划过浓烈的嘲讽,大抵是因为,要活着恶心外面这些人啊。
  他起身迈开修长的腿,金色的光线透过窗户倒影在他腿上,这一瞬间,他仿若是踩着天梯而来的神明。当然,前提是忽略他右脸上那一块曾经被烧焦的疤。
  “苏云深,啧——什么味,你他妈在里面大小便了吗!”门外男人一脸厌恶的看着他。
  苏云深冷漠的看着他,来的是苏晟,苏家长子,也是……他哥哥,各种名义上的。
  如果是在今天之前,苏云深看到苏晟一定是毕恭毕敬,也任打任骂,但是很不巧,他昨天刚刚得知他苏云深没有半点对不起苏家。
  “有事吗?”
  苏晟愣了一下,紧接着暴怒:“好啊,苏云深!你个烂脸怪,本少爷好心好意叫你下来吃饭,你还给本少爷摆出一张死人脸!”
  苏家,永远都将自己先放到最无辜、最值得别人同情的位置。
  苏云深紧了紧拳头,脸上终于卑微了一些,“不好意思,晟少,我刚刚只是出于礼貌的问你有什么事而已。”
  苏晟看他态度好了一点这才冷哼了一声,撂下一句赶紧滚下来吃饭的话就走了。
  苏云深住的这一间房间是苏家别墅的顶层,原本这里只是一间花房,但是因为他来了苏家,所以苏夫人就大发善心的把这间房间改成了他的房间。
  他九岁被苏琪从孤儿院领回来,他那时候还以为遇到了好人,所以即便苏家人对他再如何苛刻,他都毫无怨言。因为是苏琪给了他一个家。
  可是他怎么会想到,他原本的家就是毁在了苏家人手上!
  苏云深下去的时候看了看时间,这个点,苏琪还没有回来,苏夫人唐慧娟也出去打牌了,苏家只有苏晟和苏夏夏在。早就过了吃饭的时间,苏晟又想出了什么招来整他?
  “苏云深,一天没下来,我还以为你死在上面了。”苏夏夏坐在雪白的沙发上,她是学舞蹈的,所以背挺的特别直。
  可惜仪态再好看,脸丑有屁用。
  “好了,都这个点了,你赶紧去吃饭吧,那可是本少爷亲自为你做的,你千万要一点,一点的吃光啊。”苏晟笑着开口。
  苏云深听到他的话,额头上的青筋就绷了起来。
  他最讨厌吃什么,无疑是烤肉。
  因为小时候从大火之中死里逃生,他至今闻到烤肉的味道都觉得恶心。
  然而大理石的厨具上正放着满满的一盘烤肉。
  苏云深猛然冲到厕所止不住干呕。
  外面苏晟和苏夏夏狂笑不止,“苏云深你要是不吃的话,本小姐就把你偷藏白学长照片的事情公之于众!到时候全校的人都知道苏云深这个烂脸怪是一个恶心的同性恋!”
  “到时候皓月应该会很苦恼吧,居然被苏云深这样的烂脸怪喜欢。”
  “……”
  白皓月——苏云深眼中闪过阴鸷的光。
  他冷静的漱口,又用冷水浇了一把脸。从厕所出来朝沙发上的两人笑的温润如玉,“刚刚只是胃有点不舒服,晟少做的东西真的很好吃。”
  留下沙发上憋屈的两人,苏云深走到厨房,极其优雅的拿起筷子一点一点吃光烤肉。
  连眉头都没多皱一下。
  吃完之后,他从厨房出来,还朝苏晟俯身,说了一句“非常感谢晟少亲自为我做的食物。”
  苏晟脸上的表情实在难看的很,他的目的可是看苏云深出丑,而不是款待他。今天苏云深的态度实在是跟平时大相径庭!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上去了。”苏云深礼貌的俯身,然后转身就上了楼。
  嘭!
  楼下砸东西的声音简直震耳欲聋。
  苏云深一回房间,猛然甩上门,直奔厕所。
  呕——
  腐尸一样的东西!
  苏云深吐得昏天黑地,额头上全是冷汗。吐出来的秽物之中,隐隐能看见几丝血迹。
  苏云深抬手就把那些秽物冲进了下水道,像是没看见那些血迹一般。
  还是不够厉害啊,刚刚差点就没忍住自己的脾气。
  不过白皓月这件事,还真是头疼啊。
  苏云深洗漱了一番之后,闪身进了房间,被阳光照着的矮桌下面的柜子里,原本应该有一个相册。相册里面装的全是白皓月的照片。
  但是现在,那个相册已经在苏夏夏手上。
  如果苏夏夏把相册交给白皓月,他会露出什么一副什么样的表情?惊慌失措,还是厌恶?
  苏云深来不及悲春伤秋,眼前一黑就沉重的栽倒了床上。
  等他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苏家的人不捉弄他的时候,没有人会记起还有他这个人的存在。
  苏云深只是庆幸,他没有死。
  九月一日,开学时间。
  苏晟和苏夏夏一早就被司机送去了学校,苏云深拖着行李去挤公交。今年已经是高三了,还有一年他就可以摆脱苏家。
  但是苏云深万万想不到,他刚到学校就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那就是苏云深吧?”
  “看他那张脸就是了啊,你以为烂脸怪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
  “啧……我实在想不到他居然暗恋白皓月啊。他这样,我脑补都脑补不出来。”
  “太恶心了,不但长成这样,还是同性恋。”
  “……”
  苏云深瞬间变了脸色,因为脸上那块疤的缘故,他这样看起来五官尤其狰狞。
  原本还在周围叽叽喳喳的同学,看到他这样瞬间作鸟兽散去。
  苏云深拖着行李,在原地生生的压住了自己的脾气。苏夏夏,你很好!没人教过你答应过别人的事不能反悔吗?
  他心里已是怒不可遏,面上却依旧是一副安之若素的模样直奔高三七班。既然他喜欢白皓月的事情已经被苏夏夏公之于众,那他就顺便表白好了。
  争取别让人讨厌。苏云深想。
  “同学,麻烦帮我叫一下白皓月。”苏云深一到高三七班教室门口。
  里面的人当场就炸了。
  现在一听人家果然是来找绯闻男友的,立即将视线投到了坐在窗边的白皓月身上。
  白皓月穿着一件白色T恤,细碎的刘海一如往昔般美好。
  他看到苏云深的时候,明显皱了皱眉头。但是却还是起身出来了。
  白皓月是一个好人,他是第一个愿意主动跟苏云深说话的人,虽然内容只是白皓月问他借一支笔,但是在苏云深心里,这个人就是好人,因为他不歧视他脸色的疤,所以才愿意跟他说话。
  “有什么事直接说吧,说完以后就不要再来找我了。”白皓月双手插在裤包里,高扬的下巴让他看起来有些桀骜。
  苏云深神色微动,桃花眼氤氲出淡淡的笑意,“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说我很喜欢你。”
  “你别恶心我,成吗?”
  “恶心?”
  “同性恋已经够恶心的了,更何况你这种的。”白皓月特意看了一眼苏云深的脸。
  “是这样啊,我知道了。”苏云深淡淡的应下,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完美微笑,只是几乎覆盖了半张脸的疤实在是让他的完美微笑大打折扣,甚至还显得有些异常的可怕。
  他拖着行李又下楼回自己班上报道。从来到离开,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优雅。
  但是却也逃不过周围同学的嗤笑,和一句句真贱的点评。
  如果不是这些年在苏家的隐忍,苏云深会跳起来朝白皓月脸上来一拳的。苏云深不是什么小绵羊,他是潜伏在丛林中的狼。
  白皓月今天对他说的话,他会一字不落的全记在心里。
  作者有话要说:
  正式开新文啦,  复仇爽文~    不要大意的收藏吧。么么哒
  渣渣作者的V博:端仞
  文章大修,希望宝宝们不要介意,欢迎捉虫虫。放出来的部分是修过的啦。
 
 
第2章 chapter02
  “他真去找白皓月了?”苏夏夏脸上的表情精彩绝伦。
  “当然了,大家都看到了。”说话的是她同桌沈雯雯。
  苏夏夏立马起身,跑到苏云深教室看人笑话。
  她急冲冲的赶来,走到苏云深面前时又刻意放慢了步调,看起来好像真是路过的。
  苏云深此刻身边围了一圈的人,许是那半张脸震慑力太大,这些人都只是将他围在一个足够大的圈子里,隔空指指点点。
  苏夏夏踩着泰然的步子,轻拨着栗色的发丝,立时吸引了一大部分视线。
  她一向享受着这种充满羡慕和崇拜的目光。
  “苏云深,听说你是个恶心的同性恋?”苏夏夏的语调轻佻而恣意。
  苏云深早就看到了她。
  “长得丑不是罪,长得丑还出来恶心人,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她端得是口无遮拦,字字伤人。
  苏云深只当自己什么都没听到,把她当作隐形人。
  苏夏夏见他不理她,瞬间怒了,她走过去,把苏云深的书一拎一挥,全扔到了窗子外面。
  围观的人全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苏夏夏理了理发丝,啧了一口气,这才扭着屁股高傲地走开。
  苏云深眸光闪了闪,脸上有些阴晴不定。
  可以的,这很苏夏夏。
  因为高三很忙,苏云深又是住校,所以每个月只回苏家一次。
  苏云深刚进别墅,脑袋就被一个玻璃杯砸了一个正着。
  “小杂种,谁让你进来的!”
  “你干什么!”苏琪怒声朝屋里的人吼。
  苏云深这才抹了抹眼睛上的血,移着视线判断了一下屋内的情况,苏家的人都在,看样子是家庭聚会。
  “云深你先回自己房间去!”苏琪冷声命令。
  苏云深看周慧娟那个表情就知道苏琪恐怕是东窗事发,兜不住了,他故作胆怯的点了点头,小声的说了一个好。
  他刚要上楼,周慧娟就大吼了一声站住:“谁允许贱女人生的小野种进苏家的!”
  果然,周慧娟知道他是苏琪的亲生儿子,而非养子了。
  “闭嘴!”苏琪把手往桌子上重重一拍,吓得屋里的几个人都是一颤,除了苏云深。
  在苏云深这,苏琪就是一个抛妻弃子的混蛋,他做什么都别想掩盖自己当初犯下的错!
  “云深回房间去!”
  周慧娟:“你要是敢让他回房间,我马上跟你离婚!小晟给张律师打电话!”
  一听到这话苏晟立马朝苏云深吼了过去:“你还站在这,还嫌我们家因为你闹得不够厉害吗?滚!”
  苏云深装作受到了惊吓一般侧身看向苏琪。
  谁知道苏琪虽然还是一张盛怒的脸,却根本没有要帮他说话的打算。
  苏琪也同意他滚出苏家。
  苏云深在心底冷笑,却在面上露出一张唯唯诺诺的丑脸,嚅声说道:“对不起……”
  他姿态放得极低,把一个豪门养子该有的样子表现得淋漓尽致。眼眶里也硬生生逼出一圈晶莹的泪花,然后抬手像是委屈至极般抹了把眼睛,掉头就跑出了苏家。
  没有一个人喊他,更别说出来追他。
  他现在身无分文,学校寝室这个点也已经关了。苏琪对他这个命大的私生子可真是放心的很。
  也是,毕竟他可是连火都没烧死的人。
  苏云深背着书包,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十月份的夜晚,大街上的人没有夏天那么多。少了狂欢的人,这座城市都显得格外寂寥。
  苏云深在一个超市外面坐了下来,打算在这等明天一早到学校的公交。前半夜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却也安然无恙。
  可是等到凌晨快四点的时候,突然窜出两个彪形大汉一句话没说,一左一右猛然抓住了苏云深的胳膊。
  “干什么!”苏云深瞬间清醒。
  两个大汉一句话没说直接将苏云深往巷子里拖。
  苏云深心底发寒,这两个人明显是有目的的。
  “她们给了你多少钱,我双倍给你们!放开我!”谋财害命,苏云深抓到了点子上。
  可是对方明显知道他没钱。
  苏云深告诫自己必须要冷静,这个时候慌乱无疑就完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