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毛兔的异世之旅[系统](穿越 兽人)——航宇

时间:2017-04-16 18:37:46  作者:航宇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毛兔的异世之旅[系统]》作者:航宇

文案

无忧无虑的毛兔穿越到了古兽人时代,没了星网,没了美食,没了自动化的机器,还倒霉催的变成了雌性。
他当了二十年的雄性当的好好的,虽然这辈子有可能找不到雌性伴侣。
还好绑定了一个集采集,种植,养殖,交易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英菲尼特源系统,看毛兔如何带领部落走向强大,成熟。然后享受生活,与银狼生一窝有一窝的狼崽子。
毛兔:“说好的大灰狼,怎么成了银狼(⊙?⊙)”
雷默:“嗷~”
阳光下的银狼威风凛凛,耀眼的犹如王者,仿佛在问“怎么,你不喜欢?”。
毛兔:“太帅了~”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甜文 系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毛兔,雷默 ┃ 配角:原,猛 ┃ 其它:兽人,种田,

 

第1章
  毛兔是个单身的白兔兽人,在爱波利亚星球上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农场主。
  如果说刚成年的时候,毛兔还打算努力努力,找一个看得上他的雌性,生一窝小兔子的话,现在便彻底没了这想法。
  在遭遇几次意料之中的拒绝之后,毛兔索性放弃了寻找雌性的想法,毕竟尽管过去了数十万年,雌性对雄性的审美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像他这种身材纤细的少年根本不在雌性的考虑当中,再加上毛兔还只是一只普通的兔兽人。
  毛兔的兽父是个厉害的兽人,本身天赋就很强,再加上自身刻苦上进,努力训练,所以他才赢取了雌父的青睐,他的五六个兄弟都以兽父为榜样,唯独毛兔长得瘦小,天赋也比较弱,性子也是随遇而安,从小就没什么努力的想法,以至于成了现在的处境。
  虽然没有雌性的陪伴,毛兔的生活也是过得很惬意的,自己有一大片农场,在机械化的今天,基本上不需花什么精力,他一个人就能打理了。虽然住的是稍偏远的村镇,也不必担心野兽的入侵,因为有兽人守卫着他们的边疆。
  他每日只需要观察观察他的田地,做点爱吃的东西,上上星际网打打游戏。时间就过得“充实而有趣。”
  只是,天不遂兔愿,或许是兽神看不惯毛兔这样舒服!
  这日,他只是去地里边看看他种的甜瓜好了没有,打算挑上几个回来,和他好朋友桑桑一起尝尝。
  桑桑是一个长得非常可爱的松鼠兽人,最爱吃的就是甜瓜这类水果了。往年这时候,毛兔一准会去地里挑几个好吃的甜瓜,叫上桑桑来家里一块吃。
  头天晚上他就看好了天气,第二天应该是个晴空万里的好日子。第二天的时候他就兴冲冲的跑到甜瓜地里,找了一圈,挑出四五个已经熟透了的,打算回家去请桑桑做客。
  天空中忽地一道惊雷,吓了毛兔一跳。眼看天气不对,毛兔往家里赶。只是走到半路,他就被这该死的雷劈了。
  这道雷稀奇古怪,好像就是专门过来劈他的,只是毛兔也没办法。灵魂脱壳之前,闻道雷劈兔子的焦香味儿,毛兔还想着,烤兔子的味道挺不错的。
  ******
  山脚下,一只灰色的狼一瘸一拐地走着,鼻子一嗅一嗅地,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这狼瘦骨嶙峋的,一看就很多天没有吃上肉了。
  雷默的情绪很是低落,他前面的左腿受伤了,部落的祭祀兼医师说过,以后想要彻底好是不大可能了。而兽人打猎靠得就是四肢高速奔跑追上猎物,哪怕是一点点伤对兽人来说都是致命的。
  若是在以前,部落也不会眼睁睁看着族人饿死,受伤的兽人可以依靠部落生存。但是现在的部落是不可能养得起受伤无法打猎的兽人的。
  准确地说,现在部落最终都不知道能有多少人活得下去,这里边受伤的人生存的几率是最低的。
  迁徙,就是一场死亡之旅。往日六百多近七百的岚部落,仅仅是迁徙一路便折损了三分之一。
  而作为打猎的主力军兽人,在这场迁徙中的死亡数是最高的。
  现在部落中健康的兽人不足一百,这里边还包含了几乎无法独自狩猎的未成年兽人。
  雷默沉默地走着,即使部落在最艰难的时候,也没有放弃守护雌性,雌性是部落的未来。而现在,他在这森林中闻到了不知名雌性的味道。
  雌性竟然出现在这样的地方,虽然这处地方他们之前就查看过,没什么大型野兽,但是对于一个雌性来说,仍然很危险。
  很快,雌性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木杨树下,躺着一个瘦弱地,但长得很漂亮的雌性。
  雷默拐着一条腿,一蹦一跳地走过去,查看了一下,发现雌性还活着,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世道艰难,每一个雌性仍然是珍贵的,珍惜雌性仍然是刻在兽人骨子里的本能。
  雷默把雌性驮上辈,一瘸一拐地往部落走去。他的前肢不能吃劲儿,所以走得很慢。好在这里离新的部落不远。
  等走到部落的公共广场上,雷默朝人群中喊到:“卡尔,你快来看看这个雌性。”
  在这个广场上,这里聚集了部落里所有的伤病患者。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兽人不停地忙碌着,在人群中穿梭着,就是部落的祭祀兼医师卡尔。
  卡尔将调好的药汁抹到一个兽人的伤口上,再拿南桑叶包裹好,用很结实的藤条给兽人扎紧。
  “不要弄坏,三天后你的伤口就好了。”老兽人说道。
  “麻烦卡尔医师了。”疼得直流冷汗的兽人,不停地点头。卡尔医师的药劲儿真大,现在疼地整根胳膊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
  但药效是真好,经过卡尔医师处理的受伤兽人,伤口都不会继续恶化。所以排着队等卡尔医师处理的兽人很多。
  卡尔医师处理完之后径直走到了昏迷着的毛兔跟前,略带浑浊的眼睛里透着锐利,扫了一眼,然后又查看了一下就说道:“这雌性没有事,回去明天早上就能醒过来了。”
  只是,言语中并没有太大的惊喜,现在的部落是什么状况大家都清楚,以前有了外来雌性的时候,都是要举办大的欢迎篝火聚会的,单身的雄性们在聚会上展示自己的实力,以赢取新的单身雌性的目光。
  而现在,他们都没办法保证,雌性能跟着他们活过今年冬天。
  说完,卡尔转身又进入了受伤的兽人当中。这里的很多人都对部落能否挺过今年充满担忧,但兽神并没有教他们如何自动放弃,所有人都还提着一口气。
  确定了雌性没事,雷默再度把雌性扛起了,驮回了自己的山洞,若是正常岁月里,他可没有这权力决定一个雌性的居住地,不过非常时刻,非常手段。
  毛兔醒的时间比卡尔预料的要早,下午的时候就悠悠地转醒了。
  单身了许多年,毛兔也是一只有品位的兔子,房子是四层小洋楼,虽然他一个人住。每个房间都是请专门的设计师设计的,有温馨优雅的,有热烈奔放的,随着自己的心情想住那间就住那间
  哪是眼前这种,入眼就是乱石土墙的原始山洞,别说优雅舒适,简直就是辣眼睛。整个山洞还黑乎乎地一片,丁点阳光都透不进来。
  这真是为难雷默了,他们匆匆忙忙迁徙到这里,能有个容身之所已经非常不容易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部落的食物问题,所有的人都在为了吃饱饭而奔波努力。
  至于山洞舒不舒服,辣不辣眼睛,这根本就不再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山洞辣眼睛也就算了,毛兔一下子从凹凸不平的地上挑了起来,虽然上面铺着一层已经不知道原来是什么颜色的兽皮,但现在他只觉得浑身上下像散了架一样,任谁在这样的乱石地上睡一觉,绝不会好过了。
  “叮。发现可绑定宿主,进行精神接驳。您好,恭喜宿主得到源系统认可,是否接受绑定。”
  什么鬼?什么绑定?毛兔冷不丁听见这么一句话,吓了一大跳。还没等他反应过来。
  “三十秒内,宿主没有反对,经鉴定,为默认接受,系统绑定中……”
  就这样,一分钟后,毛兔莫名其妙绑定了一个系统,就像他莫名其妙被雷劈了,莫名其妙从这个地方醒来一样。
  雷默回来的时候,就发现雌性提前醒了。
  他刚刚去广场上领了一竹筒糊糊,现在兽人们打到的猎物根本不够族人吃,然后大家就想办法把一些猎物的骨头和着碎肉捣烂,放在大石锅中熬成糊糊,分给族人吃,雷默手中拿着的就是这种东西。


第2章
  毛兔有些纠结地看着竹筒里的白色糊糊,如果没有看错的话里边还有没捣碎的骨头渣子。即便他现在确实饥肠辘辘,也着实吃不下这种东西。
  况且,就算是他能咽得下去,也不确定他那胃能消化得了那种东西。所以想了想还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现在还不是很饿。
  雷默扫过毛兔的表情就懂了,只是皱了皱眉,略带担心。
  “你的部落在什么地方?我送你回去吧?”雷默问道。
  若是几个月前,兽人捡到陌生雌性,他们可是要费尽心思让雌性留在他们部落的,要知道部落的单身雄性实在太多了,雌性根本就不够。
  但现在,如果能找到毛兔的部落,把他送回去的话,绝对在他们这里要强很多。只是他们来这里也有半个多月了,并没有遇见其他部落的兽人,毛兔是第一个。
  部落?这是早就消失在兽人历史上的一种事物,他哪里是什么部落的人,只是这话并不能直说,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在爱波利亚星球上。
  他可是清清楚楚记得他是在自己家门口被雷劈的,没死也不可能出现在什么森林里边,要弄清楚这里边的原因,或许他只能等几百年以后去找兽神问个清楚。
  “你也看到了,岚部落现在的状况非常不好,若是往日,再怎么样部落多养你一个雌性都没有问题,但现在的话最好还是尽快送你回你的部落。”雷默苦笑地说道。
  “雌性?你说我是雌性?”毛兔瞪圆了眼睛,气鼓鼓地说道,虽说他不常变兽形,但也不是雌性啊!
  可正当毛兔冒着被吐槽的风险,要秀出他的大白兔兽形的时候,他发现他没办法变身了。这可把毛兔急得出了一身冷汗。
  他怎么会变成一个雌性呢?他明明就是兽人啊!当了十几年的兽人,突然一朝化身雌性,毛兔很想骂神!不过他不敢。毛兔这个憋屈,脸都涨红了。
  不是雌性,难道还是雄性?雷默不明所以地看着眼前这个突然激动起来的雌性,不知道他说的话有什么不对。
  莫不是雌性受伤,对自己的性别认知出现了错误,才不能接受自己是一个雌性的事实?还是说本身这个雌性天生就有性别认知障碍?雷默想着。
  接连的打击,让这只普通的兔子快有些无法承受。精神状态极不稳定,极度想要变成兔子在空地上跑个十圈八圈,若是他现在还能变成兔子的话,奔跑的速度一定能超越了自己的极限,可惜他根本变不成兔子了。
  所以,雷默就看见雌性很快跑了出去。他以为雌性是着急着跑回自己的部落。
  雷默连忙跟了上去,他不放心雌性一个人回,怎么着也得安全地将他送回去。
  可惜,雷默只是跟着毛兔沿着部落所在的山谷跑了一圈,就又回到了他的山洞,根本就没有要回他自己部落的样子。
  跑了两圈过后,毛兔就稍稍冷静下来了,没办法,事实已经是这样了,再愤怒也无济于事。这时,他才就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兽人。
  雷默有着属于兽人高大的身体,但明显这个兽人的现状不太乐观,左臂受伤了,人全身瘦的就根骨头架子,看起来很长时间营养不良,这对兽人来说是很危险的。
  “我叫毛兔,我和族人走失了,现在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冷静下来的毛兔,和雷默说了一句关于他的来历,就不肯继续说了,也不管对面的兽人信是不信。
  雷默自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显然雌性本身就没打算和他多说。
  “你能给我介绍一下我现在待着的是什么地方?”毛兔眨着他那亮晶晶的眼睛说道。
  真可爱,雷默想到。
  只是,这么可爱的雌性,马上也会和他们一起承受苦难。
  从雷默的口中,毛兔大概知道了,这个部落是经历了一个多月,从遥远北方迁徙过过来的岚部落。
  他们原来的部落聚居地发生了百年难遇的干旱,夏季一滴雨都没有下,河水已经见底,草木死亡,周边的动物大规模的迁徙,而他们不得已也只能迁徙。
  因为干旱的原因,他们本身的食物就稀缺,一路上艰难赶路,有三分之一的兽人永远躺在了迁徙的路上,有的是因为打猎死亡的,有的是为了保护雌性牺牲的。
  经过一个月的迁徙,仅仅在路上就牺牲了二百多兽人和雌性。
  而安定下来的岚部落的族人们,依旧要面对陌生的环境,不熟悉的危险的猎物,以及半数以上受伤的兽人。
  完全健康的、能够捕猎的兽人仅仅不到两百人,却要养活五百的族人,而打猎的兽人消耗是极大的。
  再加上他们刚来这块地方,无论是对当地的环境还是猎物,都不熟悉,每天都有新的兽人受伤,食物越发减少,受伤的兽人吃不饱,更不容易恢复,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打到的猎物大部分给了外出打猎的兽人们,即便这样很多兽人也有很多时候是饿着肚子。还有一部分食物给了受伤的族人,他们本身就受伤,能量补充非常重要。
  最后,将小部分的兽肉混着骨头捣碎,然后熬成的糊糊才是其他人的食物,这是兽人世世代代传下来的生存法则。
  雷默说的简单,雷默说的很快,很多都一句带过,但毛兔还是了解了现在的情况多么严峻。
  “雷默,你在洞里边吗?”毛兔听见外面有人喊兽人的名字,便抬头朝外面的人看去。
  一个兽人走了进来,手上还提溜这一条不知道什么猎物的腿,上面的血留了一地。
  “这个兽腿你吃了吧!”
  来人是蒙,是一个比雷默小着十岁的年轻兽人,现在部落里打猎最厉害的几个人中的一个。
  蒙一进来就见到了毛兔,精致,一点都没有经历苦难的兽人,就像从前被兽人保护着的雌性一样,然而这样的雌性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刻的岚部落。
  “蒙,你每天都要不停地打猎,你不要给我留了,我又不去打猎,根本不用吃这么多食物。”
  他曾经在野外救过蒙一次,将他从一条黑色大蟒蛇口下救出来的,说实话,当时任哪个兽人路过都会出手的。
  没想到这小家伙一直记得,他在这次迁徙过程中受过两次伤,第一次不是特别严重,但受伤后打猎就特别不得劲。这时候,蒙就时不时省下自己的食物分给他。
  雷默一直拒绝,无论是本身蒙的食物就不多,还是他自己放不下的一些原因。
  后来雷默的胳膊再次受伤,而这之后,雷默便再也没有打到猎物,部落的情况也陷入了极度困难的地步。
  蒙因为每天都能打到相当于两三个兽人的猎物,而且没有受伤,迅速从兽人中脱颖而出,部落里的很多人都知道,豪会从自己分到的食物中分一部分给雷默,即便雷默大多数的时候都不会接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