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兽人之狼王(穿越)——夜无眠R

时间:2017-04-14 19:20:40  作者:夜无眠R

    《兽人之狼王》作者:夜无眠R

    文案
    本文宠溺温馨路线,忠犬美强、直男掰弯系。
    “贪、残、野、暴”是人们对狼的认识,但狼,却也比任何一种生物都要来得忠贞。
    林叶秋,大街上随手一抓一大把的那种社会新人,
    没家世没背景没外貌,连脑子都一般般,带着点神经大条的乐观主义,有点小人物摸爬打滚下练就的小心眼,有时很会随机应变,有时却又很认死理,说天真不天真,说深沉又不深沉,还是个货真价实的绒毛控!
    莱曼斯,外冷内热,对伴侣宠溺得没天没理,对外人冷酷得天怒人怨。
    简而言之,就是极其护短,整一个彻彻底底的妻奴,还尤其爱吃醋!活脱脱的忠犬最佳诠释。
    要素:兽人,忠犬攻平凡受,攻宠受,护短,HE
    内容标签:异世大陆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幻想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叶秋,莱曼斯 ┃ 配角:狐王,豹王,蛇王,凤王等其它:兽人,宠溺,温馨,忠犬,护短,轻松,HE

  
    第1章 异世,穿越了!遭遇狼群合攻?
   
    鸟语花香,暖日融融。
    一片温暖舒适中,似乎又回到了儿时妈妈的怀抱里。
    闭着双目状似惬意地躺在泥坡上的人,满足地咕哝一声,嘴角无意识地弯起一抹小弧度,似乎正做着某种美梦。
    “嗷——嗷呒——”
    一片祥和闲适中,却哪来的阵阵低嚎声,搅得人心烦意乱。
    睡着的人略有不满地翻了个身,无奈萦绕的低嚎声依然如影随形,锲而不舍地扰人清梦,可谓恶劣至极。
    他不由皱了皱眉头。
    类似某种大型犬类的叫声……
    对了,隔壁家就有一头及腰的大狼狗,每次看见人就吠个不停,铁链被扯得叮当作响,好像随时都会挣开链子扑上来咬下血淋淋一口。有一次他放学回家,路过那家人门前,想不到那狼狗竟然没栓牢,几下就挣脱了束缚,脖子上拖着长长的铁链气势汹汹直冲到门口,幸好还有铁门,否则估计他会被咬得血肉模糊。
    林叶秋一个激灵,眼睫动了几下,瞬间睁开了眼睛,还没来得及对视野所呈现的那片高耸入云的林木表现出惊诧,更没来得及对醒来乍然发觉自己身处异地的诡异情形表示疑惧,就被四周确实存在的犬类低嚎声给惊到了。
    听这宛若四面楚歌的嚎叫声,似乎不是一两头能形成的……
    他心里一个咯噔,瞬时懵了,但没愣多少秒,示威般持续不断的低吼声就让他被迫回神。
    这种时候,他实在很想当鸵鸟,但要是真这么做的话,估计马上就会后悔!
    林叶秋暗暗咽了好几口唾沫,脖子僵硬地缓缓侧过头去,这不转还好,一转霎时三魂六魄就去了七七八八!真真叫看了更后悔啊!
    谁能告诉他这是咋回事?一觉醒来,身在野外不说,周围居然还有一群慢慢聚拢过来的、虎视眈眈的生物!而且这生物还是——
    一大群狼狗?
    不对!不是狗,是狼群!只有狼才会如此成群结队得猎捕食物!
    食物?食物……食物!妈呀!那不是指的自己吗?X%*#XX#!震惊下一连串三字经脱口而出。
    他,林叶秋,一个手无寸铁的新新善良人类,被,被一群贪婪凶残、饥肠辘辘的狼——给当成口粮包围了!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惨绝人寰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林叶秋还没完全站起来的身体,一下子又跌严实了。
    顾不得火辣生疼的屁股,他忙小心翼翼移转视线,匆匆环顾一周,看有没有可以攀岩的地方,毕竟人类豁出命的逃跑速度还是远远比不上狼抓捕猎物时瞬间的爆发力。
    令人振奋欣慰的是参天大树,随处可见,依他的爬树本领,虽说不上如何雅观精湛,但躲避狼群的猎杀还是绰绰有余。
    令人捶胸郁卒的是他身侧都是平地,那棵棵惹人垂涎的救命树木,都在狼群那边,如果选择这种方法逃生,无疑自投罗网,在爬上树前他就已经被撕得粉碎,外加拆吃入腹尸骨无存!
    林叶秋瞬间有仰天长啸的冲动。
    比起遭遇狼群更杯具的,是竟然无处可逃!
    这里到底TMD啥米鬼地方啊!记得不久前他明明在自家穿衣镜前打领带,准备第五次面试的说,结果领带打了一半,好像来了场地震……
    地震?难不成,现在的情况,是传说中的穿越?穿的还是某片原始森林?刚才那一瞥中远远就看见许多奇形怪状的植物,貌似比人还粗壮高大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鲜绿色藤蔓,这应该是原始森林吧?更离谱的是他一穿来就不幸得被天降到了狼群里?
    呜呜呜!表——啊!
    “我苦命读书十八载,还没试过恋爱的美好滋味……还没找个好老婆结婚、生个胖娃子来体会幸福生活……还有含辛茹苦将我拉扯大的老母老父要赡养……对对!还要报效辛辛苦苦培育了我二十三年的伟大祖国啊……老天,你不能这么对我啊!”认清自己处境的林叶秋顿时抖如筛糠,自个牙齿上下打架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无厘头得开始碎碎念,以转移注意力,否则他怀疑自个立马会晕过去。
    狼群在原地正似观望着,警戒着,酝酿着,不时发出催人心肝的狼嚎声,声声直扣心门,似乎下一刻它们便会群起而攻之,将某可怜生物生吞活剥。
    “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法力无边如来佛祖,耶稣,上帝,圣母玛丽亚,孙大圣……不管谁都好,快来救命啊!再不然不敢劳您尊贵大架么也好歹随便派个飞船把我载走或者来场洪水把狼群冲走或者来跟金箍棒把我顶起来啥的都好啊……”
    “想我这么良善的人,从小到大草都没拔过一根,花都没摘过一朵,蚂蚁都没踩死过一只,苍蝇都没拍死过一只,连蚊子要吸我的血都忍忍让它吸个够,更别提举刀杀鸡啥的……这么善良的人,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第二个啊!这么稀有的善良人类要一不小心那啥了,这损失的可不只是我自己啊……”
    他哭丧着脸,嘴里天马行空得一通念念有词,眼珠子骨碌碌乱转,不死心地继续搜寻可能逃生的路线,却丝毫不敢妄动,就怕一动就打破现在微妙的平衡关系,引起狼群暴动。
    可惜,手边没有武器可抵御,没有高枝可攀爬,没有洞穴可藏身,甚至渺无人烟!
    呜呜……
    林叶秋极度害怕中,突然又生出了满心的愤懑。
    别人穿越,他也穿越,同样是穿越,为毛别人都好命地直接穿成有头有脸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再不也是俊美贵公子,从此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扬名立万执掌江山,再不然么即便空投到了异世大陆,也是一穿越就遇到了命定男主,然后被万分保护又呵护,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巴拉巴拉……巴拉巴拉……从此幸福美满,大大小小包子一箩筐……
    为毛他就悲催地穿到这种鸟不生蛋的原始森林?这也罢了,问题是为毛还一来就置身于一群看起来饥饿难耐的狼群中,从食物链金字塔的顶端一下子沦为造福饿狼的美食?好吧,这也可以原谅,关键是为毛还不见危难关头可以拔刀相助的男主的影子!呜呜!命运太不公平了!
    啊,不对,自己又不是GAY,怎么能期望啥米狗屁男主来英雄救美!都是年糕那腐女害的,自个最近迷上了兽人文就天天抓着他说这说那灌输腐文化……
    呜呜,他虽然的确曾抱怨过说如果老天可以让他摆脱年糕那腐女祸水的荼毒,他啥都愿意做,可不包括现在这种情形啊!重来一次的话,他一定不会再埋怨那杀千刀的万万级腐女死党,一定会大大附和那家伙的一切言论,包括啥米笨男暴力男自私男混账男都该去搞基以缓解人口压力减少不良人种的谬论,一定还会专门去搜兽人文好好欣赏琢磨然后和那家伙一起热烈讨论攻受属性等乱七八糟的玩意啊!
    “呜哇……救命!救命啊!十万火急啊!听到的人好歹应一声啊!”林叶秋一张苦瓜脸,低声对冥冥之中开他这么大玩笑的某人呐喊。
    回应他的只有此起彼伏的狼嚎。
    “要不再来次地震,把我震回去也好啊!”他双手合十,神情万分诚恳,可惜,仍然什么奇迹也没发生,他依旧孤零零置身在狼群里。
    “难道我一前途光明英俊潇洒的无敌大好青年,真要交代在这里吗?”
    “啊!呸呸呸!快言无忌!快言无忌!不吉利的话自动作废啊作废!”
    此时,狼群已经由狼嚎改为了低低咆哮,鼻腔里喷吐着气息,龇着牙紧紧盯住猎物,扬身低头并放松皮毛。
    林叶秋再怎么不懂狼,可傻瓜也看得出它们现在这副模样就是要攻击的前奏。
    “妈呀!救——救命啊!”他不由自主后退一步,眼神毫无目的地乱瞟,企图在最后时刻找到点什么。
    骤然,领头的一匹狼率先撒腿狂奔而来,他似乎能看见大张的利牙下滴落的口水……
    “啊——啊啊——啊啊啊——”林叶秋想不顾三七二十一转身就跑,可他却好似被订在了地上怎么也迈不出一步,就剩一张无济于事只会制造噪音的嘴还可以吐着毫无意义的单调叫声。
    眨眼间狼群已近在咫尺,还差一米就会做人狼亲密接触,林叶秋吓得面色惨白,双目一闭,瞬间尖叫程度更上一层楼,直上云霄,依稀还有回音……
    事实证明,命悬一线的极端恐惧时,男人和女人的分贝,本质上没多大区别……
   
    第2章 决定了,就此赖定他!
   
    就在林叶秋闭眼尖叫的同时,身体骤然飞速往上腾空——被撞飞了?
    这层认识让他脸色不由更白一层,这下不是被咬死也要被摔死了。
    果然飞翔的感觉没持续多久,便开始急剧往下俯冲,疑似自由落体的加速度令人神魂俱裂,耳畔赫赫风声刮得耳膜生疼,更添几分惊魂。
    心惊胆战中忽而又感觉不对,腰上似乎一直有股力道带着自己,只不过方才太害怕而忽略了。
    可狼会用爪子搂着自己的腰吗?而且比起撞飞,将猎物直接按在利爪下撕咬更合理吧?
    惊疑中忙睁眼一看,此时他正好安全着地,除了一颗心脏以媲美跑完一千八百米的频率狂跳,有种随时会冲出喉咙口的可怖错觉外,倒一丁点都没受伤。
    一着地,腰上的力道也瞬时撤离了去。
    甫脱出狼口,也没摔得稀巴烂,他虽然依旧面如土色着,可总算捡回一条小命,惊魂甫定中脚步有些不稳地回身一瞧,愣住了。
    自身一米七八的中国标准身高,以平视的目光看去,见到的竟还只是一片肌理分明的男性光亮胸膛!
    目光微微下移,他眼眸不由一突,这人,是原始人?
    如果忽略腰间围的那块白色兽毛皮,这男人就是全裸的,而且兽毛皮又超级短,只堪堪盖住了重点部位而已!
    目光再上移,看见的居然是对方的喉结与下巴,要再上移寸许,才能看得见对方的面貌。
    林叶秋脑子里闪过的只有一个词——巨人!
    而且这巨人还有着一头及腰的——白发!这是,少白头?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人救了自己。
    他立马扬起十万赫兹的阳光笑容,伸出双手极其友好地握住了对方手掌,两眼泪汪汪地仰视着巨人,出口就是感激涕零的一叠声道谢。
    围着兽皮的男人低头俯视眼前穿着一身奇奇怪怪行头的雌性,听他发出一连窜不知所谓的音节,暗暗思忖着是哪个部落的。瞧这模样和身高,应该是成年雌性了,可这皮肤触感,怎么就那么像小婴儿呢……而且居然还这么爱哭……呃,这表情,应该是哭吧……
    林叶秋正情绪激动着,浑然不觉自个类似又哭又笑的表情有多么不协调,热颠颠报了自己的名字,再问了对方的名字,得不到回答也没在意,又说了几次感激的话语,再说了一遍自己的名字,然后就傻笑,巴巴望着巨人,又是一通感谢。
    一股死里逃生的喜悦感让他有些语无伦次,一时间觉得这个世界真是看什么都无比美好,尤其眼前这男人,简直就是神使啊!
    对了,刚才他明明没看见周围有人,那这男人怎么会突然冒出来?
    难道——真是观音如来耶稣上帝圣母孙大圣中的某位听到了他的呼声,所以大发慈悲地派了人来解救他于危难中?
    严格说来,林叶秋是无神论者,但如今这番境遇,实在也不是科学能解释的……
    他并不是特别顽固的人,纵然某些理念或事物可能与长久来他所信仰和坚持的相悖,但对于客观存在的事实,接受度还是很高的,于是不管如何,他还是当即正经八百转身对着虚空规规矩矩拜了三拜,这才又回身面对巨人,却豁然一惊,那男人竟然在他拜谢冥冥虚空的时候不声不响就转身走出了十几米。
    啊!这是何等施恩不求回报的好人啊!不过——
    林叶秋心有余悸地瞄瞄四周,微微一抖,立马快走几步拦在了男人面前,再度握住了对方粗糙的手掌,噼里啪啦又说了一大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