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和电竞大神同居后【甜文】──不吃狐狸

时间:2021-07-14 02:17:34  作者:不吃狐狸
  (电竞神话腹黑冰山攻*欧皇小鲜肉乖巧团宠受)
  在即将被公司雪藏时,GM战队四冠王霍言泽竟指名江俞饰演以他为原型改编的电影。
  江俞瞬间燃起了一丝希望。
  可当他呆呆站在门口看清那人是谁后,江俞瞬间僵在原地。
  天才四冠王竟然是自己曾经的高中同桌霍言泽!
  还没等他打声招呼,男人冷冷的上下扫了他一眼:“你谁?”
  江俞默默地闭上了嘴。
  可等相处了半个月下来,当江俞洗完澡看着某人大大方方地把两人床并在了一起,好脾气的他忍无可忍:“你就不能睡自己床?!”
  霍言泽毫不在意的把人揽过,轻笑道:“不是要演我吗?我这可是给你全方面观察我的机会。”
  江俞红着脸背过身,轻拍了拍自己狂跳不已的心,咬牙切齿了半秒。
  我信你个鬼!
  *
  后来江俞直播粉丝过千万,满足榜一粉丝提出的要求——cos阿狸。
  等他带上那条毛绒绒的大尾巴,脸色羞红地坐在镜头前,说出了那句万众瞩目的阿狸经典台词。
  “请...请宠爱我吧。”
  下一秒,镜头直接黑屏。
  「弹幕:???」
  霍言泽直接拔断电源,黑着脸直接把人扛起向楼上走去。
  江俞挣扎道:“别,还...还要直播,有任务。”
  毛绒绒的尾巴不经意间扫到了霍言泽,男人的牙都要咬碎了:“不装了,我是榜一。”
  “回房间你给我好,好,播。”
  据说知情人士透露,那晚世界第一ADC不玩AD,玩了一晚上中单阿狸。
  ———————————————————————
  这是一个小白兔被LSP大灰狼一步一步引诱过来的故事,高甜预警!
  1.这篇文章以LOL为背景,比赛赛制参考LPL,只有常规赛和世界赛(春季赛和夏季赛合并称为常规赛)娱乐圈和电竞圈徘徊
  2.主角没有原型没有原型没有原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玩游戏的也不会影响,赛制部分涉及内容较少!
  3.会有一点高中回忆片段,高中也是团宠,保甜!
 
 
第一章 
  石桥上,男子一袭白衣虚弱的靠在石柱旁,胸口的大片殷红格外引人注目。抬眼看向那人漠然离去的身影,男子平日明亮的杏眼却仿佛没有焦距般,深邃的眼底却是死寂般宁静与冰冷。
  半响,他才对着那早已消失的身影处扬起了苦笑。一滴清泪划过脸颊,男子身形颤抖,眼前视线逐渐模糊,不甘地阖上了眼。
  “卡!今天先到这里!”
  看着导演起身向自己走来,江俞立马从戏里脱离,恭敬地站起身,轻抬手蹭了蹭胸前的血包,睫毛微颤,泛红的眼眶似乎还有些没缓过来。
  眼前的大男孩恢复了往常的温文尔雅,仿佛刚刚镜头下惊鸿一瞥的冷艳是种错觉,导演眼眸中藏不住的赞美。
  这段离别的感情戏竟然一遍直接过,导演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藏不住的认同:“小江你这段感情爆发特别好,回去好好休息。”
  江俞哪还有刚刚半分戏中的漠然,他笑得腼腆毕恭毕敬道:“谢谢导演。”
  导演满脸写着‘满意’,可转过头他瞬间面露难色,看着卡了半天进度才勉强过得去一条的男一号。
  碍于他的关系,导演语气虽同为关心可却隐隐带着些别的意味:“莫成旭啊,今天晚上辛苦辛苦,回去对着你的剧本好好多看几遍,明天拍的也顺利些?”
  莫成旭撇了撇嘴,不情愿地闷声应和:“知道了。”
  导演这话说的圆滑,可在场的谁听不懂他话里有话的踩一捧一?
  等导演刚一离场,莫成旭的脸色不着痕迹的沉了几分。路过江俞时,他淡淡地撇了一眼,手中的美式毫不遮掩地向他倾斜。
  虽平日见过他嚣张跋扈的大少爷脾气,可江俞没想到公共场合他竟然也如此嚣张。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向后躲,突地感觉后面一股强大的风力让他险些有些没站稳。
  随着那股风力,半杯美式一滴不落的全洒在了莫成旭身上,男人的表情不可抑制地暗下来。
  负责道具的老师因为吃瓜太过入迷,原本准备关上的鼓风机推到了最大,看到莫成旭不耐地望向自己这边,他紧张地慌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男人恶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向外走去,江俞看着愤愤离去的嚣张身影,虽然自己幸运地避开了那杯美式,可却避不开这个二世祖。
  他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全剧组都供着的投资方少爷没想到竟然以这种方式得罪了他。
  正想着接下来怎么夹缝中低调做人,转过头迎来的却是亲经纪人劈头盖脸的臭骂:“江俞!我他妈是不是让你低调点!莫家可是给这部剧赞助的,别以为导演夸你两句就能飘上天了,莫成旭要想让你走我看你找谁哭!”
  江俞脸上的笑意减淡,没有反驳什么,似乎早已习惯了骂骂咧咧的经纪人,他慵懒地靠在椅子上拿起手机任由工作人员帮忙把身上的血包拆除。
  什么时候,演戏好也变成了一个错误?
  身上的外套随着血包一起被带去处理,可初秋的夜风却十分狡猾,趁机钻了满怀。江俞把做满笔记的剧本随手放在了一旁,忍不住浑身一抖,可心中的那团烦躁却无论如何也吹散不去。
  第一次碰上这等倒霉事,他只想逃回家闷头睡个大觉。
  等经纪人骂够后,冷嘲热讽地嘱咐完明天的行程才嫌弃的把人丢回了家,江俞微抿着唇从口袋里摸出钥匙,门却突然开了。
  Cake看着平时大忙人的室友竟然回来,他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好不容易能拽到一个晚上喝酒还能把自己扶回来的人,Cake赶忙邀请:“江俞走啊,晚上请你喝酒!”
  江俞想也不想地直接拒绝:“不去,我困了。”
  Cake立马故作柔弱地向他身上一倒:“怎么了锦鲤?你可不能不去,我失恋了,万一我烂醉倒在街头怎么办?你就失去了世界上最可爱的室友。”
  看着他耍宝,江俞的表情终于缓了些,Cake趁机不备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钥匙,用脚‘嘭’的踢上了门,彻底断了他回家的后路。Cake得意洋洋地晃着手中的钥匙,重新拦住人向外拽去:“不行!你今天不去也得跟我去!”
  等两人墨迹到酒吧门口时还不到九点,时间太早的原因人并不算多。瞥见Cake自来熟的跟酒保攀谈起来,江俞低着头慢吞吞地一边走一边刮着微信的周末支付抽奖。
  嗯,又中免单了。
  看着屏幕上打车免单提示的小礼炮,劳累了一天终于碰上点好事,他嘴角不自觉地松上扬。可刚准备把手机放进口袋里,却没想前面的人脚步顿住,他瞪大眼睛握紧手机猝不及防地整个人撞了上去,帽檐却作为最先的接触点成功地撑开了两人的距离。
  可帽子却在那人的西装背后硬生生卡出了个印。
  听着前面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江俞心头一紧,连忙出声:“抱歉先生,我没看到你。”
  看着江俞的靠近,男人锋利的浓眉紧蹙,不耐烦的向旁边一躲,他这才抬头看清楚自己撞的人到底长什么模样。
  虽然混迹娱乐圈一年半,连钟影帝都有合作过,大大小小的明星也见了不少,江俞目光中还是掩不住的惊艳,对着男人的脸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昏暗的灯光下男人俊美的五官让人有些移不开眼,黑色西装配了深色领带,长腿窄腰,整个人独有一种浑然天成的贵气却让人难以靠近。
  可明明这么好看的人,偏偏长了一张嘴。
  男人一开口,磁性的声音隐隐有些嘲讽:“眼睛不好室内就别带帽子。”
  “……”如果是平时,江俞看在这张好看脸的份上,也懒得再做纠缠,可今晚他却不想直接离去。
  再次确认了一遍自己的口罩和帽子别人肯定认不出来后,他毫不留情地怼了回去:“腿不好就别来酒吧蹦迪,隔壁医院楼下租个轮椅都走得比你稳!”
  看着男人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那无形的气场让江俞反射性地缩了缩脖子,可还是手微微握拳给自己壮胆正准备在补一刀,却被远处自己铁憨憨的室友打断:“江俞!这边!”
  直接被叫了全名,江俞整个人一激灵,立马脚底抹油头也不回的朝卡座那边跑过去,以至于没看到身后的男人眼中闪过的错愕和复杂。
  他狭长的眼角轻眯,深邃的眼眸令人琢磨不透,却令人发寒。
  江俞十分做贼心虚,四处看了一圈没人注意到这边才安心坐下,毫不留情地拍了Cake一巴掌:“你小点声,万一别人认出来我怎么办?”
  一口酒差点喷出来的Cake十分纳闷:“认出来怎么了?成年人喝口酒,难道还怕警察叔叔把你抓走不成?”
  接过酒杯,江俞的眼神心虚地瞄向门口的地方男人早已不见了踪影,没有要上来找自己麻烦的趋势,才终于松了口气:“那倒不至于,今天就你一个人?”
  Cake:“我们现在不就两个了,对了,看你今天回来垂头丧气的,怎么有烦心事?”
  提到这个,江俞脸上多了几分苦涩甚至不知道该从哪件烦心事说起,可还没等他开口,原本耳边吵嚷的重金属音乐戛然而止。
  “全都不许动!把手举起来!”
  酒吧外,一个压低鸭舌帽的男人正准备抬脚进去,却被穿警察制服的人硬生生拦在了外面。无奈之下,他只能拨通了电话:“喂莫哥,您让我们看的人去酒吧了,里面所有人都被警察抓走了。”
  电话那头的人听到这个有些兴奋:“怎么回事?”
  “好像是有人举报酒吧里贩卖毒品,所有人都有嫌疑,全部带去警局接受调查。”
  听到这莫成旭瞬间心生一计,吩咐下去:“调查估计有段时间,把江俞被抓的消息放出去,今天晚上我就要看完整通告的热搜,狗仔记者都给我安排到警察局门口蹲好了,顺道把他最近什么‘锦鲤人设’那层皮也给我狠狠撕下来。”
  “明白!”
  挂上电话后,莫成旭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慢条斯理地翻开崭新的剧本。看到出演表上的‘江俞’两个字时,他心情颇好微微扬眉,优雅地举起一旁的红酒杯洒了上去,殷红色瞬间浸满整篇,手上却丝毫未沾。
  警察局内
  Cake看着满酒吧的人全被带了过来,甚至有几个直接扣上了手铐,他心里一哆嗦:“不是吧,成年了喝口酒还真被警察叔叔抓走了?”
  江俞没理会这个乌鸦嘴,努力把自己的口罩拽到最上面,恨不得挡住自己的全脸,却依然挡不住旁边人尖锐的审视目光,他瞬间脸上有些挂不住,把头埋得更深了。
  Cake似乎也察觉到了两人气场间的不对劲,小声凑到了他的耳边:“江俞,你认识?”
  江俞哭丧着脸,长叹了一口气:“不认识,更不想他认识我。”
  Cake摸了摸下巴,认真地打量着眼前的人:“我怎么看着他...有点面熟?”
  还没等Cake开口问什么,警察先一步过来把人带走:“霍先生,您先过来做一下笔录吧。”
  看着眼前的漂亮男人竟和莫成旭是一样的‘关系户’,江俞目光暗了暗,心里不知为何有种莫名的失望。
  一旁的Cake坐的脚都有些麻了,他瞥了瞥小嘴,哀怨口随叫随来:“这年头有些人的手都能伸到警察局了,排队做个笔录还有特权了吗?”
  听他这样说,江俞拽了拽他的衣袖示意他别惹事,有些心虚地抬头瞥向刚起身的霍先生。
  意料之外的,男人竟也在看着他,似乎心情很好的勾了勾唇角并没言语,反倒是一旁的警官却十分烦躁地解释道:“因为他名字开头是H,你是Z,懂了吗?26个英文字母顺序没学过?”
  Cake十分不服:“那我英文名cake,C开头呢。”
  忙了一晚上,对于还剩半屋的人全都要做笔录,警察显然对这个英文名碰瓷的人没什么耐心:“Cake什么Cake,张正,双Z,你排到最后做笔录心里没点数!”
  听他这样解释,Cake立马换了副面孔,眉眼带笑的热情欢送:“警察叔叔您先忙!辛苦辛苦。”
  等轮到江俞做完笔录已经将近十一点了,刚走出审讯室打开手机,无数个未接来电提醒让江俞瞬间心头一紧。
  看着备注‘修罗’的经纪人再次打了过来,他手机有些拿不稳,可在空中乱划了半响还是点下了接通键,那头声音掩不住的烦躁:“江俞,你在哪呢?”
  江俞捂着话筒找了个稍微安静点的地方,声音却有些心虚:“我...我在家。”
  电话那头的人冷哼一声,显然不想废话:“那为什么狗仔们接到了消息说你在警察局?”
  江俞瞬间面色僵硬,只能如实招来:“我...出了点事。”
  经纪人:“该死,惹是生非的东西,在那等我。”
  经纪人一来江俞反射性的向Cake身后一躲,却也躲不过去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等三人向外走时,看到门外不知何时围满的人群,江俞才终于认识到了这次问题的严重性。
  “江俞!关于为什么被带进警察局可以详细和我们说一下吗?这会成为你演艺事业的终点吗!”
  “您一直以来的标签都是‘人间锦鲤’,对于网上您抄袭莫成旭造出此人设的实锤,对此请问有什么看法吗?”
  “无可奉告,别挤了别挤了,你快上车!”警局门口不断的闪光灯让江俞一瞬间有些愣神,身体却冷不丁被身后的经纪人猛地向车里一推,手还没来得及扶稳座椅,狠狠地撞在了门边上。
  江俞皱着眉,蜷缩着手在怀里疼的微微颤抖,他避过众人的视线看向窗户的另一边,心中五味杂陈。
  顺风顺水被幸运之神眷顾了二十多年的江俞,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几个倒霉事连轴撞在了一起。
  在车开走的那一瞬间,他似乎看到早已接受完笔录的高冷男人正站在远处,闪光灯忽明忽灭,男人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脸上没有多大情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