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炮灰和穿书男主的修罗场【甜文】──温诗酒

时间:2021-07-14 02:07:44  作者:温诗酒
 
1、我是个炮灰。
我有一个白月光师尊,原本我们一师一徒情比金坚。
结果半路杀出来一个貌美肤白的小师妹。
全师门都很喜欢这个新来小师妹。
除了——我。
因为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小师妹高挑曼妙的身姿下是一个男人的躯体。
 
2、
自从他来了之后,师尊眼睛总是围着这个师“妹”转,我嫉妒的快疯了,于是每天明里暗里的找麻烦。
 
每天,我在他睡觉的被褥里浇冷水,放毒蛇,等着他知难而退。
但他并没有退缩,反而手抱着被子,端着一张月色中异常美貌的脸,泪眼朦胧的望着我:“师兄,可以跟着你睡吗?我自己一个人害怕。”
末了,还用委屈极了的声音对我说:“我睡觉很老实的。”
 
我躺在地板上,看着床上睡得安稳的“小师妹”,气的牙疼。
明明知道他是个男的,可我依旧抵抗不住美貌的蛊惑。
我好恨我自己。
 
3、全师门都知道我讨厌这个师妹,非常讨厌。
“小师妹”身份暴露被推上无妄台那天,全师门都以为最高兴的会是我。
 
我却在全师门惊恐的眼神中,冒着漫天风雪,一手执剑,指着我平日里高山仰止的师尊,眸眼漆黑,没有一丝温度的说:“他若身死,你也不必活了。”
 
那天之后,鲜血污了墙角那棵白梅。
所有人都说,青峰山云影君座下的大弟子疯魔了。
 
*
 
路修远穿书了,他的任务是:攻略这本书的反派师尊。没想到,却对书里的炮灰动了心。
即使神魂湮灭,我依然选择爱你
*
 
一腔热血喂了狗的炮灰受×腹黑毒舌的狗男人攻
 
预警:①主炮灰视角!!!
炮灰是受!炮灰是受!
(攻前期女装)
②文案第一人称,写文第三人称。
凌晨更新,日更。
已截图,禁止借梗。
 
 
 
第一章
 
  疏雨滴梧桐,薄雾漫山壑。
  这雨淅淅沥沥的下着,不知道这雨还要下多久。
  楚净川手捏青竹伞,走在长道上。路上一队白袍青冠的弟子经过,立身恭敬道:“师兄。”
  “嗯,”楚净川伞面半抬,颔首道,“可曾见师尊。”
  站最前面的弟子指了指后山,道:“在后山竹林小苑里。”
  楚净川颦眉,问道:“这般大的雨,师尊去后山何事?”
  弟子道:“不知。”
  楚净川眉心皱的更深了。
  “师兄,可还有别的安排,”那名弟子问,“今日的课几时上?”
  “无事安排,”楚净川对着师弟们摆了摆手,“今日且停课,明日再说。”说完,便成朝着后山走去。
  竹林茂密,翠色遮眼。
  还没走近,楚净川便听到竹林小苑里传来一阵练剑的声音,他的疑虑更大了,师尊嫌少练剑,今日为何?
  还没等他想明白,另一道声音倏然在耳边响起。
  “师尊,徒儿这样拿剑对吗?我怎么觉得有点别扭。”
  听到声音的那一刻,楚净川脸瘫了下去,表情简直活像吞了三碗馊饭。
  又是那个该死的小师妹。
  片刻,师尊温和的声音传了出来,“吐息止气,手随气出,别无他念。练剑最重要的不是姿势,而是要做到心无杂念。”
  “是徒儿愚钝,”小师妹道,“谢谢师尊教诲。”
  俨然一副徒孝师慈的景象。
  楚净川唇线紧抿,向前走了几步,透过竹林苑侧首望去,那道熟悉的白衣立在竹影中,傲然挺立,颇有仙姿。
  他的对面,一道红衣烈艳脚尖点立在一根弯竹上。
  那人正是路漫漫,青崖山唯一的女弟。
  几天前,师尊在山下领来的女子,这女子不知道对着师尊使了什么迷魂术,摇身一变,第二天就成了他们的小师妹。
  楚净川捏着伞的手慢慢收紧,他伞面一歪,立身雨中,眼中晦暗不明。半晌,干脆丢了伞,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风声瑟瑟,雨敲打在竹叶上,比来时更大了。
  楚净川走在竹林里,细雨染湿了他的衣袍,他眉眼淬雨更加冷漠。
  他抬手倏然拔剑,雨点低落在眉骨上,显得格外清俊。
  长剑在雨中横扫而过,竹叶散落,剑气入骨万竿斜。
  “这剑法同师兄人一样,太俊了。”
  一道声音在身后响起。
  楚净川眉心一皱,侧眸凝视,看向所来之人。
  来人一身红衣,手中捏着那把青竹伞,度步而来的时候,越发显得红衣惊艳,竹林翠绿。
  “你来干什么?”楚净川剑收在身侧,眉眼间皆是冷淡。
  这人方才还在同师尊练剑,这儿会又跑到这儿来。
  “师兄干嘛这么凶,我是来还伞的。”路漫漫并不介意他的态度,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师尊说这伞是师兄的。”
  楚净川并不想搭理她,只瞥了一眼那把青竹伞,问道:“师尊呢?”
  路漫漫看着他持剑的手骨节清晰,笑着道:“我见雨大,让师尊先回去了。”她似乎很喜欢观察楚净川的表情,见人不爽,她笑容弧度越来越大,“还有,师尊说,既然师兄来了,由你指导我剑法也是一样的。”
  楚净川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他并不想教这个抢走师尊所有注意力的小师妹练剑。
  但小师妹不是个会看脸色的,撑伞追了过来,红色衣摆拂过竹叶,一扫而过:“师兄,别走啊。”
  楚净川这时候那里还想管是谁说的,他怕自己再不走,会忍不住给这聒噪的小师妹一剑。
  他踩着积水,在雨中冷漠的回头,没有一丝感情道:“离我远点。”
  小师妹见他生气,眸子里的笑都要散出来,她接着装模作样捂住心口,委屈道:“师兄这样对我,我可真是伤心欲绝,只是你这伞还要不要。”
  楚净川被笑的烦躁,愈加不爽道:“扔了吧。”
  “啧,”路漫漫轻啧了一声,“脾气真坏,对女孩子这么不温柔,以后肯定找不到仙侣。”
  楚净川看也不看她,言简意赅:“不劳费心。”
  路漫漫被落在后面,看着雨中被淋湿的身影,笑容微妙,大喊道。“师兄,慢点走,后面有没有豺狼虎豹,你走这么快干什么。”
  楚净川冒雨前进,闻言更加冷漠。
  后面有你还不够。
  他在见这个小师妹的第一眼就不喜欢她,这个人身上伪装太厚,藏着很多东西。
  总而言之,不是什么光明正大之人。
  ……
  “哎呀,师兄,你干什么去了,”曾经最小的弟子牧芸瑾惊呼了一声,“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他拿着帕子走过来,递给楚净川。
  楚净川伸手接过,擦了下额上的雨:“去后山练了会儿剑。”
  牧芸瑾闻言,脸上表情僵了一下,眼神说不出来是佩服还是无语,最终只朝着楚净川比了个大拇指。
  下雨练剑,他总算知道自己剑法为什么会这么差了。
  太懒。
  他要是有师兄一半儿勤奋,估计也能名满青峰。
  不愧是师尊的亲传弟子。
  想到这儿,牧芸瑾忽然拍了下脑袋,倏然道:“哦,对了,今天一大早,师尊也带着小师妹去了后山,师兄可曾遇到了。”
  楚净川:“一大早?”
  牧芸瑾说:“嗯,”他低头想了想, “大概寅时左右,对了,那时候还没下雨。”
  楚净川不言语,低头用帕子擦衣服上的雨水。
  “师兄。你这衣服都湿透了,直接去换一套不就行了。”牧芸瑾说着,倏然凑近,“小师妹剑法怎么样?”
  说完,不等楚净川回答,他便自言自语道:“小师妹长的这般漂亮,练起剑来肯定也特别好看。”
  楚净川脸越来越瘫。
  奈何牧芸瑾是个傻得,“对了,师兄,你见了吗?”
  楚净川一把把湿帕子扔他脸上,咬牙道:“没见!”
  “啊?”牧芸瑾被湿帕子扔了一脸水,一脸懵道,“哦,那太可惜了。”
  可惜个屁。
  楚净川觉得自己不能再和这个傻子待在一个房间了,不然会被气死。
  他转身想回自己卧室换衣服,结果刚抬脚,就看到打着收了伞了路漫漫。
  牧芸瑾惊喜跑了过去:“小师妹,你怎么来了。”
  路漫漫淡定错开身子,道:“来找师兄。”
  她把伞向前挪了挪,“师兄,谢谢你的伞。”
  楚净川移开眼,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牧芸瑾转头望向楚净川,一脸疑惑。
  嗯?师兄不是说没见?
  所以身上淋湿是因为把伞给小师妹了?
 
 
第二章
 
  “师尊。”
  楚净川身上换了一身干净的袍子,头发束上青冠。
  身穿白衣的男人坐在几案前,手持一本书。他听到动静,半抬起首。
  他眸子波澜不惊的望过来时,清冷又慈悲。
  世人一直言传云影仙君仙姿凌然,容色无双。楚净川却觉得总这样的词语形容,太俗了。
  云尘生淡淡道,“今日去后山了?”
  “嗯,”楚净川站在一旁,“去了后山练剑。”
  “好。”云尘生放下手中的书卷,道,“那把竹伞你不是一直挺喜欢的吗,怎么扔在那处。”
  楚净川手指蜷缩了一下,道:“练剑的时候不方便,就放那儿了。”
  这话就显而易见的说谎了,毕竟楚净川在另一头练剑,伞却被放在竹苑门口。
  而且,很明显,那把青竹伞,不是放在那里,是被丢在那边的。
  云尘生听了,没有揭穿他,反而道:
  “漫漫她方来青峰山,有很多地方需要你指点,你这个当大师兄的多费点心。”
  漫漫。
  师尊竟然用这种亲呢的称呼称呼她。
  楚净川不说话,云尘生似乎觉察到什么浅色眸子静静的看着他,似乎在看一个闹脾气的孩子。
  楚净川如芒在背,经受不住这样的目光,最终败下阵来,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云尘生这才满意,又重新拿起了树卷:“过会儿转告你师妹,让她明早寅时去后山竹苑,为师在那里等她。”
  青峰山的弟子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教授他们课业的一直都是他们的师叔,风若云。
  楚净川也不例外。
  云影仙君曾闭关过很长时间,那期间青峰山的大小事务一直都是风若云在打理。
  后来,风若云出山云游,这些事情就都落在楚净川身上。
  “师尊,”楚净川说,“你的身体……”
  云尘生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据师叔说,是当年仙魔大战之时落下的病根。
  “无事,”云尘生摆了摆手,道,“还没有这么废。”
  正说到此处,传来一阵敲门声。
  “进来。”
  又是路漫漫。
  她手里端着木质托盘,盘上放着玉釉小碗,道:“师尊,我来给你送吃的。”她进来来,仿佛才看到楚净川,惊讶道:“师兄也在。”
  当着师尊的面,总不能做的太过分,他微微颔首,就当是应答了。
  “做的什么?”云尘生看向她手中托盘。
  “清水芙蓉粥。”路漫漫眉梢上扬,“这可是我们家乡的名粥,给师尊尝尝。”
  云尘生闻言,若有若无的笑了一下,端起碗,尝了一口。
  路漫漫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好喝吗,师尊。”
  “甚好,”云尘生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路漫漫道:“师尊好厉害,这都能尝出来。这里面确实用了莲花,莲叶,莲子,莲藕,细细熬了两个时辰才算粥成。”
  云尘生道:“有心了。”
  楚净川看着这一幕深觉刺眼。
  “对了,漫漫,”云尘生道,“明早寅时,我在竹苑里等你。”
  路漫漫黑眸灵动的转了几圈,欢快道道:“好的,谢谢师尊。”
  不过,她这话刚说完,楚净川向前一步,打断了她。
  “师尊。”
  云尘生侧眸:“嗯?净川可是有异议。”
  “我见小师妹根骨奇佳,悟性极高,”他眸色黝黑,看人的时候很是真诚,“不如就由我指导小师妹练剑吧。”
  云尘生听完,浅色眸子微动,别有深意的看他一眼。
  方才,楚净川还是满脸拒绝,如今这一会,为何会突然改变主意?
  当然,对于师尊的审视,楚净川表现的非常淡定,就像刚才拒绝的人不是他一样。
  云尘生收回目光,轻叹了一口气,“漫漫,你觉得如何。”
  楚净川目光也移到路漫漫身上,却见她的目光刚好从自己身上移开,楚净川皱眉。
  “好啊,”路漫漫很善解人意的说,“今早见师兄的剑法格外漂亮,师兄能教我,当然是求之不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