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第一契灵是个倾世美人【仙侠修真】──富小乖

时间:2021-07-14 01:48:45  作者:富小乖

 

  宁隐魂飞魄散了千年,突然因一个小辈的召唤之术重生,成了那人的契灵。
  这个小辈和他前世的心上人长了同一张脸,但性格大相径庭。他的心上人是个谦谦君子,可这人不仅粘人而且固执。
  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面前这张脸。
  季江从小就向往妖王的传说,直到亲眼看见那个男人,他的心彻底陷了进去。他愿意献上一切,只为了让那人眼里只剩下自己。
  别人招契灵都以主仆相称,只有他召来一个祖宗。
  小剧场一
  红衣美人靠在树下乘凉,抬首间,眸光潋滟,月华无双,看呆了对面的愣头小子。
  宁隐慵懒道:小鬼,我想喝酒。
  师父:身为契灵,如此懒散成何体统?阿江,你快管管!
  季江盯着人发痴,二话不说跑去搬酒,甚至想亲自喂。
  师父:孽徒!
  小剧场二
  幻境中,宁隐失了法力,被缚于宫殿玉榻上。
  季江摩挲着其手腕上的红痕:阿隐,你可还记得你我之间缠的红丝绕?
  宁隐:季江你醒醒!这里是魔界幻境,别被魔气控制了!
  季江突然欺近,虽是魔气绕身,却满目柔情:我们先把该办的事办了,再破这劳什子幻境。
  宁隐:......
  前期小白莲后期大黑莲,对外怼王对内痴汉攻vs迷弟迷妹众多的傲娇美人受
  全文背景架空,人物内容皆为虚构。
 
第1章 清河山(一)
  清河山乃十大仙山之一,最为隐世,自远处望去,三座山峰鼎立,外有浓云缭绕,背靠霞光映天。
  山中常年艳阳高照,鲜有阴霾,然而此刻却是阴云遮日,电闪雷鸣。
  侧峰之上,朱光流转,半边的阴云仿佛染了血红。只见一白衣男子盘坐于法阵之中,眼眸紧阖,剑眉微蹙,双掌合十隐隐驱动灵力,鲜红的血液自他掌中滴落,与法阵中的龙纹图腾融合。鲜血由龙尾急速向上游走,待整个图腾均被填满,忽闻龙吟响彻天际。
  男子猛的张开双眼,反手再行推掌,刹那间,狂风大作,雷声震天。鲜红的龙纹图腾徒然升起,男子迅速调用全身灵力,意图将其托往上空,然而体内灵力却像凝滞了一般,使不出分毫。
  “还是不行吗。”
  就在他喃喃自语时,法阵聚变,流散出的万丈光芒晃得人睁不开眼。只听一声龙啸,朱光瞬间迸发至极盛。男子双睫微颤,待盛光消减才勉强能看清面前景象,龙纹图腾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名红衣男子。
  男子因残余的法阵之力而悬于半空,一身红色广袖云袍,脚踩腾龙靴,墨发如瀑布般泻下,仿佛画中仙子落入凡间。
  一双桃花眼轻启,眸光潋滟,如月华无双。
  宁隐低头打量自己的双手,微微蹙眉,混乱的记忆在脑海中翻腾,搅得他头痛欲裂。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再抬眼时,发现面前还有一个人,待看清那人的容貌,宁隐蓦然怔住了。
  “是你?”
  他抬手抚上白衣男子的脸侧,手指微颤,愣怔间,眼尾已经泛起了红。
  冰凉的指尖碰触到肌肤,白衣男子一下子回神,他瞪着双眼,犹不敢置信自己亲眼所见。
  “你,我是在做梦吗?我知道你。”
  对方语无伦次的一番话瞬间将宁隐拉回了现实。他突然收回手,眯起眼打量面前人。
  声音不对,气质不对。他的心上人是位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而眼下这人一看就是个喜欢舞刀弄剑的愣头小子。
  “你是谁?”
  白衣男子尚沉浸在惊喜中,听到问话,才想起来自报家门,“在下清源派弟子,季江。”
  宁隐闻言,眉头皱的越发紧了,喃喃重复,“清源派……”为何他从未听闻过?
  记忆渐渐回笼,往昔历历在目,他确实是死了的。为了平息三界之乱,也为了了却私人恩怨,他设计引魔尊入瓮,作为代价,他也被困在法阵之中,最终与其同归于尽。
  刚才的法阵应该是召唤阵,看来他是被这个人施法召回来的。
  “如今可是戚元年?”
  季江见他跟自己讲话,不禁暗自欣喜,“戚元年,那已经是一千年前的事了,现在是景润年。”
  宁隐闻声哑然,竟已经过去一千年了,他能被召唤回世,这个人莫非……
  目光在季江脸上逡巡了半晌,他忽然抓住其手臂将人拖过来,不由分说便扯开季江的衣领,露出后颈。
  没有。
  宁隐松了手,季江赶忙整理好衣襟,小心翼翼的盯着他。
  那人的颈后有一处红色胎记,名为天胎,顾名思义,是命定的印记,即使转世也不会消失。
  难道世间真有长相如此相似之人?
  “你刚才说,你知道我?”
  季江忙应道,“我见过你的画像,你就是那画上之人,是妖界的……”
  宁隐忽然抬手,食指抵唇,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季江立马乖巧的闭口不言。
  天际的阴霾渐渐散开,阳光重新倾洒下来,宁隐抬头,只觉得光线刺眼的很,用手去挡,身上却传递出一阵刺痛。
  他立即旋身退到树荫下,对着季江道,“小鬼,有没有遮阳的物件?”
  这个小修士道行尚浅,冒然启动召唤阵,本应该在阵中丧命,虽被其误打误撞的施法成功,却因灵力不足,留下不少后遗症。
  “有!我去拿。”
  趁他去取东西的间隙,宁隐得了空好好打量一番周遭。郁林环绕中设有几件竹屋,一泓清泉自花木深处倾泻而出,蜿蜒于石隙间,偶闻鸟鸣声,甚为清幽,倒像是世外高人隐居之所。
  没一会儿的功夫,季江撑着一把油纸伞跑回来,宁隐漫步走至伞下,这才暂时解决了畏阳的问题。
  两人离的这样近,季江忽然觉得有些呼吸不畅,“我,我该怎么称呼……”
  “我姓宁。”
  季江目光微闪,朗声道,“宁前辈。”
  这时,自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众白衣弟子冲上山峰,将二人团团围住。
  宁隐沉了眸子,“尔等是何人?”
  季江忙偏头在他耳畔解释道,“他们都是清源派的同门。”
  白衣弟子们被眼前的红衣人引去了视线,险些忘记说辞。其中一位看上去资历较深的弟子忽然扬声道,“怪不得这异象是从思过峰出来的,原来是季江师弟你勾结外人。来人,压他们去清规堂!”
  清规堂为清河山主峰掌门所在,内外皆有弟子把手,庄重威严。两人被带到堂前,宁隐躲到一边,背靠雕龙柱,好似假寐。即便如此,堂内众人的目光还是集中在他身上,审视、惊艳,不尽相同。
  季江悄悄往宁隐身边移了一步,替他挡去一部分视线,拱手拜道,“弟子见过师父。”
  正中五尺高的朱漆云台上,清源派掌门双唇紧抿,脸色稍沉,看向宁隐时,眼中透着凌厉。
  “阁下是哪位?”
  季江忙抢先道,“师父,他是弟子召唤出来的契灵。”
  此言一出,堂下众弟子一片哗然。
  清源掌门同样诧异,“怎么会……”
  召唤术乃仙派禁术,原于其威力无穷,难以驾驭,施法者若是没有足够的灵力便会被反噬。放眼当今各大门派,有契灵者屈指可数,且皆为得道仙人所持,无怪乎他们有这般反应。
  “季江师弟,你怕不是当我们都是傻子吧,契灵哪里能是个人就可以拥有的,就连师父都不曾成功启用召唤术,你说你能召唤出契灵,简直可笑。”
  说话的正是方才挑头押他们来清规堂的弟子,一人开口,立马就有人附和。
  “师父,季江师弟不仅勾结外人,还满口谎言,理当严惩。”
  “季江师弟,师父对你这般好,你怎可干出如此欺师灭祖之事!”
  季江朝着清源掌门行了一礼,正色道,“师父,弟子所言句句属实,绝无欺瞒,问心无愧。”
  另一边为首的弟子见状忙插话道,“师父,季江师弟向来不会撒谎,我想这其中必定有隐情,还是调查清楚为好。”
  “说的倒是好听,师父,您可不能再被季江师弟的花言巧语给糊弄过去了。”
  堂下众弟子你一言我一语,互不相让。
  “都闭嘴。”
  宁隐抬了眸子,看一眼季江,走出角落,大大方方出现在众人面前任凭打量。
  “他说的没错,我是他召唤出的契灵。”说着,他抬起手掌,掌心忽然显现出赤红色的龙纹图腾,“这就是生死契的印记。”
  清源掌门紧盯住图腾,瞳孔剧缩,未发一言。
  宁隐笑了下,转过身去,将图腾展示给堂下众人,“可还有异议?”
  不仅其他弟子震惊到难以言语,连季江都愣住了。
  “江儿。”
  季江回神,垂首道,“弟子在。”
  “你私自动用召唤术,险些酿成大祸,可知错?”
  季江依旧垂首敛目,“弟子甘愿领罚。”
  清源掌门沉吟一番,“取清规鞭。”
  “且慢。”
  宁隐与季江并肩而立,直面台上,“我以为,清源掌门处置欠妥。”
  “这是清源派内的事务。”
  “说的没错。”宁隐勾唇笑道,“那是以前,但现在,我与他缔结了生死契,从此生死一事,他就是我的人,要处罚,必须先问过我。”
  不管季江是不是他所想之人,单凭这张脸,他就不能让旁人给欺负了去。
  季江偏头瞧向宁隐,低声唤道,“宁前辈。”
  宁隐未看他,突然话锋一转,“不过季江私自动用禁术,的确该罚。”
  他勾了勾手指,堂前案边的戒尺转眼间到了手上。宁隐一把抓起季江的手,只听啪啪啪三声,其掌心瞬间泛起微红。
  季江全然无觉,目光只落在两人相握的手上。
  “打手三下以示警戒。”宁隐一甩手,把戒尺丢回案前,冲台上挑了下眉,“清源掌门觉得可好?”
  清源掌门的脸色比方才还要难看,只见他起了身,沉声道,“季江私自启用禁术,理应重责,念在其年少,罚至思过峰面壁思过,没有诏令,不得离开思过峰。”说罢,便拂袖而去,留堂下一众人面面相觑。
  绕了一圈,两人重回思过峰,宁隐于竹屋内盘膝打坐,檀香袅袅,却无法令他安神。
  如今,他体内真气虚至,内力几乎是全无,只能耍一些小把戏吓吓人,倘若真的动起手来,只有挨打的份儿,这便是召唤者灵力不足的第二个后遗症。
  季江推门进来,轻手轻脚的走近,待到跟前悄声坐下,生怕惊饶了人。他直勾勾的望着宁隐,仍旧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他居然真的成功启动了召唤阵法,唤出来的还是曾经的妖界之主。
  宁隐缓缓张开眼,四目交汇,季江一惊,赶忙移开了视线。
  作者有话要说:  悄悄上来更新,不知道有木有小可爱会发现(暗中观察)
  预收文《帝王的鲛美人[重生]》,精分傲娇帝王攻vs可盐可甜鲛美人受,欢迎收藏~
 
 
第2章 清河山(二)
  他就像是个做坏事被发现的小孩子,紧张、别扭且不想承认。沉了半晌,他悄悄用余光扫过去,见宁隐依旧在打坐,这才大大方方继续盯着人瞧。
  季江依稀记得,小时候在祖父房中见过一幅画,那幅画上的红衣人负手而立,风姿绰约,令人一眼便难以忘却。后来祖父告诉他,画上的人是万妖之王,曾能与天帝、魔尊分庭抗礼。自那时候起,他就开始憧憬着这位力量强大、倾城绝世的妖王殿下。
  思绪回转,季江双眸中闪着亮光,心跳的比往日都要快上许多。
  “宁前辈,您方才说的生死契是何物?”他研究召唤阵的时候,只知召出来的灵体被称为契灵,未曾管其他。
  宁隐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声,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连生死契都没弄清楚就敢直接开召唤阵了。
  “你为何要研究召唤术?”
  季江立马坐直身体,严肃道,“我知道召唤术为宁前辈所创,所以想试上一试。”
  宁隐睨他一眼,没想到这小修士知道的还不少。召唤术确实为他所创,召唤者以血为盟,召来昔日孤魂为己所用,被召的孤魂没有记忆,只认召唤者为主。而生死契则是由召唤者主动与契灵缔结,生死契一下,两人宿命相连,生死不分。
  只是到他这出了岔子,他还保留着上一世的记忆,生死契也没有形成,方才不过是他用了一点障眼法将那些凡修蒙骗住了。
  宁隐忽而笑问,“你想知道生死契是什么吗?”
  季江一时晃神,呆愣的点了头。
  宁隐勾勾手指,“过来,我教你。”
  打坐时,他已经想的很清楚,以自己眼下的状况难以单独行走,他需要找一个人缔结契约才能摆脱掉召唤术带来的后遗症,而最佳人选便是季江。
  他开创召唤阵只是顺带,他的主要目的其实是研制另一个法阵,聚魂阵。当初三界动荡,他心中之人被魔物吞噬,形神俱灭,永不入轮回。为了让那人能够重新回到世间,他上天入地,翻阅古籍,搜寻秘宝,最终创造了聚魂术。
  可他尝试了无数次,都无法聚回那人的魂魄,他也渐渐心死了。逆天而行,除非能有奇迹。
  到底季江是不是那个奇迹,只要他将其带往天界乾坤池,一试便知。当务之急,便是要让自身的法力恢复,才能前往天界。
  宁隐拉过季江的手,掌心相合,十指紧扣,“以吾之名,与汝结契。”
  话音刚落,微弱的红色光晕自两人指缝中闪现,忽而变得强盛,门窗遽然敞开,强劲的寒风由四面八方灌入。光晕自掌间扩散开来,将两人笼罩其中。
  待光芒消尽,宁隐将手移开,季江低头看向自己掌心,鲜红的龙纹图腾一闪而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