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你别过来,我只是个演员【完结+番外】──春晓梦晚尽瑜洲

时间:2021-07-14 01:41:01  作者:春晓梦晚尽瑜洲

 

 
第一章 
  我叫陈东铭,是一个演员,拍过三百多部戏,演技一流,在圈里风评良好。为人还算仗义,认识的朋友众多,有好的角色都会先想着我。
  其实说白了,我就是个群演,平时跑剧组累的像个狗一样,风餐露宿的,除去衣食住行还有聚会应酬的花销,落不下几个钱。对外称自己是个演员,不过是说着好听点,爸妈跟人讲的时候,不会太掉价。
  “东子,这有个活,一天三百,管吃不累!”说话的是我的好哥们潘兵,江城影视城混迹8年,前年终于混上了群头,平时亏得他多照顾,我在这才算是有吃有喝,活得下去。
  偶尔我也会自己接活,或是唱歌主持,或是给人假扮个男友骗骗家里人,反正只要是能挣钱不犯法的,我都接。
  跟着潘兵在剧组跑了一天,累的都快散架了。还说什么管吃不累!我扛着兵器跟着一大帮人从东头跑西头的,中间被人踩了三脚,还被兵器戳了两下。我不敢喊疼,唯恐因为自己重拍,那要被骂死了。我可是个敬业的打工人。
  洗漱好躺在床上,无聊的刷着视频。“叮咚”进来一条短信。“你好,请问,你这里是可以给人假扮男友的吗?”
  挣钱的机会来了。我退出视频,认真的回复对方。“是的,亲,我们这里是专业的演员,保管您满意。请问地址是哪里?”很快对方回话,“我在首都,你能来吗?”我回复:“可以的,亲。是需要您报销来回路费的哦。”
  对方很快同意,我们双方你来我往的终于谈定了价格,并商定三天后我去首都出工。哈哈,又要小赚一笔。
  三天中,我大致了解了对方的情况。对方是个姑娘,名叫王颖,在首都给人打工,认识了一个男朋友。开始还好,日子久了对方性格暴露,想法有点极端,王颖受不了了就提了分手,可是男方死活不同意,老是来纠缠她,报警之后是安静几天,过后就又来骚扰她。王颖烦不胜烦就骗他说自己有男朋友了,对方不信,非要见到王颖的男朋友才放手,小姑娘在首都举目无亲的又不敢跟家里人说,找同事又怕给人带来麻烦,正发愁找谁帮忙,恰巧翻到我发的帖子,就想着试一试。没想到我竟然真的能去。
  按照约定的时间我坐飞机飞了过去,在出口看到了跟照片上差不多的姑娘,本人比照片上更好看,很可爱,萌萌的。
  “你好,我就是陈东铭。”我主动上前握手,小姑娘害羞的碰了碰我的手就又缩回去。
  小姑娘开车带我去给我租住的宾馆。一路上我们闲聊打发时间。“姑娘,先说明一点,如果对方动手,我要是受伤了,除了他要陪我医药费,你也得给我误工费的。”丑话还是先说在前头,省的到时候扯皮麻烦。
  “你放心,这个我明白。”小姑娘轻声的保证。看着小姑娘柔柔弱弱的,碰见那样的男人也是倒霉。
  放下我拿的行李,休息了一下,定的是晚上见面。出门前我把自己打扮得清爽干净,站在王颖身边看着算是般配。
  约定的地点是咖啡厅,安静的地方适合谈话,省的周围嘈杂,心情烦躁,几句话说不对就要上手干架,虽然我不怕,但是还是和平解决比较好,医药费我是不怎么想拿的。
  我和王颖走进咖啡厅,顺着王颖的目光,我看到了一个男人。
  男人看着很精神,带着个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谁能想到竟是个纠缠不休,欺负小姑娘的坏人,真是人不可貌相。我们一落座,男人就看向我,用带着不屑的目光打量我,毫不掩饰,一点礼貌都不讲。
  “张龙飞,这就是我的男朋友。”王颖先开口介绍了我。
  “哼,一看就是个没前途的人,你看上他哪了!”我怀疑他出门前是不是吃了翔,说的话恶心的我翻了个白眼。
  “张龙飞,你别这样说。”王颖怕我们争执,赶忙阻止张龙飞说下去。张龙飞不再做声,拿眼摆楞我,我这暴脾气,也拿白眼回敬他。
  “你是做什么的?一个月能拿多少工资?”张龙飞开口询问我。
  我真的是看不起这样的男人。感情的失败从来都不看自己,老是在别人身上找原因。我挣钱多少管你屁事。我挣得多,人家姑娘跟我理所应当;我挣得少人家也跟我,说明我人好,人姑娘愿意跟着我。你挣多挣少的,人家姑娘都不想跟你在一起,像个神经病一样的纠缠不休,臭德行!
  我翘起二郎腿,端起架势。“我一个月挣多少凭什么告诉你?我跟颖颖在一起,是因为我们彼此喜欢。如果你觉得颖颖跟我在一起是为了钱,那你是低看了她,也不怪颖颖跟你分手。”我的话戳中了张龙飞的自尊,听完我说的话,气恼的脸都红了。
  我不为所动,继续侃侃而谈。“我听颖颖说,你一直纠缠她,非要看到我才放手。现在你看到了,就不要再骚扰颖颖。同样是男人,我劝你还是不要做不必要的事,现在她身边有我,你好自为之。”
  张龙飞气的脸色通红,猛地站了起来,我放下翘着的二郎腿,做好防备。张龙飞用恶毒的眼光看着我。你以为我会怕你?我干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了,什么硬茬没遇见过。早就做好动手的准备了。没想到张龙飞缓了半天,大概是忌惮周围人探寻的目光,拿起手机离开了。
  我和王颖都松了口气,希望张龙飞以后不要再骚扰王颖。一个姑娘家碰见这种疯子,真的是太倒霉了。
  等了等,我和王颖从咖啡厅出来,刚走到车前我就觉得后边不对,反应快的躲开,可肩膀还是被砸了一下,钻心的疼。我抬眼一看,是张龙飞那个孙子,竟然敢跟老子玩阴的。我上前给了他一脚,直接让他趴在地上。王颖看到我们打了起来,尖叫着跑过来,想要把我们拉开,我怕伤了她,下手就没那么狠,不过让张龙飞吃点亏还是够的。
  之后就是警察来了,是刚才跟我和王颖一起从咖啡厅出来的人报的警。警察要把我们三人带去警局问询,我坐在警车上,看着车窗外那个报警的男人跟警察说什么,西装革履的,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没想到还挺爱多管闲事。
  做了笔录,警察劝我们和解,张龙飞赔我两千块钱医药费,承诺以后再也不骚扰王颖,这事算是解决了。出了警局,张龙飞是彻底的蔫了,直接打车就走人。王颖把我送到医院,医生看了说没大问题,贴个膏药半个月就好了。出了医院,我先把王颖送回去,省得她路上出事。王颖十分感激,结了余款又给了我一千块钱的误工费,一直跟我不停地道谢,挨了一下也值了。我安慰一下王颖,让她抓紧换个住的地方,就从她住处出来。
  走在首都的大街上,天有点凉了,我拿出一支烟点上,吸了一口,吐出的烟迷了我眼前的路。
  这不是我第一次来首都。曾经的我是在首都郊区的影视城开始做群演的。当初我初入社会,想着靠自己一定能打拼出来一片天地。那时太年轻,觉得自己努力了就可以,只是人的运道要是差一点,那是差一点都不行。不仅没混出头,还因为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让我疲惫不堪,最后带着行李离开了这个我曾充满希望的地方。
  在江城,我幸运的碰见了潘兵。跟潘兵做了哥们之后,我做群演轻松了许多,有些钱多的活都是他介绍的。如果不是他带着我,我还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一支烟抽完,我感觉有些饿了,就寻思着附近有没有什么好吃的。逛了一大圈,就见路边有个烧烤店。一进去就看到满屋的人,老板忙的跑前跑后,等了一会才有空位,我点了点吃的。正喝着酒呢,老板走了过来,“小兄弟,有个哥们自己一个,跟你拼个桌。”我向来是与人方便与己方便,点头答应了。对方坐下来,我一看,这世界真小,刚才报警那人。
  他头发放了下来,换了一身休闲装,跟在咖啡厅门口判若两人。我寻思着要不要打个招呼,没想到他看到我主动开了口。
  “你挨了一下,还来喝酒?看来是没什么大碍。”
  我讪笑着点点头,“谢谢你刚才报的警,没想到你还挺热心的。”
  男人没说话,笑着点了烧烤,等着烤串上桌。气氛有些尴尬,对方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你女朋友呢?”男人可能也觉得有点别扭,没话找话的跟我闲聊。
  “那不是我女朋友。我是个演员,人小姑娘求到我假扮她男朋友,让那个男人不再纠缠她,我这算是学雷锋做好事了。”
  “哦,学雷锋?免费给人帮忙的?”男人看着我,眼神透着精光。
  我有点不好意思,喝了点酒就开始瞎吹牛,对方肯定不信我白帮忙。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就是收个辛苦费,我大老远的从江城跑过来,也不能白跑不是。”
  男人笑了笑就不说话了,我也觉得没意思,低头拿起一串烤羊肉串塞进嘴里。
  吃饭结账,我大手一挥把男人的帐一起结了,算是感谢他帮忙报警,虽然也不需要。男人没说什么,跟我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就离开了。我看着我手机通讯录里,朴贤松,名字还挺韩式。
  不过是擦肩而过的缘分,我也没想过以后会再见面,所以朴贤松就被我抛到脑后。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篇了,我准备写二十万字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到~~~{捂脸}
 
 
第二章 
  回到江城,我在租的房子里养了几天,肩膀不再疼了,我就又开始跟潘兵去做群演。
  “东子,我这有个大活,专门留给你的。”休息的时候,潘兵端着盒饭蹲在我旁边。同样都是北方人,我完全学不来他那样蹲着吃饭,曾经还因为不会蹲着吃饭,被潘兵嘲笑不是北方人。
  “什么活?我肩膀还没好呢,费力气的做不了。”今天的盒饭谁定的,真难吃。
  “我知道你的情况,所以这个活挺轻松的,去配音,坐着就行。”这可是个好差事,不用奔波坐着就行,就是有一点,如果制作时间紧,熬夜太磨人,而且长时间配音特费嗓子。我之前配过,嗓子累的一个星期都说不成话。
  果然是个大活,给的报酬不少,让我小赚一笔。为了感谢潘兵,我请他吃大餐。
  “东子,你看你长得帅气上镜,声音也很有磁性,配音老师一直夸你,就差一个机会,你肯定能红。”潘兵这句话说了好多次了,开始我还能感慨感慨,现在听了就算了,差点运气你就是红不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东子,现在有个大机遇。”潘兵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最近张导有个新剧,男主是葛佳明,身边有个好朋友的角色,出场虽然不多,但是比之前你在剧里跑龙套强的太多了。我听说人还没定下来。咱们可以找找关系,看能不能拿下。”
  我干了杯子里的啤酒,苦涩的味道充斥着嘴腔。以前也有过机会,关系不硬最后不还是选不上,倒是赔了不少人情,倒里面不少钱。我是不想再去折腾,但是看潘兵兴致勃勃的样子,我也不好泼冷水,就点头答应了。
  本来以为这事没戏,没想到过了几天潘兵跑过来跟我说事情有眉目了。
  我还在晕晕乎乎的,就被潘兵拉去见导演。门口是张导的助理王哥,跟着张导好多年了,平时潘兵跟王哥关系处的不错,所以王哥看潘兵的面子,给张导求了个机会,让我进去试镜。我和潘兵千恩万谢的,王哥摆了摆手,“你们别谢我,我也是看东子是个可造之材,给你们争取这个机会,以后如果出头了,能记得我就行。”
  潘兵赶忙说:“王哥,看您说的,以后不管怎么样,您都是我们的王哥,我这个兄弟确实不错,绝对不会给您丢脸,他要是争气被选上,我们会好好感谢王哥的。”
  王哥听了笑着摆了摆手,让我进屋子里去。
  我忐忑的敲了敲门,然后开门进去。里面有四个人,张导在和身旁的人说话,还有两个人坐一边忙自己手里的事情。看我进来,张导停下来打量着我。我扯着僵硬的笑介绍自己。“张导好,各位老师好,我叫陈东铭,26岁,身高180,体重65公斤,演戏六年了。”看出我的紧张,张导和善的笑了。“小伙子,别紧张,正常发挥就好了。”说着,张导翻了翻手里的剧本。“男主和人打了起来,你上去帮忙,结果被打倒在地。你把这段表演一下”张导扶了扶老花镜,等着我表演。
  我长处了一口气,放松身体,想象自己看到最好的哥们被人打,我双目赤红,大喊一声“啊”往前冲了过去。拉过男主,我上前挥了一拳打到一人,一个踉跄背后被人打了一棍,我转身挥拳,差点把自己带倒,还没站稳头上被人打了一棒,然后我头整个蒙了,身体失去知觉慢慢倒在了地上。
  我听到了鼓掌声才睁开眼睛起身站立,张导拍着手,脸上的表情带着满意,另外三人也笑着对我点头。
  “小伙子,不错,演戏很有爆发力,自己也完全代入这个角色,是个好苗子。”说着张导扭头看向身边的那个人,“我觉得他可以定下来,跟佳明配戏没问题。”那人也同意的点了点头。
  我简直不敢相信,除了一直说谢谢,嘴笨的再也说不出别的。之前每次都是走个过场,就礼貌的对我说我不适合角色,失望了太多次,没想到这次竟然成了!
  我轻飘飘的出了房门,王哥和潘兵在等着我。潘兵着急的拉着我,问我怎么样。我没说话,他一看这情况,以为是没戏了,虽然失望,但是还是安慰我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而王哥也拍着我的肩膀,让我再等机会。
  “成了,潘哥,成了。”我说完,潘兵也愣在当场,还是王哥看不下去了,推了潘兵一把,
  “怎么的,傻了?东子成了,被选上了,还不高兴啊!”
  潘兵反应过来,弯下身子把我抱了起来转了个圈。“我就知道你小子能成,竟然还敢吓唬我!哈哈哈哈”看着像是真疯了。
  之后潘兵陪着我签订合同,看着那好几个零的片酬,我感觉这几年不再是白忙活。我拿到剧本就开始认真研读,虽然出场不多,台词少的可怜,但是我要认真对待,才能对得起这个机会。
  还有两天就开机了,我每天熬夜苦读。以前上学都没这么努力地读过书,要是有这个劲头,考上大学不在话下。我正在补觉,房门被敲响了。我喊了一句;“谁啊?”“东子开门,是我。”潘兵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在剧组跑嘛,怎么跑来找我了?
  我起身开门,潘兵满脸都是汗。“你怎么这么多汗?着急跑来找我什么事,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潘兵看着我欲言又止,一丝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什么事你说,我受得住。”我可能是没睡醒,嘴里干的厉害,拿起桌上的水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