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信息素偷盗指南【校园】──柒零叁

时间:2021-07-14 01:34:56  作者:柒零叁
  覃清野装Beta两年,未尝一败。
  一朝转学,却被失智分化的竹马啃了脖子,马甲差点掉的稀碎。
  洛家重金悬赏当晚的Omega。
  覃:不至于吧……洛家这是要取我狗命?
  珍爱生命,远离洛溪衍。
  ——
  藏着这个秘密,覃清野偏偏同远离对象成了同桌。
  直到有一天,覃清野忽然听闻S级ⅢAlpha能改善劣等O的信息素。
  覃:‼۹(・༥・´)و ̑̑脸是什么?能换信息素吗?
  ——
  自此,覃清野开始天天围着洛溪衍转。
  终于受不了的洛溪衍将覃清野推到没人的墙角:“你到底要干什么?”
  覃清野一把拉下自己的领口:哥,你咬我一口呗?
  人形制冷机真学神Ax暴躁小机灵伪学渣O
  ——
  请两位说一下对彼此的印象:
  覃:高冷
  洛:嗲精
  众人:?!
  覃清野当场掀翻了四五个Alpha之后……
  众人:能重新说一下你对他印象吗?
  洛:张牙舞爪的小嗲精。
  ——
  ♡私设如山,甜就完事,不生子。
  ♡受不是真的劣等O。
  ♡受的信息素不好闻[会治好],攻闻着是甜的。
  ⚠️感情慢热,不是完美的少年人。
  ⚠️单章阅读,理智消费。不喜迅速“去它的吧”,爱你们。
 
 
第1章 丢失的O
  八月尾,酷暑依旧难消。聒噪的蝉鸣将余夏的闷热再翻一筹。
  覃清野拢好肩侧的书包,终于在炙阳灼烤下屈服于甬路的树荫底。
  他拧开手里仅剩1/3的水瓶,将已经晒温的水一饮而尽。溢出的水珠顺着喉结沾染在他蓝白色的短袖衣边,染出丝缕水痕。
  覃清野将空水瓶往路边的垃圾箱里一扣:“上午八点不到就能要人命的鬼天气什么时候是个头!”
  今天是他转学的第一天,也是高二预报到的日子。
  他报道的这所青阳高中,是全国排名第一的贵族高中。所以这里一反常态的聚集了大量Alpha和Omega,Beta反而成了最稀有的物种。
  而这种程度的稀有,大概是他没来之前,全校只有一个Beta。
  在他转来之后,他就成了全学校唯一一个Beta,还是装的。
  至于之前那个Beta去哪了,答案就很简单了。他分化了,还分化成一个S级Alpha。
  正走着,有几个Omega从他身旁走过,话音很低,却难掩亢奋。
  “听说了吗?洛家的唯一继承人洛溪衍分化成S级Alpha了,信息素等级太复杂,到现在还没检测出来。”
  “我还听说,洛溪衍分化当天在自家院子里标记了一个来历不明的Omega。洛家找了一个星期,还是毫无线索。”
  “真是气死我了!不知道哪来的心机婊。”
  听着旁边过路人的窃窃私语,“心机婊”本人忍不住额角突跳,诡异的荒唐感再度升起。
  洛家要是能找到才真是怪了,毕竟被洛溪衍意外标记后,他是足足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才完全苏醒。
  想起这事,覃清野冲动到想打人的躁动就又从身体里灼烧起来。
  一周前,他因为家里的原因重新回到融城。
  时隔多年回到小时候居住的城市,念旧的覃清野第一时间就想回老宅看看。
  只可惜他家的旧宅早已易主,当时又是半夜,他只好失礼翻墙而入。
  本只打算看看就离开,但他万万没想到,是以前的邻居洛家买了他家的旧宅。这直接导致他刚翻进去就撞见了最不想在这座城市见到的人——洛溪衍。
  好巧不巧,做了17年Beta的洛溪衍居然在他面前分化了。
  不仅如此,姓洛的居然没头没脑的把他临时标记了。
  万幸,洛溪衍因为分化失了神智,根本没认出来他是谁。
  为了保住自己伪装多年的Beta马甲,覃清野只得咽下这口气,迅速在洛溪衍昏迷后从现场逃离。
  直到一天前他彻底清醒,才知道这事已经在外面掀起了轩然大波。
  当他在空间朋友圈里看见洛家发布的悬赏时,简直吓得差点从床上滚下来。
  一条线索8位数,洛家简直是想要他狗命!
  为了保住他得之不易的小命,覃清野当即决定在开学后彻底远离洛溪衍。
  他希望之后不和洛溪衍分在同一班,最好也不在一个楼层。要是能两年都见不着,相安无事的渡过整个高中,就最好不过了。
  想到这,覃清野忽然觉得未来的日子好像也没那么难过了。
  耳不听,心不烦。
  他加快脚步,想快速远离这些流言蜚语。可他刚踏前一步,一块充满攻击性尖石就莫名滚到他脚边。
  “覃清野,是吧?”
  覃清野不爽的挑眉,缓缓抬眼。
  说话的是个卷毛,带着两个人挑衅的拦在覃清野面前,站姿不端的抖着腿:“我不管你以前是谁,从今天起,认清我这张脸。在我面前夹着尾巴做人劳资就可以当你不存在,不然,我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
  没等对方废话完,覃清野轻嗤一声,用他优越的身高扫过以卷毛为首的三个Alpha:“就三个?”
  卷毛向地上啐了一口:“覃家不要的垃圾,还逞什么威风?”
  覃清野的神情骤然冷峻,眼神如同冬月凛冽的寒风,让人只看一眼就能被彻底打透:“好啊,那今天‘垃圾’给你上上开学第一课,不收学费。”
  书包掷地有声,覃清野动作利落的扯过卷毛颈间松垮的校服领带,屈膝向他肚子上猛怼过两下。
  “还愣神?”覃清野一手肘击在卷毛弯成球的后背上,对剩下两个Alpha勾勾手指。
  躲过迎面而来的拳头,覃清野借着手里的领带将另外两人的脖子一并圈起,猛地一拉。
  突如其来的窒息感让三双手齐齐抠在颈间绷紧的黑色领带上。
  他迅速将左手还拽着的领带打了个结,又补了一脚。
  一套行云流水下来,三人难看的倒地,像离岸的咸鱼,只剩在地上乱扑腾的份。
  覃清野轻抬手将表盘擦净,似乎对自己解决问题所用的时间非常满意。
  他将地上的书包捡起,不屑的看向地上歪来扭去的卷毛,将之前的话一字不差的还了回去。
  “从今天起,认清我这张脸,夹着尾巴做人就什么事都没有。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转身的刹那,他意外撞上一双清眸。那眼眸深邃如海,一如当年。
  覃清野的腺体忽然生理性的突跳了一下。
  洛溪衍淡蓝的眼眸一闪,一言不发就将手中的信封塞给了覃清野,
  “?”覃清野一脸疑惑,下意识追了出去,“不是,这什么意思?”
  洛溪衍充耳不闻,转身踏入人声鼎沸的校园。
  “我去……”见到这态度,覃清野顿时火冒三丈,之前要和洛溪衍划清界限的决心立时被遗忘到九霄云外。
  洛溪衍走的很快,对身后跟上的覃清野视若无睹,完全没有解释自己行为的意思。
  覃清野负气的站定,冲着已经踏出他三步远的洛溪衍大喊一声:“洛溪衍!”
  这一声正喊在长廊附近,声音顿时扩大了三四倍,荡回的不善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作为洛家的唯一继承人,校方少东家,蝉联成绩单榜首,甩第二名近50分的学神,洛溪衍的名字在青阳可以说是人尽皆知。
  覃清野这一嗓子后,惊异的目光顿时从四面八方打来。
  气氛越发诡异,覃清野正想解释点什么,却发现洛溪衍早已不见踪影。
  他剜了眼洛溪衍离开的方向,看着那只留下的信封,嘴角一抽:“我当年给你寄了那多信也不见你看一封,凭什么你给我的,我就非要看?”
  覃清野气愤十分,不满的将手中信封甩到垃圾桶上。
  只是才走出还没两步,他就又倒退了几步回来,将信封原封不动的取回,自顾自的给了自己一个台阶:“算了,万一真有事呢。”
  覃清野拉开书包,把信封扔进包底。用不看的方式,维护着自认为的最后一层尊严。
  顺着人流而下,覃清野驻足在多市联考成绩榜下。
  他刚一停下,就不自觉被人群外围洛溪衍出挑的身形占据视线。
  沿着他的目光望过去,直逼眼眶的第一名上清晰印着洛溪衍的大名。
  覃清野嘴角一挑,故意擦过洛溪衍身侧:“不就是第一吗?谁还不是个第一了?”
  覃清野开始往内圈挤,冲着最末的排名而去。
  嘈杂中,人群中自动为他散开了一条路。
  覃清野这才意识到,是自己打架残留下的多种Alpha信息素把他们吓到了。
  这些年避他如蛇蝎的人多了,覃清野见怪不怪,甚至客气的拱了拱手。
  可下一秒,他的被笑容凝滞在脸上。
  成绩单上红底白字写的清清楚楚,他是全学年的倒数第二。
  “我居然不是倒数第一?”瞬间被打脸的覃清野顿时急躁起来,“这倒数第一是谁?”
  覃清野扫了一圈也无人应声,于是他又猛点了一下最后一名的名字:“这谁?”
  人群中终于有人举起手,应声的音量却微弱的像蚊子。
  覃清野直接拉着那个Alpha略举过头顶的手腕,将他从人群中揪了出来:“叫什么?”
  “夏缪,未雨绸缪的缪。”夏缪小声道。
  “夏缪,”覃清野单手搭上夏缪的肩侧,似有不满的咧咧嘴,“好好学习会不会?但凡认真一点你也不至于倒数第一吧?下次能不能别占我位置?”
  他还没等说下一句,夏缪的嘴唇已经发白,颤抖不知从哪里发源,很快扩散到全身。
  覃清野略有疑惑的收回手,夏缪一溜烟的冲了出去。
  覃清野呆滞的眨眨眼,刚才那个……是个Alpha没错吧?
  当他再次向外看的时候,洛溪衍居然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覃清野走出人群,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手表,脸色猝然一垮:“我去!要迟到了!”
  转校生报道的地点和别人不一样,覃清野又对地形完全不了解。眼下只有十分钟,根本就是迟到预定。
  果然,当他找到报到处时,距离原定的报到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
  他猛冲进主任办公室,大门砰的一声砸到墙上,气氛一时更加凝重。
  黄主任正阴沉着脸盯着门口。
  覃清野眼皮一低,错开他要吃人的眼神,悻悻的走了进去。
  “覃清野!”黄主任猛地拍桌,“预报到就迟到,以后是想直接旷课吗?”
  对于迟到这件事,覃清野无可反驳,只好沉默不语。
  但他的沉默似乎引发了误解,黄主任更加不悦。一摞报道材料猝不及防的被扔进他怀里。
  “我懒得和你讲,高二(10)班,你这么能就自己去吧。”
  利用假期,青阳高中正好更换了所有教室门和门牌。现下所有教室牌都被摘了下来,一眼望去光秃秃的一片,宛如复制粘贴。
  高二早在放假前就换好了教室,就算一时忘记,班群里一问也能找到了,但覃清野不能。
  覃清野知道这是黄主任给他的下马威,但他并不在意,也不想解释什么,只是习以为常的转身离开。
  跑过来这一路,根据大家的着装,他也能轻易判断出他脚下这栋就是高二部。
  这栋楼每层有六个班级,他现在所踩的二层有两个教师办公室。每个办公室占地约为教室的两倍,这就意味着10班应该在三层。
  照这样计算,如果三层没有办公室的话,10班应该在三层左数第二个,或者右数第二个。
  带着这份初步推测,覃清野大跨步迈上三楼。
  刚到三楼,他就望见一个穿着墨红色职业半身裙的女老师,正着急的四处张望。
  忽然,那视线好像锁定在了他身上。
  女老师踏着小碎步向覃清野靠近,柔声问道:“覃清野同学吗?我是10班的班主任苏离,快和我来吧,就等你了。”
  覃清野几乎被钉在原地。
  这三年,因为被家族边缘化加上成绩一落千丈。他遇见的所有老师,没有一个不是冷眼相待。保持平常心都很难做到,就更别提能这样对他这样耐心了。
  见覃清野没有跟上,女老师又快步折了回来:“怎么了?”
  覃清野摇摇头,前行几步跟上去,嘴角挂上一抹几不可闻的笑意。
  女老师站定在门口,拍了拍手:“签名都传完一圈了吗?学委把单子拿给我一下。”
  说完,一个短发女孩拿着签名册走到了女老师面前。
  当她将手册递给苏老师的时候,蓦地瞥到了她身后的覃清野,眼神霎时定住了。
  女老师略微后仰,轻拍覃清野的肩侧低声示意他去做个自我介绍。
  一转头,却发现学委似乎还停在原地,于是轻唤着让她回座。
  学委猛地回神,迅速跑回了作为座位。
  覃清野很给面子的从讲台上拿起一根粉笔,利落潇洒的在黑板上写上自己的大名。
  “覃清野,”他将粉笔弹到黑板上,“我脾气不好,没事别惹我。”
  苏老师尬笑一声,替覃清野在点名册上签了名。随后向后排一指:“先坐那边的空位吧,座位很快会再分。”
  覃清野抬眸,顺着老师的指尖,看见了目不斜视的洛溪衍。
  作者有话说:
  覃qin
 
 
第2章 亲一口
  覃清野脑子里嗡鸣一声。
  真是出门没选吉时,喝个凉水都塞牙。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