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魔尊他有话说【仙侠修真】──flames

时间:2021-07-14 01:29:36  作者:flames
  #一个因为多次看到心爱电视剧/小说/漫画被举报而憋出来的故事,愿世界和平,远离举报。
  一次闭关,魔尊脑内觉醒了一个名为“天道”的智障系统,这系统不仅成天在他耳朵旁边逼逼叨叨,还收走了他一身修为,让他再也不能随意狂帅酷霸拽。
  系统:警告!警告!因宿主所在的世界【动漫—九重天上】结局崩坏,遭数万名家长投诉,导致该作品濒临下架,现经研究确定,对反派即墨迟绑定惩罚。
  魔尊:你在说什么屁话?
  系统:绑定惩罚后,宿主的自身修为值将与其累计行善值相等,宿主需多行好事,尽力改变「魔尊一统天下,骄奢淫逸」暗黑系原结局,把得道机缘让给男主行一善,失败即死亡。
  即墨迟:……
  于是整个上修界大地震,被迫颤巍巍接受了魔尊忽如春风化雨般的关怀。
  魔尊:你们别害怕,你们听本座解释,本座真的只是想从良。
  上修界众人:信你个鬼,糟老头子坏得很!
  魔尊:mmp,为何没人信本座?
  许多年以后,魔尊被众仙门堵在大殿正中央,一脸复杂表示自己真的没有任何阴谋,更没想称霸上修界,纯粹只是日行一善。
  话音刚落,已经被魔尊收为弟子,日常送权送钱送法宝的男主行一善红着脸低头:“我相信他说的话。”
  魔尊:……
  魔尊:虽然很感动,但你娇羞个屁啊!
  阅指:
  1.狂拽酷魔尊师父x小太阳正道徒弟,强强+1v1+he,魔尊霸霸换个方式一统天下的故事。
  2.非纯感情流,多少有些剧情安排在。
  3.主角无黑化,无三人行,所有重要配角都在认真搞事业。
  
 
第1章 天道系统   本座看到了行走的经验条。……
  千灯镇,如意酒楼,倒春夕阳斜。
  魔尊即墨迟化作普通凡人打扮,端坐一隅,桌上几盘酒菜分毫未动,只顾盯着不远处那几名苍穹派弟子看,神思忧郁,不知心中在想什么。
  坐在即墨迟身旁,容颜稚嫩可爱,性格却很豪迈的右护法虞涟,神情比即墨迟更忧郁。
  按理说,虞莲身为万鬼宗右护法,即墨迟心腹中的心腹,早就应该学会看尊主脸色,时刻做到先即墨迟之忧而忧,后即墨迟之乐而乐。只可惜在今日,一向以身为即墨迟腹中蛔虫为荣的虞涟虞护法,竟少有的马失前蹄了。
  只因即墨迟看的太久,虞涟忍不住,顺着即墨迟的视线看过去,目光落在一身着白袍的年轻男子身上,细眉微微蹙起,不着痕迹翻了个白眼。
  尊主闲的没事干,关注这么一个刚拜入苍穹派不久,修为低微的小剑修做什么?难不成是看人家长得好看,想把人家抓回去做压宗夫人?
  但是这样做,似乎很不符合尊主的修炼狂性格,难道尊主不是惯常有眼无珠,把天底下所有美人都当红粉骷髅看待么?
  所以,尊主到底为什么要盯着一个苍穹派的小剑修看。
  虞涟大脑飞速运转,试图猜到即墨迟放着好好的万鬼宗不待,跑到下修界看剑修的原因。她心想,尊主心思缜密,英明神武,文武双全,多智近妖,每一个看似无意的举动背后都必有玄机,断断不会做什么无用功。如今尊主这样盯着苍穹派的弟子看,指不定就是在琢磨怎么屠掉苍穹派,抢心法,炼鬼器!
  虞涟越想越觉得有道理,稍稍偏头,带着麦芽糖香味的软唇凑到即墨迟耳边,低声问道:“尊主,要不要属下回去选几个人带上,即刻屠掉苍穹派,占领他们的山头?”
  闻言,即墨迟诡异地沉默了一下。
  “倒也不必,本座只是随便看看。虞护法,你有琢磨屠别人门派这功夫,不如想想怎么长大,你都是一位二百多岁的祖奶奶了,还成天装嫩,丢人。”
  表面只有十二三岁,实际上却足足有二百一十五岁的虞涟:“……”
  众所周知,修真会延缓人的衰老速度,而曾经天赋太好又无人指导,以至于让她在还是个孩子模样时便结成元婴,从此容颜永驻,再也无法顺利长大,甚至影响到后续修炼这事,一直都是虞涟心中永远的痛。若是旁人嘲讽,她还可以割掉那人的舌头和眼珠子解解恨,可现在嘲讽她的是即墨迟,面对实力深不可测的魔尊,虞涟敢怒不敢言,一下子就蔫巴下去了。
  虞涟安静后,坐在虞涟身旁,正一脸严肃思考着什么的即墨迟,终于能静下心来,仔细回忆最近发生在他身上的怪事了。
  就算旁人不知,即墨迟自己却知道,若非事出有因,他怎会无故离开万鬼宗,跑到这么一个灵气稀薄的小镇子来?
  放着要啥有啥的万鬼宗不待,跑来这么一个小破地方吃风,那必然是事出有因,被迫赶来。
  可恨,可恶,实在太憋屈,都怪那个破烂系统!
  桌上酒水渐冷,忆及伤心事,即墨迟一手撑颌,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那是三日前的一个早上,就在即墨迟闭关修炼恶鬼道,功法大成,即将出关时,他的脑子却忽然像是被钝器凿到,狠狠疼了一下。紧接着,一把自称天道系统,平板板冷冰冰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如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魔般,对他说了一些于他来言,十分匪夷所思的事情。
  即墨迟还记得,那系统言之凿凿的告诉他,他生活的这个世界,名叫【九重天上】,原是一部动漫,而他则是这部动漫中的最大反派,专门负责敲打男主行一善,让行一善看清世间险恶。
  那系统还说,因为【九重天上】这部动漫结局大崩坏,违反了光电总局“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的审核规定,再加上遭到数万名家长投诉内含血腥暴力元素,被迫下架修改,现经研究决定,需要对大反派即墨迟绑定惩罚系统,敦促即墨迟尽快弃恶从善,改变崩坏原结局。
  其实即墨迟根本听不懂系统对他说的那些概念,什么动漫,投诉之类的,他通通不了解,但他是个足够聪明的人,知道怎样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庞杂无序的口水话,整理成最简明扼要的信息。
  简单来说,就是这破玩意几乎收走了他全部的修为,只给他留下一丁点勉强装门面,免得他被自己下属无情拆穿。
  而且,这东西不止收走了他的修为,还逼他每天不停做好事,每做一次好事,就可以得到一点对应的行善值,攒够行善值,就可以换回他的修为。
  而在所有能攒行善值的好事中,帮助男主行一善修炼得道,效果最好。
  至于动漫一词,即墨迟虽然听不懂,但他看到了系统为他播放的前情试看,再三考虑后,觉得这应该是某种不知名力量为他降下的,一些特别具象化的预言。
  在前情试看中,即墨迟点开虚虚浮在半空中,只有他自己能看到的大方框,打开第一集 ,看到了发生在未来五十年后的一些事。 
  即墨迟看到,五十年后,他已修至洞虚小圆满境界,并在碧落谷取得绝世兵器鬼煞,离真正得道只差临门一脚,却在一次闭关时,无故生出心魔,从此开始疯狂针对一名叫行一善的苍穹派弟子,想要杀了那人。
 
 
第一集 的剧情,结束在即墨迟派虞涟灭掉整个苍穹派之后,并未交代唯一的幸存者行一善去了哪里,想要继续往下看,必须得花三十行善值开vip会员。 
  彼时,即墨迟目光呆滞地望着自己面前那个大大的零蛋,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淡淡的绝望。
  没有足够的行善值开vip,不能继续往下看,即墨迟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五十年后,铁了心要和一区区元婴期小剑修过不去。
  要知道这世上的所有修真者,共分为九个大境界,依次是引气、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养神、化神、大乘、洞虚,每个境界又分下中上三个小境界,每突破一次上层小境界,便会迎来一次小圆满,修真者需在小圆满时尽快度过相应天劫,方才可以进入下一大境界,直至度过九重天劫,成功登仙或是成魔。这其中,若是在某个小圆满耽搁太久无法度过,便会导致身体无法负荷那些过于充沛的灵力,最终爆体而亡。
  即墨迟想,若剧情中的那些预言为真,他在修成洞虚小圆满后,心里想的便该是如何尽快度过天劫,而不是浪费时间和精力,处处跟一只元婴期的蚂蚁过不去。
  想不通,不合理,有毛病。
  尤其是在他如今亲眼看到了苍穹派的行一善,并悄悄用神识探查过行一善的灵根后,就更觉得不能理解五十年后的自己了。
  单系金灵根,虽然也算是资质上佳,但无论怎么,也不该威胁到他这个单系火灵根,修恶鬼道的万鬼宗魔尊。
  即墨迟觉得行一善和他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的两个人,若是搁在平时,他一定连看都不会看行一善这样的小弟子一眼,但现在事态紧急,若是帮助行一善修炼,能让他尽快恢复修为的话,他一点也不介意多关心一下行一善。
  更何况,帮助行一善修炼,没准就能解开五十年后,他那不知因为什么而生出来的心魔。
  又过了好久,就在虞涟怀疑即墨迟是借着思考的由头睡着了,正在犹豫要不要叫醒他时,即墨迟忽然重新坐直身板,抬手往前一指,迟疑道:“你觉得,若是本座收他为徒,如何?”
  即墨迟话音刚落,虞涟立马就又支棱起来了,拍桌大笑道:“原来尊主打的是这个主意!也好,我们可以在各大门派中挑选资质最好的,收进万鬼宗,再让他们回去做卧底,待来日起事时一呼百应,不战而胜,尊主英明啊!”
  即墨迟:“……”
  不愧是他即墨迟的属下,理解能力满分。
  不等即墨迟再开口,虞涟又自觉体贴的提议道:“尊主,属下这就找个机会,偷偷把他绑到您这里来,放他的血,逼他发心魔誓效忠于您!”
  即墨迟:“……”
  即墨迟:“不要妄动,本座还想再观察一下。”
  有即墨迟发话,虞涟也不好表现得太主动,只得不甘心地缩了脖子,低声应是。
  于是即墨迟又开始看坐在那边的行一善。
  要说这行一善么,倒是生得和他之前在系统中见过的一模一样。气质出尘,样貌清俊,虽然总是抿着嘴唇不笑,周身却自带一种温文尔雅,令人想要亲近的气息,全不似其他剑修锐利。
  对了,听说这行一善嫉恶如仇,为人一根筋得很,用真实身份去接近,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到底该怎样帮助这个吉祥物修炼,又不被他怀疑敌对呢?
  正在即墨迟仔细琢磨的时候,倏地,身旁传来一阵桌椅碎裂声。即墨迟转头看去,见一个脏兮兮的小乞丐被他身旁几个莽汉踹出老远,这会正蜷缩着身体趴在地上,不住的咳嗽,看样子伤得不轻。
  “格老子的!想要饭也不看看地方!穿的那么脏,也配往我家公子身边凑?”
  即墨迟:“!!!”
  不是凡人,是修真者!
  电光火石间,即墨迟已经全然忘记了他原本的目标行一善,而是直勾勾盯住那几名踹人行凶的大汉,还有被大汉们护在身后的那个富家公子哥儿,轻轻舔了舔唇。
  在这一刻,在即墨迟眼中,那些大汉都已不再是活人,而是几坨行走的行善值,是他被系统莫名奇妙收走的修为!
  即墨迟仔细端详着,默默在心里计算。
  总共四个大汉,四舍五入怎么也有五点行善值,再加上大汉们身后那锦衣公子哥儿,领头的一般都能多给点,加在一块儿,没准能有八点行善值。
  虽然很少,但肉丝也是肉,他都已经饿了这么些天了,实在不该再挑食。
  这样想着,即墨迟放下手里酒壶,微微眯起眼,然而还没等他吩咐虞涟动手,有人却比他更快。
  原本正与同门师兄弟们相谈甚欢的行一善,抢在即墨迟下令之前,先一步站了起来,快步走到被踢飞的小乞丐身边,伸手扶起他,转身对摆明了是在欺负人的那几名大汉怒目而视。
  即墨迟:“……啧。”
  不行,不可以。那是属于他即墨迟的行善值,谁也不能抢。即便是男主行一善,也不可以抢!
 
 
第2章 对比实验   本座一定要收他为徒。……
  就在即墨迟心中不悦,打算让虞涟赶快过去做点什么时,叮的一声,即墨迟耳旁再次响起那种冷冰冰的提示音。
  系统:恭喜宿主触发主线任务——初出茅庐,请尽快帮男主打败小混混,在同门师兄弟之间建立威信,完成任务即奖励三十点行善值。
  即墨迟顿时眼里一亮。
  根据即墨迟这两天的观察,亲自出马打败这几个境界低微的小混混,大约只能得到至多十点行善值,而帮助行一善打败他们,却可以得到足足三十点行善值的奖励,孰轻孰重,哪个划算,相信只要是个长了脑子的,就都能想明白。
  一时间,即墨迟探寻的目光重又落回行一善身上,却被后者头顶忽然爆出的一团金光闪到了眼。
  即墨迟:“……”
  旁边,虞涟见自家尊主忽然抬手遮住眼睛,笑容诡异,连忙道:“尊主,您怎么了?”
  即墨迟摇了摇头,却没心思搭理自己的右护法。他放下手再看,发现行一善头顶那团金光已经变淡了很多,此刻正温和的罩在行一善身上,衬得这名本就相貌清俊的青年人更加丰神俊朗,恍如天人。
  即墨迟的眼顿时更亮了,一眨不眨的盯着行一善不放,面颊浮现出一层兴奋至极的潮红。
  金色的经验条,一个能顶十个用!原来系统说帮助行一善比做其他好事更有用,不是在骗他!
  还有什么事能比重新变强诱惑力更大?对于即墨迟来说,真的没有了。
  其实即墨迟是个很简单的人,他渴望变强,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放在心上过。他只记得他是在三百年前,从当时世间鬼气最重的一个万人坑中爬出来,后来他奋力吸收掉了那个万人坑中所有的鬼气,用自己的肉身修了恶鬼道,中途,他似是听到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反复说:还不够,还要更多的力量。
  此后三百年,即墨迟一直都在遵从自己内心的渴望,四处搜寻变强方法。但他自认自己骨子里还算个比较光明磊落的人,从始至终,他若是想要哪个门派的功法了,往往都是直接跑去问,从不搞阴谋诡计。而且,若是被他看上了的那个门派愿意放弃抵抗,乖乖将功法交给他,他也不会滥杀无辜。
  也是因此,现在的即墨迟觉得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在天道降下的预言中,五十年后的他,竟会变成那副鬼样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