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伴骨【灵异神怪】 ──渐却呀

时间:2021-07-14 01:24:33  作者:渐却呀

 

  简介:折阳有两个小秘密:
  一是死不了,二是招邪祟。
  死不了不仅没法死,愈合超快还没痛感。
  招邪祟不仅只是招,越邪越坏的越爱他。
  爱他爱到想吃他,功效堪比唐僧肉。
  折阳守着小秘密兢兢业业的开着“普通”小伞铺,专司活人办不了的事,只求客人的供奉功德,供得就是他死了数百年的好兄弟荆悬,为了复活他。
  荆悬在地下埋了近千年,复活时不知哪里出了问题,只活了一副白骨不说,周身厄气缭绕,只余两种本能。
  一是杀戮,二是折阳。
  只要折阳在身边,白骨就安安静静,只要折阳离开半步,白骨就想去为祸四方。
  折阳只好带着白骨回伞铺继续积攒供奉,在日渐积累的供奉下白骨慢慢长肉、恢复神智,一张脸帅得天怒人怨,却还是改不了他的恶劣本能。
  只是两种本能出现了差错。
  一是折阳,二还是折阳。
  伴你世间动荡,伴你白骨逢生。
  荆悬x折阳
  架空背景HE
 
第一章 替死不老不死的怪物
  古滇市,文化之都,历史悠久,经济繁荣,是年轻人最为向往的城市之一。
  在古滇市三环外的遗荫巷巷尾,开着一家无名的小伞铺,伞铺售卖纯手工制作的油纸伞,老板是个看着二十来岁十分脸嫩的青年,长相俊美脾气古怪,卖伞看人看缘分不说,误入伞铺还可能被赶出去。
  伞铺养着一只漂亮的布偶猫,毛发蓬松厚实,体形看着比普通的布偶猫还要大上一圈,也不怕跑丢,日日在街头巷尾游荡,很喜欢去巷头的陈记卤肉店讨要吃食。
  这日,伞铺大门敞开,里面却空无一人,几个附近大学城的年轻人路过,被内里挂满的油纸伞吸引,站在门口探头探脑地往里看,除了挂了满墙满棚顶的成伞,中间架子上还有一把制作一半的伞骨,地上散落着翠绿的楠竹,上面扎着一把柳叶小刀。
  “有人吗?”一名年轻人高声喊道。
  伞铺内安安静静,通往内室紧闭的门突然“吱呀”一声打开一条缝隙,里面黑漆漆的,半晌不见有人出来。
  站在前头的年轻人突然觉得一股凉风拂过手臂,明明是盛夏,他却起了一层白毛汗,只觉莫名毛骨悚然,立刻推搡着小伙伴离开了这里。
  几个年轻人离开,位置偏僻的遗荫巷又安静下来。
  “折阳去哪里了,这么久还不回来。”
  敞开的门缝又被打开了一些,一只布偶猫走了出来,看着已经没有人的店门口,胡子抖了抖,开口竟是说了人话,音调还是网络上流行的那种男神音。
  布偶猫慢吞吞地走到伞铺门口,明明是一只猫,走路姿势却有些豪迈,四只爪子迈步间隙很大,像只狗熊。
  它蹲在门口看了看日头,干脆趴卧下来,静静地等着。
  遗荫巷本就人少偏僻,直到日落西山也再没见人路过这里。
  眼看着天就黑了,一直闭眼假寐的布偶猫耸了耸鼻子,闻到了一股血腥气。
  它立刻站起来,远远看到一个身影飞快靠近。
  那人带着满身的血腥气掠过布偶猫,转手将店门关上,立刻倒在了地上不再动弹。
  布偶猫吓了一跳,赶紧来到倒地之人旁边。
  来人正是伞铺的老板折阳,只见他此时仰躺在地板上,双眼紧闭,七窍流血,呼吸越来越缓慢,喉咙发出嘶哑的赫赫声,显然即将断气。
  布偶猫眼看着自己的老板快死了,偏偏一点都不惊慌,它绕着折阳转了两圈,甚至还凑近去看折阳的脸,猫脸上人性化的出现稀奇的表情。
  折阳活了九百多年,相貌停留在十八九岁的模样,眼尾微挑、鼻尖挺翘、瞳色漆黑,是有些勾人阴柔的长相,偏偏他脾气火爆差劲,看人时双眼总像燃着烈火,倒叫人忽略了他的长相。
  此时折阳闭着双眼,不仅七窍流血呼吸困难,全身都开始抽搐起来,像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疼痛。
  这种状况持续了不过一分钟左右,身体的抽搐停止,呼吸也跟着消失,折阳就这么安静地躺在地板上,死了。
  折阳的鲜血扑开大片,明明相貌年轻,内里却早就腐朽,像朵开到糜烂的花。
  布偶猫见自己的老板死了,不慌不忙的往后退了退,怕折阳流出来的鲜血玷污它的毛发。
  它开口,用那副与它的猫样十分不符合的男神音开始倒数:
  “十、九、八……”
  十个数刚刚倒数到“三”,躺在地上无声无息地折阳突然咳嗽一声,深吸一口气,睁眼坐了起来,死而复生。
  他一坐起来就掏出纸巾擦脸上的鲜血,看到衣襟上也沾了不少血,有些烦躁的直接将外套脱下抹了抹地上的血迹后扔进了垃圾桶。
  布偶猫灵巧地绕过血迹,跟上了折阳,猫眼一片湛蓝,哪怕它早就知道折阳并不算单纯的人类,亲眼看到折阳死而复生还是觉得惊奇。
  折阳推开内室的门,露出里面的一片烛光。
  比起亮堂的前厅伞铺,内室并无灯光,四面墙全是分开的小格子,每一个格子里都摆着一支蜡烛。
  大部分的蜡烛都在燃烧着,发出幽幽的烛光,小部分蜡烛已经熄灭了,只在原处留下一滩烛泪,还有一部分蜡烛并未点燃。
  一面墙中央挂着一幅画,画上是位长发软甲的古代人,像是个将军,却只有一个颀长挺阔的背影,看不到正脸长相如何。
  折阳走进去,站在画像前沉默许久。
  位于右侧墙壁角落,一只崭新的蜡烛突然自燃起一簇火苗,火苗茁壮,看似能燃烧很久。
  这只烛火亮起后,屋内自起一阵微风,微风拂过折阳耳边的碎发,掀起画像一角,又慢慢落下,像是有什么看不见的人偷偷亲了他的脸颊。
  “终于攒够了。”折阳喃喃道。
  他看着画像里的背影,神情复杂,久久不再言语。
  布偶猫走过折阳身后,来到内室一角的古朴桌案旁,猫爪踩了踩落在地上的一本摊开的古籍,勾着爪子翻过一页,继续看了起来。
  一年多前,它因意外来到伞铺留了下来,对这里的了解大部分靠这堆明明价值连城却被随意乱扔的古籍。
  它从折阳的只言片语里了解到画像上只有背影的男人名为荆悬,曾是古国烈战的储君。
  烈战国,渺小到只在历史书上存在几行的国家,因史料缺失,如今关于烈战国的资料并不详细。
  但在折阳这里却有着很多关于烈战国的古籍,甚至是烈战国当时朝代的书。
  因为折阳就是一名烈战国人,一个活了九百多年不老不死的怪物。
  布偶猫看了眼站在画像前罚站似的折阳,低头继续看面前的古籍。
  它从这些古籍上了解到了很多关于画像上荆悬的事情,却从未在这些书里看到关于折阳的一字半句,也是奇怪。
  烈战国是一个迂腐又弱小的国家,在荆悬的父亲荆冲在位时灭国于敌国侵略,因敌国并非仁义之国,侵略时屠了烈战不少城池,死伤无数。
  因古籍并未记载,布偶猫只知道折阳似乎是储君荆悬的伴读,两个人情谊颇深,曾约好放下一切一起逃亡,但最终荆悬失约。
  荆悬留下了折阳,带着不过百人的渺小军队与敌国死战,争取到了半日时间帮助烈战国都城数十万百姓逃亡,最终惨死在国门前,尸体被悬挂在城门任由飞鸟啄食,后尸体莫名失踪。
  布偶猫看到这里,又抬头瞄了眼折阳。
  古籍里没提到折阳的名字,但有一句提到储君荆悬有一伴读,情谊深厚日日带在身边,灭国后失踪,布偶猫猜这个伴读就是说的折阳。
  只是情谊深厚……
  什么样的情谊能让一个人为了复活另一个人执着成魔,挣扎九百年不死不灭,只为帮另一个人积攒供奉功德助他复活?哪怕自己成了不知疼痛、无法死亡的怪物?
  它很怀疑折阳和这个荆悬有一些那种感情在里面!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它一个新时代的猫猫也不是理解不了他们。
  可是……
  布偶猫又翻过一页古籍,上面记载了关于烈战国的一些国情。
  烈战国非常迂腐,认为同性之情是疫病、是巫蛊、是有违伦理该灭杀的存在,所以一旦发现同性之情,下场都非常惨烈,双双处死都算轻罚,千百种刑罚数之不尽。
  普通百姓尚且如此,皇孙贵胄刑罚加倍,荆悬和折阳一个是储君一个是伴读,在那样的国情下,怎么想都不会萌发出其他感情,除非他们不想活了。
  布偶猫晃了晃猫头,把自己的小心思藏起来,看向折阳,谁能想到这个人刚刚还一脸血地躺在地上连呼吸都没有,这会儿已经正常人一样地站在那里了。
  它走过去,还是没忍住问道:
  “折阳,你刚才……是怎么回事?”
  折阳不再罚站,盘腿坐在了地上:
  “我送了一把伞,替他死一次。”
  “替死?”布偶猫惊呼,这回是真的惊讶了。
  前厅摆满的油纸伞都是用种在荆悬墓地旁的竹子制作的伞骨,这九百年,折阳谨慎小心的遵守着因果,帮一些人做一些他们无法做的事,报酬就是要他们供奉一把伞。
  每一把伞,代表的都是荆悬,折阳就是打算用这些积攒起来的供奉功德复活荆悬。
  内室里燃烧的蜡烛就是功德的具现化,每当有一个人供奉油纸伞,就会有一支蜡烛燃烧起来。
  但不是所有人的供奉都能持久,感激的心情耗尽了、失约了、忘记了或是人死了,供奉都会停止,蜡烛就会熄灭燃尽。
  可无论什么样的因果,都不足以让折阳替一个人死,天地规则不会允许因果被破坏。
  折阳见布偶猫惊到浑身炸毛的模样,罕见的轻笑出声。
  他很少笑,一笑起来让布偶猫什么都忘记了,只顾着盯着折阳的脸看。
  可惜那笑太过短暂,很快就消失在折阳的唇畔。
  他侧眸看向布偶猫,漆黑的眼底有金光流淌,他能看到一些人的因果过往。
  “猫啊,功德攒够了。”
  “我能看到,这个人命不该绝,他一生都在做慈善,救了无数人,我这回替死,不算坏了因果。”
  “也托了他的福,得到了一大笔功德,终于是攒够了。”
  “明天……明天我就去掘坟,复活荆悬。”
  作者有话要说:开文啦!日更!喜欢的小天使点点收藏呀!
 
 
第二章 复活功德殆尽,一身罪孽
  古滇市外围有一楠竹村,开车去两三个小时的车程,村里有片山头种满了楠竹,荆悬的墓就在那里。
  第二日一早,折阳整理好东西,开着伞铺的小面包车准备出发。
  差点睡过头的布偶猫慌张窜进了车子里,蹲坐在副驾驶上偷瞄折阳。
  它知道折阳没打算带它过去,可它实在太好奇了。
  纵观古今,这人死了就是死了,哪里有能够复活的?
  虽然折阳攒供奉功德就攒了九百年,可这事能不能成,还要打一个问号。
  折阳脸上驾着一副圆形墨镜,看着有点搞笑。布偶猫知道这是折阳用来遮挡眼底金光的工具,折阳有一双可以看到他人因果的眼睛,但时灵时不灵,以防万一,出门在外他时常戴着一副墨镜遮挡。
  不仅如此,在折阳的左耳上,还戴着一枚铜制铃铛耳坠,精致小巧的一枚挂在耳垂上,明明是个铃铛,偏偏发不出半点声响。
  这铃铛只在特定的时候才会响,比如有恶鬼或魂灵靠近的时候。
  布偶猫收回偷瞄的视线,心里想着古籍上关于荆悬的记载。
  书上说荆悬作为烈战国的储君,是个雅正深粹、克己复礼的君子,他待人温文尔雅,与遭人诟病、好色懦弱的父亲荆冲不同,荆悬深得民心。
  布偶猫想,荆悬为了救烈战国都城百姓,带着百人军队与敌国死战,最后惨死,这想不深得民心也难啊,可再得民心又能怎么样呢?人还不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不知道这荆悬复活后看到现在的繁华都市做何感想,怕是压根跟不上时代,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土老帽吧?
  布偶猫抿了抿猫嘴,克制着没有偷笑。
  折阳一路上不发一言,径直将车开进了楠竹村。
  楠竹村的山头归折阳私人所有,雇用了一个老头在外面守着。
  一人一猫赶到,折阳跟守在外头的老李头打了个招呼,让他今日早点回家,就推开外面的铁门走了进去。
  他手里拎着铁锹和塑料袋,把铁锹往地上一扔,带上手套拎着塑料袋就去弯腰捡竹林里的垃圾。
  布偶猫蹲坐在原地懒散的打了个哈欠不愿意动弹,折阳回头,架在鼻梁上的圆形墨镜微微下滑,露出一双凌厉的黑眸,只看了布偶猫一眼,就吓得布偶猫寒毛直竖,立刻帮着去用爪子勾垃圾。
  它边勾垃圾边抱怨:
  “这村里的小孩儿也太皮了,天天溜进来玩,玩就算了,还乱扔垃圾!”
  折阳不置可否,布偶猫继续火上浇油:
  “折阳,这你都能忍?你不打算教训教训那群小皮孩儿?”
  折阳将垃圾袋系紧,扔给布偶猫让它带出去扔掉,言语讥诮:
  “你说这么多,不如去帮我教训教训那群小孩儿?死伤我不管,因果别落我头上就行。”
  布偶猫立刻识趣的闭嘴,叼着垃圾袋拖去扔掉。
  它待在伞铺这一年多的时间,还了解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折阳十分厌恶人类。
  折阳活了九百多年,不死不灭不知疼痛,怎么看也不算是个普通人类了,可他毕竟曾经是个人,布偶猫也不懂他为何对人类有这么大的怨念。
  就他所知,那些求他办事的人,没一个能在折阳这里得到好脸色。
  盛夏的竹林是个避暑的好地方,竹叶在微风下簌簌作响,让人的心莫名平静。
  折阳穿过层叠的楠竹,来到竹林中央,在这里立着一座墓,简单古朴,只有一座石碑,上面刻着“荆悬”二字。
  石碑看着还新,应该是刚换上不久。
  这九百年来,折阳已经不记得他究竟给荆悬换过多少次碑,刻过多少次名。
  眼看着功德将满,折阳其实不用非去帮人替死,九百年都等了,偏偏这最后一段日子,他倒着急起来,急得多一分一秒都等不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