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跟踪情敌被发现后【直掰弯】──和我是靓仔又有什么关系呢

时间:2021-07-13 02:36:01  作者:和我是靓仔又有什么关系呢
  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满嘴攻X傲娇暴躁受
  原创小说 - BL - 大长篇 - 完结
 
  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满嘴骚话攻X傲娇暴躁受
  跟踪被发现了,当然是被掰弯啦
  初识
  楚亦星(坚定):小爷我铁直,就是全天下只剩下男人了,小爷我都不会弯一下
  顾仟(摊手):我更厉害,我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喜欢人
  一言不合就对骂,再不合就开打
  后来
  楚亦星:操!
  顾仟(紧张):怎么了,是不是太重了?
  楚亦星:他妈的,爽的一批啊!
  攻因为没喜欢过人,再加上家庭成长环境影响,后面有点疯批
 
 
第1章 尾随
  楚亦星站在巷口,探着身子,眼神复杂地望着消失在不远处转角的挺拔背影,捏紧了拳。
  他这十五年的人生里,从未比现在这一刻更觉得自己像傻逼。
  什么不为人知的阴暗面,什么夜夜笙歌,这人毛都没有啊!
  跟踪顾仟的这一个多星期,楚亦星发现这个人的生活简直单调透了。
  每天学校,家,两点一线,到了周末更是基本连门都不出了,唯一会出门光顾的就是楼下便利店。
  这人跟那天在办公室看到的一样,就是个规规矩矩的模范生,表里如一。
  楚亦星烦躁又失望地踢了脚路边的小石子。
  小石子被踢得往前蹦哒了几下,在安静的巷子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得了,这傻逼事就到此为止吧。他明天开始不会再跟踪了,在这除了愈发证明他心胸狭窄,就是被顾仟压一头以外,毫无意义。
  正准备转身离开,突然,只听“哗”一声,他还没反应过来,一盆凉水就从天而降,把他从头到脚底,浇了个彻底。
  那一刻,楚亦星突然感受到了雪碧广告台词里那句,透心凉,心飞扬是种什么感受。
  “我操!”
  楚亦星骂了声,狠狠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
  睁着被水淹痛的眼睛,他看见旁边的居民楼窗户后,一四,五岁大的熊孩子正一手拿着已经空了的蓝色脸盆一手拉着嘴皮子冲他做鬼脸。
  这个年纪的孩子招惹你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只要好玩,他们可以无恶不作。
  楚亦星本就因为自己干的傻逼事一肚子火,现在这一盆水就像在天干物燥已久的山上放了一把火。
  心底的火瞬间漫山遍野地烧了起来。
  楼上的熊孩子还在挑衅他,一边做着鬼脸一边叫嚣着你有本事上来打我啊。
  打是打不到了,但可以把他骂到哭爹喊娘。
  楚亦星四周看了看。
  还没到下班高峰期,这片住的人也少,这条巷子以及它对接的外面那条街都空无一人,很好,不会有人冲出来说他还只是个孩子来影响他发挥。
  楚亦星吸了口气,仰起头,和熊孩子激情对线。
  最后,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随着楼上孩子发出撕心裂肺地哭声告以段落。
  楚亦星解气地长长吐了口气,有如武士将刀收回剑鞘的骄傲与满足。
  扯了扯湿透了粘在身上的衣服,正准备走出巷子,忽然发现,巷口不知何时站了个人。
  他此刻所藏身的小巷子是被两边居民楼夹出的,阳光因为都被南边的居民楼挡住,所以只照到他拐进来的那个巷口那就结束了,整条巷子被隐在居民楼的影子之中。
  那人就站在巷口,那半阳光半阴影的交界处,高大的身影因身后的阳光照射泛着淡淡的光晕,那张在第一次见面时,就给他带去震撼和憋屈的脸,却浸在阴影中。
  “你!你!”
  楚亦星眼珠子瞪得快要掉出来,舌头打结,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身子一下子紧贴上身后的墙。
  是顾仟!不声不响地站在这,看着他的人,是他妈的被他跟踪了一个多星期的顾仟啊!
  他怎么会在这!
  他站在这多久了!
  他站在这是不是就代表自己被发现了!
  他是怎么发现的!
  刚刚那个转角拐过去不就是他住的公寓了,他怎么又回来了!
  无数的想法在那一瞬间就像是弹幕一样,一条一条飞速地从脑海里掠过。
  巷口,两人四目相对,却一个都不开口,场面看上去尴尬诡异而又有些搞笑。
  楚亦星满头冷汗。
  说话啊,倒是说点什么啊!
  他不说话是因为他说不出话,现在不管说什么都扭转不了这诡异的气氛,可为什么这哥们也不说话啊!
  而且...而且这哥们现在给人的感觉跟那天在办公室时温文有礼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啊,那看人的眼神...
  不知道是因为他做贼心虚,还是因为顾仟的脸此刻浸在阴影中,顾仟那双看着他毫无波澜的黑眸,深地就如汪洋一般,仿佛能吞噬一切。
  越被看着,越叫人浑身发毛。
  和他俊秀的长相相反,他从小胆就挺大的,恐怖片那些根本就没让他害怕过,长到现在唯一让他害怕的就他爸和蛇,怕蛇那可能是基因里带的,怕他爸是因为他爸打起来人来可太疼了。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什么都不做,光用眼神就能让他感觉浑身生寒。
  楚亦星咽了口口水。
  “咕咚“一声,在静谧的巷内竟格外清晰。
  “你就是尾随了我快两个星期的那个变态啊。”
  顾仟终于开了口,语气悠悠荡荡,眼尾随着语调一起微微上扬,似笑非笑,眸里刚刚如深渊般的汪洋顷刻间消失不见,好似从未存在过。
  楚亦星一愣,浑身血往脑子上冲,涨的他满脸通红,整个人都快要跳起来。
  激动到脱口而出,“你,你知道!”
  他!知!道!他真的知道!
  他不仅知道,连从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跟踪的都知道!
  虽然楚亦星这句话是肯定句,但顾仟还是配合地点了点头。
  楚亦星深呼吸一口气,强迫着让自己稍稍冷静下来了一点,尝试解释,“我..我不是变态,我只是....”
  他说不下去了。
  他要怎么说,他没法说。
  说我只是一个,因为泡妞被你截胡,自尊心受损,所以浪费了两个星期企图来挖掘出你虚伪不为人知一面的正义使者吗。
  这他妈还不如承认变态呢,至少变态在智商上没有缺陷,不会被人当作是傻逼。
  想不出合理的借口,再加上心里本就一肚子火,楚亦星烦躁地抹了把脸,干脆破罐子破摔了。
  “你既然早就发现了,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被一陌生人尾随了两个星期,你不害怕吗?”
  这人什么脑回路啊,既然一早就发现了,为什么不戳穿他?不然他也不用白白浪费快两个星期,现在还被熊孩子用水泼。
  顾仟忽然笑了。
  准确地说,是嗤笑了一声。
  要不是巷子里安静,楚亦星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不觉得自己刚刚说了什么惹人发笑的话啊。
  顾仟向前靠近了楚亦星一步,伸出长臂抵在他身旁的墙上,歪头看他,
  “被一高一小孩儿尾随,有什么好怕的。”
  声音低低沉沉,配着懒洋洋的语调,每一个字都像挂着小勾似的,勾地楚亦星头上的血管直往外凸凸。
  噢,合着快两个星期了都不戳穿他,是因为根本没把他当回事啊!
  这太他妈侮辱人了吧!
  这就跟拿着菜刀去银行抢劫一样,虽然是我傻逼是我不对,但是你丝毫不畏惧,还嘲笑我,这就太冒犯人了吧!
  楚亦星刚刚被顾仟那眼神吓回去的火又蹭蹭往上顶了。
  他沉下脸,抬头对上顾仟的双眸,一字一句,“你应该害怕的,”说着一把撩起自己的上衣,“毕竟我有这个。”
  校服下,赫然出现六块凸起的腹肌。
  “知道这些宝贝怎么来的吗,小爷我从小就学散打,一拳一腿打出来的。”
  他小时候因为长得太好看皮肤又白,总是被当作留着短发的小姑娘。他不乐意,他爸更不乐意,于是从小就让他学散打,增添阳刚之气,除外其他运动什么游泳,篮球也不放过。
  多年的锻炼,让大家肚上都还是混沌一体时,他已经块块分明了。
  楚亦星摸着摸着自己的腹肌,陡然找回点了自信。
  他也不是完全被顾仟压一头嘛,有几个高中生能有这么多块腹肌,更何况顾仟还每天不动,就窝在家里,能这么修长那全仰赖先天基因,腹肌是别想了。
  楚亦星的下巴不由自主扬起,看向顾仟的眼神里带着丝毫不加掩饰的蔑视,“就你这样的,小爷我一肩一个。
  顾仟对楚亦星的恐吓没什么反应,双眸不动声色地扫了眼那白花花又线条分明的小腹。
  这小变态身材比看上去还要好啊。
  被打湿的校服紧贴着身材,勾勒出肩膀和胸前蓬勃的肌肉,衣服现在撩起来露出劲瘦的腰身,配着他的宽肩,着实吸引人。
  说起来他有一段时间没做那事了..
  顾仟黑眸闪了闪,嘴角的调笑深了几分,向前逼近了一步,“怎么,尾随被发现,恼羞成怒,改暴力威胁了?”
  楚亦星撩起衣服的手一愣,“诶?不是,我...”
  “下一步你打算做什么?”顾仟打断,另一只原本垂下的手臂也举起,撑在楚亦星身侧的墙壁上,将他圈在两臂之间,垂眸看着他,“威逼入室,先奸后杀?”
  楚亦星一八三左右,顾仟个子比他还要再高出几公分,现在这姿势,楚亦星只觉面前一暗,压迫感油然而生。
  “什,什么!”楚亦星有些没转过来,他就秀了个腹肌,事情怎么突然就往刑事犯罪,法外狂徒上发展了。
  而且他们两现在这距离是不是有点太近了,他都能闻到顾仟身上的味道,清爽干净,很特别很好闻。
  要不是现在情况不合适,他都想问问这是什么牌子的香水了。
  “那你光有腹肌没用啊,小朋友。”顾仟俯下身,贴近楚亦星的耳朵,喷散出来的热气,让楚亦星感觉又湿又痒。
  下意识伸手想挠耳朵,手还没到,顾仟的下一句话就顺着耳洞进来了,“做那事,主要得靠下面啊。”
  楚亦星脸蹭地一下红了。
  他对那方面虽然偷摸着也了解不少,但毕竟也还只是个规矩的高一学生,被人这么直接问候小兄弟,怎么好意思。
  楚亦星一把推开顾仟,“你..光天化日,你他妈在说什么脏东西!”
  这人看起来人模狗样的,怎么一张嘴,都说的是一些什么污言秽语!左一句先奸后杀,右一句小兄弟,这是一个模范生该说的话吗!
  顾仟被推的往后踉跄了一步。
  这小朋友力气还挺大。
  嗯,挺好,身娇体弱的没做多久就不行了。
  顾仟稳住身子,一脸无辜,“那儿和手脚一样,都是器官,有什么可脏的。小朋友,你这生理知识没学到位啊。”
  要搁平时,楚亦星肯定立马反唇相讥,来句要都一样,你敢在大街上跟露手脚一样露那儿吗?
  但是他可能是一开始被顾仟吓着了,脑子愣是不转,阻碍了发挥,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反驳,只能干瞪着顾仟。
  而且顾仟那我不脏,是你想得脏的表情,弄得好像更是他思想龌龊了。
  刚刚的绯红还没有完全从楚亦星白皙的双颊退去,蒲扇一般的眼睫随着他急促的眨眼上下翻飞,衬着他那张唇红齿白的脸,让人控制不住地想欺负。
  顾仟喉结上下微滚,大手一伸。
  下一秒,楚亦星就感觉衣领被人一把扯住,整个人被猛地朝外拉去。
  “没事,学长做个好人,给你补习一下。”
  楚亦星脑子一愣。
  补习?补习什么?补习他小兄弟?
  “诶诶诶你他妈放手!你干什么!我不补习那玩意儿!”楚亦星手忙脚乱地开始挣扎起来,然而顾仟的力气却大得惊人,他怎么张牙舞爪都挣脱不开,身子只能被动地随着顾仟拖拽的方向往前走。
  楚亦星急了,“你他妈要带我去哪!”
  说他是变态,这人他妈的才是变态吧!正经人谁给补习那玩意儿!
  顾仟停下脚步,回头看向楚亦星,双眸忽明忽暗,笑的有些暧昧。
  楚亦星被顾仟这突如其来的骚里骚气笑有些发慌,一时之间都忘了挣扎。
  “当然是你这个变态最想去的地方,我的闺房。”
 
 
第2章 初识
  宽敞的电梯里,楚亦星和顾仟对角站着。
  前者不自在地站在按钮旁,后者懒洋洋地靠着扶手杠。
  因为楼层高,电梯上升的速度又很快,楚亦星耳朵有些发胀,咽了口口水,来缓解耳朵的疼痛。
  他面前是光亮地可以当镜子使的黄铜色电梯门,身侧后的顾仟此刻就清晰地印在电梯门上。
  楚亦星不由又仔细偷偷打量了下电梯门上顾仟的脸。
  这人....长得是真他妈帅啊!
  他第一次见到顾仟,是在他开始跟踪顾仟的前一个星期,在张秃子的办公室里。
  那天闹钟突然发抽,愣是不闹,害他迟到,得去办公室补交作业,好巧不巧,顾仟那天按老师吩咐,把张秃子前一天去他们学校听课,落在那的教案给送过来。
  老天爷可能是担心他安排的巧合还不能把这两人联系起来,于是又加了个人。
  所以那天去办公室的,还有去交早自习时班里做的数学随堂小练的叶晚桢。
  说起来,如果没有她在,楚亦星可能也还不会想去尾随。
  他们两人到办公室的时候,看到顾仟就站在张秃子旁边,微低着头听他说话,不时点点头回应着张秃子,垂下的刘海微遮住了脸。
  平常总是板着一张被人欠了八百万的脸的张秃子那时却是笑容满面,两颊堆起的肉将他本就不大的眼睛挤成了两道缝。
  虽然没站在顾仟旁边,但楚亦星也能看出顾仟很高,甚至似乎比他还高,隐在校服裤子里的腿长地让人咂舌,整个人站那挺拔地就跟竹子一样,尤其是在张秃子那矮胖身材不遗余力地衬托下,更显得他长身玉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