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便宜哥哥【年上】──一口小汪汪

时间:2021-07-13 02:33:23  作者:一口小汪汪

 

  八岁那年我多了个便宜哥哥
  伪骨科,1v1,哥哥比弟弟大八岁
  表面正经清冷实则腹黑攻(哥哥)x花花公子玩咖诱受(弟弟)
  八岁那年我多了个便宜哥哥
  那天他挟着光向我走来
  十八岁那年
  我的便宜哥哥变成了我的男朋友
 
 
第1章 我哥居然是gay
  秦准在八岁那年多了个便宜哥哥。
  至今他还能记得沈白曼领着十六岁的沈晰来秦家的那天,沈晰穿着旧旧的T恤拎着行李站在沈白曼身后面无表情。他探过头上前试图去和这个帅哥哥打个打招呼,可是沈晰只是目光淡淡地扫了他几眼,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
  沈白曼有些尴尬地瞪了他一眼:“小晰要有礼貌,这是你的弟弟。”
  沈晰抬了抬眸子看了看矮矮的秦准轻声道:“我不喜欢小孩子。”
  从那天起,秦准就知道这个便宜哥哥不怎么喜欢他。
  长大以后的沈晰总是一副清冷高傲的模样,那副冷淡禁欲的长相总是引得无数人侧目,想要倒贴的男男女女不在少数,但是他似乎除了公司里的生意对其他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
  而与沈晰相反的是,秦准则是这圈子里远近闻名的花花公子,这京圈里就没他没泡过的漂亮妞。
  这两人一看就不对路子,秦准知道沈晰一定是瞧不上他的。
  所以秦准一度怀疑现在眼前的那个人不是他哥。
  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小巷子里,秦准看见一个长相白净的男生搂住了沈晰的脖子然后亲了亲他的嘴巴。
  秦准愣了愣,不知道自己应该是转头就走当做没看见,还是怎么样。
  沈晰低声和那个男孩说了什么,由于距离有些远,秦准没有听清。
  接着那个男孩居然抬手甩了沈晰一巴掌,沈晰的头偏了偏,脸上看不出什么别的情绪。
  我操,嫂子牛逼啊,秦准想。
  那个男生扭头走了,沈晰望了一眼却看见了巷口目瞪口呆的秦准,好看的眉头不由蹙了起来。
  都已经被发现了,这个时候再装傻也来不及了,秦准只好干笑着走近了。
  秦准从兜中掏出了一根烟,含在嘴里点燃了,他站在沈晰旁边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问道:“怎么,和男朋友吵架了?”
  沈晰却是答非所问,解开了领口最上两颗纽扣问道:“还有烟吗?”
  沈晰从来不抽烟。
  秦准挑了挑眉,那双桃花眼若有所思地瞟了瞟他哥,顺便欣赏一遭了他哥裸露出来的那段白皙的脖颈。他勾了勾嘴角,用食指和中指夹起了嘴里的烟,冲着沈晰吐了口烟圈:“就剩这一根了,你要不要?”
  而沈晰似乎是早已习惯秦准这副风流做派,看了看他那夹了烟的手指在眼前晃来晃去,于是低头顺势含住了那截烟嘴。
  秦准本来只是打算想调戏一下他,没想到沈晰真的接了过去,哑了哑口没有说话。
  沈晰抽不惯烟,吸了几口就捏着烟头不再吸了:“他是我前任。”
  说完他灭了手里的烟头,转身准备离开,临走前他侧过身子,眼睛忽明忽暗道:“这件事情,别告诉我妈。”
  就算沈晰不说,秦准也没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沈白曼,但是听了他这话,秦准反而却坏心骤起:“不告诉也行,可我是有条件的。”
  沈晰定定地望着他,似乎是在猜想他在谋划些什么。
  秦准上前一步凑身过去,嘴唇擦过沈晰的耳廓,他故意沉下了声线:“那你让我睡一次,我就不告诉她。”
  第一次在废文写文,这篇纯属练笔,想写一些自己的一些恶趣味play,希望大家多多包涵(此处鞠躬
  p.s:如果有什么想看的play也可以评论给我,看着安排的嘿嘿,爱你们萌
 
 
第2章 这就是我哥的快乐吗
  秦准虽然是个准高三生,但是由于他有个有钱的爹,秦光耀早早就替他花钱打点好了学校,所以他对于学业方面一直不太上心。
  这天晚上蒋浩思组了局照例叫上了秦准,秦准自然没话说,翘了晚自习就去凑了局。
  蒋浩思是秦准的发小,一向玩得很开,两人性格又投得来,说得难听一点就是酒肉朋友。
  虽说是酒肉朋友,但是秦准也只把他真的当哥们了。
  秦准从小不愁吃穿,家里人给的钱又多,身边来来去去的人很多,他知道哪些是真心哪些是假意,只是他从不戳穿,彼此给彼此挂起个遮羞布罢了。
  他和蒋浩思大抵是同病相怜,所以关系自然是铁了些。
  蒋浩思这次组的局和以往不同,他没像往常一样叫上那些胸大翘屁股的女网红,反而带了不少年轻的帅哥。
  秦准从小在这酒肉池子里泡着,怎么会不懂这些,只是他没想到蒋浩思也会好这一口。
  蒋浩思淡淡地笑了笑:“今天哥们想带你换个口味。”
  秦准没有反对,任凭身边那个白白净净看起来像是个大学生的男生靠着他。
  男孩的睫毛很长,酒吧里的彩灯打在他的脸上,投下暗暗的阴影。
  这个男孩,应该是我哥的菜。
  不知道为什么秦准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
  他想起了那天傍晚,那个空荡荡的小巷,那个匆匆跑走的看起来干净纯洁的男生。
  想起了那天他对他哥说,只要和他睡一觉,他就保守秘密。
  但是沈晰轻蔑地对他笑了笑说:“你他妈别做梦了。
  秦准侧眸饶有兴趣地看向身旁的那个男生问道:“你叫什么?”
  那男生勾着他的袖子,一脸的无害:“叫我康康就好。”
  不得不说,秦准也很少会遇到这种对胃口的清纯挂的,不由也上升了几分新鲜感。
  怪不得我哥好这口。
  秦准在心里赞扬了一下沈晰的口味,这种干净的大男孩的确看着很舒服。
  他捏了捏康康的腰,凑近了一些,还能闻见康康身上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这让他心情颇好。
  康康也是个会来事的,见秦准不住地揩油,红着脸哄道:“这里人多,我们换个地方?”
  秦准偏头看了看和小鸭子喝酒喝得上头的蒋浩思,不置可否地揽着他出了卡座。
  秦准随便开了个包间,就一把把康康推了进去。
  包间很黑,除了从门外偶尔渗进来的光线看不见别的。
  康康小心翼翼地解开秦准的纽扣,秦准却有些不耐烦,反手将他按到了墙上。
  康康的背撞到了彩灯的开关,包间内亮起了糜烂的光线。
  秦准咬了口康康的耳垂,然后暧昧地笑了笑:“你应该不是第一次了吧,我从来没有和男人干过,我应该怎么做?”
  康康有些惊讶,但还是红着脸扭捏着拉着秦准的手伸向了自己的屁股:“你进来就好了。”
  秦准顿了一下,像是没想到用这个地方一样:“进得去吗?”
  康康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一下一下舔着他的喉结:“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秦准眯着眼看着他,一手从他口袋里摸出了套套,然后扯掉了他的裤子和衣服,动作粗暴毫无章法。
  康康怕他急吼吼地不会扩张,就这么当着秦准的面跪在沙发上,手指抠挖着自己的屁眼,眼睛里带着可怜的水光。
  秦准舔了舔自己的下嘴唇,看着眼前香艳的画面,康康的呻吟一声比一声暧昧,他在一旁看着实在是忍不住了不禁攥住了康康的手腕:“光你自己一个人爽可不太地道。”
  康康的下面已经被扩张得很好了,但是当秦准进来时他还是疼得一激灵。
  这种事情一旦开了头,秦准这种老手就能自得趣味了,他揉了几把康康的屁股就开始抽插起来。
  康康的腿环住秦准的腰,嘴里发出细细碎碎的呻吟声。
  秦准似乎嫌他叫的还不够带劲,于是发狠地连根拔出又深深捅进去,连带沙发都开始嘎吱嘎吱地乱叫。
  康康顶不住这样高强度的顶弄,叫得嗓子都有些嘶哑,眼角分泌出了生理学的泪水。
  “别......太深了,我受不了了……”
  哪知这幅模样却是激发了他的兽性,秦准把康康的腿架在臂弯起,他吸吮着他小腿白皙的嫩肉,留下一个个红痕,一边快速地把鸡巴送进康康的穴内。
  不知道顶到什么地方,康康突然发出了哭腔。
  秦准眸中闪过一丝精光,开始专攻那一点。
  康康手指抠着沙发,臀部的肌肉绷得紧紧的,甬道规律地收缩着,他呻吟着几欲失声。
  说来惭愧,或许是第一次干男的,或许是男人给秦准的刺激性比女人要大,他居然就这么被康康夹射了。
  秦准虽然爽到了,但是觉得有些没面子,好在康康并不知道他内心复杂的情感变化。
  康康躺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后穴一张一合,阴茎射出了不少精液喷在小腹上,看起来淫荡而又养眼。
  康康半天才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来,他缓缓爬到秦准的腿上,用嘴把秦准的阴茎清理了一遍这才穿上衣服。
  秦准斜䁾着眼睛看康康穿衣服,像是突然明白了他哥的快乐。
  “沈晰这个死正经倒是会玩。”良久他眯上了眼睛在心里想道。
 
 
第3章 我哥闻起来香香的
  自从秦准和那个叫康康的小鸭子搞过一次后,秦准就尝到了和男人搞的趣味。
  怪不得我哥喜欢男的,秦准眯着眼想。
  秦准躺在床上,眼前又晃过那天康康那白皙的大腿和窄窄细细的腰。
  康康太瘦了,不够带劲。要说身材好,我哥那样的才算是一绝。
  沈晰宽肩窄腰是标准的倒三角身材,因为勤于健身的缘故肌肉紧实而富有弹性,之前秦准去游泳的时候还赞叹过他哥那标准的巧克力腹肌和结实的胸肌。
  可偏偏这人却长了一幅禁欲的模样。
  沈晰总是彬彬有礼,疏离而有礼貌,薄薄的嘴唇总是紧抿着,就连看人的眼神都是淡淡的。
  可以远观而不可亵玩。
  秦准越想越馋。
  秦准本就是个离经叛道的人,越是约束他就越是要越界。
  他明明知道沈晰清冷高傲,可就越想看到沈晰被压在身下,想他那清明的眸子染上情欲,浑身泛着高潮的红晕小声用着哭腔求饶。
  高岭之花落入尘间,予之欲海。
  这种事情光是想想就让人血脉喷张。
  秦准的眼神暗了暗,若是有生之年能上了沈晰那倒是真的值了。
  可他到底还是对沈晰怀着一丝畏惧,因为沈晰从来都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看,所以这些事情也都是在心里想想过过瘾。
  直到一次周末,秦准喝醉了酒被蒋浩思送回家。
  家里只有沈晰在,蒋浩思只好把人扔给了沈晰,见了沈晰把秦准揽着回家才走。
  秦准很瘦,沈晰能清晰地感觉到秦准的肩胛骨硌着他。沈晰叹了叹气,手臂微微收了收,想把他搂得紧一些防止他摔着。
  沈晰闻见他身上那浓浓的酒味,还有那似有似无的女士香水味,不禁皱了皱眉毛。
  对于秦准平日的作风,沈晰自是清楚的,像他们这些富二代圈子里的,秦准虽然年纪小但玩得花,这个名声那可是人人皆知。就算平日里沈晰出去应酬,那些生意人酒后都会拿秦准在他面前打趣一番。
  “沈老板,你家弟弟真是贪玩得很,经常在酒吧碰见他搂着不同的美女和蒋家的小儿子喝酒,小小年纪倒是会享受。”
  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些人的打趣声。
  今天是又和哪个网红明星去喝酒去了吧,沈晰嘲讽般笑了笑,步子都迈得大了些。
  秦准晕晕乎乎的,只觉得有人搂着他,身上还有着干净的香味,不由直接伸手搂住那人,环着他那结实的腰部。
  沈晰被环腰抱住也是一愣,一下子停住了脚步,身子也僵了僵。
  抛除对于他混乱的私生活的偏见,平心而论沈晰不得不承认他这个弟弟是好看的。
  若要是认真探讨起来,秦准是那种勾人的好看,通俗来说就是长得很欲。
  秦准长着一双桃花眼,眼角还有个小痣,看人的时候眼睛像是带了钩子,光明正大地勾摄取别人的魂魄。也难怪有这么多男男女女明知他的秉性还瞎了眼一般往他身上扑,秦准的长相和身材不管放在哪里都是顶级的。
  秦准毛茸茸的脑袋在沈晰的肩头拱了拱,声音居然能听出乖巧的意思来:“我好晕喔。”
  沈晰没好气地回答:“喝了这么多酒,不晕就怪了。”
  秦准抬起了脑袋,眯着眼看清了眼前的人,又呆呆笑了笑:“原来是哥哥啊,哥哥好香啊。”
  说着又拱了拱。
  沈晰看着他那红扑扑的脸蛋,破天荒觉得他居然还有点可爱,
  秦准的两声哥哥叫得软软糯糯,别说沈晰不直了,就算是直男也得心里泛起点涟漪。
  沈晰顿了几秒钟,把他拉开然后提进了屋里。
  喝醉了的秦准像是个树袋熊,抱着沈晰就不肯撒手,磨得沈晰一点办法都没有。
  “到你房间了,赶快睡觉去。”
  “不,我要和哥哥一起睡。”
  沈晰本来都把他扔到房间里去了,秦准硬是把他拉住了,死活不肯让他走。
  秦准像是感觉到了他要走的意图,一使劲把沈晰扑倒在床,然后翻身压住他:“家里好空,哥哥能不能陪着我。”
  沈晰心尖一酸,连准备推开他的手都缩了回来。
  秦准害怕孤独。
  秦准小的时候母亲早早就过世了,父亲又一直忙生意,总是一个人在家。
  两层的小别墅除了到了饭点来做饭的阿姨,白天就只有小小的秦准一个人,这样的日子一直到了秦准八岁。
  八岁那年,沈晰来到了这个家。
  秦准很欢迎这位大哥哥和自己作伴,但是不想这个大哥哥并不喜欢自己,碰了几次冷钉子后他也就懂事得不再烦他了。再后来沈晰住校,秦准又回到了一个人在家里的状态。
  有的时候沈晰都觉得,自己当年是真的有些不近人情。
  “好。”沈晰半晌说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