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不坠青云【因缘邂逅】──乌龙梅芝芝

时间:2021-07-13 01:51:21  作者:乌龙梅芝芝
 
  外热内冷绿茶A x 外冷内软美人O
  陆霜明x赵鹤鸣
  赵鹤鸣是摘不到的高岭花,陆霜明是拜路尘的哈巴狗。联盟贵胄和阶下囚之子本不该有任何交集。
  但此刻,那只高傲的白鹤在他面前低下头,说自己已经觊觎他很久了……
  狗男男表面作对、背地苟且,顺道算计富豪、手刃仇敌的非常规甜饼
  架空近未来,背景是大学校园+架空职场,涉及架空军政 强强he
 
 
第1章 高岭之花
  攻不是真舔狗
  星盟的雨季在春天,陆霜明开窗伸手试了试雨的大小,把桌上半死不活的多肉抱到了外面。
  桌上的手机又响了,他一手接电话一手系领带:“赵主席,我马上就到,五分钟。”
  学生会发的灰格领带中规中矩,还有些老土,此刻歪歪斜斜挂在他脖子上,显得格外滑稽。
  路过的学弟笑着向陆霜明打招呼:“陆学长好!学生会有活动啊?”
  陆霜明在走出宿舍楼的最后一秒终于把领带拽正,调度出一个热情的笑容:“你好!今天教育司长来学校讲话,我去帮帮忙。”
  他其实根本不记得这人叫什么,随便应付了一句,看了眼手机径直往礼堂赶。
  那些刚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孩子总是爱问,大学做什么才有意义?他只想提醒小朋友们,别加入什么劳什子学生会,有那闲功夫干什么不行。
  除非你能考上A大和Q大。
  联盟这些年越来越重视顶尖人才的大学教育,把大部分科研经费倾斜给了这两所学校。如果能在这他们的学生会里混出点名头,那就搭上了通往上流社会的班车。
  陆霜明今年大二,在A大读软件工程,好好的科研大道不走,偏偏要围着学生会里少爷们溜须拍马,导师提着他的耳朵都骂累了,但陆霜明死不悔改。
  就算在联盟议会大厅的地上跪着笑,他也一定是笑得最真诚的那个。
  他赶到礼堂的时候,讲话已经开始了,学生会主席正在引导司长上台。
  在电话里把他催得团团转的人叫赵鹤鸣,是这群二代里唯一一个平民,爸妈都是中学老师,连中产都够不上,却匪夷所思地当上了主席。
  赵鹤鸣穿着学生会统一的白衬衫黑西裤,窄腰下的长腿细且直,在聚光灯下像一只矜贵的瓷鹤。
  他垂着头把麦克风调试到合适的高度,微卷的碎发垂在额前,抬眸时一双琥珀色的眼睛亮得惊人。
  陆霜明迎着他的目光笑了一下,举起手机大大方方地按下拍摄键,将照片保存到了一个名为“吃掉小正经”的相册里。
  他隔着屏幕,摸了摸赵鹤鸣颊边的小痣,浓颜的人不笑时显得格外锋利,像斩开浓雾的光。
  赵鹤鸣向身后的卫司长点了点头,微微躬身做了个“请”的姿势。卫司长对台下“自信”一笑,清了清嗓子开始他的讲话。
  卫司长其貌不扬但气势很足,两撇小胡子随着昂扬的声调上下翻飞:“提起精英教育,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排斥。”
  陆霜明靠着墙听得昏昏欲睡,索性绕去后台等赵鹤鸣安排。赵鹤鸣正和卫司长的随身秘书商量事,见陆霜明来了抬手示意他稍等。
  随着卫司长观点的铺开,台下开始躁动起来,“很多人读完大学后依旧只能去从事那些机械重复的体力劳动,大部分Omega要回归家庭……”
  一个alpha忍不住举起手:“冒昧打扰,但我认为司长的言论有失偏颇。”赵鹤鸣刚从秘书那里脱身,闻声快步赶到台下:“感谢这位同学,但我希望大家不要打断司长,有什么问题可以最后集中提问。”
  那位alpha开口欲言却被赵鹤鸣一个眼神制止,只好悻悻地坐下。陆霜明忍不住和赵鹤鸣耳语:“学生的情绪真的不需要安抚吗?他再说下去我怕有人直接站起来骂他……”
  赵鹤鸣轻轻扶了一下眼镜:“当然需要,我心里有数。麻烦你现在去请思务处的人,让他们一会送司长回去。”
  A大思务处不想拂这位司长的面子,又懒得张罗安排,就让学生会帮忙办了这场讲座,计入大一新生的德育课考核。
  陆霜明有些惊讶:“出什么事了,为什么突然换他们接待?”
  赵鹤鸣微微抿起唇,露出一个专业假笑:“没什么,只是我不想伺候了。”
  十五分钟后,卫司长的发言终于结束,赵鹤鸣上台带头鼓掌,台下的同学兴味索然地拍了拍手。
  他拿过话筒说道:“感谢卫司长为我们带来这样精彩的发言,接下来的问答时间因为司长行程紧张无奈取消了,让我们掌声欢送卫司长!”
  卫司长笑眯眯地走下台,和匆忙赶到的思务处老师得意地握手,笑容还没落就听见台上的赵鹤鸣说:“我知道很多同学有不同的看法,A大一直倡导求同存异……”
  赵鹤鸣还是那副冷淡又疏离的表情,语气也没什么起伏:“但我认为,A大的学生从来都不以高高在上的精英自居,我们只做联盟坚实的地基和关隘。今天的活动到此结束,请大家有序离场。”
  走到门口的卫司长脸瞬间冷了下来,对着思务处的老师横眉立目:“你们什么意思?现在的学生都这么狂妄了!”
  思务处的老师一个劲赔笑脸:“司长,这孩子一直都有点轴,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他生怕卫司长怪罪到自己头上,看见在旁边闲站着的陆霜明气不打一处来:“还不快把赵鹤鸣那小子叫来,好的不学就学没脑子的愤青,什么都要反对一下才显得他有个性?”
  陆霜明跑到两人跟前,慌张地鞠躬道歉,微微下垂的眼睛像鹿一样无辜:“真是太抱歉了司长,刚刚赵主席被校长助理一个电话叫过去写检讨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他话一说出口就意识到不对了。”
  卫司长低头看了眼表,剜了眼陆霜明和老师,小胡子上还沾几滴喷出来的口水:“你们A大这几年很可以,别忘了联盟最好的高校不只A大一所,我看你们是嫌扶助政策太好了。”
  卫司长走后,陆霜明脸上紧张又谄媚的笑容倏地消失了。他意兴阑珊地在礼堂转了转,晃晃悠悠走上舞台,拉开幕布探进头:“你原来在这躲着啊主席。”
  赵鹤鸣正坐在废弃的大鼓上,仰着脖子喝水,闻声转了转眼珠看向他。那双眼睛在丹凤和杏眼之间,既含威又露情,乍一看却只有冷淡。
  陆霜明熟练地卖惨:“学长真不厚道,自己在这儿休息,推我和小胡子虚与委蛇。”
  赵鹤鸣拿出手帕擦了擦唇边的水渍:“学弟八面玲珑,这都是小场面,校长助理你都敢往外搬,胆子比我大多了。”
  陆霜明从兜里掏出两块糖,笑眯眯地看着赵鹤鸣:“鹤鸣学长吃糖吗?”赵鹤鸣在大黄兔奶糖上流连了片刻,礼貌地拒绝了。
  陆霜明也不尴尬,剥了糖纸把奶糖扔进嘴里:“校长当着他的面都皱眉,说话跟挤牙膏似的,明显讨厌他很久了。张校助和我关系挺好的,他说卫擎就是个典型的色厉内荏纸老虎,没事。”
  赵鹤鸣的嘴唇泛着湿漉漉的水光,喉结上的水渍像一条亮线,看起来有一种别样的性感:“有和你关系不好的人吗?”
  陆霜明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甜淡的奶味,眨着一双无辜的狗狗眼:“怎么没有,主席你就总对我爱搭不理,害我总以为工作没做好。”
  “怎么会,你想多了,我很欣赏你。”
  他从大鼓上跳下来,背起包冲陆霜明笑了笑:“我要去思务处写检查了,先走一步,叫你过来是想让你帮忙收收尾,这些器材还有垃圾都辛苦你了。”
  ……真是彻头彻尾的工具人。
  赵鹤鸣走后,陆霜明带着和几个小干事把会场收拾干净,刚歇下来就收到了Q大学生会主席的消息。A大和Q大一直不太对付,平时都觉得对方是垃圾,但对外合作的时候又只信任对方。
  这次贺崇峰罕见地没有讽刺他们,大大咧咧地在电话对面憨笑:“岭花儿这次也太猛了吧,快卸任了也不能这么怼人啊,他脑袋被驴踢了吧哈哈哈,有事说一声,我们也联系人看能不能帮忙调解。”
  陆霜明赶紧答道:“应该没什么事,谢了兄弟,我们劝劝他。今天你们那个校园流浪猫信息库上热搜了,恭喜啊!不过我发现你们那个云撸猫的小程序有个bug得改一下哦~”
  对方回了他三个[微笑],陆霜明笑得更欢了:“崇峰哥,你怎么还差别对待呀,聊我们赵主席就这么热情,我提个建议就冷冰冰,难道是我不够可爱嘛~”对方彻底不理他了。
  陆霜明最爱欺负老实人,正神清气爽地打着字,通知栏突然滑进了一条消息:“霜明,今天事多忘了祝贺你,恭喜你拿到了联盟军事科学基金的项目,我们都为你开心。”
  赵鹤鸣从礼堂出来,径直坐上了门口的老旧桑托纳:“辛苦了吴伯,今天回哪里?”吴伯脸上的皱纹挤在一起,笑得像一张干瘪的豆皮:“还是回北山园,老爷等您很久了。”
  赵鹤鸣皱着眉轻轻扯了扯领带,不知是车里太闷还是天气太热,他有点喘不上气来。座位上好像有什么硬物,硌得他更难受了。
  他微微挪了一下位置,那硬块依旧没有消失,只好抬起身摸了摸自己的裤子,在后兜里摸出了一块大黄兔奶糖。
  “小鹤今天看起来很开心啊,遇上什么好事了吗?”赵鹤鸣舔了舔那块糖,鲜红的舌尖像带着露水的花蕾。
  他冲吴伯露出了一个孩子气的笑,整张脸顿时艳丽生动了起来:“没什么,在学校遇见一只发情的小狗。”
  1作者不懂权谋,剧情肯定有bug,都是为了感情服务,小可爱别较真哦~
  2不爱的爱情,永远不会变坏——张爱玲
  3求评论求收藏嗷嗷
 
 
第2章 唇印
  赵鹤鸣和他并不在一个学院,但竟然是第一个祝贺他的人。
  陆霜明回复了谢谢,问他有没有被思务处为难,但等到晚上才收到赵鹤鸣的回复:“实在抱歉,下午没能看手机。”还是那么客气……
  “没事,写检讨而已。早点休息,明晚的迎新舞会还要辛苦你。”
  公事以外的多一句也不聊,上午收到那句恭喜简直像做梦一样。
  陆霜明从宿舍床上一下子坐起来,他偏不要这样正正经经地结束。
  他盘着腿发了个语音,语气欢快:“主席明天过来别忘了变装啊,我们都很期待的!”这次赵鹤鸣回得倒是快:“你们玩吧,我就是去和你们谈谈换届的事。”
  陆霜明不依不饶:“咱们这次本来就是化装舞会呀,你可是咱们学生会的招新广告,可别再穿制服了,求求帅哥了。”
  “谬赞了,但我没有奇装异服可换。”
  “我有啊!主席明天来我宿舍换吧,我们一起过去。”
  赵鹤鸣不为所动:“谢谢,不用了。”
  这人可真是软硬不吃,一块铁板。
  谁说绿茶聊天大法能软化高岭之花的,陆霜明面无表情地把手机扔到一边,都是扯淡。
  第二天陆霜明早早就到会场布置,他对这种活动兴致寥寥,但大一大二的小朋友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会场里弥漫着各类抑制剂的味道。
  迎新会已经开始了,这种活动一般都是副会长钟凌主持。他是主席团唯一一个Omega,今天搞了身全套的昆曲行头,看扮相好像是杜丽娘,袅袅娜娜地站在那,说不出的妩媚。但看那一直画到耳根的红嘴唇,估计平行世界里的柳梦梅是个渣男。
  陆霜明走到台下和主席团的四个学长姐打过招呼以后,悄悄问下台喝水的钟凌:“主席呢,怎么还没来?”
  钟凌指尖夹着根细长的电子烟,浓墨重彩的眼睛顾盼生姿:“在大一小孩的迷魂阵里,等着你去救他呢。”
  陆霜明觉得这话听着有点酸:“怎么了哥?哪个小孩和主席大胆示爱了?跟我有啥关系啊。”
  钟凌给了他一个白眼:“他要和你说换届的事,让我看见你了知会一声。”
  陆霜明欣然前往,穿过熙熙攘攘的宴会厅,一眼就看见了人堆里的赵鹤鸣。
  赵鹤鸣穿了件深蓝色的刺绣外套,搭配洛可可风的背心马裤,艳丽却不浮夸。虽然衣服都有些旧了,但剪裁版型都非常出色,愈发显得他贵气逼人。
  一个大一的Omega正仰着头问赵鹤鸣:“主席,我挺怕学生会只关注alpha的能力, Omega会一定程度上被忽视。但看见主席您是beta,钟学长是omega,就觉得咱们学校的氛围真难得。”
  赵鹤鸣低着头认真听她说,时不时轻轻点一下头,金丝眼镜的细链晃一下,陆霜明心就颤一下。
  赵鹤鸣今天化了很白的底妆,唇色也比平时淡上几分,整张脸的艳色只有右眼下面那行血泪,的确像躲在古堡里不见光的吸血鬼。
  “A大学生干部的评选一向只看实绩不看性别,大家既然考上了A大,起跑线就是一样的。不用担心,大胆做事就好了。”一张嘴还能看到两颗小獠牙,也不知道是谁帮他粘上的,锋利又可爱。
  “Ladies and gents, welcome to Caribbean!” 陆霜明今天模仿的是一部老冒险片里的海盗船长,红头巾小脏辫烟熏妆,总是晃晃悠悠没个正型。他摇摇摆摆地混入人群,一边整理头上的三角帽一边向刚才提问的姑娘眨了一下眼睛,吓得她后退了一步小声道:“陆……陆学长?”
  陆霜明微微前倾:“No no no,it’s Captain Jack Sparrow. ’”他转过身歪着头打量了一下赵鹤鸣,随即弯下腰牵起他的手:“You really look elegant today,your grace.”
  他作势要吻赵鹤鸣的手背,一边低头一边偷偷抬眼瞄他,赵鹤鸣的表情变化不大,只是几不可见地挑了下眉。
  陆霜明笑着吻在了自己牵着他的大拇指上,赵鹤鸣冷泉般的声音从上面传来:“玩够了吗霜明?好好说中文。”
  “你还是这么不解风情啊主席,总拆我的台,” 陆霜明松开他的手爽朗地笑了,和害羞又好奇的小朋友们打了圈招呼,“我找主席有点事商量,先把他拐走了。那边有游戏区,快去玩啊,别在这傻站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