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温柔囚笼【人鱼】──小箐岚

时间:2021-07-13 01:49:14  作者:小箐岚
 
  表面斯文温和内心冷漠金主攻×不谙世事单纯乖巧人鱼受
  年上AO恋
  第一次写bdsm题材就当练笔请勿较真
  依然是先做后爱酸酸甜甜的故事。
 
 
第1章 买鱼。
  荣城滨江边有条酒吧街,每晚十点开始营业,长夜不眠的霓虹灯沿江点了一路,唯独照不亮尽头那家名叫Twilight的酒吧。
  酒吧门口立着两个穿制服的保安,里头除了酒保和服务生没几个客人,看起来很冷清,似乎生意不太好的样子。
  临近凌晨一辆黑色宾利驶入街道,缓缓停在这家酒吧的门口,很快有人从车上下来,走到另一边拉开车门,毕恭毕敬地弯腰做了个请的姿势。
  “这就是王总说的好地方?”
  alpha跨下车,英俊冷漠的脸挂着淡淡笑意,剪裁合身的西装衬得他肩宽腿长,比例极佳,站在挺着啤酒肚的beta旁边更显高大逼人。
  “哎呀,先进去,进去再说嘛。”王总推着讨好的笑,“徐总别看这酒吧小,真正精彩的还在下头呢。”
  徐暮庭不置可否地回了句是么,眼底倒显露出几分兴味,随王总一同进了酒吧。
  门口那两个保安形同摆设,真正需要验明身份的地方在酒吧二楼入口,王总是熟客,显然已经提前跟酒吧老板打过招呼,只查了一下徐暮庭的身份证就放行了。
  上楼后还要乘电梯才能到地下一层,王总殷勤赔笑的声音让徐暮庭有点烦,不耐地松了松领带,打算一会儿到地方如果没什么意思就直接走人。
  “到了到了。”
  王总点头哈腰地陪着徐暮庭出电梯,比酒吧明亮许多的光线让徐暮庭眯了眯眼,但不妨碍他看清楚这个如同宴会厅一样的地方。
  台上正在进行拍卖。
  卖的不是名画古董,也不是珠宝首饰,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徐总,徐总。”王总给徐暮庭递了个只遮半脸的面具,自己也戴上一个,然后带徐暮庭穿过人群走到最中间的桌子坐下,“这儿离台上近,看得清楚。徐总随便挑,有合心意的可以买个回家玩,当消遣呗。”
  徐暮庭微微皱眉,面具下的嘴角依旧勾着笑:“王总经常来?”
  “也不太经常,我家里那位管得严啊,没法买,都是带人来看的。”王总压低声音,“不过听他们买回去的都说好使,而且这些全是黑户,真把人弄没了处理干净就行,根本不会被查,方便得很。”
  徐暮庭看着台上被关在精致铁笼里的布偶猫女孩,周围举牌喊价的声音此起彼伏,最终以二十万的价格卖给了一位戴着蝴蝶面具的中年男人。
  “都是omega?”徐暮庭问。
  “也有alpha,但一般会分开拍卖,今天这是omega的专场。”王总迟疑地看了看桌对面的徐暮庭,“徐总是……额,有需要吗?”
  他只听说徐总有特殊爱好,没听说是搞同性恋啊?!
  “没,好奇而已。”徐暮庭继续望着台上被推到中间的垂耳兔男孩,“这么多改造人。”
  “是啊,喜欢的人多嘛,拍出来价格也高。”王总嘿嘿一笑,“而且这些改造过的omega体质比普通omega要好,耐操,还特会伺候人。”
  徐暮庭对王总粗俗的用词略感嫌恶,扫了对方一眼,修长的指尖抵着高脚杯轻轻摩挲:“王总真没玩过?”
  “没呢没呢,都是听别人……”王总话没说完手机就响了,一看屏幕上“母老虎”三个字就太阳穴直跳,跟徐暮庭打了个抱歉的手势,猫着腰躲到不远处的卫生间里接电话。
  拍卖会仍在继续。
  精致可爱的omega们被逐一卖掉,主持人激扬欢快的声音和底下阵阵起哄闹得徐暮庭有些头疼——他对这种有钱人之间相互攀比的欲望游戏不感兴趣,也看不上被困在牢笼里早已失去双眼亮泽像提线木偶一样的omega,想着等王总回来说两句就走。
  不料王总根本没回来,只给他发了条消息说家里那位催得凶,再不走恐怕没门进了,希望下次再请他吃饭赔罪。
  徐暮庭气笑了,收起手机离席欲走。
  岂料宴会厅的灯光骤然熄灭,仅余下一道强光打在舞台中央,徐暮庭抬头望去,目光落在主持人身边那个足有两米高的玻璃水箱上,又停住了脚步。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今晚最后的展品就是这位人鱼omega!”
  主持人对台下惊诧的反应十分满意,边念台本边敲了敲玻璃水箱,企图让那条蜷在角落打瞌睡的笨鱼赶紧起来游两圈。
  “纯人工培育的omega,年龄十八,生育功能完好,自愈能力强,性格温顺乖巧易亲近,疼痛和窒息会引起假性发情……啊哈,看来是面向SM爱好者的改造人呢,起拍价十万,有意向者可以开始加价啦。”
  水箱里的人鱼omega在强光照射和主持人喋喋不休的骚扰下,终于睁开双眼,带着几分刚睡醒的茫然看向台下这群戴着面具的奇怪的人。
  好蠢。
  omega眨着眼睛想,抬手按在玻璃上推了推,发现水箱很结实便放弃了,维持侧身坐的别扭姿势直起腰,努力摆动鱼尾想活动一下蜷曲太久的下半身。
  这里空间太小了。
  好难受。
  omega皱着眉在及腰的水里扑腾片刻,最后用手指扣住水箱顶部的透气孔把自己半提起来,才勉强让下身得以伸展,有一下没一下地晃动鱼尾搅出几朵散开的水花。
  他上身赤裸,肤色是透着肉欲的粉白,两只乳尖上的金色细环被一根细链相连,随他的动作不时轻晃。下身鱼尾是淡淡的浅金色,比常人交叠的双腿更细些,但不显骨感,看起来柔软好抱,大概还很会缠人。
  过肩的头发和鱼尾同一色系,不过是更深的米金色,此刻被水打湿了粘在那张白皙漂亮的脸蛋上,一双湿漉漉的大眼也冲台下眨巴眨巴的,如同初次流落人间不谙世事的小王子,狼狈又可怜。
  “三十五万!”
  “四十……四十三万!”
  “我出五十万!”
  叫价早已超过今晚出现的最高价,但还有不少人在坚持举牌加价,加价幅度从十万渐渐缩减至三万,直到有位老板一举加到了一百万,其他人才终于偃旗息鼓。
  “一百二十万。”徐暮庭举牌。
  全场目光顿时从四面八方投来,艳羡的嫉妒的探究的好奇的,徐暮庭却毫不在意,只眯眼盯着台上那个水箱里的人鱼看。
  omega似有所感,转头朝他的方向看过来,对上视线的瞬间忽然松手摔回水里,满脸急切地扑到水箱前不停拍打玻璃。主持人以为他想逃跑,立刻按下水箱后方的按钮,很快omega就猛一抽搐,软绵绵地倒在了接通低压电的水流里失去意识。
  “一百二十万一次,一百二十万两次,一百二十万三次——成交!恭喜这位先生!”
  来啦!更新频率大概是更三休一,希望评论摩多摩多!(举手比个心
 
 
第2章 养鱼。
  再醒来时感觉身体微微发麻,是被电击过后遗留的症状。
  omega挣扎着坐起来,发现自己已经从水箱里出来了,被安置在干燥柔软的大床上,没有想象中的冰冷锁链和镣铐,反而妥帖地盖着一层被子。身上也不再是光溜溜的,套了件宽大的旧T恤,埋头吸一下鼻子就能闻见意料之中的味道。
  其实很淡,还掺杂了其他人的信息素和化学香精,要仔细闻才能勉强分辨出他所熟悉的那点气息。
  omega扯着衣领呆呆地闻了会儿,放下后抹了抹眼睛,扭着鱼尾从被子里窸窸窣窣地钻出来,又停在了床边。
  想上厕所。
  可是水箱不见了,他的尾巴没办法走路,怎么去呀。
  正苦恼间,房门“啪嗒”一声开了,进来一个五十岁上下女佣打扮的人,推着轮椅走到床边,关切地问他是不是要下来。
  omega点点头,被女佣扶到轮椅时顺势闻了一下对方身上的味道——是个没有信息素的beta,不过沾着点他认识的气味,应该是被那个买下自己的人派来的,就问她先生在哪儿。
  博士教过他,对陌生男性要称呼先生,这是礼貌。
  女佣的称呼比他多了个姓氏,说徐先生去公司上班了,晚点回来,让他先在家好好休息。
  omega嗯了一声,说谢谢女士。
  这也是博士教的,称呼女性用小姐或者女士,比较年轻的用小姐,年纪大点的用女士。
  女佣却笑起来,摸着他的脑袋说傻孩子,什么女士,叫我刘阿姨就可以啦。
  omega眨眨眼,心想这个女佣可能是想跟他拉近关系,就乖乖叫了声刘阿姨。
  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多个关系近的人也方便些。
  房间里自带独立卫浴,设施简单,只有洗手台、马桶和淋浴间。omega失望地扁了扁嘴,问刘阿姨哪里有浴缸或者水盆,他想泡澡。
  “一楼浴室和主卧里有。”刘阿姨把omega推到马桶边,扶着他从轮椅上慢慢起来,“自己能站住吗?”
  omega说能的,跟刘阿姨道了谢,请她到外面等。
  他的鱼尾看似柔软光滑,实则如人腿一般拥有完整的股骨和肌肉,与脊柱相连,虽然无法行走,但能在水下灵活游动,平常也可以独自维持直立或跪坐的姿势。
  刘阿姨把轮椅靠墙摆好,转身退出去,并体贴地关上了门。
  omega扭头盯了会儿,确定这门从外面看不进来才慢吞吞撩起T恤下摆叼在嘴里,搓了搓平坦的小腹酝酿尿意,然后往下摸到那块明显比旁边要厚实一些的鳞片,小心揭开,让藏在里头的阴茎伸出来,对着马桶开始尿。
  淅淅沥沥的水声持续了十几秒,尿完omega还挺爱干净,抽了张纸巾擦掉挂在前端的液滴才把东西收回鱼尾里,放下鳞片盖住,冲完马桶又自个儿扶着洗手台挪过去,把手也洗干净,敲敲门叫刘阿姨进来。
  刘阿姨推着omega回到床边,教会他怎么用电动轮椅,不过没答应omega想泡澡的请求,原因是上下楼不方便,主卧未经徐先生的允许不得进入。
  omega垂着脑袋,闷闷地说好吧。
  “先生什么时候回来?”他把对方划分在不熟那一类,矜持地没有添上姓氏,只叫先生。
  刘阿姨说晚饭的时候会回来,问omega有没有爱吃的菜。
  omega想了很久,摇摇头说没有。
  刘阿姨只当这小孩是不好意思说,心生怜爱,过一会儿端了杯果汁和几袋小饼干上来,水壶也放一旁了,让他有事随时喊她,就下楼准备晚饭去了。
  晚上七点多徐暮庭回来,把刘阿姨端到手边的汤喝了,问人在哪儿。
  刘阿姨指了指楼上,又说小孩儿挺乖的,来到陌生的地方也不哭不闹,一直安静地待在房间里自己玩。
  徐暮庭示意知道了,脱掉西服外套搭在臂弯上,让刘阿姨布菜,转身缓步上了楼。
  客房门没关,徐暮庭象征性敲了两下就进去了,也没看见人,循着水声找到关着门的卫浴——还锁上了,小家伙挺嚣张,徐暮庭心里好笑,倒没硬闯,出去叫刘阿姨拿了钥匙上来,等人走了才开锁进去。
  浴室里一片水雾氤氲,镜子也模糊得看不清人影,显然已经洗了很长时间。
  徐暮庭皱眉,把室内抽风系统的强度调高一档才走过去,拉开淋浴间的玻璃门,跟里面坐在地上勾着鱼尾拍水玩的omega四目相对,并被对方溅起的水花打湿了半截西装裤腿。
  徐暮庭:“……”
  omega隔着乱七八糟的湿发抬头看他,大概意识到自己做了不礼貌的事,转身把头顶的花洒关了,抱着鱼尾缩在墙边怯怯地道歉,说先生对不起,我身上太干了,有点难受,就自己进来洗一下。
  “嗯。”徐暮庭只是头疼,没有责怪他的意思,“洗够了吗?”
  “够、够了。”omega胡乱拨开头发,露出被热水蒸得微红的湿漉漉的小脸,漂亮又勾人,“我本来想泡的,但是没有水盆,楼下又下不去……”
  徐暮庭说没事,脸上淡淡的看不出表情,横竖裤子都湿了,索性直接把omega抱出来放回床上,丢了条浴巾让他自己擦干身子。
  omega洗澡前就把T恤脱了,擦得急总是蹭到胸前两只乳环,人也娇气,自以为小声地哼哼唧唧,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做什么。
  徐暮庭懒得搭理,先回自己房间把湿衣服换了,重新拿了件干净T恤过来给omega套上,然后抱着人一起下楼。
  刘阿姨厨艺很好,想着这是小孩来家里的头一顿饭,做了不少菜,一半是徐暮庭爱吃的,一半是她猜小孩会喜欢的,大大小小的盘子占了半张六人桌。
  吃饭的时候徐暮庭习惯不说话,omega跟他不熟也没话可说,就闷头默默夹菜默默地吃。
  他不太会用筷子,夹的菜老掉桌上,吃得也慢,看徐暮庭吃完就不好意思再继续了,摸摸自己才半饱还有点瘪的肚子,也跟着放下碗筷,违心地说吃饱了。
  徐暮庭扫了眼那剩下半碗的饭,让刘阿姨给他拿了个勺子,说不要浪费粮食。
  omega哦了一声,哼哧哼哧又偷偷吃了好些菜,把饭都扒干净了,抱着撑圆的小肚子坐在轮椅上满客厅晃悠。
  他其实想找徐先生来着,刚才光顾着吃没看徐先生去了哪里,这屋好几间房都关着门,也不能逐个去敲,怕打扰人,只能自己在外边瞎转等着。
  等到九点刘阿姨也要走了,omega挥挥手跟她说再见,又问她明天还会不会来。
  “会呀,明天一早就来。”刘阿姨笑着说,“给你和徐先生做早餐。”
  晚上九点走,第二天早饭前就得来……那怎么不在这里住下呢?跑来跑去多麻烦呀。
  omega疑惑地想。
  是因为徐先生晚上有什么事不方便让刘阿姨知道吗?
  想到这,omega有些紧张地抓了抓轮椅扶手,正好一楼最靠里的房门也开了,徐先生低沉温润的声音从里头传来,叫他过去。
  别多想,不是替身文学,作者太菜了,写不出那么狗血的剧情(呜呜
 
 
第3章 钓鱼。
  房间很大,除房门外三面墙都摆满了书,中央横着一张办公桌,上面有电脑和几份堆叠的文件,西装革履的alpha双手虚握靠在办公椅里闭目养神,看样子是刚处理完工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