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娇娇宝贝【小甜饼】──麦啊麦啊

时间:2021-07-13 01:39:57  作者:麦啊麦啊
  做我的娇娇宝贝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被暗恋对象“强迫”了怎么办?就势躺倒啊。
  双向暗恋,为什么都睡了还能双向暗恋?因为一个假装“我只是馋你的身子”,一个假装“我是被逼的”。
  伪强制爱,没有客观性强制行为,主观的不算。
  双性,不生子,不产乳,1v1,HE,不坑。
 
 
第一章 
  陆瓷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做这样的梦,梦里顾眠大力揉捏着他的胸部,带着薄茧的指腹不时摩擦过他的乳尖,下身的性器粗暴地在他身体里抽插,给他同时带来似乎已经难以忍受的疼痛和快感,陆瓷出了一身薄汗,然后在身体的轻微痉挛里醒来,想要翻身但是后背抵上一个坚硬而柔软的物体,动不了了。
  宿舍的床太窄,有时随便翻个身都能碰到墙壁或栏杆,一般翻不动身陆瓷就会稍微调整一下姿势继续睡,但是今天他已经醒了,所以在迷蒙中先睁开了眼睛。
  然后对上另一双黑沉沉的眼睛。
  陆瓷一下子就清醒了。
  外面天应该已经亮了,所以即便隔着厚厚的床帘床上也没有那么暗,能模糊地看清一些东西。
  陆瓷看到了那双黑沉沉的眼睛属于的轮廓利落的脸。
  是顾眠。
  陆瓷的脑子又迷糊了,他觉得自己还在做梦,意识又开始模糊,打算再次沉沉睡去。
  但是“顾眠”开口了:“醒了?”
  声音就贴在耳边,无比清晰和真实,陆瓷不得不重新睁开眼确认这是第几重梦境。
  顾眠伸手捏了下他的鼻尖,触感再真实不过,陆瓷倏尔清醒,下意识睁大了眼睛看着顾眠。
  顾眠抬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其实他没想说话。
  最多叫一声顾眠的名字。
  顾眠的声音贴在他耳边,声线有点冷,语气却温柔,他抬手拨开陆瓷覆在额上的头发,露出他完整的脸,说:“你弟弟是不是把同班同学的耳朵打聋了?那同学真坏,肯定是他先欺负你弟弟……我可以让那个同学转学,也可以让你弟弟在学校再也不受欺负……好不好?”
  陆瓷被他捂着嘴没法说好不好,只能呆呆地看着他。
  顾眠好像也没有要听他说好不好的意思,他很快接着说:“但是,你要听话,好不好?”
  陆瓷其实没有太听懂顾眠在说什么,顾眠靠他太近了,他觉得自己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但他听见顾眠问了两次好不好。
  顾眠不管说什么他都会说好的,所以他下意识地点了下头,只是太紧张而导致身体有些僵硬。
  顾眠拿开盖在他唇上的手静静看了他一会儿。
  陆瓷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现在是什么状况,他一大早醒来顾眠躺在他身边,和他挤在狭窄的单人床上,光这一点就够他脑子短路了。
  陆瓷脑子里一阵乱糟糟的车轮响,然后他突然感觉到——顾眠的另一只手圈在他的腰上。
  他还在做梦吗?
  陆瓷脑子又不清醒了。
  然后顾眠动了,原本覆在他嘴上后来放下去的手开始向上移动,只是这次穿过了他的T恤下摆,贴着他的皮肤。
  陆瓷呼吸都放轻了,生怕惊扰了眼前的“顾眠”。
  顾眠的手一路向上,最后停在了他的胸口,覆盖住了他的左边乳房,顾眠握住他的乳房轻轻抓揉了一下,然后声音低低地笑了,语气有种惹人心痒的缠绵:“怎么这么软?”
  陆瓷的脸腾一下红了,顾眠说这样的话,即便在梦里他也要脸红。
  顾眠的手又贴着他的皮肤向下滑了滑,拇指指腹按住他的乳头轻轻揉了揉,带点疑惑地询问他:“好像跟别的男生不太一样?”
  陆瓷没有办法回答。
  他确实跟别的男生不太一样,不只是胸部。
  但他现在开不了口,只能愣愣地看着顾眠。
  好在顾眠也不是真的要他回答的样子,他的手又挪到了另一边,盖住了他的右边乳房,也握住抓揉了一下,这下比刚才重一点:“这边也是软的。”
  陆瓷脸红得要烧起来了。
  他没有做过这样让人害羞的梦。
  以往梦里的顾眠不会说话,也不会这样……撩拨他。
  顾眠的手继续动作起来,他开始不满足于抓揉陆瓷的整只乳房,而是捻住乳尖轻轻揉捏,然后力道足够加重——其实力道最重也没有多重,但是陆瓷已经开始像受不了那样剧烈喘息。
  顾眠看了他一眼,然后安抚性地盖住了他的整只乳房,轻柔的按了按,浅笑道:“怎么这样不禁弄?”
  “我确实跟别的男生不一样。”陆瓷突然开口,他直直看着顾眠的眼睛,声音还有些哑。
  顾眠挑了下眉:“嗯?”然后又轻轻笑了笑,“知道了,你的胸比男生软,像女生一样。”然后轻轻皱了皱眉补充道,“虽然我也没摸过女生的。但是我感觉,”顾眠又轻轻揉了下手下的绵软,“你这里软得不像话。”接着又轻轻掐了下陆瓷的乳尖,“这里好像也比其他男生大一点,软一点。”
  陆瓷脸又红了,但他忍了忍,还是执着强调道:“我真的跟别的男生不一样。”
  顾眠又笑了,像是听了什么可爱的话,放在他胸部的手往下挪:“还有哪里不一样?”轻松探过陆瓷的裤腰,伸手握住他的阴茎撸了一下,笑道,“不都是有这个?”
  然后他的话音和动作同时顿住了,陆瓷无比紧张地绷住了呼吸。
  顾眠脸上的表情淡去,手往他刚刚无意间碰到的地方试探——那片湿黏的来源,他摸到了又一处绵软,像陆瓷乳房那样的绵软,顾眠抬眼看陆瓷:“这是什么?”
  陆瓷没有办法回答,他只是紧张地盯着顾眠,心里在祷告:他不要恶心我。
  顾眠像刚才一样,没有等他的回答,垂下眼继续自己探索。
  他的手分开那两瓣柔软的肉唇,手指向里探,摸到了一个柔软的凸起,抬眸再次问陆瓷:“这个是什么?”语气是认真的好奇。
  陆瓷现在已经不紧张了,他只是害羞,想原地转圈的那种害羞。
  顾眠这次很认真地等着他的回答,眼睛看着他一眨不眨,手停留在刚才按住的那个位置,好像如果陆瓷不回答他就会一直保持这个姿势不动一样。
  这场僵持最后顾眠取得了胜利,陆瓷没有办法地垂下眼,哑着嗓子低声说:“是阴蒂。”
  顾眠“哦”了一声,好像求知的学生得到了答案就不再好奇——开始好奇下一个问题,他的手继续往下探,摸到了一颗小肉豆,再次抬眸问他:“这又是什么?”
  这次陆瓷不回答了,死都不回答,顾眠的手永远放在这里都可以。
  其实顾眠现在已经知道他摸到的是什么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长在陆瓷身上——这也不是很重要,但是他并不是很了解这个本该属于女性的器官,初高中生理知识基本也没有好好学,因为考试不会仔细考,高中看过一次AV,但是被里面粗暴如禽兽的性交雷得有点恶心,后来再也没有看过,成年后的自慰活动也是纯解决生理需求,脑子里不会有任何画面——后来有了陆瓷。
  所以他是真的不了解那个器官里具体有什么,他刚才的好奇是真的好奇。
  现在陆行回答了他一个问题还没有回答另一个,顾眠下意识按住那颗小肉豆揉了揉。
  然后发生了一件无比尴尬的事情。
  陆瓷的脸要烧着了,他现在羞到希望这梦醒过来。
  他潮吹了。
  顾眠也愣了愣,把沾着满手淫液的手拿了出来,凑到眼前看了看,然后好奇地探出舌尖舔了舔。
  陆瓷的脑子轰然炸开。
  顾眠笑了一下,对陆瓷说:“是甜的。”然后把刚才自己舔过的指尖点到陆瓷唇上,“你尝尝。”
  陆瓷不好奇自己的味道,也不觉得那会是什么好味道,但是他想着顾眠的手指沾着他的唾液——这算不算间接接吻?
  于是他乖顺地张口含住了顾眠的手指。
  顾眠笑着问:“是不是?”
  陆瓷刚刚偷到了一个吻,现在正满心欢喜,也不想计较顾眠几分调戏几分捉弄,害羞地垂下眼“嗯”了一声。
  顾眠把手指深入了一点勾了一下陆瓷的舌头,然后把手指抽了出来。
  陆瓷正愣怔着,顾眠贴近在他唇上印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吻,笑着说:“好了,现在算我们在谈恋爱。”
 
 
第二章 
  陆瓷已经洗了三次脸,还是觉得自己不是很清醒。
  刚才的事情是真的吗?
  顾眠上了他的床?还摸了他?还说了“在谈恋爱”的话?
  陆瓷自动忽略了那个“算”字,他打算暂时装一下语文不好。
  陆瓷看着镜子里自己湿漉漉的脸,表情还是迷茫的,他看了一会儿,然后掀起了自己的上衣,看了眼镜子,又低下头近距离地看了看自己的乳头。
  好像是有一点点红肿,虽然只有一点点。
  但是有一点点。
  陆瓷把上衣放下来,重新看向镜子里自己的脸,反复回溯刚才的记忆以增加真实感。
  是真的吧?
  刚才他下床的时候差点崴了脚,顾眠还抱了他一下。
  抱了他一下。
  陆瓷又迷糊了。
  卫生间的门被敲了敲:“陆瓷?”是顾眠的声音。
  陆瓷下意识应了一声,没发出声音,清了清嗓子又回应道:“来了。”
  然后低着头拉开了门,顾眠拉住他的手:“洗个脸怎么洗这么久?”然后把他带到了桌边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拿了自己的毛巾给他擦了脸,然后半俯下身盯着他的脸仔细看了看。
  陆瓷垂下眼不敢跟他对视。
  顾眠看着他问:“你没有哭吧?”
  陆瓷愣了愣:“没有。”
  顾眠站直身低头看着他,抬起一只手摸了摸他的脸:“不要哭,我不会太欺负你的。”
  陆瓷现在是真的有点想哭了。
  顾眠牵着他的手把他拉起来:“走吧,出去吃饭。”
  陆瓷伸手拿书桌上的眼镜,顾眠伸出另一只手把他的手抓了回来:“不要戴眼镜,你又不是近视。”
  陆瓷愣了愣,顾眠是怎么知道的?不过他还是乖乖收回了手:“……哦。”
  出了宿舍门顾眠就松开了他的手,顾眠转身锁门,陆瓷在他身后看着他,等顾眠锁好了门转身搭住他的肩带着他往前走。
  路上遇到了顾眠的熟人还跟顾眠打了个招呼:“嘿,顾眠。”
  顾眠也笑着回应:“嗨。”
  其实不只是顾眠的“熟人”,那个人是顾眠和陆瓷共同的同班同学,但是他看到陆瓷像没有看到一样。
  陆瓷已经习惯了,甚至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他期待的结果,所以没有任何不适。
  顾眠微低下头贴近他耳边说:“想吃什么?”
  陆瓷其实还是不适应顾眠离他这么近说话,但他一点也不想躲,甚至希望顾眠再靠近一点,贴着他的耳朵说也没关系。
  陆瓷:“……都可以,吃你喜欢的就好。”
  顾眠抬头看着前面说:“我喜欢的回宿舍再吃,现在先考虑你想吃什么?”
  陆瓷好一会儿才明白他的意思,不知道顾眠为什么要这样说……好像真的喜欢他一样。
  幸好顾眠也没有一直等他的回答,自己做了决定:“学校门口那家煲仔饭,之前外卖看你很喜欢,去店里尝尝怎么样?”
  陆瓷:“好。”
  陆瓷没有吃出来店里的煲仔饭和外卖的煲仔饭有什么不一样,他甚至没有吃出来煲仔饭的味道,他们坐在一个角落的位置,有装饰花架挡着,别桌不能直接看到这里,服务员上过菜之后说了一句“有事招呼”也没再来。
  但是顾眠时不时会伸手摸一下他的脸,搞得陆瓷又紧张又期待。
  顾眠看出了他的不自在,笑了下:“我是不是影响你吃饭了?”
  陆瓷:“……嗯……”他太紧张了,后半句“没关系”卡在嗓子里出不来。
  顾眠就笑了笑,没有再对他动手动脚,让他安心吃饭。
  陆瓷有点失落。
  吃完饭出了店门面对人来人往的大街陆瓷不自觉又有点紧张,顾眠伸手把他往跟前揽了揽,带着他往人少点的方向走了几步,然后低声问他:“我带你去理发店把头发剪一下好不好?”顾眠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他的刘海比了比,“剪这么多,你现在的头发太长了。”
  陆瓷微微抬起头看他:“不……不去理发店……行不行?”
  顾眠愣了愣,然后说:“……那我帮你剪?可是我不太会。”
  陆瓷本来想说他自己可以剪,他之前的头发基本都是自己剪的,小时候剪得特别丑,后来练多了技术就好了一点,不会一眼被看出是自己剪的,他习惯把头发留得长一点,想遮住脸,但是如果顾眠喜欢短头发也没关系,顾眠最重要。
  于是陆瓷抬起脸对他说:“好啊,你帮我剪吧。”顿了顿又补充道,“剪成什么样都没关系。”
  顾眠带着他去理发店买了理发师专用工具,被理发师教育:“不会用就到店里来剪,剪坏了可以来店里修,不要瞎剪。”
  顾眠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谢谢。”
  回到宿舍之后顾眠也没有直接上手,而是在网上找了个初级剪发教程,把陆瓷抱到腿上一起看。他的下巴搁在陆瓷的肩膀上,双手扣着陆瓷的腰,时不时抬起一只手拨一下进度条。陆瓷安静地听着耳边的呼吸声。
  不断后拉进度条地看了三遍之后顾眠终于觉得差不多可以上手了,把椅子放在宿舍走廊中央,让陆瓷坐下,然后给他脖子上围了一条宽毛巾,然后拿出剪刀看着陆瓷说:“我要开始剪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