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大美人和混混攻【黑道】──三杯水

时间:2021-07-13 01:34:54  作者:三杯水
 
 
第1章 买你一晚上,够吗
  归国的地下王朝最新掌权人是个禁欲冷漠的大美人,撑着一把伞从私人飞机上下来,矜贵孤傲,制服扣子都要扣在最顶端的那种。
  回来第一天就眼也不眨地买下C国地段最好房价最高的别墅。
  当晚洗完澡要睡了,曾经的C国地头蛇混混攻摸黑找上门来,刚翻进阳台就被大美人拿着枪抵住脑袋。
  混混攻一笑,“怎么,现在身价涨了,晚上连门都不让进了?”
  大美人回忆起不好的往事,脸色骤变,带着白色手套的五指收拢,气得要扣动扳机。
  对面的人却丝毫不在意,踢踏着人字拖往里面走,“当初每晚在大通门口眼巴巴等我,一百一晚,睡了无数个晚上,这么快就忘了老相好?”
  大美人被扣着手腕压进床铺,混混攻把他的衬衫扣子一颗颗解开,嫌弃地撇嘴:“睡觉还穿那么严实,那条奶白色的蕾丝睡裙怎么不穿了?莫不是藏在衣服里面了?”
  “我检查检查。”
  遂撩开大美人的衣摆,拿着大美人的枪口拨弄那两颗许久未见的小红豆。
  嘴上也不老实:“啧啧啧,许久未见,你奶子好像变大了。”
  大美人闭着眼睛屈辱地躺在床上,终于忍不住开口说了今晚的第一句话:“畜生!”
  翌日一早,大美人起床穿好衣服,脖子上全是红红紫紫,扣子全部扣上都挡不住。
  他站在床边,举着抢对准混混攻的脑袋,看着眼前酣睡的熟悉面孔一阵晃神。
  昔日他还是C国最底层的人,有一段不为人知的黑暗历史。
  大美人一出生便无父无母,被后巷的妓女收养,十九岁那年养母病重,他被迫站在门口卖身。
  遇到了当时带着小弟收保护费的混混攻。
  混混攻当时也才十八岁,横行霸道时看起来有点凶,他拽住混混攻的袖子,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混混攻一看他红扑扑的脸蛋,先是惊艳一瞬,接着又意味深长地往大美人腰身和臀上打量。
  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刚收来的一百块,顺着大美人的裤缝塞进去,笑得痞里痞气:“买你一晚上,够吗?”
  当晚就被开了苞,大美人从小到大被养母保护得很好,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哭了很久。
  第二天晚上却又因为生活坚持站在门口等混混攻。
  无数个夜晚过去,大美人养母病重过世后,管家模样的人找上门来,要他认祖归宗。
  大美人学着用枪,学着抄股,学着虚与委蛇。在国外黑道头子老爹那里蛰伏多年,终于干掉了几个哥哥,得到了所有的家产。
  自此改头换面,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需要卖身的小婊子了。
  可刚回国第一晚,混混攻就找上门来把他给睡了,提醒他那些年抹不去的黑历史,这叫大美人气极也恨极。
  大美人目光阴翳,扣动了扳机。
  一声没响。
  混混攻睁开眼,一只手支着脑袋,另一只手从枕头底下摸出零零散散的子弹把玩,笑眯眯的:“昨晚我给你放了几枪,今天一大早就这么急着要还我?”
  说罢,眼神扫到大美人未着寸缕的下身,“东西流出来了。”
  “一大早就勾我,骚/货。”
  大美人到浴室洗澡,满脸厌恶地把攻播进去的种弄出来,清理干净后换了高领挡住脖子上的痕迹,长衣长裤,西装笔挺,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这才脸色稍缓。
  可一出去就又被气到。
  混混攻俨然把这儿当成了自己家,坐在餐桌边,一条腿十分随意地搭在凳子上,“怎么净整些洋人玩意儿?早餐就吃这个?”
  “这牛排加辣了吧?你们主子现在吃不了这个,去给他重新做一份吧。”说着把东西挪到自己面前。
  周围几个保镖警惕地盯着他,可混混攻是从大美人房间出来的,身上的浴袍歪歪扭扭,胸口的抓痕十分瞩目,众人不敢轻易得罪。
  终于见大美人衣冠整洁从房里出来,鞠躬道:“先生。他……”
  “不必搭理。”大美人表现得神色如常,在距离混混攻最远的位置坐下,并且对混混攻大大咧咧不修边幅的行为嗤之以鼻。
  好歹几年前也是叱咤风云的黑道大佬,没想到中了死对头的陷进,如今连自己的地盘都保不住,只能继续当不着调的混混。
  大美人冷笑:“没用的东西。”
  混混攻也不恼,继续切牛排,嘴里附和着:“是是是,就是我这个没用的东西,昨晚把你艹得满床爬。”
  又漫不经心地补充道:“对了,你耳朵那儿有个牙印还没遮住呢。”
  大美人闻言身体一僵,脸色难看地起身,掩着耳朵匆匆往房间走。
  站在镜子前,深吸口气,只看见自己莹白的耳垂和光洁的下颚。
  还听见客厅传来混混攻放肆的笑声,“哈哈哈我骗你的。”
  “…………”
  大美人让屋子里的手下全部出去,和混混攻坐在餐桌上谈判:“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混混攻舔了舔嘴角,“好说好说,我要钱。”
  果然如此。大美人冷冷看他一眼,又听见混混攻笑着说:“按照你现在的身价,一晚上一百万,不亏吧?”
  大美人气笑:“你的意思是,你睡我,我还得给你钱?”
  但也没有什么说不的权利,毕竟当初两人厮混之时什么都尝试过,混混攻手上有大美人在床上的视频,否则昨夜又怎会让他得逞。
  大美人面无表情地从房间取来支票,签了一千万递过去,“东西呢?给我。”
  混混攻接过支票,在大美人手背上落下一吻,佯装不解:“什么?”
  大美人冷着脸抽回手,耐着性子重复一遍:“录像带呢?给我。”
  “这样,你跟我回家一趟,我带你去取。”
  大美人说:“可以。”心里想的却是拿到录像带后立刻杀了此人。
  不料被混混攻一眼看穿。
  吊儿郎当凑上前,用力掰过大美人的下巴,扬眉道:“你怎么知道我手里就没有别的照片和备份了?哥哥劝你最好老实一点。”
 
 
第2章 把柄
  —
  终究还是回到了这个曾经发誓永不再踏入的街巷。
  大美人走到路口,迟迟不愿再往前。
  前面就是方圆十里最有名的大通铺一条街。
  路边的墙上贴着泛黄的小广告,墙边的告示牌都是一片花白的老旧图文。
  大美人身上穿着高定,细腰长腿,漆黑的皮鞋踏在石板路上,身上冷松的香水味质感又昂贵,与这里的一切显得格格不入。
  此处盛产各种x色交易,是出了名的三教九流聚集之处。
  迎面而来一个醉醺醺的酒鬼,衣冠不整,浑浊的目光移到面容冰冷的大美人身上,整个人都愣住了。
  摇摇晃晃跑过来,毫无眼力:“嘿,哪来儿这么好的货?多少一晚啊?”
  接着就是一声惨叫,被大美人一枪射穿了手掌,疼得昏死过去。
  混混攻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目睹了全过程,不出手也不阻止,仅是提醒道:“坏了,你这一开枪肯定要引来围观了,保不齐会有人拍照,第二天万一上了什么桃色新闻版面……”
  大美人只好咬牙跟在混混攻身后,走进曾经生活的小巷,推开眼前的小门。
  刚走进去。
  混混攻一把将人抵在门上,无视对方铁青的脸,恬不知耻地舔他绷紧的下巴:“宝贝,你刚刚开枪的那一刻我就硬'了。”
  大美人瞪他一眼,伸出手:“废话少说,把东西拿出来。”
  混混攻嗤笑一声,把他的手往下按,“什么东西?啊,你是说这个?”
  大美人被羞辱后愤怒至极,对着下流又无耻的混混攻简直是咬牙恨齿:“你信不信我真的杀了你。”
  你信不信我真的杀了你。
  他当然信,方才大美人开的那一枪精确到分毫不差,正好打断手掌牵连手腕的筋脉,手段十分狠辣。
  大美人的枪口对着抵在自己小腹上蠢蠢欲动的东西,眯着眼和混混攻对视:“拿开。”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混混攻举手投降,让开道来请大美人进去坐坐,伸了个懒腰,“昨晚床太软了,着实不习惯,要不请你在我这儿床上睡上一睡?”
  大美人这才注意到这里已经被改动。
  墙壁重刷后贴了瓷砖,脚下是木纹地板,家具一应俱全,打通了三间房改成的两室一厅,不再是曾经的阴暗潮湿的小黑屋。
  混混攻也变了,变得更坏更混账。
  “你给了我一千万,一晚一百万,我还欠你九个晚上。”
  “那你把多的九百万还我。”
  混混攻笑了笑,“九百万?买你是一百一晚,那你就欠我两百多年。”
  大美人再一次为他的无耻而震惊到说不出话。
  混混攻浑然不觉地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布料稀少的衣服,扔到大美人身上,“没意见的话,那咱们今晚就开始?”
  大美人垂眸看着掉落在面前的睡裙,五指攥紧。
  “……滚。”
  —
  最终还是被迫坐在他身上闷哼起落,奶白色的睡裙剥落至腰间,层层缠绕住细白的一痕腰肢,大美人动了没多久便卸了力气。
  混混攻翻身换了个姿势,把大美人弄得眉头紧蹙,湿敷敷的面孔上泪光盈盈,绷紧的足尖踩在他肩膀上,先是闭着眼无声流泪,最后晕过去。
  第二天一早,混混攻躺在床上,朝着正在穿衣服的大美人吹了个流氓哨,笑嘻嘻:“程程,晚上见。”
  大美人背对着他,闻言扣着扣子的手指一顿。
  接着又听见混混攻在后面自顾自地说:“养胖了,屁股肉多了,啧,还是一样紧。”
  大美人摔门离去。
  事后回到别墅,将身上沾染了香水和液体混合物味道的衣服一件件脱下,狠狠丢进了垃圾桶。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要想办法。
  这件事绝对不能捅出去。
  要杀了那个混蛋。
  大美人第二天从混混攻家里把录像带和视频找到,杀了混混攻,如愿以偿。
  当然,以上只是大美人想象中的最好的结果。
  实际情况是第二天晚上他又昏睡过去,丝毫没有多余精力起来寻找录像带和照片。
  后来昏昏沉沉做起了噩梦,再睁眼时天竟已经大亮。
  大美人抬起手背擦去额头的汗,环顾一圈,发现床上只有自己一人,混混攻一大早就出了门。
  大美人拾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穿好,视线从床头柜转移到衣柜,再到抽屉,最后连床底都成为了藏匿罪证的可疑之地。
  打开抽屉,里头放着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大美人按下接听键。
  混混攻的声音顺着电流传过来:“起床了?起来了就到三角公园来一趟。”
  三角公园特点:脏又乱。
  大美人联想到了昨夜的梦,面色一白,怒斥道:“没人性的畜生!”
  混混攻被骂得一愣。
  大美人:“你究竟还想怎么样?!”
  混混攻一笑,故意压低声音:“我想怎么样……你过来不就知道了。”
  “对了,记得把我给你准备的那条裙子穿在大衣里面。”
  “宝贝,你刚刚翻我衣柜的时候应该都看见了吧。”
 
 
第3章 别跟着我。
  —
  大美人到了公园,发现熟悉的地方变得好像有些陌生。
  以往各种聚集各种不良青年的地方变成了广场,打架斗殴的小树林改建成了小凉亭,远远可以看见很多大妈顶着大太阳在跳广场舞。
  大美人撑着黑色的伞走过鹅卵石小道,还被相亲角的阿姨热情地拦了下来,“小伙子长得真好啊,有女朋友了伐?”
  大美人沉默:“……”
  阿姨见他的反应误以为他是害羞,笑呵呵:“没有女朋友也没关系,你看看我女儿,她是公务员,待遇也好呀……”
  大美人没遇到过这种,任凭阿姨说得天花乱坠也一言不发。
  就在那阿姨一脸惋惜感叹他是个哑巴时,混混攻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从后面搂着大美人的腰,语气欠揍:“真是不好意思了,他没有女朋友,有老公了。”
  遭到大美人一记冷眼,“少胡说八道。”
  混混攻冲着傻眼的阿姨笑笑:“你看,还害臊了。”
  大美人手肘往后一撞,推开身后的人,撑着伞兀自往前走。混混攻嬉皮笑脸跟上来,“别走那么快啊。”
  大美人头也不回:“别跟着我。”
  混混攻凑上前,接过他的伞:“那怎么行,我这不是吃完饭等着你付钱吗?”
  原来混混攻大早上跑到这里来吃早餐。
  穿着宽大的白T,黑色休闲短裤,拖鞋醒目,懒懒散散像个随意遛弯的良好居民。
  大美人曾经亲眼见过混混攻因为“交货”和人在三角公园打起来,波及的花草和掀翻的小摊不计其数,逼得附近的居民看见他都是要绕道走的。
  如今此人曲着长腿,不修边幅地坐在路边的小馄饨摊,身上的烟火气息突然变得具象化。
  “这样的生活好像还不错。”混混攻放下筷子,一手撑着下巴,墨色的眼眸凝视着对面正襟危坐的大美人,笑道:“程程,我看我们以后就这样退隐江湖,一起养老种花吃馄饨吧。”
  大美人瞥他一眼。
  当初两人情到浓时,温存之际,他都可以因为抢货抢地盘而随时提上裤子走人,这种追名逐利的好胜心哪能说没就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