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想把我哥藏起来【狗血】──百里闻

时间:2021-07-13 01:31:32  作者:百里闻

 

巧了,我哥也是这么想的
我问哥我能不能把他藏起来
哥说不可以
但后来我跟他上床了
他又说,他想把我藏起来
 
 
 
 
第01章 
夏夜的蝉最会叫床,被它嚷嚷地脾胃空虚,就下楼搞了点吃的。
端了一桶火鸡面扰到客厅里,还没吃就看到了手机上高江发来的信息,我这才想起来自己昨天糊里糊涂就破处了。
高考后我闭关修炼了一段时间,大有把床睡穿之势,于是昨天出来赶紧吸收了一下大地灵气(买个烧烤),结果转角就遇见我那些狐朋狗友了。
唱歌是没问题的,但进了门后事情的发展就不对劲了。
我被以前天天跑来送酸奶的学弟拉进了小黑屋。
学弟隔着裤子摸我,小心翼翼地说学长我喜欢你很久了,我想跟你做。
他可真是个勾引人的好苗子,一边说着喜欢,一边将舌头伸出来舔我的喉结,在那里模仿着交合的动作,手也伸进了裤子里,抓到我勃起的阴茎开始撸动。
我昨晚才刚看过片,又是健康向上的好少年,当场就硬了。
“学长,我都洗过了,很干净的,你试一试。”
我被他带着碰到后穴,湿乎乎一片。
“还被谁操过?”
学弟愣了一下,然后凑上来亲我,我皱着眉头躲开,他话语里还带了哭腔,说自己是第一次。
有点可怜,有点欠。
我抱着学弟压上了沙发,把裤子扯下来,他有点甜,穴口湿的像哈根达斯。
桌子上放着几个避孕套,我挑了个粉色的戴上,扶着阴茎迫不及待插了进去。
学弟揪着沙发丝滑的套子叫了一声,被我狠狠干了两下后逐渐适应了,开始玩着花样呻吟。
他的身体好软,我把他的膝盖折到了下巴的位置,那种姿势能让我长驱直入,进的非常深。
学弟刚开始叫的开心,后来就不行了,淌着泪求我稍微轻一点,他不说还好,一说我更兴奋了,学弟掐着我的虎口发抖,最后嗓子都喊哑了。
射完后我一刻没停,直接拔了出来,学弟大腿都合不拢了,那处小洞被磨的发红,看起来快要烂了。
他柔情似水地望着我,似乎还等着我去爱抚他,但我还是个孩子,所以提起裤子就跑了。
高江见我不回信息,直接打来了语音,他开局就骂我不厚道,把人操的晕晕乎乎的连裤子都不给穿上。
扯蛋,我明明是看他热得慌,最近这天气可容易中暑了。
“人啊,不就是相互扶持才走到今天的吗?”
高江比当事人还兴奋,“扯鸡巴蛋!你他姥姥的就说爽不爽?”
屁股有点硌,我从沙发缝里摸了半天,摸到一罐上礼拜塞进去的六个核桃。
“...挺爽的。”
学弟又白又软,哭起来松鼠一样可怜,小穴吸的紧,被插得狠了就收缩,夹的人脊背都发抖。
想着想着,处男的眼泪从嘴角流了下来。
我盘腿坐在沙发上,压了压自己又有反应的鸡鸡。
嘴里叼着泡面叉子说不清话,只能应付两句,“哎呀,还是别说这个了,大晚上的...”
“大晚上的怎么了?”
我靠!
我懵逼地转过头,果然看见已经出差了五天的顾云菖正关在关门。
他把行李箱往角落里一推,换着鞋问,你又在干什么坏事。
我哥的衬衣袖子又被他挽到胳膊肘了,黑色的西装外套搭在臂弯里。
我扔了电话一口将叉子吐飞,麻溜奔过去往他身上跳。
我哥被我扑的一个趔趄,忍不住托着我屁股打了一巴掌。
“西装拿了一天都没一个褶子,一回家全开花了。”
我用两条腿把他那劲瘦有力的腰夹的紧紧的,屁股没忍住在他胳膊上蹭了几下,“谁让我是你的小宝贝哪,不给小宝贝蹭还给谁蹭?”
我哥抱着我往客厅走,说给狐狸精蹭。
“哎呀,还有这好事,”我用屁股撞他的小腹,“云菖你看我有狐狸精内味吗?”
“你超标了。”
我哥边说边又在我屁股上狠狠拍了一下,他这下手一点不轻,我被冷不防拍狠了,闭着眼睛吸气。
“云菖你可真狠啊,我要是个姑娘现在就该流产了!”
我揪他耳朵嚷嚷,我哥托着我稳稳走去客厅,把抱枕扔到桌角边的白毛毯上,抱着我在沙发上坐下,拍我脚掌,又问,干什么坏事了?
我无辜地看着他,眨了眨眼睛,我哥抽了张湿巾把我脚掌的渣擦干净,说行,你别叫我抓着。
我有点心虚,打了个哈欠,“菖啊,我等你等的都快睡着了。”
“奥,还想着带你出去吃好吃....”
他要是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
我凑过去抓我哥,“云菖,吃啥吃啥?”
“看你。”
“耶!!吃火锅!”
我低头在我哥脸上狠狠亲了一口,下地就跑,我哥揪住我命运的后颈说换衣服去。
我就不高兴了,换啥衣服啊,咋了,你嫌我土啊。
我哥舔了舔唇角,上下瞄了我一眼,说去把内裤穿上。
 
 
 
 
 
 
 
第02章 
“先生,这边建议您边吃边点,两位的话现在点的量有点大。”
我哥出门前换了件简单的白T,拿湿毛巾擦手指,说让他点,他吃的完。
服务员讪讪笑了笑,我细细瞅着菜单,赶紧又加了几盘肉。
我哥把热毛巾叠成豆腐块扔一边玩,说吃不完就打包回去,天天给你热剩饭吃。
我咬了个小番茄滋了自己一胳膊水,拿手掌搓了搓,我哥那边的哈密瓜看起来特甜,我伸手去够,让我哥拍了把爪子。
“脏手。”
我喊疼,我哥捏着我指尖拉过去,把豆腐块拆开了给我擦。
“哥不在你是不是得饿死?”
我用嘴巴从盘子里咬了个小番茄,酸得我咬牙。
脏爪子擦干净了,我哥把那盘哈密瓜推过来,我尝了尝,尼玛确实甜。
“云菖不吃芹菜,你不要给他放。”服务员冲番茄汤的时候我就趴在一边眼巴巴望着。
“不放不放,记着哪。”
我哥的狗友总说我桃花眼勾搭人心疼,大概是实话,因为服务员姐姐看着我时的眼神像看着一只贵宾犬。
番茄锅噗噗煮着,我刚咬上第一口肉,还没来得及跟云菖碰个杯,我那年近古稀的姥姥就来电话了。
“姥姥,吃饭了吗?”我哥跟家里打电话总是嬉皮笑脸的,我姥姥这套吃多了就不吃了。
“不吃等你回来一起吗?”
我哥是姥姥的大姑娘生的,他妈死的早,亲家家里小孩多的是,也不稀罕他,所以哥三岁的时候就跟着姥姥过了。
至于我,我还没生出来我姥姥就想着一针管子把我做掉,我妈进监狱后估计更甚,经常想制造意外弄死我。
我哥边说边给我夹菜,我听他在那边敷衍了事,无所谓地捞饭。
我哥看了我一会儿,跟电话那头说还有事,等回家再说。
他这吊儿郎当的样又刺激着老婆子了,吼的那声一点不像七十多岁的,居然说我哥一个编制都没有的大学辅导员能有什么屁事?
“当然是吃饭啊。”我哥用脚踢了我一下,说吃慢些,没人跟你抢。
我姥姥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地说谁还能大晚上跟你吃饭?
我哥拿脚尖顶我掌心,说跟女朋友。
???
我一脸懵逼望着他,筷头的肥牛都掉进了碗里。
“行了,女朋友要饿死了。”
他妈反应过来,急切地还想再问个什么,我哥这头已经各种信号不好了。
电话挂断,我瞧着我哥,半晌反应过来,贼兮兮笑起来,“女朋友?”
我哥把手机扔一边,“堵不上嘴?”
“堵的上堵的上,”我给我哥夹了一大块肉过去,笑着说:“来,亲爱的,别客气,都自己人。”
我哥咧着嘴笑:“那你倒是给亲爱的留点能客气的东西。”
这不怪我,全是这玩意儿它不经吃啊。
我喊了喊刚过来服务的美女,“唉,姐姐!请问这肉可以称斤吗?”
姐姐讪笑着摇头,我有点失望。
我哥把自己碗里那块肉放锅里涮热了给我夹过去,问我几天没吃饭了?
“饭是有的,”我喝了口满是芹菜碎和牛肉粒的番茄汤,舒坦得要命,“但菖啊,没你我吃不香。”
吃到桌面只剩下两盘甜品的时候我伸了个懒腰,发出邀请,“云菖啊,一起去放水吗?”
我哥不知道跟谁回着消息,说下次一定,我切了一声自己去了。
放水的过程太过舒适清闲,忍不住即兴创作了一首小诗,起名《我的小鸟》。
我的小鸟
没有羽毛
粉粉嫩嫩
像块珠宝
时而振翅
极其嚣张
时而缩颈
出息甚少
抖了抖鸡鸡这桩差事就算结束了,我拉上拉链就要往外跑,突然想起我那干净到不行的哥来,又转回步子,乖乖去洗手台洗了个手。
“都是自己弟兄,嫌弃什么?”我不太明白云菖上完厕所一定要洗手的讲究。
上一个人把水龙头拧到热水了,我刚一打开就被烫了一手,手背立马变红了。
我勉强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坚持了几秒,还是没忍住一把将手尖上的水全甩到了镜子上。
吃个饭都他妈的要找不快!
我想不明白,既然我哥对我这么好,我也这么喜欢我哥。
那我为什么就不能把顾云菖藏起来?
 
 
 
 
 
 
 
第03章 
我哥总不让我裸睡,每次见我光着腚就要裹起来,睡前我去他屋子里洗了个澡,他就又裹了一遍。
本来就睡得不爽,我觉又浅,半夜听见楼下发出一点声音,立马醒了。
辨着方向听声音,破案了,储物间有人在翻东西。
我起身去对门,推开我哥屋子一看,人果然不在,趴着护栏往下瞧,果然见到了储物间门口放着我我哥鬼鬼祟祟的拖鞋。
我打了个哈欠,问云菖家里是不是进贼了。
我哥静了几秒,说家里进你了。
他这下也不怕吵我了,动作干脆大了起来,把不知道哪里的东西噼里啪啦全倒了出来,糙的不行。
估计毛毯上又全是渣渣,阿姨有的忙了。
我没睡醒就爱掉眼泪,不停打呵欠,擦着自己脸蛋,“云菖你咋了?”
云菖说被狗咬了。
“哪家的狗这么厉害啊,云菖都敢咬,不怕我们菖咬回去吗?”
我听我哥笑了笑,应该是被气的,然后从储物间里走出来,没鸟我,去了厨房。
“没睡醒就去睡,别在楼里晃荡,跟鬼似的。”
这话说的。
我摇摇头,一家人就要一起担当啊,云菖还醒着,我怎么能进入梦乡哪。
“那你下来把晚上煮奶的锅给洗了。”
这话说的。
我摇摇头,一家人就要一起担当啊,云菖还健在,我怎么能抢着干活哪?
我哥感觉在磨牙,那音儿在夜里听起来特别带劲。
我开心了,又忽然听见厨房柜子开合的声音,顿时人间清醒。
“云菖啊!你是不是在偷吃我的火鸡面啊!”
我哥不理我。
“云菖啊!听小辈一句劝,不要冒险啊!那玩意儿太辣了!你吃了会得痔疮的啊!”
柜子依旧在响,我都要操心死了。
昨天刚在UC看的新闻,年纪大又久坐,云菖各种条件可都中了,听专家说这情况做了手术可不好恢复啊。
“云菖你听话!手术扩肛要是做不好,你以后可能连屎都夹不住啊!”
我苦口婆心,一边说着一边跑下去救人,一到厨房门口就见云菖拿着杯子站在那里,集成灶上全是他喷的水,亮晶晶的。
“啊呀,你没吃啊云菖。”
我哥侧过头来,我觉得他现在看我那眼神有点核善。
“过来,”我哥放下杯子,向我招招手,“睡衣领子歪了,哥替你正一正。”
“...不必了哥,”我战术后退,“睡觉嘛,还是野点好。”
“听话,”我哥微笑着向我走来,“哥不是告诉过你,男孩子也要时时刻刻注意形象吗?”
“哥...有话好说....哈哈哈...”
我他妈的又不傻,扭头就跑了,但奈何吃的饭终究没我哥哥吃的盐多。
他像一头豹在十秒内就把我压在了地上,骑我身上要我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我就不,你有本事...”
我有骨气。
但很快我又没了。
“唉别打别打!...是我没本事!是在下本人!”
屁股上挨了两巴掌,火辣辣的,但我还是坚持站在正义的一方劝导他,“哥你听我说,此事不关风和月...不是你又打我屁股做什么!”
“顾云菖!我有罪请让法律制裁我!而不是你来磋磨!”
“哥...我屁股疼...弟弟错了...”
我屁股疼的猫腰,我哥看着我笑,然后伸过手来摸我的头,我松了一口气,以为结束了,结果蛋就在这时出其不意的狠狠一疼。
顾云菖掐着我说再骂,我说不敢了,他眼中带笑又送了我最后一程,我差点尿了。
果然是我单纯了,我早该知道的。
每当有一个哥哥露出反派的笑容,就会有一个漂亮男孩子在深夜里失去高光。
 
 
 
 
 
 
 
第04章 
我有个毛病好,每天早上五点左右就自然醒了,我哥说我这是天生学习的料子,说的没错,这体质要是用来学习,那我早在豆蔻之年就坐在哈佛图书馆里秉烛夜读了。
但我觉得熬夜有害健康,所以我选择不去哈佛读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