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男神说他暗恋我【情有独钟】──百户千灯

时间:2021-07-13 01:17:38  作者:百户千灯
  患有严重先天心疾的时清柠穿进了一部狗血小说,虽然渣男遍地,但他终于拥有了梦寐以求的健康身体。
  手起刀落解决渣男之后,时清柠发现自己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小配角,所遭遇的泼天狗血不足小说主角经历的万分之一。
  而那个本应大放异彩的天才,却被扭曲的剧情毁掉了整个人生。
  时清柠:?拳头硬了.jpg
  最看不得天才被毁的时清柠成功改变了剧情,看着主角重获他本就该拥有的鲜花与掌声,时清柠欣慰异常,却见对方神色郁郁。
  时清柠问:“怎么了?”
  主角敛下墨黑长睫,沉默片刻,才道:“我暗恋一人太久,没敢开口。”
  时清柠失笑:“这有什么不敢的,去表白嘛,给你加油。”
  眼看主角没有因沉重伤害阴郁厌世,还主动想恋爱,时清柠愈发欣慰。
  崽长大了。
  于是当晚,他就体会到了,什么叫长大。
  -
  重活一世,柏夜息比前世更加冷血薄情,惹人惧避,他如行尸走骨,无悲无喜。
  直到那人出现,柏夜息才有了真正的愿求。
  想看他笑。
  又想把他狠狠弄哭。
  病弱天才/喜欢在路边捡可怜崽的美人受 x 冷血疯批/因为受才勉强做个人的重生攻
  身心1v1+HE+攻受双初恋+日常更六休一,周四休息。封面感谢画师:风好大我好冷老师,设计:林墨烟姑娘。
  排雷:1.架空架空架空,这是虚构小说不是新闻报道。
  2.受之前病弱现在已痊愈,攻过去现在都是纯种疯批。
  3.据《现代汉语词典(第七版)》柏做姓时字音为百。本文私设读bo。
 
 
第1章 001
  意识模模糊糊之间,耳边断续地传来了交谈声。
  “恭喜……是的,这次的心脏根治手术非常成功,乐观地说,他以后就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差别了……”
  “对,病人的身体现在还在恢复,可能会多睡几天……没什么大问题,好好休养就可以……”
  眼皮沉重,没能睁开,时清柠在虚弱的状态下凝神辨别着那些声音,不由心下疑惑。
  自己不是先天性心脏.病中罕见的畸变吗?而且病症发现时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身体条件差到连根治手术都无法实施,只能靠姑息性手术来勉强维持治疗。
  怎么现在忽然被医生说根治了?
  难不成,自己还在做梦?
  时清柠思忖着,试图睁开眼睛,看看自己目前身处的环境。
  可是他的身体实在太过虚弱,仿佛只是维系这短暂的意识就已经耗尽了所有气力,更遑论清醒地动作。
  疲惫如潮水般涌来,时清柠曾经有过无数次这种难以控制身体的经验,早已习惯了徘徊在生死边缘。
  可这一次,身体里沉闷的疼痛却比预想中轻了许多,像是一直死死压在胸口的巨石忽然被搬除,周.身只剩温和无害的浅浅倦怠。
  仿佛那永远如梦一般可望不可及的健康,当真恩赐般地降临在了时清柠身上。
  时清柠最终还是睡了过去。
  没了总是不时发作的尖锐阵痛,这一回时清柠睡得很安稳。中间几次半梦半醒,他也察觉到有人在给自己喂水、翻身,但因为疲惫,他都再度昏睡入眠。
  真正苏醒时,时清柠的第一反应是轻松。
  身体轻快得像是刚刚输过满满一袋新鲜血液,又或是刚吸饱氧气。可是身上并没有繁杂器械的束缚感,时清柠缓缓睁开眼睛,视野渐渐清晰,面前大片纯白。
  这里是医院。
  病房的布置很陌生,时清柠抬手在枕边摸索了一下,病床的床头一般都有调节转钮。
  他对这种事驾轻就熟。
  果然没多久,时清柠就摸.到了转钮,自己调整了床架的高度,半坐起来靠在了床头。
  没有了以往熟悉的初醒后的晕眩和刺痛,时清柠虽然清醒,却觉得自己仿佛还在梦里。
  他定了定神,这时才看见了自己的手。
  这手……怎么感觉有点小?
  时清柠正想仔细观察自己,就听见门外传来一声轻响。
  一个护工打扮的阿姨轻轻推开门走进来,一抬头,看见了靠坐在床上的男孩。
  阿姨当即愣在了那里,手里托盘“当啷”一声,砸落在了地面。
  “你醒了?!”
  阿姨连托盘都顾不得捡,连忙走进来,忽然又停住了,仓促地在身侧蹭了蹭手掌。
  “我,我去叫人!”
  没多久,几个白大褂走进了病房,旁边还有一个妆容精致、气质温雅的女人。
  女人走得最急,匆忙看向床上的男孩。
  只一眼,她就瞬间红了眼眶。
  “小柠!”
  时清柠却有些疑惑。
  他的身体前所未有地轻快,连带意识也很清明,可面前这些人,无论是护工,医生,还是那个激动的女人。
  时清柠一个都没见过。
  几个医生上前,对时清柠做了个简单的检查。
  “没问题,各项指标都很正常。”一个中年医生笑呵呵地说,“这次的先心根治手术很成功,您可以放心了。”
  这话和时清柠之前意识模糊时听到的一样。
  时清柠也在这时终于确定。
  这不是自己的身体。
  这个身体太小了,手指洗白,骨架纤瘦,看起来还没有成年。最重要的是时清柠明明得的是绝症,现在却被判定了已被根治,可以痊愈。
  “根治手术很成功。”
  这句话不知是多少先心病患者做梦都渴望听到的天籁。
  一旁的女人匆匆打过几个电话说了时清柠醒来的事,又好生道谢,送走了几位医生,病房里才终于安静下来。
  护工去准备午饭,屋里只剩下两个人,女人坐在床边,小心地看着人,轻声问。
  “宝贝,感觉好些了吗?”
  女人衣着奢贵,妆容精致,身上却没有香水味,只有一点很清淡的皂香,大概是因为照顾心脏.病人,才特意没用有刺.激性的香水。
  看她如此上心的态度,应该是极亲近之人,时清柠对她也隐约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可是再细看时,时清柠却又无法回忆得更具体。
  许是时清柠看她的眼神太陌生,女人虽然神色温婉,笑容却有些勉强。
  “还在生妈妈.的气吗?”
  果然是这具身体的母亲,难怪自己会觉得眼熟。时清柠想。
  可是她说的生气是怎么回事?
  时清柠发觉自己没有获得这具躯体的记忆。
  他决定静观其变。
  “妈妈不是不让你和他见面,这些事都可以商量。”
  说到这儿,女人低低吸了口气,才维持了声调的平稳。
  “可你不能,不能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
  时清柠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为了活着他比谁都艰难,怎么这话听起来,却像他自己寻死一样?
  时清柠尝试回想自己昏迷前在做什么,但并未成功,事情发展属实有些迷惑,他也没有轻易开口。
  还没理清情况时面对亲近之人,贸然妄动怕是有被看穿了的风险。
  时清柠没说话,倒是歪打正着,女人似乎也习惯了儿子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模样,完全没有生疑,像是两人之前就一直这么相处似的。
  她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却还强忍着,声音温和。
  “以后你想去见简任就去,好不好?妈妈再也不拦着你了,只要你保重身体,别再做这种傻事……”
  简任?
  这个名字实在太有特点,以至于时清柠立刻被勾起了回忆。
  ……这不是自己看过的一篇小说里的人名吗?
  所以自己现在是进入到了这本小说里?
  时清柠终于找出了一点头绪,开始努力回想。
  但他的记忆依然有些混乱,只隐约记得那是本狗血堆砌的虐恋小说。
  再回想书里的具体内容时,思绪却卡了壳。
  大脑的记忆区受到刺.激,连带着额角都开始隐隐抽痛。
  “妈妈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但是现在你的身体还需要修养,要不,过两天妈妈在海城最好的酒店给他补办生日宴会,你休息好了再去参加,好不好……”
  时妈妈说着,忽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宝贝!”
  她匆忙拿纸巾去给人脸上擦拭,声音变了调,温凉的指尖都在发抖。
  时清柠这时才发现,自己居然流了鼻血。
  鲜红的血滴落下来,浸透了纸巾。额角也传来阵阵刺痛,时清柠回想得太用力,显然是有些超出了身体负荷。
  他接过纸巾,自己掩住血流,闷声闷气地说了一句:“没事。”
  落在时妈妈眼里,这就成了抗拒自己碰触的反应。
  “好、好……”
  她的手伸在半空,最后还是僵硬地收了回去。
  时妈妈也不敢再提刚刚的事,怕再刺.激到对方,只能继续帮忙拿纸,借着动作,匆匆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
  等人止住鼻血,时妈妈才勉强笑道:“妈妈不说了,不说了。”
  “那我让司机送你过去,可以吗?”
  她小心翼翼到甚至有些卑微。
  “外面天冷,你自己去不方便。”
  连时清柠简短的一个“嗯”字,都足以让她露出实现了愿望似的开心神情。
  *
  海城,玩家酒吧。
  华灯初上,正是玩家开始进客人的时候,今天的酒吧门口却设了一个通告牌,写了“今日包场”四个字。
  有些没留意通知的客人走到门前想进去,也都被门外的侍者客客气气地劝走了。
  酒吧大厅,富有节奏的背景乐声已然响起,整个空间全被重新装饰过。
  正中灯牌上亮着两个硕大的紫色数字,22。一眼望去,很是炫目。
  大厅里已经聚了些客人,不少人围在一个高瘦的男子身边,言语间不乏艳羡。
  “玩家可是海城最好的酒吧,能在这儿包场,不愧是简少!”
  “今天还是周末,平时玩家周末一张票就上小二百了,简少这回生日真是大手笔啊。”
  有人嗤笑:“海城最好的酒吧算什么,简少可是帝都燕城来的,经的场子多了,今儿这都算不上什么大场面了吧?”
  听着这么多人吹嘘恭维,被人群众星拱月的简任却表情冷淡,兴致缺缺,始终没有表现出多少热切。
  落在众人眼里,就更是见惯不惊的佐证。
  “一会儿还有几个乐队和网红要过来,都是平时请不动的那种,还是简少面子大啊。”
  “哎,要真说请不动……那还得算是那位时小少爷吧?”
  这个称呼一出,四周忽然安静了一下。
  简任这才抬起了眼睛。
  他的瞳色极黑,单眼皮的轮廓冷且凌厉,让人不敢直视。
  旁边还有人在好奇:“谁?时小少爷?海城首富的小儿子?”
  “是,就是那个时家最宝贝的时清柠,他好像有什么……先天性心脏.病?反正被家里护得可紧了,时家之前从来不舍得放他出来。”
  “哦对,几年前他是不是还被拍到过一回?就一张抓拍照,直接火了好几个网站。”
  这话顿时引起了许多人的兴趣。
  “有照片啊?你看过吗?”
  “没有,当时立刻就被时家压下去了,全网都删得干干净净。要不是这事,外面还不知道时家有个护得这么严实的小少爷呢。”
  “真的假的?那得好看成什么样啊……”
  讨论热烈沸扬,再加上时夫人也是海城出了名的美人,对这位时家小少爷相貌的揣测更是延伸出了花样百出的各式版本。
  可是唯有始终未曾开口的男人清楚。
  所有纷繁传言,都不及那人风华半分。
  简任垂眼看着面前杯盏,回想起了那个苍白的面容。
  眉目旖丽,面颊柔软,长睫如扇,常年的病气未能掩去那人的分毫艳色,酒液在杯中轻晃,漾开琥珀色的暖光,光华最盛的刹那,像极了那个男孩的眼睛。
  有一点简任从来没否认过。
  时小少爷长得确实很好看。
  旁边几个人注意到简任的神情,互相对视一眼,耸着眉毛八卦地问:“简哥,你和时小少爷,进展怎么样?”
  还有人不明所以:“什么进展?那小少爷不是个男的么?”
  “男的怎么了?现在这又不是什么稀罕事。”
  “不是,我是说简少,他之前交的不都是女朋友吗……?”
  “哎呀玩玩而已嘛,你还真以为咱简哥会认真啊?”
  “就是,之前多少美女也没见哪个能套住简哥啊。”
  “不过要说那个小少爷,确实比美女也不赖,要不简哥也看不上……”
  “真说还是简少厉害,那小少爷可真是,被迷得死去活来的。”
  “死去活来这词用得一点都不夸张,我有个表嫂在医院,哎简哥,听说……他还为你寻死了?”
  这话一出,倒真是把四周的人都惊了一下。
  现场安静了几秒,才有人抚掌。
  “我靠?!都痴情到这种程度了?简哥,高手啊!”
  八卦那人也格外笃定。
  “真的!你看以前那么多人想攀他结果连面都见不上,再看看简哥,这对比!”
  简任随手玩着摇酒壶,几个轻松流畅的空抛动作又引起一片惊呼叫好,他把雪克壶接住了,才懒懒地掀起眼皮。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