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红糖鸡蛋【幻想空间】──西西特

时间:2021-07-13 01:16:04  作者:西西特

 

  关于一个Beta的故事。
  ——
  属性太杂受没有属性攻
  排雷:
  -AB文|短篇
  -有私设|无生子
  -自产粮|练笔
  -作者剧情控|一切都是为了剧情服务
  -全文架空|小白文没什么逻辑|文中人物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喷作者会秃头
  -如果不合胃口,欢迎早早点叉|愿世界和平
 
 
第1章 
  深秋的雨淋在一片片灰瓦上面,顺着瓦片的弧度往下淌,发出劈里啪啦声响。
  地面被一滴滴雨水砸成了泥。
  村子西边,一户门前摆着张小竹椅,手长脚长的年轻人以别扭的姿势窝在上面打盹。
  光秃秃的桃树枝丫拦不住秋风,眼睁睁看它扑向乌发长颈的年轻人,钻进他解开两颗的花衬衫领子里,吹开他西裤的裤腿,贴上他瘦白脚踝。
  夹着雨的风很大,吹得他半长头发凌乱,衣裤抖动,单薄清瘦的线条若隐若现,有种易碎的美感。
  有两串脚步声由远及近,是张家的母子二人,他们披着雨衣戴大斗笠帽,要去田里通水沟,脚上的脏胶靴踩过腐叶,泥水乱溅。
  “烦死了,又下雨!没完了还!”小张狠狠剁了一下桃树。
  竹椅里的年轻人睁开眼。
  他的睫毛天生就很密很黑,像画了精致的眼线,瞳孔深黑,丰满微湿的唇红润,如饮过鲜血涂过胭脂,搭在身前的十指白得发光,一张脸媚而不显女气。
  ——仿佛一只来人间作乱的画中妖。
  隔着雨幕扫来的那一眼,宛如情人的缠绵。
  小张看呆了。
  “下不下雨不是我家那桃树决定的,它挨你一脚,多无辜啊。”年轻人说话懒懒散散,有股子勾人的味道。
  小张两眼发直,不停吞咽口水,魂都要没了。
  张母拽住尚未分化的稚嫩儿子,抓紧手中铁锹冲屋檐下的Beta吼:“梁白玉!”
  梁白玉坐起来点,上半身前倾,秋雨斜飞到他优柔的脸上,打湿他左手腕部的咖啡色膏药贴,他一双眼生得太好,含着几世的情般:“小嫂子叫我呀。”
  张母板着脸,瞪吃人不吐骨头的魑魅魍魉一样,戒备又厌恨地瞪了他一眼,强行拽着自家不成器的儿子离开。
  梁白玉笑嘻嘻的窝回竹椅里。
  竹椅的岁数不小了,不能轻松承受他的重量,发出了闷闷的声响,又没了。
  雨还在下。
  斜对面那家,不知看了多久的刘婶朝雨里啐一口:“狐狸精!”
  “奶奶,什么是狐狸精呀?”小孙儿天真可爱。
  “会被天打雷劈的祸害!”关门声里夹着刘婶的骂声。
  “轰隆——”
  天边裂出一条长长的白线,雷声炸响。
  梁白玉掀眼皮,望了望湿沉沉的天:“你也凑热闹。”
  一道闪电劈下,梁白玉撇着嘴站起身:“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回了回了。”他拎了竹椅进门。
  雨一直在下,天暗得早,还停电了,村里湿哒哒的,没人出来走动,各家都点起了蜡烛。
  近十年,村里陆陆续续摆脱土房,瓦屋土基房,建起平房,条件好的更是盖了两层楼房,只有梁白玉家还是老屋。他自己和他家都像是被村子屏蔽在外。
  但这种不相容的原因不同。
  他家是停留在了过去的时光里,没跟上同村人前进的脚步。
  而他自身刚好相反,是他先其他人一步甩开了这个村子的陈腐味,他无拘无束,没有活在哪个框子里。
  小半截蜡烛立在桌上,烛火摇曳。梁白玉掰开硬邦邦的馒头,把一半放进碗中,倒进去一些开水。
  馒头很快就软了烂了,散发着淡淡的老面香,他从筷子筒里捞出木勺,挖点白糖洒在馒头上。
  木勺有些年头了,前头几处长了洗不掉的黑斑,有几粒碎糖粘在上面,被他一点点吮掉。
  有一滴微凉的液体落到梁白玉头上,渗进发丝,他一抬头,眼皮上也砸了一滴。
  屋顶湿了好大一块。
  梁白玉见怪不怪的拿了个盆放地上,接雨水。
  家里的几间房都在漏雨,滴滴答答的掉在盆里,盆有限,有的地儿都没东西接,直接滴下来,地面都泥糊糊的。
  墙壁上也渗出一条条的水痕。
  “滴答”“滴答”
  屋里屋外都在下雨。
  梁白玉看着瓷盆里褪色模糊的“红双喜”字迹,看它被一滴两滴的雨覆盖,他一勺一勺的吃着烂甜馒头,心里发愁,一场冬雪下来,房顶怕是要塌,根本撑不到明年春天。
  老屋该修了。
  吃完馒头,梁白玉从裤兜里摸出一块老旧手表,细细摸了摸布满长短划痕的表盘,勉强辨认出了时间。
  快八点了,这个僻静偏远的村子已经打起了无形的哈欠,昏昏入睡。
  梁白玉没有胶靴,他就踩着回家那天穿的的浅棕色皮鞋出了门。
  身上还是薄薄一件花衬衫,两只袖子歪歪扭扭的卷上去,手腕很细很白。
  村里只有零星的光亮,还很微弱,毫无照明的作用,梁白玉一手打着黑伞,一手握着手电,不快不慢地走在泞泥不堪的路上,裤子擦着路边的湿草枯藤,深一脚浅一脚的去了老村长家。
  修老屋的念头一起,梁白玉就想尽快把人找好。可他离开老家太久了,回来的时间也不长,对村里人不熟悉,不清楚哪个手艺好,干活牢靠。
  这事还得问老村长。
  梁白玉甩着泥巴站在老村长家门口,拉了拉门上锈迹斑斑的铜环。
  老村长没开门,全家都睡了。
  可是,
  梁白玉看着木窗,他刚才敲门的时候,窗户里面还有光。
  他一张口,光就灭了。
  梁白玉吃了闭门羹,心情倒没有多坏,这一趟的结果对他而言,似乎有预料。
  回去的路上,梁白玉一只皮鞋陷进泥里没带起来,他措手不及,身子站不稳,那只悬空的脚颤晃着往下踩。
  “啊……”
  梁白玉抬起腿,看了眼被泥巴糊住浸湿,还粘着一块碎烂塑料袋的袜子。
  “脏死了。”
  梁白玉满脸嫌弃,他干脆脱掉脏袜子和另一只脚的鞋袜,打着赤脚回了家。
  天一放晴,梁白玉就自己动手。
  泥桶,铲子,黄泥巴,碎麦秆都出现在他院里,他坐在地上和泥,弄得身上脸上都是。
  步骤和材料是对的,但泥一往墙上糊就掉,糊不住。
  是比例的问题,调整几次都不行。
  墙没修好,又下起了雨,床被潮湿发霉,闷得梁白玉身上一阵阵的冒虚汗,他还咳上了,干咳。
  以防后期发烧,梁白玉不得不去村里的小诊所买药。
  快到诊所的时候,村里的小混混拦住他,手里的小树枝在他腰部划动:“哟,白玉哥哥,穿着这么花枝招展的,是要去勾搭谁呢?”
  “去勾搭感冒药。”梁白玉捂着嘴咳嗽,眼含水光,眼尾泛着艳丽的红。
  小混混瞪眼,暗青色颈环箍着他细细的脖子,有差不多三指宽,不知是什么材质,似铜又非铜,瞧着很沉。
  颈环后面打了孔,穿了把长锁,古朴而诡异,又有种与整个村子环境相符的和谐感。
  小混混是个很年轻的Omega,这段时间就爱围着梁白玉转,找茬的话都不重复。
  “生个病都这么骚!”他咬牙骂。
  “骚不动了哦,你哥我人都快咳没了。”梁白玉轻轻笑了声,嗓子眼撕裂般疼,他重重咳嗽,黄蓝花色的领子是敞开的,暴露在外的锁骨突起,瘦得厉害,体格比大多Omega都要纤细,根本不像个Beta,和平庸不相符。
  但这种“不平庸”除去父母给的相貌,其他方面给人的感觉都像是后期造成的,强行改变。
  小混混盯着他看,还把小树枝伸进他花衬衫下摆里:“你是不是很想当Omega?”
  “是啊。”梁白玉抓住衣服里的小树枝,怕痒的笑,咳红的脸上满是向往羡慕,“我做梦都想当Omega,没分化成能怎么办……”他的嘴角平了平,难过的叹息,“哎,都是命。”
  “那就认命吧,少打那些Alpha的主意,他们顶多就是玩玩你,不会当真的!”小混混放出了大量的信息素,有部分从颈环里溢了出来。
  甜软的棉花糖味在空气里散开,极具诱惑性。
  Beta能闻到信息素,还会受高级信息素影响,产生心理或生理上的不适。
  小混混就是高级的信息素,村里唯一一个,可他发现眼前人毫无反应,就跟闻不到一样。
  “咳,我买药去,回,咳咳,回聊啊。”梁白玉咳嗽着,越过小竹林朝诊所走去。
  小混混觉得自己被无视了,他臭着脸恶意羞辱:“哼!大城市回来的又怎样!不就是个低贱的Beta!”
  前面的人一边走,一边后仰头,单手捏脖子,指甲很粉,腕骨清晰漂亮,他整个人边咳边颤,脚边影子轻晃的弧度都那么娇柔。
  ——好似在和阳光,和在场的任何一样东西调情。
  小混混呆了会,屁颠屁颠的追上去。
  忽有一道高高大大的身影从诊所里出来,手中拎着一袋药,穿一身迷彩服,发尾剪得又短又齐,露着一截黝黑的后颈。
  肩很宽,背部壮实,脚步平稳。
  背影就像环绕在村子周围的大山一样沉默,威武。
  左耳上戴着一枚黑色耳扣。
  是个Alpha。
  梁白玉停步:“那是谁?”
  “怎么,看上了?”旁边的小混混阴阳怪气,“我劝你还是省省吧,他中看不中用,废物一个。”
 
 
第2章 
  那人已经走远。
  梁白玉感叹:“这世上还有身材那么好的废物啊,真让我大开眼界。”
  “也就只有身材了。”小混混嘲讽,“他根本不配做Alpha,简直就是同类的耻辱。”
  梁白玉咳了几声,投过去疑惑的眼神。
  “我都不稀得说。”小混混“呸”一下,“想起这个我就来气,我姐被他下降头了,吵着闹着要搬到山里跟他住。”
  梁白玉拨了拨一侧头发:“住山上啊,难怪……”难怪是他回村以来第一次见。
  “你能不能别……”小混混后面的话戛然而止。
  半人高的砖墙后面,有人躲那偷看,露骨肆意的视线在梁白玉的屁股上扫来扫去。
  “奶奶的,看屁看!”小混混朝那处扔树枝,可威风了,丝毫不怕那猥琐的Alpha,他自觉为村里的热议对象出头传出去会被嘲笑,转脸就冲梁白玉大骂,“这都几月份了,你还跟个窑子里的小姐一样穿这么少,就不怕走路上被人拖到山坳里奸了?!”
  梁白玉的衬衫还是花的,一如往常的薄而微透,他脸色不变,垂头凑到小Omega耳边说:“我怕热,体温过高会死的。”
  “真能扯!我看你是想要整个村子的男人都进你屋!”小混混唾弃他,一个字都不信。
  “呵……”梁白玉屈指刮一下少年粉嫩嫩的脸,媚眼如丝,“你真是个聪明睿智的Omega。”
  小混混看他看入了神,满心羞恼,红着脸气呼呼的跑了。
  梁白玉买完药回去就早早歇着了,大白天的,他做了个梦。
  梦里太阳灿烂,他在山中奔跑。
  那山啊,很深很深,怎么跑都跑不到头。
  跑着跑着,周遭的树枝开始诡异的拉长,它们扭动着,死死勒住他的脚,把他往山林更深处拖拽。
  “小玉,回家吃晚饭了啊……”
  山外头有模糊的喊声传来,逐渐清晰,仿佛就在耳边,很焦急的大喊大叫,“小玉!”
  “小玉?你跑哪儿去了啊?”
  “小玉……小玉……”
  “啊——”
  “小玉啊!!!”
  梁白玉猛然惊醒,脸色煞白,他闭了闭猩红的眼再睁开,汗涔涔的头发压着老式鸳鸯戏水枕巾,恍惚半晌,眼珠转向有光的方向。
  外头已是黄昏,残阳洒在老破木窗上面,如晕开的血迹。
  咳嗽好了,房子还是要修。
  梁白玉进行了新一轮的尝试,他在院里搅拌黄泥,半掩的院门被一把推开。
  是李大爷,他叫梁白玉别把黑不拉几的药渣倒门口了,倒远点。
  说的理直气壮,几乎是命令的语气。
  梁白玉拿着铲子铲黄泥:“我倒在我自己家门前,不可以吗?”
  “什么你家门前,不都是村里的地,大家走来走去的,鞋子踩得乱七八糟!”李大爷沟壑横生的脸上写着嫌恶,老布鞋还在他的门槛上擦蹭,就跟占到什么病毒似的。
  “不想踩到,”梁白玉的视线从门槛上的碎药渣上掠过,“可以绕路啊。”
  “再说了,我也不是倒得门前都是,不还有干净的地方吗,有眼睛的都能避开的吧。”他十分不解的样子。
  李大爷昏浊的双眼一瞪,骇人得很:“我叫你别倒了,听到没有?!”
  梁白玉无奈又好笑的蹙了蹙眉心:“老爷子,不能这么欺负人啊,我家不是就我一个,我爸妈也在看着呢。”
  说着就侧了下身,手里糊着泥的铲子往堂屋指了指。
  两个牌位整整齐齐的摆在桌上。
  李大爷苍老的面部顿时一扭,就跟吃了屎哽到了一样,枯瘦的身子骨颤颤巍巍,干巴巴的手指抠住门缝,快要背过气去。
  “老爷子,您没事儿吧?”梁白玉一脸担忧的表情,作势要起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