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快穿之恃宠而娇【完结】──凉檀

时间:2021-07-13 01:12:43  作者:凉檀
  容书意外身死后绑定了一个攻略系统,刷取信任值收集主神碎片,然而世事无常。
  攻略第一个位面,男主弯了。
  攻略第二个位面,男主又弯了。
  攻略第三个位面,男主还是弯了。
  ……容书无数次陷入沉思,最终得出一个结论:难道是他刷信任值的姿势不对?
  男主:那咱们换个姿势?
  容书:……对不起打扰了。
  黑化病娇攻X蠢萌正太受所有攻都是同一个人的灵魂碎片。
  本书又名《快穿之男主都想弄死我》甜中掺玻璃渣。
  作者属性:亲妈亲妈亲妈。
 
 
第1章 学长1
  容书做了个噩梦。
  他梦到沐瑾淮知道了自己任务者的身份,掐着他的脖子骂他骗子。
  快要窒息的时候,容书陡然从梦里惊醒,出了一身冷汗。
  然后他发现自己床上多了个人。
  容书住的是两人宿舍,一人一间卧室,而且每次睡觉都有锁门的习惯,所以这是……?
  前些天刚看过的恐怖电影又重新浮现在脑海里,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自己死后血流成河的场景。
  就在他疯狂脑补险些自己把自己吓死的时候,床上那人突然伸长手臂,在容书惊恐的目光下打开了灯。
  青年眉眼如画,和容书脑补中鬼怪青面獠牙的样子完全背道而驰。
  “容书?”青年嗓音清冽,带着低低的磁性,他撑起身子擦了擦对方脸上的冷汗,担忧的道,“做噩梦了吗?怎么出了那么多汗?”
  感觉到对方温柔的动作,容书原本警惕的神经才缓缓松懈了下来,他下意识的松了口气,混沌的意识也清明了不少,迟钝的想起了对方为什么会在他房里。
  沐瑾淮是他现在的交往对象,昨天是和他一起睡的,而且对方有他房间钥匙。
  当了那么多年单身狗,现在突然脱单,容书还有点不习惯。
  沐瑾淮见容书沉默着没说话,以为对方还没从噩梦里彻底清醒过来,便把声音放的很轻,生怕吓到对方似的,“阿容别怕,梦都是相反的。”
  容书刚才脑补了太多以前看过的恐怖电影情节,这会越想越怕,他微微喘了口气,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想洗澡,你能在门外陪着我吗?我有点害怕。”
  沐瑾淮欣然答应。
  温热的水流浇在身上,容书轻轻搓了搓身上的黏腻,满脑子思绪乱飞。
  其实他本来只是听从系统的安排刷取主神碎片的信任值,谁知道想象中的兄弟情变了味,沐瑾淮竟然跑过来跟他表白。
  作为一个十八年书呆子并且从没谈过恋爱的直男,容书想也没想就委婉的拒绝了,结果对方的黑化值直接给他从5涨到了15。
  容书想着沐瑾淮从小生活条件不好,性格相对来说应该是比较好胜重面子的,所以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表白却被拒绝了心里不舒服倒也正常。
  谁知道沐瑾淮被拒绝之后,就消失在了容书面前,大半个月都见不着人,发消息打电话都不回,而且隔三差五涨点黑化值。
  于是跟系统商量了大半夜,容书还是决定以任务为重,答应了和沐瑾淮交往。
  舒舒服服的洗完澡,容书把头发擦干才走出来,“你要洗个澡吗?”
  沐瑾淮去勾他的后颈,唇角微扬,“不用了,睡吧。”
  容书确实还没睡够,他打了个哈欠,大大咧咧的扑在柔软的被褥上,紧跟着身旁陷下去一块,他愣愣的仰头看着旁边的沐瑾淮,“你不回房吗?”
  沐瑾淮掀开被褥盖在腿上,似乎是有些热了,随手扯了扯衣领,“你不是刚做过噩梦么?我在这陪你一晚。”
  容书,“……”有你在才害怕好吗?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他也不敢表现出来,而且屋里也没有多余的被子,容书便只能跟沐瑾淮将就着盖一床被子了。
  沐瑾淮其实知道容书是不想他伤心才答应交往的,但他已经很知足了,因为他还有很多时间慢慢让对方喜欢上他。
  等容书的呼吸变得绵长舒缓起来,沐瑾淮才小心翼翼的把人圈进了怀里。
  清晨。
  一阵清脆的铃声陡然打破了屋里安静的氛围,被吵醒的男生有些暴躁的抓了抓头发,从被子里伸出一条纤细的胳膊,把枕头下不断振动的手机拿了出来。
  “喂?”男生睡眼朦胧的接通电话,也没看来电人是谁,迷迷糊糊的道,“谁啊?”
  “……”那边听到容书明显还没睡醒的语气,沉默了片刻,皮笑肉不笑的道,“你看看现在几点了,是不是又到了放我鸽子的时候了。”
  听到放鸽子这三个字,容书登时一个激灵,整个人也清醒了大半,他这才想起来昨天跟好友苏夜黎约好了周末出去玩。
  毕竟军训在学校煎熬了那么久,这会好不容易解放了不出去好好放松放松,都对不起他一身被晒黑了好几个度的皮肤。
  容书这么想着,揉揉眼睛看向手机里的时间。
  九点五十八分。
  容书,“……”
  还有三十二分钟,他就要迟到了!!
  容书反应过来后,登时掀开身上的被子,急急忙忙穿上鞋,冲电话那头道,“你等等,我马上就来。”
  然后随手挂了电话,冲进洗手间花十分钟左右洗漱完,这才理了理衣服,扭开了宿舍门。
  迎面正对上一双漆如点墨的星眸,门口的男生上下打量了他几眼,这才悠悠的往屋里看了一眼,“你室友不在了?”
  容书根本没想到他会在门口等着,顿时吓了一跳,听到对方这话便答了一句,“他兼职去了。”
  苏夜黎闻言点了点头。
  像他们这种贵族学校,里面的学生大多非富即贵,但也偶尔会招几个家境普通却品学兼优的学生进来。
  “走了。”苏夜黎伸手去勾容书肩膀,他比对方高小半个头,身上的气质看起来也更加沉稳一些。
  容书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我们去哪玩?”
  苏夜黎道,“过几天我生日要回家一趟,你今天先陪我过个生日,来点刺激的怎么样?去酒吧玩玩?”
  容书摇头,“别了吧,不想去。”
  他现在可是有对象的人了,怎么能随随便便去那么乱的地方玩,要是让沐瑾淮知道了,估计又得涨黑化值了。
  苏夜黎也不管他同不同意,直接拽着人胳膊往外走。
  容书拗不过他,只能在心里祈祷千万别被沐瑾淮知道。
  苏夜黎没住学校宿舍,在外面租了公寓,为了方便接人是直接开车过来的。
  容书悠悠的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窗外快速后退的景物,耳朵陡然响起男生特有的磁性嗓音,“我订了个蛋糕,这会应该送到包厢里了,我在宏海市也没什么特别好的朋友,所以就只有咱俩了。”
  容书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块口香糖,撕开包装慢条斯理的嚼了嚼。
  苏夜黎一边开车一边跟人搭话,“搬出来跟我一起住吗?学校宿舍哪比得上外面,我公寓外好几条美食街呢。”
  容书还要刷信任值,怎么可能被几条美食街就勾走了,他想也没想便拒绝道,“不了。”
  苏夜黎奇怪他态度为什么那么坚定,但这会在车上也不好聊的太细,便道,“那我搬到你那去。”
  他们所在的S大是典型的贵族学校,宿舍是两房一厅的配置,苏夜黎要搬来容书宿舍,无非就是想把沐瑾淮调去别的宿舍。
  容书道,“我室友是我一朋友,玩的挺好的。”
  还是暂时别告诉苏夜黎他找了个男朋友还同居的事吧,毕竟他自己都还没能很好的接受这件事。
  苏夜黎皱了皱眉,“行吧。”
  最后车停在了一家门面装潢相对来说比较华丽优雅的酒吧旁,容书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还有点小紧张,吐掉嘴里的口香糖跟上了苏夜黎的脚步。
  里面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静的,放着舒缓的轻音乐,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酒香,各色霓虹灯相交辉映,三三两两的青年男女坐在一块喝酒聊天。
  跟容书想象中的迷乱放纵不一样,这里的氛围相当安静轻快,给人一种很舒适的感觉。
  苏夜黎笑了笑,“清吧。”
  他这么说着走向吧台那边,容书则四下看了几眼,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然后冲对方招了招手。
  苏夜黎,“……”
  他走过去拍了拍对方后脑勺,似笑非笑,“我包厢白订的吗?”
  容书这才想起来对方是让他陪着过生日的,有些尴尬的笑笑,跟着人往里走。
  清吧的包厢有各种唱歌设备,但是隔音效果很好,待在里面完全听不到外面播放的轻音乐。
  包厢中间的红木桌上摆着个不大不小的蛋糕,卖相很精致,围着蛋糕摆了一圈的菜,全是容书爱吃的。
  容书笑嘻嘻的凑到桌边坐下,“生日快乐。”
  苏夜黎哼笑一声,“谢了。”
  他们这边正在切蛋糕,包厢外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苏夜黎看了眼门口,“进来吧。”
  “咔”的一声,包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来人生得一副极为出众的相貌,身形修长挺拔,穿着黑马甲白衬衫的服务员服饰,领口配着一颗精致的黑色蝴蝶结,使其俊美不俗的面容更添了几分禁欲清冷的气息。
  容书还在切蛋糕,他听见声音也懒得抬头,刚装了块蛋糕放在盘子里准备递给苏夜黎,就听到包厢里响起第三个人的声音,“先生您的酒。”
  听到这熟悉的音色,容书手一抖,刚装好的蛋糕差点砸了下来,他一脸见鬼的表情抬头,就见沐瑾淮穿着一身服务员的服饰拿托盘端着酒水站在旁边,精致的眉宇微微蹙起。
  容书心跳骤然一停,“!!!”
  沐瑾淮冲他摇了摇头。
  容书秒懂,沐瑾淮应该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在酒吧上班,毕竟都是一个学校的,万一认识了以后走在一起会比较尴尬。
  苏夜黎接过沐瑾淮放在桌上的葡萄酒,正往杯里倒,余光瞥见容书的动作,抬眸看了他一眼,诧异的挑了挑眉,”怎么了?“
  容书没想到有些尴尬的笑笑,”没什么。“
  话说沐瑾淮不是说在餐厅兼职吗?怎么跑酒吧来了emmm……
 
 
第2章 学长2
  容书趁着苏夜黎不注意,偷偷抬眸看了沐瑾淮一眼,冲人眨了眨眼睛以示无辜。
  真不是他想跟朋友来酒吧玩的啊。
  可沐瑾淮看不懂他眼神里所想表达的,只是轻轻勾了勾唇。
  容书看不清沐瑾淮眼底的情绪,但是系统没有提示他涨黑化值,所以对方应该是不介意的吧。
  苏夜黎慢条斯理的给容书倒酒,唇角上扬,一双凤眸流光溢彩,“这酒度数不高,特意为你点的。”
  容书还在切蛋糕,闻言点了点头,“谢谢。”
  苏夜黎没说话,但是看得出来他心情很好,哼着歌给对方夹菜。
  沐瑾淮站在一旁连呼吸都放轻了,安静的好像包厢里只有两个人似的,浓密的睫毛遮住了男生眼底的情绪。
  按理说,两个玩得好的男孩子周末约在一起吃饭不是很正常么?
  可他看着只觉得碍眼。
  容书吃东西的时候不太喜欢说话,嘴里塞得鼓鼓囊囊的,只能听着对方讲,偶尔点点头以示回应。
  苏夜黎其实没什么胃口,主要是在学校闷坏了想约人出来玩玩,所以全程都在说话,几乎没怎么下筷子。
  说到兴头上,苏夜黎突然想到什么,“对了,你那个室友,跟你什么时候认识的?”
  他可从来没听容书说过还有这么个朋友。
  容书擦了擦嘴角的奶油,“初三认识的。”
  苏夜黎唇角的笑容淡了下去,“那你们关系肯定很好吧。”
  他和容书是高一认识的。
  当事人就在边上,容书怎么敢说不,闻言连忙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苏夜黎撑着下巴看他,“那你觉得,我和他谁更重要一些?”
  容书,“……”
  为什么要问这么死亡的问题?
  而且两个当事人都在,完全不给他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机会。
  容书没敢看沐瑾淮的表情,但他知道对方这会肯定竖着耳朵等他回复,片刻后他决定舍义取生,眉眼弯弯的道,“室友。”
  「叮,目标信任值+1,当前信任值85。」
  沐瑾淮面色不变,心里却淌出一股甜意,就像是当初容书答应他交往的时候,他虽然知道对方不喜欢自己,但还是感到高兴。
  明明不喜欢男孩子,却愿意为他做出让步。
  当苏夜黎问出那个问题时,他看得出来容书当时犹豫了,但最后对方还是在两个人之间选择了他。
  沐瑾淮觉得自己应该知足了,至少和别人比起来,他在容书心里是特殊的。
  苏夜黎动作顿了一下,但是很快又恢复自如,半开玩笑的道,“好歹是陪我过生日,你那室友也不在这,就不能哄哄我吗?”
  容书包了口甜乎乎的奶油,憨憨的笑了几声,心想他那室友可不就在旁边站着吗?
  苏夜黎这次来都做好了送容书回去的准备,在他的记忆里,对方就是个乖的不能再乖的三好学生,从来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所以没来过酒吧酒量不好倒也正常。
  谁知道事情发展居然有点出乎意料。
  容书喝得比苏夜黎还多,对方已经趴在桌子上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却依旧脸不红心不跳的继续往碗里夹菜。
  他起身戳了戳对面苏夜黎的肩膀,见对方半天没点反应,这才抬眸冲沐瑾淮扬唇,“淮哥,来尝尝这道酸菜鱼,太好吃了吧。”
  沐瑾淮看着烂醉如泥的苏夜黎,再把目光投到容书身上,这才坐在男生旁边,神色又惊又疑,“你酒量这么好?”
  容书也没想到他第一次喝酒就这么能喝,登时就有点飘了,“嘿嘿还行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