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炮灰师尊每天心好累!【完结】──红线仙

时间:2021-07-12 14:40:36  作者:红线仙

   

第1章 桃花崖上桃花尊
  春夏之交,各类花朵盛开正艳,桃崖之上粉红一片,微风轻轻,拂动漫山遍野的桃花瓣,花海蹁跹如梦似幻,动人非凡。
  各崖弟子路过无不停留,只为欣赏这难得的美景。
  仙门之上冰雪遍布,只有这尴尬的桃崖还有一点人间的温度——毕竟它的主人是个花瓶嘛……
  桃崖主人苏且桃盘腿坐在柔软床铺之上,一手捏着下巴做‘思考者’思绪万分。
  而被他刻意搬过来的长镜中,倒映着面如桃花,却因面无表情凭空多了几分清冷的青年。
  青年一身白衣,仙气飘飘却也羸弱。
  “…你快别说了么,这里是哪?”苏且桃急得脸颊绯红,另一只手点点长镜,刚才他便发现了,这面镜子同《白雪公主》中的魔镜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人家是主人问什么答什么,这位是什么不问杂七杂八说了一大堆,罗里吧嗦像个老妈子。
  所以直到现在苏且桃都没搞清楚是个什么情况!
  “……我给你讲哦你穿过来有多好,balabala…这里是镜面大陆,你是镜面大陆最负盛名的花瓶上仙——苏且桃。”魔镜又嘀嘀咕咕完一大段,苏且桃总算反应过来为什么听着那么耳熟了。
  苏且桃,《魔域无疆》一文中没活过三章的炮灰反派,男主的便宜师尊。
  至于为什么说是反派,其主要事迹就是肖想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男主的龙骨,然后拿着刀刚走到男主面前,就被发疯的男主用雷劈了。
  还最负盛名呢,笋都被你夺完了。终于肯面对自己穿书事实的苏且桃瘪嘴,脑子飞速转动,搜索有关这位‘苏且桃’的全部信息。
  ‘苏且桃’的另外一个称呼,是桃夭上君。苏且桃不禁想到原作对这位‘桃夭上君’的描述。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便是这位花瓶上仙的真正名号,而作为上君,他的修为也是真的高深…可一点也不莫测,因为他空有一身修为,却没有同外人一战的实力,堪称花瓶中的战斗机,战斗机中的花瓶。
  也正是因为如此,桃夭上君一直想要他徒弟的龙骨,用以锻剑提升战力。
  谁能想到桃夭上君连自己的本命剑都没有呢?!
  谁知一朝翻车,龙骨没搞到还被雷劈了,刚好死在第三章 的一半!
  三集都活不过的炮灰!苏且桃双目怔怔,只晓得重复这寥寥几笔的剧情,最后忍不住捂住自己上下起伏的胸口,心累。
  虽然重来一次让他拥有了健康的身体,却不再拥有健康的人生。这又一刺激,苏且桃眨眨眼,两行清泪悄无声息落下,非常我见犹怜。
  美人垂泪当真十分赏心悦目,何况还是这样清冷的美人。镜子嘴也不瓢了,一心盯着人花瓶上仙瞅个不停。
  虽然是个花瓶,但真的非常适合做吉祥物,怪不得仙门每每有活动就请这尊大佛‘镇宅’。
  有他在,许多手脚带刺的人都能收敛许多。
  “……呜,哇——!”默默垂泪许久,泪腺发达的苏且桃一个没憋住,绵绵细雨发展为倾盆大雨,间或还有电闪雷鸣响个不停。
  镜子:……
  这样可就一点也不美丽了啊我的崽。
 
 
第2章 苏且桃:就算哭,我也很美!
  后门的浮华端着茶水,差点没被突如其来的嚎哭给吓得崴了脚。
  “……”如果没记错的话,桃崖除了自己,就只有那平日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的苏且桃。
  浮华,男,魔尊,刚重生回来,师尊还是苏且桃,目前他的便宜师尊正哭得山崩地裂,令他十分懵逼。
  想想上一世,他的这位花瓶师尊不知从哪里知道自己本体为龙,竟然想要取出他的龙骨锻剑。
  谁知下一秒就被自己的化龙天劫劈死了。
  啧,真是得不偿失。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苏且桃的所作所为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浮华任由仇恨冲昏了头脑,不管不顾冲下山肆意屠杀,仙门保不住他,修真界也容不下他,最终只能选择堕魔。
  此后为魔尊,碾碎欺辱他的修真界,控制供应修真的人界,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可却永生孤寂,再无触碰光明的资格。
  这一世回来,他只求护住家人,平安一生。
  另一边,好不容易在魔镜的连声轻哄下雷雨暂歇,苏且桃揉了揉自己清瘦的脸蛋,心想这大概就是自己瘦下来的样子。
  穿书前自己是个因常年服药而肥胖的小胖子,这晌倒是瘦下来了,也变得好看了。
  “呜…我真好看。”即使停止嚎哭,形似桃花的眼内依旧波光粼粼,苏且桃小眼神止不住往魔镜里瞅,镜中美人可真是我见犹怜,美得惊心动魄。
  魔镜语重心长:“可是苏且桃为人很清冷的,你可不要露馅了,小心人家说你夺舍又拿雷劈你。”
  虽然被夺舍的是个花瓶,但护犊子的仙门也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嗯……”苏且桃揉揉眼睛,小小的身子蜷缩成一团,陷在纯白被窝里,脸颊愣是挤出小小一块,像一只奶乎乎的小汤圆。
  哎——!魔镜在心中叹气,这么乖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你很好欺负啊!
  桃桃不要怂,站起来!
  “……”虽不知道苏且桃到底在和谁说话,浮华还是在他停止嚎啕大哭之后推门而入。
  穿过不长的长廊,这座桃花小屋最深处的卧房终于豁然眼前。
  屋内十分单薄,只有一张床,一张书桌和一面长镜,窗户之外树影摇曳,猜想应当是桃崖上随处可见的桃花。
  浮华一直不懂,为何苏且桃这般喜爱桃花,明明只是人间最喧嚣常见的花罢了。
  “师尊。”浮华放下手中的端盘,刻意压下了心中若有若无的怨愤,表现得像一个朴实无华,尊师重道的普通弟子,“弟子前来拜见。”
  “嗯。”苏且桃哭的眼前一片模糊,此时此刻眼泪花花都还止不住呢,“东西放下就好了。”
  师尊今日格外不同。
  浮华诧异,忍不住抬头看了两眼,小小一只的花瓶师尊眼眶红红,清泪时不时就滑落两滴,瘪着个嘴委屈得不行。
  到底在委屈什么啊…哭成这幅德行。浮华不动声色上前,释放出一丝丝精纯的龙气。
  龙气像一把小钩子,悄无声息朝目标袭去。
 
 
第3章 苏且桃:啊,一个人的独角戏~
  “阿啾——!”闻见莫名其妙的香味,苏且桃一个没忍住,甩着脑袋瓜打了个人仰马翻的喷嚏。
  我,我香水过敏!
  下意识的,苏且桃用棉被捂住了自己的下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朦胧的大眼睛紧盯香味的来源,神情紧张到像一只机警的小动物。
  生怕龙气挨他一下的样子。
  “……”孤很臭吗?你鼻子捂那么紧。
  悄无声息收了龙气,浮华算是明白了,他这小师尊确实和以往有所不同。
  好像更傻了,但是也活泼不少。
  “师尊,您不舒服么?”即使如此,该做的样子还是得做足,而且苏且桃这副模样确实招人逗,浮华忍不住上前,神情中竟然有些担心。
  苏且桃摇头,伸手抹抹泪珠子,“没事!就是刚刚被洋葱辣到了。”所以你别过来啊!
  小眼神乱瞟,而余光里魔镜闪个不停,上面用标红的大字写着‘浮华’。
  浮华……浮华?
  苏且桃默默攥紧了小被子,五官僵硬,小表情绷得更紧:“你先退下,为师还有事要做。”
  果然还是以前那个苏且桃,明明废物得要死还要装清冷。浮华在心中不屑一笑,面上维持尊敬,抱拳缓缓退了出去。
  “我刚才表现得还好么?”等到冷静下来,苏且桃扭头询问魔镜。
  魔镜颤颤巍巍抖了两下,它也没想到苏且桃竟然真的没有穿帮,按理说浮华与‘苏且桃’朝夕相处,本该对‘苏且桃’的性子一清二楚……忽略掉疑点,魔镜道:“是挺不错…可你以后怎么办?”万一不小心穿帮,那可就真的糟了!
  这是它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火种!
  苏且桃默默裹紧小被子,就露了张粉扑扑的小脸蛋:“还能怎么办…先讨好浮华才能留命在,等到功德圆满,我就离开仙门……”
  魔镜十分赞同他的说法,见他没被男主吓傻松了一口气,同时从镜面里抛出一个小小的背包,语重心长:“那今天就先好好休息……”
  苏且桃茫然,从小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挠了小背包的带子,随即‘嗖’一声扯进被窝里:“这是今后的计划书?”想到这里,他的嘴角疯狂上扬,觉得自己简直捡到了天大的便宜。
  有人帮自己做总比自己做好么~从小被娇宠长大的苏且桃笑的甜滋滋。
  虽然不忍心打断他的美好幻想,魔镜还是十分残忍地道出了真相:“崽,你明天得去给弟子上课,虽然只是守自习…但还是得去。”
  而那个小书包,是你的书包,里面是为上课准备的书……
  “?”苏且桃大惊失色,“为什么仙门弟子还要上课?!”难道不是该天天蹲在自己的窝里潜心修行么!
  魔镜叹气,“原本的确是一心向道,直到那一天,门中弟子下山被骗…好惨的,底裤都被没了。也因为如此,你的师兄才下令所有弟子都得学习人间文化,以免将来下山被卑鄙的外乡人骗到回山的盘缠都不够,还得仙门亲自下山捞人。”
  仙门可丢不起那个人。
  “……”我看你们仙门的人,多少都有点问题。苏且桃揉揉干涩的眼,深刻感觉到自己上了贼船,还跑不掉的那种。
 
 
第4章 盛世白莲!
  第二天,苏且桃换上素净雪白的长衫,脖子上挂着缩小的魔镜,打着哈切一步步往教室艰难挪去。
  十分不情愿但没有办法,因为学生可以逃课,但是夫子不行呢。
  “都叫你昨天早点睡了。”魔镜扒拉在他胸口,随时随地在他即将偏航时提醒他回归航线。
  “我太慌了嘛…而且总得为今后做打算。”苏且桃揉揉眼又是一个哈切,白皙的脸上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平添一些阴郁美。
  美人即使长了黑眼圈,那也是赏心悦目的。
  苏且桃睁眼,眼前微风吹拂桃花林,漫天粉色的花瓣卷挟春日独有的花草香,轻飘飘落了满地。
  苏且桃张开双手,以拥抱的姿态接受了这一春天的馈赠。
  春天啊…还以为自己永远见不到下一个春天了。
  “快走吧。”眼看时间就要过了,魔镜忍不住出声提醒。
  苏且桃迟到了不要紧,但往后名声又不知得臭成什么样子。
  苏且桃嗯嗯两声,将背包往上提了提,蹦蹦跳跳下山,背影十分欢脱。
  直到穿过桃崖的结界,他才突然严肃起来。
  保持高冷,力求活命!
  桃崖之下是常年不化的山雪,一脚踩在漫无边际的白色之上,只觉寒凉快要穿透脚底直达骨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身体约莫也察觉到主人的瑟缩,自发自溢出真气护住了单薄的青年。
  好容易暖和了起来,苏且桃搓搓手,脚下踏着自以为清浅的莲步往魔镜指引的方向走去。
  白衣在飞雪中起舞,照进身后暗藏之人意味深长的眼中。
  苏且桃…真的有哪里不一样了。浮华见那人的背影完全消失在飞雪中,才从雪树之后走了出来,高大健硕的身躯好像一颗雪松,永远伫立不倒。
  向来自视清高的师尊怎么可能蹦蹦跳跳下山了,东瞅一下西瞅一下,就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般场景。
  可这里是生他养他的仙门,他不可能不认识这一切…昨晚自己用探魂术探查过他的魂体,灵魂与身体的融合犹如水杯盛满了水,一滴不多一滴不少。
  除却那一团多出来的心火,熊熊燃烧,甚至胜过仙门之上光芒万丈的太阳。
  罢了,就让孤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吧。浮华收了莫测的神色,召唤传送门一步走踏进了课堂之中。
  由孤寂踏入人间。
  “浮华,桃夭上君是不是又为难你了?”明宁总算等到浮华,悄悄推开沉默寡言的少年落座他身旁的位置,面色含愁,似乎真的为他担心。
  沉默的少年自己走到了最后面坐好,这时,其他人的目光也都忍不住集中到两人身上。
  浮华师弟真是命苦,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师尊呢,还好有小师妹在……虽然对苏且桃意见很多,但众人终究不好说出口——再怎样,那都是他们的前辈,良好的教养告诉他们即使看不惯,也不能无礼。
  浮华瞥了一眼蹙眉十分心疼他的小师妹,温声应道:“…啊,师尊从来没有为难我,我是有自己的事情才来的晚了些。”
 
 
第5章 第一堂课!
  前世的苏且桃虽然坏,可坏在表面,猜一猜就能知道他的打算,堪称毫无防备…但这位小师妹不同,她可是坏到了骨子里。
  笑里藏刀,借刀杀人,蛇蝎美人,再没有比这些更加符合她的‘形容词’了。
  而且苏且桃比她好看,这姑娘也就不知怎么的惦记上人家,回回背后说人坏话,一来二去弄得苏且桃名声越来越臭,到了最后甚至不知何时传到了外界。
  所有人都知道桃夭上君只是个空有其表的废物。浮华眯眼,笑容达到眼底。
  被浮华噎了一下,明宁抿了抿唇,颔首扭头不出声了。
  瞧着还委屈得不行。不知为何,浮华想到了昨晚那顿嚎啕大哭,心说这算什么委屈,苏且桃那才是真的委屈。
  眼角晕红都连成一片了,可怜见的,那般可怜竟然连自己都为之动容……
  苏且桃整理好自己的行装,悄悄从后门走进教室。但这满教室的人都不是普通人,早就察觉到这位没有刻意掩盖自己气息的上君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