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穿成病美人仙尊后【完结】──枝共冢

时间:2021-07-12 14:39:27  作者:枝共冢

   

第1章 小仙尊被掳走啦初秋时节,清澜山。
  通天台四周桂花树伴着清风阵阵摇曳,淡香窜了满台。
  高台上正站着两位剑拔弩张的男人,左侧身着淡青色劲装的青年手握一柄弯刀,一双长眸透着怒意,细看胸膛正因剧烈动作而剧烈起伏着。
  而他的对面站着一个穿着黑龙刺绣衣袍的男子,他剑眉刚毅,狭长深邃的眸不怒自威,手上执着一只未展开的深木折扇,姿态倒是淡然自若。
  台下站着不少清澜山的年轻弟子,见状都开始在底下窃窃私语起来。
  “这可就糟了,星河长老看起来要输了。”
  “我早就说了,凌云宗的掌门哪是这么容易就能击败的,我看这次小仙尊是一定要被那凌云掌门给掳走咯!”
  “你到底是不是我们清澜山的人啊!你到底站哪边的!”
  此时底下的小弟子吵得不可开交,台上也未停息战火,反倒上座最边上那个摇着扇子一脸慵懒的男子微微蹙起眉,细长的眼睫微抬朝着喧闹声传来之处瞟去。
  那群弟子察觉到不远处一束摄人目光投来,便齐齐熄了声,哪敢再大声喧哗。
  上座那个施压的男子这才收起视线,朝着早已分胜负的擂台上看去。
  他面色淡然,身着白色刺绣宽大衣袍,青丝在头顶用一只简单的发冠竖起,露出一张谪仙般清雅禁欲的绝美面庞。
  实在不才,沈空知想起方才那群弟子的低声讨论话题,便是一阵无奈,不为其他,只是因为他沈空知,就是那个即将要被掳走的可怜小仙尊。
  此时的观光席上,清澜山几大长老都在专心致志盯着擂台上这场胜负已定的比武,沈空知自己却是早已放弃挣扎。
  早在半个月前,本在家呼呼大睡的他醒来忽然穿越到这个无聊的仙侠世界,毕业几年还适应不了城市快节奏的他就已经决定提前开启自己的养老计划,在这个毫无乐趣的世界安享晚年。
  最开始他还担忧自己会被别人看出破绽,没想到这具身体的原主跟他一样整日吃了睡睡了吃,不仅在这样一个仙侠世界中是一个出过意外灵力尽失的废物,还是万人敬仰凌云峰掌门的超级迷弟。
  总之就他这些天来听别人提起过的原身对那位掌门做过的好事,便已经让他感觉到了隔着马甲丢脸的感觉。
  而他在前几日误打误撞跟那传说中如高岭之花禁欲无瑕的掌门萧长夙见了一面,然后这厮便莫名其妙怒极,口出狂言说要将他掳回自己凌云峰好好管教一番。
  沈空知大惊失色的同时,他的师兄赵星河也暴脾气上来了,硬是要护着自己一直以来捧在手心里的小师弟,于是便有了就今日的擂台之战。
  造孽啊!怎么就摊上这档子事了呢?
  沈空知坐在上席往嘴里偷偷扔了一颗蜜饯,正怕被人发现四处张望,却在这时通天台上发出一阵巨响。
  所有人的视线骤然回到那处,众人哗然。
  原来是一直苦苦支撑的赵星河终于被一招劲风拍飞了,这时候倒在通天台下捂着胸口吐出一口血来,一双眼还死死的盯着看着高台上蓦然站起的沈空知。
  “师兄没用......护不住你......”话音未落,赵星河便两眼翻白晕了过去。
  清澜山众弟子哗然,忙上前去将晕倒的赵星河扶了回去。
  萧长夙胜利后还是那副高冷倨傲的模样,深邃狭长的眸子直直望向高台那身姿硕长宛若仙人的俊美男人。
  “温掌门,愿赌服输,本尊能将战利品带走了吧。”
  他的声音低沉无比,却叫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楚。
  沈空知面色还是云淡风轻,心中实际已经炸开了锅。
  他长眸色泽浅淡,微微扭头看向正中间坐着的掌门师兄师兄温函渊,后者也正蹙着眉思量中。
  想到一直以来清澜山的各位师兄都待他不薄,尤其是这位负责的大师兄,沈空知很难得地换位思考了一番,决定自己做一回舍生取义的英雄。
  想清楚以后他挺直脊背,对着温函渊缓缓俯身抱拳:“掌教师兄,既然星河师兄已战败,我们清澜山自当言而有信。这些年来承蒙师兄们照顾,这一次诸位不必再护着空知。”
  话音落下,沈空知一抖袖袍,锋利的剑眉微蹙看向台下唇角含着势在必得轻笑的萧长夙,淡然道:“我跟你走便是。”
  此话一出,清澜山众弟子纷纷上前一步:“长老,万万不可啊——”沈空知看着台下神色紧张的弟子,心里忽然有些感动。
  没想到他们平时虽然都在私底下嘲笑他是个废柴,还没人愿意认他做师尊,可到了关键时刻居然都出来阻止。
  果然是清澜山的弟子,都有着一股热血心肠。
  沈空知鼻尖一酸,正要表示自己即使离开了清澜山,以后也会抽时间回来看望他们。
  可还没开口,便听底下几个弟子纷纷开口。
  “空知长老,上回下山您找我借钱买两坛桃花醉的钱还没还呢。”
  “长老长老,您借了我的竹笛也还没归还。”
  “长老,前几日您弄脏了我的道服,说好赔我一套新的......”“......”前两个倒还算说得过去,可当最后一句话说完以后,开口的那位弟子立马感受到一股杀意袭来。
  他错愕扭头,一眼便看见那凌云峰掌门萧长夙正执着那把要人命的折扇,眯着狭长的眼眸极为不悦地盯着自己。
  “咳咳——”沈空知有些心虚地将折扇展开掩于面前,很不要脸地把这些原主欠下的债都一股脑丢给了别人:“这些东西我都交由星河长老代为保管了,待我离开以后你们找他寻去便是了。”
  说完以后那些弟子总算都齐齐退下,而沈空知表面冷若冰霜,心底已经在哀求那位师兄醒后得知这件事千万别上凌云峰来将他狂殴一顿。
  这些事情处理完,萧长夙显然已不耐烦了。
  他一展折扇,露出扇面用鎏金笔墨龙飞凤舞列下宛若鬼画符的潦草字迹,冷冷道:“空知师弟,天色不早,我们该上路了。”
  这句话说完,清澜宗五位长老纷纷起身,但只有三长老柳若歌不舍地看向沈空知,伸手在他细瘦的肩上揽了一会。
  沈空知被一个大男人满脸怜惜地抱着也怪不好意思的,一时不禁有些尴尬起来,同时也没注意到台下的萧长夙骤然蹙起眉头,一副极不悦的模样。
  柳若歌向来是最不正经的那个,这时候趁着揽抱之际将一颗珠子塞进沈空知掌中,隔空传音道:“小七,这珠子里装的乃是软骨散,若是那禽兽要对你做什么,你便捏碎它,将其撒入酒水中去骗他喝下,到那时即便是萧长夙这样法力通天之人也毫无还手之力。”
  沈空知从来不知还有这种东西,闻言很是感动地将其收入袖中,重重将白玉般的手放在柳暮歌背上重重拍了两下。
  “谢谢师兄,空知一定好好利用。”
  言罢,沈空知将面上的悲伤都收敛殆尽,冷着脸一步步走下高台,跟着萧长夙缓缓走出了清澜山。
 
 
第2章 基佬所谓何意两人一前一后走到山脚,沈空知正在心中抱怨许久未行这么远的路有些脚疼,正准备停下来休整一会,便听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空知长老!你的斗笠忘拿了。”
  沈空知和萧长夙齐齐回眸,便见一位穿着清澜山白色练功服的少女手中拿白纱斗笠匆匆跑过来,灵动可爱的小脸泛着红晕。
  “谢谢,我还真忘了。”沈空知朝她微微一笑,将斗笠戴在头上。
  两侧的白纱分别搭在肩上,萧长夙垂眸看着面前人仙风道骨肌若白雪的模样,莫名就有些唇干舌燥起来。
  “长老务必要记得怜儿,三年前怜儿被掌门师尊罚跪,还是您说情让师尊把我放进了门,大恩大德怜儿没齿难忘。”
  少女说着双膝一软要扶着沈空知的手臂跪下去,他大呼不好,正要出手去扶,身边却忽然荡起一阵风。
  紧接着那怜儿姿态别扭,硬是跪不下去。
  这时候始作俑者萧长夙总算开口了:“该行路了,若是你再在这唧唧歪歪,便将你也顺道捎走,送去凌云峰做伙房丫头。”
  此话一出,沈空知便见方才还含情脉脉依依不舍的怜儿脸色一白,立马松开他低下头去:“恭送长老。”
  “......”待沈空知和萧长夙走出山门后,前方脚步稳健的萧长夙却忽然转过身来,从袖中掏出一条皱巴巴的袖帕扔给沈空知。
  沈空知:“???”
  “你手上一股胭脂味,难闻死了。”萧长夙蹙起剑眉,露出一副厌恶的神情。
  一脸茫然的沈空知不着痕迹抬起袖口轻嗅一下,却没闻见他口中说的什么胭脂味,于是便只是用那袖帕粗略擦拭了一下手。
  可这幅光景落在萧长夙眼中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面前气质清雅宛若谪仙的人用他平日随身携带的黑色袖帕擦拭着修长白皙的手指,精致的眼睫微垂,笔直的鼻梁下形状较好的嘴唇微微抿着,好一副诱人模样。
  他定是又在勾引自己!
  想到从前沈空知逢人便说爱慕自己的传闻,萧长夙常年紧绷的冷脸也隐隐有了崩裂迹象。
  于是沈空知擦完手后一抬头便迎上了这位萧掌门阴云密布的俊脸,紧接着便被他攥住手腕踩上长剑带上天际。
  【卧槽卧槽卧槽!】
  四周狂风阵阵,脚底下便是如蚂蚁般小的行人,沈空知被身后男人揽着腰身踩在细细的长剑上,身子僵硬道不行。
  不过半柱香的功夫,长剑缓缓落地。
  “萧掌门来啦,楼上雅间有请!”
  酒肆的小二吆喝声将沈空知从恍神中唤醒,他克制着内心的惊惶,努力维持着清澜山小仙尊的清冷孤绝形象。
  可就在踏进酒肆破旧的大门瞬间,里头齐刷刷朝这边扫射过来的灼热视线便让沈空知险些破了功。
  “咦惹!不得了啦,萧掌门这次找了个冷美人,上次那个小可爱多半又被踹了。”一位穿着白色短打的粗糙大汉如此说道。
  他对面那个瘦高青年啧啧叹:“我还挺喜欢那个可爱小孩呢,来赌一把,这次的冷美人能坚持多久。”
  沈空知虽然自小出生在开放的现代社会,但听了这些人的讨论,也不禁咂舌。
  敢情这萧长夙还是个男女不忌的变态!怪不得方才与师兄比武的时候一边目光灼热/地盯着他,还不忘含情脉脉地望向他们门派长相最为妖冶的四师姐。
  未等他从思虑中回过神来,面前原本喧哗热闹的大厅忽然安静下来。
  沈空知缓缓抬起细长清冽的眸,不着痕迹侧首往自己身后看了一眼。
  唔......原来是正主跟上来了。
  萧长夙这人虽然看似名声不怎么样,但威慑力还是杠杠的。
  沈空知被他摁着后腰往前带,几乎是被半强迫地押上了二楼,可分明两人之间也有着一些距离,可他悄悄往楼梯下一看,却见那些人眼中都要射出激动的光来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这个暴力狂在这里有那么受欢迎吗?
  上了楼上的包间以后,他正被面前豪华的床榻给整的有些艳羡,可身后传来的沉重关门声却让他一瞬间幡然醒悟过来。
  “你干嘛!”
  沈空知骤然扭头,蹙紧眉头冷脸克制着自己心中的慌乱。
  他自以为完好地维持住了仙人的潇洒风姿,可不曾想自己的这副模样落到萧长夙的眼中却是另一幅画面。
  眼前的白衣道人头顶纱帽,飘逸的白纱在瘦削精致的脸颊边飘起,衬得那双长眸中的慌乱越发清晰,颤颤巍巍站在房间里的模样也十分可人。
  分明是个外表清雅的小长老,可实际上却怕自己怕得要命。
  这种强烈的反差感让萧长夙很是满意,他忍不住朝前走一步,果然见沈空知身子又是一颤。
  他憋着唇角即将要溢出的笑,故作高深道:“都到了我的地盘,不觉得现在问这个问题有些太迟了吗?”
  这句典型的坏人发言让看了二十多年宫斗剧的沈空知大惊失色,他猛然往后退了一步,伸出一只修长的食指来怒视着萧长夙:“大胆狂徒!我乃堂堂清澜宗七长老,你岂敢对我不敬!”
  萧长夙压根不怕他那三脚猫功夫,何况这空知长老早在几年前便被传出武功尽失的消息。
  本来最开始他还有些不相信,可此时看着面前青年浑身上下无一丝灵力的模样,却也是不得不信。
  “即便是我要对你不敬,你又能拿我如何?”萧长夙微挑唇角,一双深邃的眼眸如同含着一汪深泉。
  沈空知一时间不禁看的着了迷,等回过神来看见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又不禁脸红起来。
  “简直是不要脸!”他破口大骂,慌张间想到方才楼下那些人说的话,又立马张口说:“我可不是基佬,你别打我的主意。”
  这副小野猫的模样很大程度地取悦到了萧长夙,他正打算更进一步地逗逗沈空知,却忽然听见这么一个陌生词汇。
  于是他思忖良久,很是好奇地站在原处问:“基佬所谓何意?”
 
 
第3章 沈仙师的好皮囊沈空知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正看着床边的小窗户,思考着自己是否能从那逃走。
  可一听见这句话却是一瞬间有些愣怔,他扭头与一脸茫然的萧长夙对视几秒,忽然感觉有些忍俊不禁。
  他怎么忘了,这货是个土生土长的古代人,压根听不懂自己的话。
  于是内心斟酌良久,他忍不住起了个坏主意,索性便蹲在床榻上,然后歪着头认真跟萧长夙说:“这是我们的老家话,意思就是断袖,我不是断袖你知道吗?我是个直男。”
  这个词萧长夙算是领会到了,他忍不住朝前走两步,然后俯身跟沈空知对视。
  “我也不是断袖。”
  “啊?”
  “我说...我也不是断袖。”
  这句话让沈空知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却后知后觉地感觉自己似乎是安全了。
  “你不是断袖,那你为什么......”他指指萧长夙,然后又指指楼下,一副不解的模样。
  对于这个问题,萧长夙的解释十分简单:“谁没有个不堪回首的从前呢?这件事情是有原因的,且听我慢慢道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