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剑侠大佬红包群【甜文】──木落月明

时间:2021-07-12 14:36:23  作者:木落月明

   

第一章 
  八月十五,日渐落,月将圆。
  汴京城里热闹得一如晌午。
  天子脚下本该太平,但近几天城里突然涌现出大批武林豪侠。放眼望去,食肆酒馆的桌椅板凳上,尽放满枪刃刀戟之类的利器。寻常百姓索性闭户不出。京城几乎成了武林侠客的天下。
  细柳巷前的小茶摊尤为热闹。
  武林豪侠们说到底以游手好闲的混混居多,囊中往往掏不出几个钱。两枚铜板,一壶茶,四五个人唠整天。
  他们从天南海北聊到草原大漠,到最后总要回到同一个话题——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当一个人的剑法能与天上的仙人相提并论,他总要成为全江湖话题的中心。
  叶孤城便是这么个话题人物。因而听说当他要跟西门吹雪决斗时,不管千里江南还是塞外边关,全天下的好汉齐齐奔赴京城,就为一睹两位剑仙的大家风采。
  距离天心月圆的决战时分,还有三炷香的时间。
  按理说,这些武林人士应该提前搬好小板凳,到紫禁城下占个好位置才对。
  提起这件事,就有侠客就忍不住拍桌开骂:“放他老子的狗屁紫禁对决,皇城深宫是我们能进去的?”
  另一人道:“也不是进不得。禁军统领曾特制了七条红缎带。手缠缎带,皇宫自可畅行无阻。”
  “红缎带?长什么样儿?你能搞来几条?”
  “哎哟,我哪能弄得到哟!实话跟你说,统领大人把七根缎带全送给一个人。谁要看比剑,非问他要一根缎带不可。”
  众人投去好奇的目光:“这个人是谁?”
  “四条眉毛的陆小凤。”
  “四条眉毛?天底下竟有长着四条眉毛的人?那他的眉毛该怎么长?横着摆两排还是两横两竖?”
  茶摊里除了那些口吐芬芳的大老粗,还坐着位腰间别细剑、一身金线衣的少年。少年扎着马尾辫,模样颇为俊美。若非他戴着顶轻纱斗笠,定要引来众人艳羡的目光。
  他的名字叫谢昀。
  谢昀对陆小凤的眉毛怎么长并无太大兴趣,对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的决战也不感兴趣。他的目标自始至终只有一个,神剑三少,谢晓峰。
  谢晓峰成名比叶孤城和西门吹雪早。早在十七年前,谢晓峰就已经是江湖第一剑客了。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绝对第一。
  可是这样一位剑术绝顶的高手,十七年前竟销声匿迹,从此杳无音讯。
  有人说是叶孤城打败了他。自此神剑三少自断一臂,退隐江湖。
  还有人说叶孤城一个人打不过谢晓峰,真相是叶孤城与西门吹雪二打一,硬生生以多欺少要了谢晓峰的命。
  不管怎么说,谢晓峰跟叶孤城总是有交集的。这便是谢昀要找叶孤城的原因。
  谢昀来自遥远的大唐武侠位面。西子湖畔,问剑山庄。谢昀是问剑山庄的特聘镖师。
  问剑山庄练剑也铸剑。大唐江湖至少有一半的兵器,都出自问剑山庄之手。
  近些日子叶大庄主把市场开拓到了综武侠位面。谢晓峰正是来自综武侠位面的第一位主顾。
  谢晓峰托问剑山庄修理祖传的“谢家神剑”。七尺三寸,六斤六两,寒铁为刃,吹发立断。
  谢家神剑很快修复完毕。叶大庄主十分重视,亲自为镖师小谢拉了个红包群,好助他顺利完成给谢晓峰送剑任务。
  背靠土豪问剑庄,谢昀的吃喝用度自不同一般的江湖人士。
  抬手就是两锭金:“你们谁能把陆小凤找来?”
  茶摊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那可是两锭金!普通人家一辈子也赚不到一锭金!
  众人哄然而散,连老板和小二都赶着找陆小凤去了。
  茶摊冷冷清清只余一个茶客。
  谢昀坐回位置上。呷一口茶,对余下的茶客道:“阁下就是陆小凤吧?”
  谁能想到真正的陆小凤边喝茶边听着自己的八卦?
  陆小凤还想抵赖一番:“就因为我不图你的金子,不帮你找陆小凤?”
  谢昀笑道:“他们说四条眉毛时,你便匆匆把嘴边的两撇胡子刮了。除了陆小凤谁会刻意这么做?”
  陆小凤摸着光溜溜的嘴边:“早知不淌皇宫的浑水。满城的人都在找陆小凤要缎带。十个陆小凤也应付不过来。”
  “你可以卖我一条缎带吗?价随你开。”
  陆小凤嬉皮笑脸:“你若得了缎带,岂不成了第二个陆小凤?你又没有胡子可剃,怕要额外沾上两撇胡子,扮成个丑人。”
  陆小凤说得不错。人人都要看紫禁城内的高手对决,人人都想夺走别人手中的入场凭证。所以,这七根缎带看似禁军统领给陆小凤的礼物,实则一场挑动武林人士自相残杀的阴谋。禁军是绝不容许江湖侠客在京城闹事的。
  谢昀不怕:“我既敢买,自不给别人抢去。”
  陆小凤并不觉得柔弱的黄衣少年能护好缎带。
  更何况,现在就有人盯着他。
  两个人,一个紫衣人,一个青衣人。一个年长者,一个年轻人。
  年轻的穿青衣的是先来的。在茶摊对面的面馆坐了大半天。紫衣的长者刚来不久。但自从长者来了后,陆小凤十次抬头有九次能撞上他们的目光。
  很显然,他们二人是认得陆小凤的。
  陆小凤也认得紫衣老者。名如其衣,司马紫衣。司马紫衣武功不高,却总能笼络一帮江湖好手替他卖命。近些年来坑蒙拐骗、杀人越货的事情没少干。
  现在司马紫衣的盯着谢昀。只怕等交易完成,他们就会出手抢劫谢昀新买的缎带。
  陆小凤索性指着两人向谢昀道:“我看他们也想买缎带。不如价高者得。”
  谢昀同意。拍卖很公平。论起拍卖,土豪剑庄的子弟还没怕过谁。
  谢昀走到面馆,对司马紫衣和青衣剑客道:“陆小凤准备拍卖他的缎带,我们三个凭本事竞价。”
  司马紫衣捋着胡子,眨着狡黠的眼睛:“不知阁下开价多少?”
  “一千金起拍吧。”
  “一千零一金。”
  “两千金。”
  “两千零一金。”
  ……
  谢昀一路喊到两万金,司马紫衣还比他高一金。
  江湖套路深,故意抬价的勾当谢昀没少见。等司马紫衣喊到两万零一的时候,谢昀忍不住问:“你真出两万零一金?”。
  司马紫衣道:“千真万确。”
  谢昀将两万金的银票摆到桌上:“我是真有两万金的。你也把你的金拿出来瞧瞧。要是真有,我接着跟你拍。”
  司马紫衣只拿出了一锭金。
  司马紫衣指着青衣剑客:“另外两万金在我徒儿胡青身上。”
  胡青面无表情,也不见他拿出金。
  司马紫衣道:“他三岁练剑,如今的剑已比西门吹雪快上三分。”
  谢昀礼貌地点个头。
  司马紫衣又道:“我是他的师父,我的剑法又比他快三分。也就是说,我比西门吹雪快了六分。”
  “不对不对。三分乘以三分,算下来应该是你比西门吹雪快出近七分。”谢昀的数学还是可以的,可他不理解:“你的剑快不快,跟拿不拿钱有什么干系?”
  司马紫衣把话往明白了说:“只要剑够快,你的钱就是我的钱。”
  谢昀懂了,一老一少原来想抢他的钱。
  他深深替两个倒霉蛋感到遗憾。这两人怕是要凉了。
  谢昀不会武功,他的武功全来自叶庄主发的红包。装备着系统面板,点哪个用哪个。武功的威力他是不能控制的。
  叶庄主发的红包“洗剑问心”杀伤力极高。就像满级毕业侠士遇到二三十级的小怪,招式一用就秒了,想留条生路都不行。毕竟综武侠位面的江湖很残酷,没有什么“对方已重伤,大侠请手下留情”的保护机制。
  胡青拔出了号称比西门吹雪还要快三分的剑。
  司马紫衣也拔出了相传两个西门吹雪也打不过他的剑。
  谢昀优哉游哉地端起壶茶,往剑刃上淋去。
  茶水顺着剑身往下滴。
  胡青叫道:“好小子,死到临头还敢装腔作势。”
  洗剑问心。第一步,就是洗剑。技能前置如此,谢昀也无可奈何。
  杀人越货者从不讲道义。趁着对手洗剑,胡青提剑朝谢昀的胸膛招呼过去。
  胡青的剑也算快,倒不似他师父吹的比西门吹雪的还要快,也就普通的二流剑师的水平。
  陆小凤暗捏了枚铜钱。等着胡青快刺中人时打落它。
  谢昀的剑先动了。
  剑动即问心。
  问心即穿心。
  剑尖淌着鲜血,剑刃沾着茶叶。
  血向着茶叶漫过去。染了血的茶叶变得沉重,缓缓地从剑刃上脱落。
  万籁俱寂,叶落人亡。
  随着胡青横倒的尸体,周围的食客发出阵阵尖叫。
  坐在对面茶摊的陆小凤却听不到一丝喧嚣。
  他在努力复盘,刚才少年的剑是如何刺出来的?
  看不到,想不到,不知道。
  胡青师徒吹嘘他的剑比西门吹雪快是假的,可是谢昀的剑比西门吹雪快是真真真切的。
  快了不止三分、六分、七分,快到不可计数。陆小凤心想,就算是西门吹雪本人,也接不下这一剑。
  上一次陆小凤见到如此快的剑,已是十八年前。江湖中能使出连陆小凤也看不到的快剑的人只有一位,神剑山庄,谢晓峰!
  陆小凤幡然醒悟。
  眼前这个使剑的少年,他也姓谢!
 
 
第二章 
  司马紫衣连徒儿的尸首也来不及瞧一眼,足尖一点,飞檐走壁,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谢昀望着丧家之犬的背影,默默拭干剑上的茶渍和血迹,收剑回鞘。
  好一柄利剑,好一个剑客!
  正所谓穷寇莫追。这个优点连年轻时候的谢晓峰也不曾有。黄衣少年的剑心剑性显然已超越了他的父亲。
  陆小凤愈发投去赞赏的目光。
  其实谢昀心里那叫一个不甘。他很想追,奈何不会轻功。
  准确来说,是红包群里的大佬没给他发一个轻功红包。
  红包群里有两位大佬。一位是叶庄主,另一位是刚被叶庄主拉进群的青莲居士李太白。
  叶庄主发了好多红包。买缎带用的银票、秒人的大招,全是叶庄主的手笔。
  反观李白,一个红包也没发。
  可李白特别能水群,往往单口相声水出99 的消息。
  青莲李太白: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青莲李太白:叶庄主的剑招果然霸道!
  青莲李太白:牛.jpg
  青莲李太白:@西湖叶庄主还有没有别的红包能发?
  叶庄主很忙,反射弧特长,老半天都没回复。于是话唠的李白决定换个人唠嗑。
  青莲李太白:@镖师小谢没看懂叶庄主的剑招吧?
  青莲李太白:杀人的不是剑。
  青莲李太白:剑刺进胸膛之前,剑尖的水滴已震碎了他的心脉。
  谢昀也很忙,连群消息都来不及看。
  没人回复一点不妨碍李诗仙自说自话。
  青莲李太白:可惜我发不了红包。
  青莲李太白:不然教你青霄逐月、回光流影,准叫贼人跑不了。
  青莲李太白:你说我的红包界面为什么是灰的?@镖师小谢
  青莲李太白:叶庄主把我拉进群也不给我讲讲机制。
  青莲李太白:发不了红包真难受。
  青莲李太白:委屈.jpg
  寂寞水群的人总是饿得特别快。李白的注意力很快从发红包转移到吃吃喝喝上。
  青莲李太白:[链接]路过汴京,你一定不能错过的十大美食。
  青莲李太白:就去前面的春华楼。
  青莲李太白:工作再忙也要吃饭啊。@镖师小谢
  青莲李太白:春华楼最好的就是兰陵酒!@镖师小谢
  李白的疯狂艾特真叫人抓狂。谢昀匆匆在群里回个“OK”的表情,不敢多搭话,搭着搭着能跟他水一天。
  谢昀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要同陆小凤算账:“他们两个是不是你的托?”
  陆小凤举手赌咒:“天地良心,陆小凤不认识他们啊。”
  “没人竞价了,我出一千两。你卖是不卖?”
  “缎带已全分完了。连我自己都没得。十万两也买不到。”陆小凤苦笑。
  “你都分给了谁?”
  “我不能告诉你。你的剑法很高,若去找陆小凤朋友的麻烦便不好了。”
  谢昀不高兴。缎带被亲友包了就不要骗路人来拍嘛。
  陆小凤笑嘻嘻地说:“我可以去问问他们,看看有没有人愿意让出一条。”
  “你确定他们愿意让?给出的东西恐不好要回来。”
  “总有人愿意的。神剑山庄的少庄主,怎么说都该有一条。”
  “少庄主?”
  “乌黑鞘,杏黄穗,三尺六寸,寒铁为刃。你拿着谢家神剑,又能使得一手快剑,不是谢晓峰的儿子还能是谁?”陆小凤得意洋洋,自以为看透了少年的秘密:“你去看西门吹雪和叶孤城比剑,是想找到谢晓峰。谢晓峰是爱剑之人,他定然不肯错过这场大战。”
  陆小凤猜个八九不离十。
  谢昀也懒得解释位面、西湖山庄啊之类的事物,只好随口搪塞:“你说是就是吧。你认识我爹?”
  “十多年前见过一面。”
  能见过谢晓峰的肯定不是简单人。谢昀忙追问:“你在哪里见着他的?”
  陆小凤脱口而出:“衡阳平康坊。”
  谢昀若有所思。万一京城找不到谢晓峰还能去衡阳看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