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胡闹【竞技】──十七绛

时间:2021-07-12 04:20:44  作者:十七绛

 

  齐远星万万没想到,他暑假送外卖打工眼看就要拿到奖金的时候,会替一个客人去相亲。
  女装相亲就算了,对象还是自己几百年不见的死对头。
  宋闻洲:我没想到,你居然为了见我,这种招都想得出来。
  齐远星:我特么是为了客户!
  宋闻洲微微一笑,拿出手机,“咔擦”。
  齐远星气得半死,后来参加大学生联赛后终于如愿以偿进了RYG俱乐部。
  齐远星发誓,他要成为RYG之光,要将宋闻洲狠狠踩在脚下!
  可是,在齐远星各种针对他的时候,他居然笑眯眯的。
  齐远星:“见鬼了!”
  两人的互动,就连队友们都看不下去了……
  队友们:“齐远星,你和宋闻洲关系不一般啊?”
  齐远星:“你们队长啥都好,就是睡觉喜欢踢被子。”
  队友们:“???”
  后来某一天,宋闻洲偷偷裹上了齐远星的小被子。
  齐远星:“你干嘛?”
  宋闻洲:“让你看看我睡觉是不是真的踢被子。”
  戏精上身骚操作野王受X外冷内热只对你好ADC攻
 
 
 
第1章 竟然是他
  瑞明大酒楼楼下。
  齐远星穿着那双不合脚的女式单鞋,上楼梯的时候,差点没站稳在酒店大门口摔个狗啃式。
  为了三千块钱,真的是委屈自己的42码大脚以及套着连衣裙的身体和顶着黑长直假发的头顶了。
  “今年九月,Reaper游戏举办的第一届大学生电竞联赛正在火热报名中,只需要在Reaper登录页面选择联赛通道进行报名,就能参加这次比赛!”
  “第一届大学生联赛的获胜者将会受到各大电竞俱乐部的关注,赢得前三甲的选手,更是有机会签约有名的电竞俱乐部,对于有电竞梦想的朋友们来说,这无疑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
  马路对面高楼的电子屏幕上,正在滚动播放近几天最受关注的新闻。
  齐远星一听到Reaper这个关键词,目光就立刻被对面的电子屏给吸引住了。
  Reaper,是一款在全球热度最高的英雄对战MOBA竞技网游,并且,这款游戏问世之后,很快就推动了全球电子竞技的发展,除了联动各赛区发展职业联赛、打造电竞俱乐部之外,今年还将会举办一次大学生电竞联赛。
  齐远星已经报名这个比赛,所以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眼睛里就跟着亮起了熠熠的微光。
  【嘟嘟】
  【嘟嘟】
  齐远星手机上弹出了新的消息,是Lucy发来的。
  【外卖小哥,你到了吗?那边的人已经到了哦。】
  【你放心,事成之后,奖金和五星好评,一定双手奉上!】
  【拜托拜托.jpg】
  太艹了。
  齐远星看着微信会话框,这个叫Lucy的女人,是齐远星的最后一单外卖顾客。
  高考结束的这个暑假,齐远星去找了一个暑假工,也就是送外卖。
  因为颜值高、服务好的原因,齐远星这个月的评价格外的好,只要送完这这最后一单并且获得五星好评,齐远星就能拿到“暑期外卖之星”的奖金,有两千块。
  想着之后要去参加Reaper大学生电竞联赛,所以齐远星想要多攒一点钱。
  谁知道,最后这一单外卖,叫Lucy的这个顾客,居然让齐远星代替她去相亲?
  之前送外卖,齐远星帮顾客扔过垃圾、包过饺子、洗过碗……这些齐远星都认了,让自己穿女装去相亲,这不是骗人吗?
  Lucy提出给齐远星一千块,齐远星非常有节操地拒绝了。
  直到Lucy说给齐远星三千。
  其实吧,节操这种东西,在金钱面前,挺没用的。
  不就是穿个女装去相亲吗,三千块啊,加上奖金,自己能攒到五千了!
  不过现在,齐远星是真的后悔,很后悔,非常后悔,超级无敌后悔。
  【我到了,马上上去。】
  齐远星一边打字,一边看着对面还在说大学生电竞联赛的电子屏。
  想想之后的比赛,这次的无节操一定是值得的!
  【记得哦,瑞明大酒店5楼松竹客包间!】
  Lucy的消息再度过来,齐远星长长吁了一口气,就握着手机往前走去了。
  齐远星进去之后,就有一个服务员迎了出来,齐远星报了包间名之后,服务员就领着齐远星坐电梯到了瑞明大酒店的五楼。
  之前就听说这是D市最贵的一家酒楼,齐远星心想,要在这里吃一顿应该不便宜。
  “就是这里了,女士,请进。”服务员说着,给齐远星推开了包间的大门,齐远星冲着女服务员笑了笑,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瑞明大酒楼的包间很大,富丽堂皇的,进去之后,头顶上的水晶灯和光洁的大理石的反光都快把齐远星给闪瞎了。
  “茜茜?”坐在圆桌后的那个女人看到齐远星走进来,跟着站了起来,眼中带着几分试探。
  “嗯,阿姨好。”齐远星尽量夹着自己的嗓子说道。
  齐远星的嗓音比较干净阳光,稍微把嗓子夹着一点说话,声音听起来也不会违和。
  “你好你好,快过来坐吧。”这个阿姨倒是和蔼,而且很有气质,齐远星看着她,忽然觉得Lucy亏了。
  这么和气的婆婆,现在不是打着灯笼没处找?
  齐远星走到圆桌边刚要坐下的时候,阿姨又开始介绍了:“茜茜啊,这个是我儿子,你们年纪一样……”
  其实,从齐远星走进这个包间开始,齐远星就觉得Lucy的相亲对象对Lucy也没有什么好感,所以齐远星走进来的时候,他压根儿就没有站起来打招呼。
  这会儿阿姨开始介绍了,他也不闻不问地低着头玩手机,一直到阿姨伸手戳他,他才勉为其难站了起来。
  “你好,我是宋闻洲。”
  Lucy的相亲对象从座位上站起来,齐远星还没来得及抬头,只是听到了“宋闻洲”这个名字,齐远星手里的手提包就“啪”地掉在了地上。
  宋闻洲。
  齐远星这几年来,听得最多的就是宋闻洲这个名字,他缓缓抬起头,毫无征兆地,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了一起。
  宋闻洲和以前一样,身上自带一种特别的吸引力。
  那种发白的冷色灯光一样的光芒,夹杂着他人无法捉摸的深沉气质,不说话也能通过自身的温度表达情绪,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孤傲和高冷。
  “茜茜,你的包……”阿姨的声音打断了齐远星的思绪,齐远星回过神,很快将地上的手提包捡了起来:“不好意思,手滑。”
  “没事没事,快坐下吧。”阿姨冲着齐远星笑着,语气格外温柔。
  齐远星点了点头,在他们的对面坐了下来,包间里的圆桌特别大,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精致的菜肴,齐远星的目光极快地在圆桌上扫过,心里却慌得很。
  Lucy的相亲对象是宋闻洲?
  为什么会是宋闻洲?
  这些年,齐远星在心里脑补过他和宋闻洲再次见面的各种各样的情景,但绝对不会是今天这样的情景。
  杀千刀的,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好久不见啊,你变化……很大。”
  齐远星桌下的那双手,早已经不自在地交叠在了一起,听到宋闻洲低沉有磁性的声线后,齐远星再度抬起脸来。
  “对哦,你们去年在茜茜爸爸的生日宴会上见过一次的,”宋闻洲他妈妈又冲着齐远星笑了笑,“茜茜,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把这里的特色挨个儿点了一遍。”
  “谢谢阿姨。”齐远星嘴上道谢,心里却难受得发毛。
  宋闻洲刚才那句话,很明显就是认出了自己不是Lucy,也对,毕竟之前Lucy和他见过一次……
  但是,他应该没认出自己是齐远星吧?毕竟,自己和他这么多年没见了,模样有了一些变化,而且,齐远星今天穿着女装又化了妆,他不可能认得出……
  就在齐远星试图给自己洗脑让自己不要紧张的时候,宋闻洲妈妈笑着拿起了手提包站起身:“你们年轻人有共同话题,我就不多多打扰了,你们好好聊。”
  说着,阿姨起身拍了拍宋闻洲的肩膀,冲着齐远星挥了挥手。
  齐远星也笑着回应了阿姨,等到阿姨离开之后,齐远星看着对面的宋闻洲,两人目光再度交汇的一瞬间,齐远星的心都快炸了。
  他妈的,怎么就遇到了他?
  “你……”没等宋闻洲把话说完,齐远星就来了个先发制人:“对,没错,我不是Lucy,她有男朋友,不想和你相亲,你们没戏,好了,我的话说完了,我可以走……”
  “齐远星,好久不见。”
  那一瞬间,齐远星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扔进了一个无声的旋涡里,所有的声音都被抽空,自己只能任其卷入,无力抵抗。
  原来,宋闻洲刚才说的“好久不见”,不仅仅是发现了来的人不是Lucy,更是因为,他看出了自己。
  “你……你怎么会……”齐远星沉默了半晌,说话就开始结巴了。
  “当然能认出,就像你能认出我。”宋闻洲看着齐远星,狭长的桃花眼中带着一点清冷的笑意。
  齐远星听了他的话,一直压在心里的情绪就开始有些收不住了:“呵呵,那哪能一样啊,你是可是备受瞩目的电竞天才宋闻洲啊,网上全是你的照片、视频,我能认不出你?倒是奇了,我这么一个小透明,女装都被您这个电竞天才认出来了?”
  说罢,齐远星就准备起身,原本抱着赚三千块外加蹭一顿好的来这里的,现在是真的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因为见到了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宋闻洲。
  “没想到你为了见我,想出了这种招。”
  齐远星没走两步,就听到身后的宋闻洲不冷不热的略带嘲讽的语气。
  “呵,宋闻洲,你他妈的是不是得了臆想症?”齐远星转过脸,一副好笑的样子盯着宋闻洲。
  宋闻洲慵懒地坐在暖色调的灯光里,白色的衬衣映射出一层柔软的浅光:“不然,你跟我解释解释,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还……穿成这样?”
  “为了客户,”齐远星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接着摸出了兜里的手机,“Lucy是我的客户,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赚钱!”
  谁知道,齐远星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咔擦”一声。
  齐远星转过脸,看到宋闻洲正拿着手机对着他,接着又是一声“咔擦”的声响。
  “宋闻洲,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齐远星看着拍照的宋闻洲,愤怒的情绪是彻底的压不住了!
  齐远星握紧了拳头,迈开步子就朝着宋闻洲扑了过去。
  就现在,这一秒钟,齐远星要狠狠朝着这个自以为是的傻逼脸上抡上一拳!
  谁知道,齐远星还没碰到宋闻洲,穿着不合脚的单鞋的脚一崴,接着就朝着前面扑倒了下去。
  “这又是……玩的哪套?”宋闻洲居高临下看着齐远星,微微蹙了眉。
  此刻的齐远星,两手撑在宋闻洲的膝盖上,轻轻一抬眼,就扫到了宋闻洲腰间的名牌皮带。
  淦!
  “玩你麻……”
  齐远星的“痹”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服务员拿着单据走了进来。
  恰好,齐远星和宋闻洲此刻的姿势非常地微妙,进来的女服务员也不由得红了脸:“先生,你好,刚才离开的那位女士说是由你来结账,所以打扰一下……”
  “行,你过来吧。”宋闻洲说着,摸出了自己的银行卡。
  齐远星赶紧松开了宋闻洲,从地上爬了起来。
  自己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吧?
  这是水逆,一定是!
  齐远星往后退了两步,觉得两只脚又肿又痛。
  齐远星咬牙,喉咙处不由自主地隐约发出了一声闷响,在这个时刻,齐远星分不清那声音究竟是属于他自己,还是属于住在他身体里那个被怒火点燃了的灵魂。
  够了。
  齐远星想着,直接把自己脚上的鞋脱了拎着,就朝着包间外面走。
  宋闻洲看着齐远星的背影,那双眸色浓郁的瞳仁里闪过一片皑皑白雪般的光。
  这么多年了,齐远星果然还是那么讨厌自己。
  齐远星走到瑞明大酒楼门口的时候,看了一眼对面的垃圾桶,他是真的很想把手里的鞋扔了,但是想一想待会儿去还衣服和鞋子才能拿钱,拎着鞋的手又缩了回来。
  “我给你叫车吧。”
  宋闻洲的声音再度响起,很快,宋闻洲就走到了齐远星的身旁。
  “不用,我有车。”齐远星说着,指了指路边的打着外卖广告的电动车。
  “就这?”宋闻洲皱了皱眉。
  “呵。”
  齐远星一听宋闻洲的话,顿时就冷笑了一声:“是啊,我这样的勤工俭学大学生,怎么能和你这样的备受瞩目的电竞天才比呢?”
  “我的意思是……”宋闻洲还想说什么,齐远星已经迈开步子往前走了。
  宋闻洲看着齐远星上电动车的背影,心狠狠抽了一下,只是他的表情不会表现出任何的情绪。
  刚才他明明是想叫齐远星坐自己的车走的……
  【嘟嘟】
  宋闻洲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喂,宋闻洲,你要见的那个外卖员我都已经给你骗过来了,我答应给他三千奖金,这个钱得你来出啊。】
  【好,一会儿转给你。】
  【诶,我说,情况怎么样啊,你不是说是你小时候认识的人,他认出你了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