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星际上将穿成炮灰小明星了【逆袭】──像野

时间:2021-07-12 04:17:05  作者:像野
 
  厉衡——全星系令人闻风丧胆的魔鬼上将、战无不胜的人形兵/器
  威名远扬战功赫赫的他一朝战死
  才知道自己竟然是一本星际无CP文里的主角
  再睁眼,他穿到了平行位面——某本感情流纯爱文里
  成了个被人包/养的十八线小明星,还绑定了一个软饭系统
  【不吃软饭就要死】
  于是一生峥嵘一身铁骨的厉衡以废物渣男形象重生,开始了他的软饭生涯
  厉衡:“就你妈离谱。”
  -
  厉衡刚一穿过来就得罪小人
  加上原主人品不佳,历史遗留问题诸多
  一堆烂摊子等着他收
  为了整他,公司故意安排让他去参加一档户外求生的真人秀直播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厉衡笑话,等他丢脸出丑后彻底凉凉
  然而……
  第一天,厉衡就给众人上演了徒手抓蛇,脚踢鳄鱼
  再之后,他在失控的直升机上抢过操纵杆,生死一线之时救下众人
  惊险连连,厉衡悉数化解
  直播结束后
  这支原本只是为了做节目效果组成的艺人小队,竟然超越了专业的野外求生团队,成了冠军队伍
  艺人嘉宾:衡哥是我们见过最稳重最靠谱的男人。
  工作人员:衡哥就是最牛B的,你们根本不懂衡哥的好。
  黑子:这和我们想的不一样!!
  曾经在寸草不生的荒芜星球里埋伏敌军半年
  野外生存技能爆表的#前星际战将#厉衡此刻面无表情:
  “就这?”
  【攻受小剧场】
  从一开始被系统逼迫吃软饭,到后来习以为常
  厉衡伸手要钱的动作越来越熟练
  后来,宿白微狼狈破产,一无所有——
  宿白微:你走吧。
  厉衡:?
  宿白微:我现在一无所有,手头的钱不够养你。
  厉衡摸出所有卡甩他面前:够不够?
  宿白微:……
  厉衡拿出投资的十几处地产:够不够?
  宿白微:……
  厉衡翻出名下数家企业的股权书:再问你一遍,够不够?
  面对眼前这些加起来起码上百亿的资产,宿白微愣了:这些……是什么?
  厉衡挑挑眉,言简意赅:
  “老婆本。”
  #一直吃软饭的男朋友突然暴富,我该开心还是报警?#
  -食用指南-
  1.1V1 双C
  2.硬汉衡哥和他的霸总娇妻(bushi)
  3.攻是酷哥,沙雕的是作者
  4.文案剧情出现很晚,节奏慢,配角戏多,小天使们见势不对就跑哦,么么
  5.祝大家天天开心
 
 
第1章 上将他穿成炮灰了
  酒店房间中。
  昏暗暧昧的暖色灯光柔和地铺洒下来,一张柔软的粉色大圆床被罩上一层朦胧旖旎。
  在床中央,一个男人以一种不太舒展的方式侧躺着,伴随着一丝压抑的颤抖,四肢开始逐渐收拢蜷缩在一起。
  他的指节因为太过用力紧攒而泛白,紧紧揪住床单,线条流畅的双腿在脱离自我意识地交叠摩擦。
  “唔……”
  尾调上扬的哭腔,失控般孱弱的小声啜泣。
  他被人下了药,浑身滚烫燥热。
  样子看上去可怜极了。
  【的确很可怜。】
  某种语调奇特的电子音突然煞风景地响起:
  【人类的欲望在失控时,可以摧毁一切。】
  听到脑子里系统的话,厉衡扬了扬眉,并没有回应。
  他没兴趣跟一个人工智能聊人类的欲望,也不在乎床上这个男人可不可怜。
  被下药的人还在辗转反侧,痛苦低泣,而厉衡不为所动地冷眼旁观。
  他一米九的身量,高大而挺拔,柔和的光在身上晕染开来,把他周身的那股戾气和森冷化开了一些。
  “药效多久代谢?”厉衡突然问。
  【24小时。】
  厉衡沉吟片刻:“太久了。”
  【其实,您可以帮帮忙。】系统自认提出了一个中肯而行之有效的建议。
  然而它的新宿主对此却只是回以缄默。
  面对一个被下了药的人,怎么快速地帮助他摆脱痛苦?不用想也知道答案。
  厉衡眉心发紧。
  耳边突然传来男人一声尾音轻颤的哼鸣。像某种小动物,脆弱娇软。
  系统又说:【您真的可以帮帮他。】
  厉衡垂了眸,似乎在认真思考。
  -
  半小时前,蓝星第一上将厉衡,在星际要塞中遭遇了一场牵连甚广的航舰连环大爆炸。
  在灼烧的气焰与摧枯拉朽的气流冲击之中,包括厉衡在内的所有人都在瞬间化为灰烬,尸骨无存。
  而死亡却不是最终归宿。
  厉衡再次睁眼,发现自己在一个平行位面死而复生。
  他仍然是“厉衡”,一样的名字一样的皮囊,却年轻了十岁,拥有了完全不同的身份和人生轨迹。
  与此同时,他绑定了一个“软饭系统”。
  系统告诉他,这副身体的原主因为酒精中毒而暴毙,这是原剧情没有的bug,也因此厉衡得以借着这副身体重生。
  而接下来,厉衡只要通过完成指定任务来获取生命值和对应奖励,以此蓄能,就能继续活下去。
  与之相反,如果不能立即绑定任务目标,锁定生命值,他就要死。
  厉衡并不认为自己贪生怕死,但在刚经历了一场不可逆的牺牲后,突然重获新生,这种感觉很奇妙,他也没有放弃的理由。
  因此厉衡很快做出了抉择,成为了软饭系统的宿主。
  并且迅速绑定了任务目标——眼前被下药的男人,宿白微。
  如此一来,原本应该在战场上被挫骨扬灰的厉衡,此刻陡然出现在酒店的一张大床上。
  在接收了一系列的信息后,厉衡得知,原来过去的自己是一本星际无CP文里的大男主,而如今他成了这本感情流纯爱文中的炮灰小明星,宿白微正是本文的主角受。
  和铁骨铮铮的上将厉衡不同,平行世界里的这个原主是个彻头彻尾的软骨头。
  作为一个怎么都红不了的十八线小明星,原主除了好皮相一无是处,当初靠着颜值出道,后来却因为各项能力平平,性格也不讨喜,所以糊穿地心。
  为了红,他煞费苦心傍上了宿家的继承候选人之一,宿三少爷宿白微。靠着对方的钱和资源,他慢慢地有了些人气,但始终不温不火。
  原主不知道的是,宿白微包养他的本意并不是看上了他,而是故意做出自己玩世不恭风流成性的假象,以此让竞争者卸下对他的戒备。
  就在原主觉得宿白微和他关系一直无法进展,准备重新物色金主的时候,宿白微的最大竞争者——宿烽,找到了原主,给了他一笔钱,想让他拍下一些宿白微的把柄。
  其实宿白微对原主还算有求必应,虽然两人没有过实质性的亲密关系,但宿白微认为自己既然利用了人,也愿意从物质上满足对方。
  偏偏原主不是一个道德感强的人,哪里有好处就往哪边靠,宿烽给出的诱惑除了钱,还有和最大的影视公司环影传媒签约的机会,这使他很快屈服。
  而今天,正是剧情发展到原主给宿白微下药,企图和他发生关系拍下不雅视频的关键时刻。
  在接收到这里时,厉衡沉声丢出三个字:
  “狗杂种。”
  厉衡一生光明磊落,做不来这些蝇营狗苟投机钻营之事,光是听着,他就感到不屑与嫌恶。
  【……】因为宿主煞气太重,擅长察言观色的系统在整整一分钟内没敢说话。
  之后的发展就是,宿白微的不雅照片和视频在第二天的宿氏董事会上被曝光,他从一个被寄予厚望的继承人成了家族之耻,不多久被赶出宿家,成了人人讥讽嘲笑的丧家犬。
  落井下石的人一个接一个,愿意伸出援手的人却少之又少。
  宿白微最后逃离出国,经历了黑暗的五年,才慢慢走出阴影,但其中的辛酸不言而喻。
  “不能解绑任务目标?”厉衡问道。
  对他来说,眼前欲/火焚身的宿白微,与其说是任务目标,不如说更像是一个烫手山芋,一场风卷残云后的烂摊子。
  剧情发展到这里,已经很难峰回路转。
  倒不如换个目标,也许所谓的任务会更好完成。
  【很抱歉,不能。因为您在自己的世界已经死亡,而本书中的原主也因为酒精中毒暴毙,作为平行世界的两个厉衡,在这一个时间点,都没有更多的生命值了。如果不立即绑定任务目标,锁定生命值进度,您会立刻死去。】
  系统还算耐心地解答这个问题,即便在之前的半个小时内,它已经重复过很多次类似的话术。
  -
  就这样,厉衡站在床边冷眼看着药效下情/动的宿白微,沉默了许久。
  一直到系统诚恳地说:【您真的可以帮帮忙。】
  不得不说,宿白微作为这本书的主角受,是非常有资本的。
  他有精致俊秀的五官,白净细腻的肌肤,身材比例恰到好处,体型修长而不显瘦弱。
  加之如今一副毫无防备陷入欲/望的样子,让从未和任何人有过亲密行为的厉衡很难不产生想法。
  他忍了忍,最终还是走上前。
  【您想怎么做?】系统好奇,【按照原文剧情,您可以拍下一些照片用作要挟,这样一来,很容易吃到软饭。】
  “哦?”厉衡似是而非地丢出个单音节。
  声音淡淡的,却好像开了刃的钩子,锋利得让人胆战心惊。
  【……当然,我知道您不是那样的人。】系统的电子音突然在某个节点绕了个生硬的弯,【您一定有更好的办法。】
  “或许。”
  厉衡走到床边,俯身伸手从床上捞起了宿白微的腰,一把将人抱了起来。
  “唔,”宿白微轻哼,像嗔怪一般软绵绵地说了声,“好……难受……”
  厉衡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将人抱在怀中,走向浴室。
  【宿主的取向是男人吧。】系统突然一本正经说,
  【虽然您过去三十二年都在无CP文里,没有感情线来帮助您自我认知,但数据推测您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先天的gay。】
  厉衡脚步不太明显地顿了顿,但仍然没有理会,径直走进了浴室。
  怀里的人体温高热,鼻音浓重地哼哼唧唧,还用那张两颊酡红的脸在他胸口不安分地乱蹭乱拱。
  【您的心跳已经达到120,宿主,这里建议您可以直接走原文剧情,只要最后不把视频和照片交给宿烽,宿白微这个人,可以保证您至少完成十个以上的基础任务。】
  系统为了以后能让厉衡更好的完成任务,激情建议,
  【上吧,宿主先生,结束您长达一生的处男之身吧。】
  厉衡忍无可忍。
  “闭嘴。”
  系统乖乖安静下来。虽然它很希望宿主能够用最简单的方式达到最有效的目的,但厉衡这个人的一生都在他的数据库里——
  它知道自己不能拿捏这个大半生都在上位运筹帷幄、生杀予夺的男人,所以适时闭嘴了。
  五星酒店的高级套房的确设施齐备。
  厉衡驻守星际要塞多年,在各种严苛环境下生存惯了。
  如今看着这豪华的浴室里堪比小型泳池的浴缸,不禁扬起了眉。
  他把宿白微放进去,一边感慨和平世界的人真会享受,一边拿起了喷头。
  并且拧开了水的开关。
  【!!!】电子音彻底跑调,丢弃了它引以为傲的专业度,有些失礼地喊了声,【操,是冷水啊,那是冷水啊!】
  厉衡觉得会骂脏话的人工智能很有意思,但这并没有让他停下手中的动作。
  他把喷头对准浴缸里喊着“好热”“好难受”的宿白微,劈头盖脸地给人浇了一身冰冷的水。
  暧昧的空气瞬间烟消云散。
  “哈唔—!”
  突然的凉意把意识混沌的宿白微给刺激得恢复了片刻的清明,他甚至断断续续说了声:
  “混账东西……你敢……”
  话没说完,不小心呛了口水。
  宿白微往日的清冷孤傲悉数褪去,前一秒如被火烧,这一刻又冷寒料峭,这种极端的落差使他的身体和精神都饱受折磨。
  他一边咳嗽一边抱紧了自己的手臂,在浴缸角落浑身湿透,狼狈而孱弱地颤抖着。
  厉衡看着他可怜过头的样子,却不为所动,面无表情中带着被刻意捏造的冷漠——就好像,他在克制自己的同情心。
  他看到宿白微哆哆嗦嗦地蜷缩起来,嘴里无意识地喃喃着:“冷……”
  连不应该有强烈情感波动的系统都觉得于心不忍。
  厉衡却仍然只是淡淡看着,还扔出了一句:
  “忍着。”
  -
 
 
第2章 脱一个试试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药效作用,原文里高冷孤傲的宿白微,这时候变得非常黏人。
  他缩进厉衡怀里后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离开,无论厉衡多少次不近人情地把他推开,他都能重新蹭上来。
  这应该也是厉衡自出生以来最宽容的时刻——
  他一直耐心等到宿白微呼吸均匀地熟睡后,才抽身离开。
  【我几乎以为您要下手了。】系统看着厉衡下了床后,去酒柜里取出一瓶XO,【看来,无CP的世界铸就了您钢铁般的意志。】
  “从刚才开始就想说,”
  厉衡虚睁着眼,目光幽深冷淡,慢条斯理喝了一口酒缓缓道,
  “你的话太多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