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罢工【年下】──吾乃二哈

时间:2021-07-12 04:11:07  作者:吾乃二哈
  沈秋羽是个高学历散打教练
  穿成某耽美爽文里的万人迷主角受……的替身,那种柔弱文盲背景板
  因酷似主角受,被四个大佬当做替身轮番召唤,未来将被虐心抛弃、病死街头
  他穿过来时,刚签完三个月替身协议,一旦反悔,违约金千万起
  沈·一穷二白·秋羽:……勉强能苟
  于是他的日常就变成这样↓↓↓
  大佬A要求沈秋羽陪同出国看极光,偶遇险情,“柔弱”沈秋羽当场爆锤劫机犯
  大佬A:???
  大佬B跟沈秋羽半夜语音聊微积分,“文盲”沈秋羽不堪其扰,秒解超级难题
  大佬B:???
  大佬C让沈秋羽下厨制作“爱心”晚餐,沈秋羽猛虎操作,大佬连夜送医惨遭洗胃
  大佬C:???
  大佬D叫沈秋羽——
  沈秋羽:抱歉,替身协议到期,恕不奉陪
  大佬D:???
  *
  三个月协议到期,沈秋羽拿着替身薪资,潇潇洒洒的抽身离去
  大佬们这时幡然醒悟,谁才是真正的无暇月光,齐聚沈秋羽家门口,跪求复合,但惊讶发现彼此存在
  大佬们:???
  这时,房门打开——
  主角受强势地将沈秋羽压在墙上,掐着他的下颚,冷眸睐向众人,问沈秋羽:“他们有我好么?”
  沈秋羽:???
  大佬们:!!!
  #以为是脚踏四条船,其实特喵是五条#
  #这是雇主与雇员的关系,谁还不许身兼数职#
  #身兼数职后,老板们怎么都为我打了起来#
  【阅读指南】
  *超级能打·吃货·沙雕受x高冷·闷骚·腹黑攻
  *替身协议结束后,全员开始火葬场,但都烧成灰
  *主角受是攻是攻是攻
  *受不是海王,跟四个男配没有感情纠葛,攻受只有彼此
  *受有万人迷属性,文偏沙雕,勿较真逻辑,笔芯
  *封面自己画的,文中攻受长得不相似,被当做替身另有原由
 
 
第1章 01
  三月初春。
  北城,某星级酒店餐厅。
  沈秋羽端坐在露天餐桌前,用精致小巧的餐叉熟练地划拉第八块巧克力草莓慕斯,静静送进嘴里。
  尝完最后一小块裹着草莓粒的蛋糕,他瞧了眼桌对面的冷俊青年,很认真的确认一件事。
  他真的穿书了。
  穿进睡前看的耽美爽文,成为书中万人迷主角的替身,因某些地方与主角相似,被四个大佬轮番召唤,后期主角上线,原主作死搞事,最终自食恶果,病死街头。
  工具人实锤。
  这都不是问题,问题就出在大佬们默认替身协议一对一,压根不知道有第二三四个人的存在。
  换句话说,原主打一份工,领四份薪酬。
  真·商业鬼才。
  原主简直big胆,他严重怀疑原主领盒饭是被发现身兼四职,大佬们恼羞成怒把他给灭口了。
  沈秋羽:“……”
  手里的慕斯蛋糕突然就不香了。
  回忆原著,目前剧情线发展到原主刚签完替身协议,万人迷主角暂时没跟大佬攻们产生感情纠葛,他还能抢救两下。
  这时,应侍生正送上第九份蛋糕,没见过这么能吃的顾客,不禁多看了沈秋羽两眼。
  见他长相秀丽明艳,一双杏仁眼漂亮又有神,瞳色微浅,酒红色羊绒薄毛衣衬得他肤白如雪,V字领口靠锁骨处,有一颗很显眼的小红痣。
  应侍生疑惑,这小红痣似乎不太像长出来的,倒像是……
  沈秋羽倏然抬头,冲应侍生咧嘴笑了下。
  应侍生一愣,脸颊微红,赧然地离开露台。
  沈秋羽懒洋洋地单手托腮,看着对面的冷俊青年。
  他五官深邃,气质沉越,戴了一副非常显斯文的金丝眼镜,西装革履,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领口严谨地系至最后一颗纽扣。
  最吸睛的,是他翻阅财经杂志的那只手戴的昂贵腕表。
  百达翡丽的经典收藏款,价值百万,上面一颗碎钻都值好几万,银色表带绕在那修长干净的手腕,黑钻闪耀,低调又不失身份。
  也是这块腕表,让沈秋羽认出他是谁。
  陆谦。
  陆氏集团的现任执行总裁,原著大佬攻之一,暗恋主角多年,一直以主角兄长的好友身份默默关注他。
  察觉沈秋羽的目光,陆谦从杂志间抬眸,两人视线交汇,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微微蹙眉。
  “左边嘴角沾有奶油,擦干净。”
  “哦。”
  沈秋羽用餐巾纸随意一擦,完美避开那点奶油。
  陆谦:“……”
  他俊脸微黑,眼神中带有一丝不悦。
  沈秋羽假装没看见,低头继续吃蛋糕。
  香甜绵软的蛋糕在他口中慢慢融化,奶香完美融合了巧克力的甜腻,草莓的清香微酸令人口齿生津,好吃得让他眉眼舒展,茶色瞳仁都笼上薄暮般的柔软亮色。
  说实话,沈秋羽与原主长相酷似,五官秀挺,唇红齿白,肤白如玉,属于秀丽美人那一挂,无可挑剔。
  但在陆谦眼中,却是个“除了脸啥也不是”的文盲花瓶,连最基本的用餐礼仪也不懂,如果不是笑起来有几分神似那人,放在平时,他根本不会多瞧他一眼。
  陆谦又是一张黑脸,基本可以翻译成“你怎么如此粗俗”。
  沈秋羽压根不care他。
  他悠闲地品尝结束,放下餐叉,擦擦嘴,端起红茶小抿一口。
  陆谦见他终于擦净嘴角的奶油,脸色稍缓,慢条斯理地合上杂志,搁在大理石桌面,抬眸看沈秋羽。
  “吃好了?”
  沈秋羽点头。
  陆谦从旁边拿来几张东西,放在沈秋羽面前,“这十张模拟试卷做完,下次见面给我。”
  沈秋羽:“???”
  哪家大佬找替身是找来做卷子的?
  这位陆总裁真是角度清奇。
  陆谦理所应当地又往上叠了几本书,扶了下眼镜,说:“他学习很好,作为替身,你也该追上他的脚步,这些拿回去好好看。”
  沈秋羽低头一看——
  《普林斯顿概率论读本》
  《经济教学·微积分》
  《高等数学习题精选精解》
  沈秋羽:“……”
  你怕不是对“我”这个高中辍学的人有什么误解。
  陆谦布置完任务,不徐不疾地起身整理西装,他将外套往手肘一搭,睨着沈秋羽锁骨处那颗小红痣,持续皱眉。
  “别做多余的事,找时间把它洗了,纹得再像,你终究是个赝品。”
  沈秋羽:“?”
  这人在脑补什么,谁说这是纹给他看的?
  陆谦却没在意他的神色,步履生风的径直离开。
  沈秋羽一脸黑线的看他走远,倏然,吹来的花粉糊进眼睛,他抬手揉了揉。
  旁边的应侍生见沈秋羽独自“抹泪”,走近安慰,就听沈秋羽小声嘀咕:“哎,替身这行也不容易啊。”
  应侍生:“……”
  沈秋羽正好看见他,笑道:“麻烦帮我打包一下这些马卡龙,谢谢。”
  应侍生迷失在这抹昳丽笑容中,晕乎乎的想,这顾客笑起来真好看。
  半小时后。
  沈秋羽背着一打学习资料,手拎甜点盒,在酒店附近的偏僻站台等公交车,预备先回原主家拿替身协议。
  等车空隙,他通过细枝末节,理清原主当下家庭状况。
  原主家里穷得叮当响,父亲早年在南城上班,不慎坠楼摔断腿,重活做不了,如今在外接散活,很少回家,而母亲早逝,继母人前人后两副面孔,待他很差,父亲则仿佛查无此人,任他被欺负。
  弟弟患有重型地中海贫血,常年吃药住院,原主高中辍学打工,也是为挣钱给弟弟治病,不难猜想他做替身的原因。
  某方面来看,原主是个早熟有担当的人。
  如果不是缺钱走上替身这条歪路,他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局,至少不会像原著里写的那样,凄惨悲凉的病死在某条小巷子里。
  沈秋羽突然捕捉重点,原主的死因,该不会也是地中海贫血吧?不行,他得找时间做血检筛查。
  然而一看原主卡内存款,好圆好大的一个零。
  沈秋羽:“……”
  穷出新高度了。
  看来要想办法挣钱才行。
  这时,公交车正从远处十字路口驶来站台,他收好手机准备上车,谁知突然驰来一辆面包车,抢先停在他面前。
  沈秋羽:“?”
  车门刷地打开,跳下两个壮汉,不等他反应,一左一右架住他胳膊,迅速往车内拽。
  沈秋羽先是一愣,又骤然反应过来,这是当街绑架啊!
  他脚下猛地蹬住车框,阻止两人举动,再一个借力,以金蝉脱壳的方式灵活摆脱,转身反向跑开,动作一气呵成。
  那两人懵比一瞬,愤然甩开红毛衣,飞快追来。
  四下无人,车流又稀少,沈秋羽边跑边报警,电话接通后,他刚张嘴要说明情况,陡然跟拐角转出来的人撞在一起。
  沈秋羽颠了两下手机,勉强抓稳,吁出一口气。
  他就指着原主手机备忘录识人,万一手机坏掉,那简直是毁天灭地的大型灾难现场。
  他扭头看那俩壮汉,见两人越逼越近,迅速捡起落地的甜点盒,匆匆给被撞那人说了句抱歉,拔腿就跑,连对方脸都没看清。
  两个壮汉继续穷追不舍。
  跑出一截路,沈秋羽体力不支,在拐入某条死巷后,被迫停下。
  两名壮汉堵住出口,喘着粗气瞪他,俨然也累得不行,那眼神仿佛恨不得掐死他。
  沈秋羽紧张地抓住挎包……中的钱夹,里面是唯一的一百块巨款哪。
  他惊恐道:“你不要过来啊。”
  壮汉冷笑,“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要么还钱——”
  沈秋羽理直气壮道:“我没钱。”
  壮汉凶道:“没钱就拿身体抵债,你自己选。”
  沈秋羽震惊脸:“你好变态。”
  神他娘的“你好变态”。
  壮汉满脸横肉气得直颤,“老子对男人没兴趣!身体抵债是卸你胳膊或者大腿!”
  沈秋羽松口气,“早说嘛,吓我一跳。”
  俩壮汉:“???”
  沈秋羽又神色一凛,问:“我欠你们多少钱?”
  壮汉扔出一份合同,沈秋羽认认真真看完,皱着眉抬头。
  “非·法高·利贷?你们骗我?”
  壮汉脸色阴冷,“放屁,是你自己签的字,谁骗你了?”
  沈秋羽看他们反应,很快明白过来,原主这是病急乱投医,被人骗去借高利贷。
  他说:“我知道了。”
  壮汉攥起拳头威胁,“知道就好,快点还钱,否则别怪我们动手。”
  沈秋羽默默放下甜品盒和挎包,又解开领口纽扣,一层层认真地卷起袖缘。
  俩壮汉看得一愣一愣的,这是在干啥?最后的倔强?
  很快,他们就知道这是在干什么。
  一分钟过去。
  沈秋羽从巷口走出来,低头看看擦破皮的手背,轻轻吹了吹,“这是什么娇嫩的肌肤。”
  而他背后,两个壮汉鼻青脸肿的横在垃圾堆里,手脚时不时抽搐,真是好惨好惨。
  沈秋羽拎着甜点盒回到公交车站,乘车回沈家,一个郊区老破小的安置小区。
  到单元楼下时,原主继母正在楼下跟邻居们嗑瓜子,几人有说有笑。
  沈秋羽一眼认出人堆里特征明显的继母蒋玉淑。
  她身量不高,却相当肥壮,眉毛粗浓,一头爆炸卷。
  蒋玉淑也看见沈秋羽,见他拎着精致的甜品盒,一看就是高档货,心头暗骂,她就说这贱种有钱,不然哪能买这么贵的东西,平时也好意思跟她装穷,还不肯拿钱。
  她佯装关切,掸去围裙的瓜子壳迎上去。
  “秋羽你真是的,让你别买这么贵的东西,你非要买,这得花多少钱,妈不爱吃这些。”
  她说话时,目光直勾勾盯着甜品盒,余光又瞟了眼那群邻居,微扬起下巴,不禁得意。
  沈秋羽将她那些微表情看在眼里,不着痕迹地避开她伸来的手,笑道:“我知道啊,所以这些东西……”
  “是我买给自己吃的。”
  他脸上带着温和的笑,瞧不出一丝故意的成分。
  蒋玉淑笑脸一僵,眼底掠过狠色,看沈秋羽拎东西上楼,她嘴唇蠕动,骂了声“小杂种”。
  刚说到“种”字,沈秋羽突然回头,目光霎时对上她的眼睛,有些锐利。
  蒋玉淑一惊,差点被口水呛死,连忙住嘴。
  沈秋羽浅浅的笑,“妈,你说什么,大点声,我没听清。”
 
 
第2章 02
  蒋玉淑僵笑道:“秋羽你耳朵可真好使,我说给你留了晚饭,你回家记得多吃些,看你都瘦了。”
  她面上笑脸盈盈,心底却什么难听的腌臜话都骂了个遍。
  如果不是先前看过原主备忘录,沈秋羽差点就信了她这番鬼话,原主继母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一清二楚。
  沈秋羽微眯着漂亮眼睛,唇角上扬,“那应该是我听错了,我以为妈刚才……”
  他顿了一息,慢慢的说:“……是在骂我‘小杂种‘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