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我的尾巴绿了我【架空】──木三观

时间:2021-07-12 04:05:24  作者:木三观

 

  我绿我自己,我醋我自己,我杀我自己!
  动物成精文,猫科攻X犬科受
  池杏有一一个大猫恋人,恋人有两个人格。
  两个人格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并相信池杏是忠诚专一的犬系恋人。
  直到池杏和人格B订婚了一一
  人格A发现池杏订婚了,难以置信,痛苦不甘,并狠狠地把池杏办了。
  人格B怀疑池杏出轨了,难以置信,痛苦不甘,并狠狠地把池杏办了。
  事后,人格A&人格B坐在床头,看着爱人的睡颜,暗自下定决心:
  我要将那个奸夫. U
  [阅读指南:文章前半部分主要描写池杏和人格A/B各自谈恋爱的过程,以及主线剧情的铺垫,修罗场预热在第三十二章,文案剧情从第四十章开始]
 
 
第1章 白明堑
  池杏的个人信息表上填的是“犬科”。
  犬科,不代表他就是犬了。
  毕竟,狐狸也是犬科。
  大家都觉得池杏是“狐狸精”。
  因为他漂亮,而且不是那种端正的漂亮……
  要怎么形容才贴切呢?
  反正就是狐狸脸吧——五官整体总是上扬的:眼尾斜飞,眉毛入鬓,嘴角天然上翘;一张脸尖锐之处甚多:眼角、嘴角、唇峰、下巴,甚至耳朵,全是尖尖的,却绝不显得刻薄,反而充满阴柔美感;脸上有许多天然红润色泽:眼尾淡桃红色,嘴唇天生樱桃色,两腮薄薄胭脂色。
  这长相实在是狐狸精应有的样子。
  池杏倒是很郁闷:“妈的,老子真不是狐狸。”
  但很多人都不信!
  到底,一个妖要是长得太好看,就肯定不是狗。
  因为狗是忠厚的,忠厚的人一定不好看。——这是大众的逻辑。
  “长得漂漂亮亮的,谁会老老实实?”一个同事说。
  “反正我要长池杏那张脸,一定天天出门去祸害良家富男!”另一个同事说。
  池杏今天穿了一件蓝色拼浅粉的平驳领长袖大衣,头发吹得很妥帖,像狐狸尾巴一样蓬松又不乏俏皮的可爱感,配上一双钩子似的上挑桃花眼,就更像是随时出门吸人精魄的狐狸精了。
  同事好笑地问:“怎么了?小池,今天去约会?”
  池杏抬眼:“去相亲。”
  大家都惊讶得很:“大美人也要相亲?!”
  在他们看来,池杏应该是勾勾手指就有凯子前仆后继地为他舔*的狐狸精才对吧!应该有很多男朋友吧?怎么会去相亲?
  池杏幽幽看他们一眼:“嗯。”不想多解释。“老子不是狐狸精”什么的,老子已经说倦了。
  “对象是什么物种啊?”大家好奇地问。
  池杏答:“猫。”
  “居然是猫狗配嘛?”大家七嘴八舌起来。
  有人说猫狗配不好,猫狗在一起相性不合。
  但也有人说猫狗最配,因为性格互补。
  大家议论得热火朝天,一时竟然没发现,池杏已经脚底抹油趁乱溜了。
  他也不是故意要撇下大家的——他只是——要去相亲了。
  池杏的相亲对象说出来的话,大家都会认识——因为他就是这家公司的总裁,名叫明堑。
  明堑出身虎中望族,大家都知道他是最强的猛虎,但谁也没见过他露出原形。
  当然,这样的大型肉食动物是不能在人类聚居地露出原形的。
  只是,他连尾巴和耳朵都没有露出来过,这都是很少有的。一般妖族在心情放松、激动或者愉悦的时候都会露出尾巴,有时候,为了卖萌也会如此。
  但是明堑从不这么做。
  他总是穿得比人类还人类,一身西装包裹着蕴含着无限力量的肌肉,银色的头发梳起,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冷峻严肃的脸。如果不是那一头银白的发、那一双冰蓝的瞳,估计没人看得出他是一位妖族。
  据他自己说,他是“一只读过书的猫”。
  只是,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僵硬——这不怪他,猫科天生脸部表情不丰富,好听点说冷酷,难听点说面瘫。他就是瘫着一张脸,用冰冷的语气说:“大家好,我叫明堑,是一只读过书的猫。”
  这并不是他的心里话,但这是公关写的稿子:如果自称是“虎妖”的话,容易引起公众的不安情绪。相反的,如果自称是猫,则会获得很多的好感,增强亲和力。
  此刻,这只读过书的猫穿着西装,完全以人的姿态坐在实木老板椅上,一脸深沉地看着秘书。秘书是人类,被老虎盯着的时候,本能就会感觉恐惧,尽管老虎现在是人的姿态,但那一双非人类的兽瞳还是使人悚然不安。
  而明堑并非故意让人恐惧,而是一只大猫就算是盯着一坨屎,都是这个眼神的。
  就跟万人迷狐狸精盯着一坨屎也都是含情脉脉的一样。
  “你是说,”明堑缓声道,“我的相亲对象恰好是我们公司的员工?”
  明堑的相亲对象是用“古老贵族血统配对系统”里匹配的。能进入“古老贵族库”的一定是古老贵族,照理说是不太可能打工的。
  “是的。”秘书不敢和老虎对视,便低头拨弄着手里的平板电脑,假装在认真看文件,“他虽然出身世家,但不太依仗家里,经济上还是比较独立的。”秘书想了一下,说“这也证明池公子是一个不依赖家族的独立青年。”
  “不错。”明堑评价。
  “嗯,是的!”秘书点头,“确实是很不错!”
  “我是说,他是我们公司的员工这一点很不错。”明堑淡淡的,“正好节省时间,那就午休的时候叫他上来见一面吧。我正好有十分钟时间可以给他。”
  “……”秘书感到了绝望:怪不得总裁长这么帅这么有钱还一直没对象,原来是有原因的。
  于是,在午休时段,池杏按照约定来到了总裁办公层。
  总裁办公层除了总裁本猫,还有6名总裁秘书、4名总裁助理,这十个员工都是人类。
  倒不是总裁偏爱人类,他不让妖族上来办公,是有原因的:
  基本上,除了人类之外的大多数动物,都会散发信息素(至于人类的信息素存在与否一直存在着争议)。而像老虎这样的大猫,喜欢用信息素标记领地。因此,整个顶层都充斥着明堑信息素。这种气味,会引起大多数妖兽的畏惧,很少妖兽能一边闻着顶级掠食者的气味、一边愉快地工作。
  为此,能再这一层楼办公的都是闻不到信息素的人类。
  上回,有位胆子特别小的兔子精误入,直接吓到应激反应,陷入假死了。
  从此,顶层都常备“信息素安抚剂”。
  池杏从电梯间出来的时候,秘书姐姐就捧着一瓶安抚剂,问道:“池先生,需要安抚剂吗?”
  池杏笑笑,狐狸似的眼眸潋滟多情,让见惯美人的秘书姐姐都怔了一瞬。池杏摇摇头:“不用,谢谢。”
  秘书姐姐回过神来,暗暗吃惊: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非猛兽的妖类闻到大猫总裁的气味却丝毫不慌的。
  秘书姐姐将池杏送到办公室门外,就止步了,并没有跟进去。
  池杏便独自走进了明堑的私人办公室。
  这个办公室风格简单,整体色调温暖,并没有像大多数冷酷总裁那样利用黑白来打造严厉的感觉。
  墙壁贴着复古绿的无纺布壁纸(因为冷酷总裁在四下无人的时候喜欢挠墙),壁纸上还是有显眼的被大猫抓过的痕迹的,就像是养猫人家的布艺沙发一样伤痕累累。靠墙手工定制的白色书柜,实木板上依旧挠痕交错。
  银发的大猫总裁坐在老板椅上,正在认真地看着报告,听到池杏入门的声音,才缓缓看他一眼。
  不得不说,猫这种动物,斜眼看人的时候——真的很欠揍。
  又不得不说,漂亮的猫猫斜眼看人的时候——虽然欠揍但是又很迷人。
  池杏径自坐下:“你好……嗯……我的情况是……”
  “你的情况我已经了解过了,”明堑语音淡淡的,“不然也不会见你。”
  “……”池杏:这只猫真没教养……但这这只猫长得好好看哦……算了还是原谅他吧。
  明堑又说:“至于我的情况,你想必也了解过了。”
  “嗯。是的。”池杏点头。
  他们这样家族联姻的,肯定都是彼此了解仔细才会决定见面的。
  “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明堑问。
  池杏没想到明堑这么直接,愣了愣,才说:“没有。”
  “好,那今天就到这儿吧。”明堑说,“面试通过了。”
  “!?”池杏瞪大眼睛,“面试?通过了?”
  明堑道:“相亲不就是一种面试么?”
  “……这,这么说也没错……”池杏愕然。
  “好了,我待会儿还有一个会议。”明堑说,“之后有什么安排的话,我会通知你的。”
  听着明堑公事公办的口吻、下一秒就要下逐客令的姿态,池杏忍不住站起来,抗议说:“我有问题!”
  “有问题?是脑子吗?”明堑问,“还是身体?”
  “……”池杏忍住揍猫的冲动——仔细想想,他好像也揍不过这只猫。他捏了捏拳头,压下火气,说:“我有问题要问。”
  “好,请说。”明堑的声音不冷不热。
  从明堑这样高贵冷艳的顶级掠食者口中说出一个“请”字,竟让池杏火气下降了七分。
  池杏挠了挠柔软的头发,说:“是这样的……我能理解为,我们算是要交往了吗?”
  “当然。”明堑说。
  池杏震惊了一秒,但是仔细想想,又觉得挺不错的。毕竟,他是喜欢明堑的——早在很久之前。
  没想到获得明堑的好感是那么容易的,莫非明堑的潜意识之中也记得自己?
  ——这么想着,池杏心里生出几丝惊喜。
  “那、那我没问题了……”池杏没想到进展会这么神速,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他想了想,明堑属于那种性格冷淡、防备心强的大猫,他现在也该走了,不然大概会引起对方反感。
  “那我先回去了。”池杏站起来告辞,说着就转身。
  明堑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且慢。”
  “怎么了?”池杏一回头,就发现明堑竟然已经站在他的背后了——池杏完全没感觉到任何动静,明堑就已经来到他的面前了,可见猫走路真的是没声音的,真可怕。
  明堑说:“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对象了,所以我要对你做一件对配偶必须做的事。”
  对配偶必须做的事……?
  池杏的耳朵刷的一下热了,几乎要立即变成飞机犬耳:“现在吗……”
  “当然。”明堑是行动力很强的大猫,话音刚落,脸就凑向了池杏。
  猫天生的没什么表情,化了人形也是如此,明堑那张精致得像是人偶的脸庞毫无表情地缓缓贴近池杏的脸颊,池杏僵在原地:他、他要吻我?
  池杏胡思乱想中,看着那双像是无机质的琉璃珠一样的眼睛越来越大,然后缓缓闭上。
  脸颊——被蹭了。
  池杏疑惑地眨了眨眼,发现明堑并没有吻自己,而是像一只猫似的用脸颊和头顶来蹭自己脸。
  池杏发热的脑子开始冷静,忽然想起了猫的习性来:大家都知道狗嗅觉很灵,殊不知猫也是嗅觉依赖动物。猫科动物的气味腺体是分布在头部的,包括嘴的周边、脸的两侧还有耳朵周围。猫的蹭头行为其实是和气味腺体有关的,属于一种类似于狗狗撒尿的划地盘行为。
  池杏指了指自己被蹭过的脸颊:“所以你是在……”
  “标记我的地盘。”明堑严肃地回答,说着,又顶着那张冷酷的脸,用柔软的银发摩擦池杏的颈脖。
  池杏心里闪过一丝不安:被糊了一脸大猫信息素回办公室,大家会怎么看我?
  作者有话说:
  大家好,欢迎阅读!喜欢的记得收藏哦!
 
 
第2章 白明堑
  池杏不想糊一脸猛兽信息素回办公室,因此,离开了明堑的办公室后,就走向秘书姐姐。
  作为人类的秘书姐姐是闻不到令妖兽闻风丧胆的大猫气味的,她朝池杏微笑。
  整个总裁办,只有池杏的贴身秘书阿铁知道池杏是来相亲的。其他人——包括这位秘书姐姐,都不清楚池杏是来干什么的。所以秘书们对池杏的态度是亲切中透着几分冷淡,只是恰如其分的礼貌。
  当然,池杏也不会希望得到更多,礼貌就很好了,他也没打算摆什么“未来总裁夫人”的谱儿。
  他朝秘书姐姐一笑:“请问刚刚您提供的信息素安抚剂还有吗?”
  “有的。”秘书姐姐一边点头,一边心里犯嘀咕:怎么都走了才要安抚剂?这妖族的反射弧也太长了吧?
  虽然心里是嘀咕着,但秘书姐姐还是保持职业的微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双手将安抚剂递给了池杏,然后,她就看到池杏像是不要钱一样将安抚剂猛往自己的脸上喷洒。
  秘书姐姐都惊呆了,都不知该不该提醒“这是安抚剂,不是护肤喷雾!”
  池杏往自己脸上狂喷了一通安抚剂后,才对秘书姐姐一笑:“谢谢。”
  池杏那张狐狸似的玉面沾满水珠,就像是雨水洗过的桃花,配上那笑容,更勾人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