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长安醉,乱世皇妃【微虐】──离弗

时间:2021-07-12 03:48:30  作者:离弗

 

  他说,“我等你。”
  “我一直在等你。”
  傍晚,绚丽的云彩铺泄在他的脸上,残土断壁上他高高站立,“我说过,我在淝水河畔等你归来。”
  一千年,他一直在等,沧海桑田。
  PS:1V1,微虐。
  青梅竹马霸道温柔痴情帝王攻×温润如玉傲娇在口情在心想受不敢受最后却还要受的受。
  是不是被绕口了?作者都被自己绕傻了!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帝王好CP,君臣搞一搞。
  ———————
  帝王臣子,兄弟情大于天,爬山涉水,游遍中国大好河山,一路旅游去咯!!
  古代架空,耽美源于古代CP情,发现小惊喜,纯属意外收获喔。
  关键字:长安醉,乱世皇妃,离弗,萱城,架空,五胡十六国
  首语
  曾经以为那是永恒,直到后来才明白,那是一瞬;曾经以为那是真实,直到后来才明白,那是梦幻;
  曾经以为那是山盟海誓,直到后来才明白,那是背信弃义。千帆过尽,残月如钩,来世,我依然在守护着你。
  巡行北国,千里苍茫,南游霸上,锦绣河川,征战四方,祸福相依,与子同袍,生死同穴。
  那个一母同胞的至亲,千不该万不该,他们不该爱上同一个人。
  当暗藏血腥之下的宠溺变成一种阴谋时,当昨日挚爱反目成仇时,
  当盛开雪山上的睡莲变成一朵妖红的罂粟之时,当一层一层亲手拨开历史的重雾之时,
  他看见了所有人的结局,却惟独看不清自己,他可以救赎世间所有人,却无法扭转自己的命运。
  江山如画,乱世长歌,他默默走过,家国,天下,朝堂,挚爱,至亲,过往,重生,蓦然回首时,韶华如逝,荣辱浮华,不过怅惘一世。
  一千六百四十年的记忆,踏过千年的时光,耳畔始终回响那断断续续又坚定无比的誓言,“我等你,我在淝水河畔等你归来。”
  主角:萱城,配角:慕容冲,苻坚,其他。
 
 
第一章 前世不忘
  萱城说,“我的梦想是当一名成功的历史学家。”猪头笑的嘴都裂开了,“你知道历史学家具备什么素质吗?”
  “知道啊,幻想。”萱城回答的斩钉截铁,眉头高高的扬起,抛给猪头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笑,“胡思乱想,妙想天开,朝思暮想,刻骨铭心。”
  “哼。”猪头嗤道,“像你这样整日幻想的,只会成为了一个历史废材。务实!”
  萱城不理他,径自的窝在床头翻看起那本《陈寅恪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猪头胳膊长,手一伸,啪的一声按掉了灯。
  “就算把陈寅恪吃进你肚子里,你也成不了陈寅恪。”
  “杨猪头。”黑暗中,只听到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
  萱城和大多数青年一样,24岁,南京某高校历史系大四的才子,每天手里捧着一本要么金灿灿封皮的厚厚书籍,要么就是黑沉沉封面的人手一碰都能散碎的古书,学校真是抠门,自诩百年老校,虽说历史系的书籍应该古老底蕴十足,可这图书馆书架上的书都能拿去当收藏品了,灰尘弹出来都能装个一箩筐。
  萱城还抱怨,自己长的这么俊,竟然四年下来,和那帮人不人鬼不鬼的丑东西住在了一个屋檐下,一个长的肥头大耳,一个又长的面黄肌瘦,一个长得小不零丁的,就像未发育的萝卜一样,于是,名字就这么的来了,猪头,小黄,萝卜,萱城笑的时候很美,他留了一头很飘逸的碎发,每天很自恋的说,“唉,像我这么美,怎么就没个男的追呢?”
  小黄名字虽黄,可人却正经的很,小腿一蹬,给了他一脚,“住了这么久,我咋就没发现你是个基佬呢?”
  “基你妹啊,人家那有一个非常时尚的英文名字好不?”萝卜随口就飚出了一口脏话,紧接着,正儿八经的念道,“gay,g,a,y,gay,懂不?”
  萱城但笑不语。
  这时,猪头正眼瞧他了,挤在一起的肥睛里满是疑惑,“你不会真是个gay吧?”
  三月,春来了,柳树枝条垂下来了,智渊里的那些迎春花也早早的疏开了眉头,春阁下面的那条小河流也缓缓流淌了起来,萱城约上他们仨漫步在一片水绿花红中,有微微的细风吹过,宣城那争气的发丝又赶上时候的飘逸了起来,惹得周围一群拍毕业照的姑娘尖叫起来,“好帅啊。”
  猪头个头高,一个身挤过去挡住那群色眯眯的目光,木盆大的脸贴在宣城鼻尖上,质问道,“说,对面哪个是你的?”
  萱城懒得理他,潇洒转身,小细腰风味十足的扭了一下,“唉,对面的小妹,这个大哥说想和你们拍个照。”用手指了一下身旁的那一坨山似的东西。
  吓的那群姑娘立马掉头走人。
  这年头,色相真管用,人丑没地位。
  萱城无奈,摇头,“都说哥有风味,哥怎么觉得猪头更有味呢?”
  猪头还真嘚瑟起来了,“你是娘们味,我这才是男人味。”
  萝卜恰到好处的插了一句,“吓跑妹妹的臭男人味。”
  猪头刚想发作,一阵风这时扬了过来,垂下来的柳条刚好被卷起,唰的一下就扑到了猪头脸上,猪头哎呦一声,立马长臂一伸,揪下,狠狠的捋在手心,“这下你们谁说我,看我拿鞭子抽你们。”
  四周马上沉寂。
  “哎,萱城。”过了一会儿,萝卜忽然开口了,他斜眼瞅了瞅萱城,“你那个论文选题还没过么?”
  他们学校比较迅速,上一学年的时候就已经命学生选好了课题,并备好了导师,当时,萱城选的课题是论古代军事战争中人物的决定性因素,他的导师说不行,他问为什么,导师说,这是一个错误的选题。
  他不改,导师便说他,“你这么一个优秀的学子,应该知道物质决定论吧,为何在这至关重要的毕业设计上就出了错了呢?”
  “物质决定论?”萝卜寻思道,“导师可能说你选的那个课题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的事物呢。这种硬伤很可能在答辩的一开始就被pass掉。”
  猪头点了点头,手腕上缠起那刚刚殒命的柳枝条,“物质决定论,我觉得吧,梁导是说你太自恋,太自以为是,要以物质为前提,不要想入非非。”
  萱城没好气的白他一眼,“我这哪里是自以为是,难道你没听过人定胜天么?”
 
 
第二章 前世不忘
  于是,月末到了中期检查的时候,萱城理直气壮的对台上的数位导师滔滔不绝道,“古代战事以君王个人喜好为前提,战乱纷争,民不聊生,有为君主想要统一天下,而有道臣民却想求得安康太平,于是,君主与臣下产生分歧,这个战争一旦胜利确实名扬千古,可一旦失败,却是遗臭万年,这完全凭着个人意志行事的君主体系本身上就是一种人定胜天的表现,再者,古代战事中,英明的决策着胜过千军万马,一人之言往往决定一国战略,一人之力往往扭转战局,昏聩无能的决策者会使百万大军陷入覆没的境地。”宣城眼睛直直的盯着对面坐着的几位表情严肃的银发人,顿了一下,说,“比如说秦始皇,振臂一挥,六王闭,四海一。张良,决胜千里之外,运筹帷幄之中。反者,王衍,清谈误国,临阵脱逃,宁平之难,死者数十万。”
  他又顿了一下,“再比如说鬼谷派卫庄,领团队个个人才,却从来伤不到敌人分毫。”
  “卫庄?”端坐着的猪头吐了吐舌头,小声嘀咕道,“你是秦时明月看多了吧?”
  萱城的导师梁仁这时反问道,“萱城啊,你说的鬼谷卫庄是何须人也?”
  萱城顿时一僵,才反应过来,“哦,哦,不好意思,我说错了。”
  宣城刚刚说的那些话其实意思很简单,他只要古代史答辩组的老师们通过他的论文选题就可以了,梁导觉得他的论文题目存在错误,给他提出物质决定论,所以他就想要证明一下,这个选题是正确的。
  况且,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只要有理,只要能辨得过反对者。
  半响之后,坐在教师台上最中间的那位穿着有些邋遢的教师发话了,“萱城,你的这个课题,经过我们几位老师的讨论,认定不成立,尽管开题报告已经过去了,但你还是必须重新选题。”
  萱城脸色一下子拉了下来,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黑云那样压抑,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他脱口而出,“我就不。”
  梁仁当场气晕,室内即刻鸦雀无声。
  后来,梁仁找了他,语重心长的对他说,“萱城,你这个选题本身在历史中就是错误的,物质决定精神,人这个个体是要从属于物质的,从去年的开题报告到现在,我一直跟你讲了,你可以将这个人物的决定性因素换成重要性因素。”
  萱城也很郑重,“老师,我不会改的,我有我的观点和初衷,无论怎么样,我始终坚信人定胜天,古代军事战争中,人物是决定性因素。”
  争论了半个多小时,梁仁被他弄得哑口无言,到后来也就由着他了。
  猪头小黄他们都嘲笑他,与天斗其乐无穷,和老师们斗,其惨无比,萱城鄙视他们,径自的引起一段网络上的流行段子“你只看到我身无半亩,却没看到我心忧天下;你有你的选择,我有我的挚爱;你嘲笑我物质一无所有,我可怜你灵魂注定低矮;你可以轻视我的朝经暮史,我会证明这是谁的时代。学术注定是孤独的旅行,路上总少不了质疑和嘲笑。但那又怎样?就算青灯黄卷,也要义无反顾!我是历史学人,我为自己代言!”末了,还径自的加了一句,“我是萱城,我为我的论文代言。”
  “陈欧体?哈哈哈。”仨人笑的合不拢嘴,“聚美逛多了,怕连人家总裁都想占为老公了吧,萱城是走火入魔了。”
  猪头还添油加醋,“怕是跑到人家微博下面去喊老公喊多了吧!”
  萱城依旧淡笑,风平云静。
  然而,他做梦了。
 
 
第三章 前世不忘
  自从上次和梁仁争论过后,他便开始做梦。
  梦中,金戈铁马,号角战鼓,震耳欲溃的厮杀,昏天暗地,无休无止的悲鸣马长啸,却始终有一条长河,一条长的他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河,千载空悠悠,无穷亦无尽。
  他去过中卫,见过九曲黄河,到过武汉,见过滔滔长江,可始终没见过梦中的河,河的对岸,有一个人影,黑色的袍服,墨色的长发,苍白的脸,瞳孔幽深幽深,他想要看清楚,却任凭他怎么努力都看不清楚那人的眉眼,耳畔幽幽传来一个声音,恍如那苍白的脸色,“我等你,我一直在等你。”
  断壁残垣,夕阳西下,他的身影高大而清晰,“我说过,我在河畔等你归来。”
  他醒了,一身冷汗,却仿佛落下了什么似得,心突然间就疼了起来。他翻阅古籍史书,终于找到了一个与黄河长江对不上的带河的重要历史史实—淝水之战。可是,那么多的与河有关的战争,他自我解释,他喜欢魏晋南北朝史,他更喜欢那个战乱纷纷的五胡十六国,他把这个决定中国南北统一格局的战略性战争细细研究了,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只要前秦阳平公苻融不死,那那场战争就可能真的改变南北格局,前秦就会变成秦朝。
  他问导师,导师说当时的前秦并不具备南伐的条件,只要再等几年,等到东晋君臣分崩离析的时候,可能就不同了。
  萱城说,“那么就是说只要在淝水之战前夕阳平公劝谏了苻坚,一切就可以改变了。”
  梁仁苦笑,“历史哪有重来啊,历史不能假设。前秦根本不具有统一天下的能力。”
  萱城反驳,“当时局势,北强南弱,为何不能一统?”
  梁仁道,“前秦之所以不能一举吞并东晋,主要在于内部民族问题与文化问题没有解决,当时的中华体系在东晋,正统不在前秦,前秦注定是要覆灭的。”
  萱城嘴角挂着笑意,“那这归根结底,还是前秦王不能采纳阳平公等明臣之言。”
  “我在网上看过一个帖子,里面说要是当时的前秦太子不是苻宏,而是苻坚封阳平公为皇太弟的话,那前秦也许就统一中国了。”
  梁仁气的眉毛都绿了,“网络流毒,祸害不浅,这无稽之谈你也相信。”
  “你把所有的因素都归结在人的身上,这违背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唯物辩证法理论。”
  萱城忽然就楞了起来,低下头不知在想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抬起眼来,直直的盯着梁仁的眸子,坚定的说,“梁导,只要我能找到证据证明我的这个课题成立,那你们必须给我入选优秀毕业论文的机会。”
  梁仁笑了一下,森白的牙齿格外迷人,“何止优秀论文,只要你能证明你的这个人物决定性因素成立,怕整个历史学界都为之一震呢。”
  傍晚,萱城站在智渊的小河边上,眼睛不知看向了哪里,衣袂飘舞,发丝徐徐扬起。
  “你是谁?”
  “你在哪里?”
  “你还在等着我么?那条河。我会回来。”他听见自己心底的那个声音在追问。
  他静静的躺在床上,静静的想,“我会找到史实,我会证明人定胜天。”他不停的喃喃。
  猪头关了灯,外头簌簌细风声,淡淡月色流露在床上,萱城依旧睡不着,甚至连眼睛都不敢闭上,他怕那个梦,然而,他又期待。于是,他的身体和意志打架。
  “我等你。我一直在等你。”
  “我说过,我在河畔等你归来。”
  熟悉的声音响起,仿佛千年执手一瞬,他的意识终是放肆的堕入了一片黑暗之渊,他强撑着身体不要睡过去,然而,就像晴朗的天空中忽然乌云密布一般,那般强烈的风啸马鸣声将他肆意的吞噬。
  “猪头。”
  “小黄。”
  “萝卜。”
  那一刻,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是那么的无助,然而,一切都已成定局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