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出炉【救赎】──风雪不动

时间:2021-07-12 03:45:58  作者:风雪不动
  炉心是七月的流火,你是我追的光。
  日常文,吃饭谈恋爱,1v1。
  双向奔赴/暗恋/救赎,HE。
  【高岭之花斯文眼镜攻 x 打架人妻小揪揪受】
  周奚x陆向阳
  棉城流传着向日葵点心工作室的两大招牌:一个是招牌蛋黄酥,一个是陆老板的招牌笑。
  直到周奚那天路过店里,亲眼看见陆老板一拳头砸了对方满脸的血。
  “?”
  说好的招牌笑?
  “想学?”陆向阳抬头一笑,“学好了撩个小姑娘回去。”
  阳光正好从周奚身后的窗台透了进来,把他身上的羊毛薄衫描摹出一圈毛茸茸的质感。
  周奚一本正经地看着他:“我不撩小姑娘。”
  炉心是七月的流火,你是我追的光。
 
第1章 向日葵点心工作室
  入秋了,阳光正暖暖地落在窗台上。
  棉城的风很舒服。树叶摇晃着窸窣作响,心就散到了九霄云外,连带街道上的行人的步伐都慢了几拍。
  “嘟嘟——”
  忽然从街道远方冲出一辆风驰电掣的小电驴。骑车的男人戴着粉红色的安全头盔,一路狂飙向着街角冲去,开得呼呼生风。
  快到转角处的时候,他车头一摆,稳稳地拐了个漂亮的急刹,停在了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门口。
  店铺不大,却打理得明亮又干净。
  门牌上一大一小两行字,写着——
  花卉街道23号107铺,向日葵点心工作室。
  那男人把头盔一摘,露出一张年轻的脸来。
  隔壁花店的小姑娘一眼就瞧见了,急急忙忙从屋里提了个花壶跑出来。
  “呀,陆老板早。买东西去啦?”
  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笑起来甜得不行。
  陆向阳手里稳稳提着一纸板生鸡蛋,也对着她笑了笑道:“早。”
  小姑娘心花怒放,花洒都不带挪的,把花盆里的土全浇透了。
  陆向阳,向日葵点心工作室的老板,店里出名的除了蛋黄酥还有他标准的招牌笑。
  看起来他今天的心情非常好。
  路过的邻居阿姨远远看见了他手里的鸡蛋,扯着嗓门冲他喊起来:“小阳!这鸡蛋哪儿买的?”
  陆向阳打心眼里觉得她很像电影里那个会狮吼功的包租婆。他无奈举了举手里的鸡蛋:“林姨,九块八一板,三十个,今天对面商场里有活动!”
  林姨两眼放光,腿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一溜烟朝商场的方向跑了,速度堪比他的小电驴。
  叹为观止。
  作为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居家购物好男人,单凭这个本事,陆老板小小年纪,就跟邻里街坊们建立起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早呀陆总,刚刚有人找你。”
  工作室的玻璃门从里面拉开了,门上系着的铜铃跟着摇晃起来丁零作响。从门后钻出来一个小姑娘,顺手把陆向阳手里的鸡蛋接了过去。
  这位是他店里的助理霍小花,绑着的双马尾跟着她走路的动作一晃一晃的。
  霍小花同志,一穷二白的向日葵工作室里唯一的店员。
  “谁找我?”
  陆向阳把小电驴的脚支架踢下来锁好,转身跟进了店里。
  “是快递小哥。”霍小花边说着放下鸡蛋,“他说送快递的时候,徐姨说自己身体不太舒服,这几天下不了楼收租。让你直接把铺租转到徐姨微信上就行。”
  徐姨是陆向阳的房东,五十好几了,人很和蔼。一开始陆向阳的店刚开起来的时候,徐姨在铺租上还给他行过方便。
  陆向阳听完难免一怔:“铺租事小。徐姨独居好多年了,身边也没个人照顾。”
  小花点点头说:“快递小哥也问了,她说儿子在外地,这两天就该回来了。”
  陆向阳皱起眉来。
  “我租了一年多了,怎么从没听说过徐姨有个儿子?”
  霍小花耸了耸肩。
  她更不知道了——刚来了两个月,实习期都还没过。
  一时间没人说话。剩下计时器滴滴答答的响。
  烤箱正亮着灯,里面整整齐齐摆满了正在烘烤的蛋黄酥。店里空间不大,炉子一打开,温度明显比外面要高很多。
  “有人照应就好。”陆向阳边脱外套边叹了口气,“独居老人最怕生病了。”
  这么一想,确实是好些天没见徐姨下楼散步了。以往她心情好的时候,还时不时会上他店里买些蛋黄酥,去找她的老朋友喝茶聊天。
  现在这些蛋黄酥安静的躺在他身后的炉子里,在高温的烘烤下变得酥脆金黄,泛着饱满的光泽。
  别说是徐姨了。在棉城,美食老饕都知道,蛋黄酥就属陆老板做得最好吃。就连酥皮下裹着的那层红豆沙,都碾得细致绵厚,清甜不腻,这一口咬下来,就在唇齿间化开了,转作了馥郁鲜美的豆香。
  陆老板亲自手炒的馅,那滋味无与伦比。
  “陆总,太香了。”霍小花隔着烤箱玻璃,炉子里的蛋黄酥一个个披着金光,浑圆周正,高温推着香气止不住的往外涌。
  小姑娘的肚子没忍住咕噜一声。她深深吸了口气,可怜巴巴道:“我也想吃一个……”
  “没有。”陆向阳笑眯眯地看着她,“为了节约成本,我正好就做了客人订单的数量。”
  霍小花默默翻了个白眼。
  陆向阳背过手去系他的围裙,围裙的兜上有一朵黄灿灿的向日葵卡通刺绣,还是他自己缝上去的。
  裙带一紧,陆老板精练的腰身就显得清清楚楚。
  隔壁花店的小姑娘,不知是眼馋还是嘴馋,浇花都快浇到了他工作室门口了。
  “时间差不多了。”陆向阳洗完手,把烤炉的照明功能一开,琢磨着又把温度调低了点,“再过两分钟就吧。”
  他的小烤炉最近温度不太稳定,总得留神多看两眼。陆向阳也想过换个利索点的商业风炉,但价格十分精彩,差点就把他送走了。
  于是,建立了伟大目标的陆老板决定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奋斗到年末,多多接单,财源广进,争取早日把新设备买了。
  心里的小算盘打得正欢快,工作室的小铜铃突然间丁丁零零地响起。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陌生的男人。
  屋外的阳光正是明媚的时候,他逆着光走来,陆向阳甚至看不清他的脸。
  男人扶了扶眼镜说道:“您好,我想要两盒蛋黄酥。”
  今天做好的蛋黄酥是城东一家公司的下午茶订单,每次买都是十几盒的量,陆向阳跟公司老板也是认识的。
  像向日葵这种小工作室,平时订单不多,但还算稳定。蛋黄酥属于工序繁杂的甜点,向日葵向来只接受预订,下单的多是老客户。
  店虽小,规矩不能坏。陆向阳斩钉截铁地想。
  陆老板春光明媚地迎了上去:“您好先生,我们的蛋黄酥需要预定,今天没有做哦,您看看明天可以吗?”
  烤炉的位置在中央工作台后,炉门对着墙壁,进门的客人定然是看不到的。
  陆向阳觉得这一战他胸有成竹,胜券在握。
  男人的眸光透过镜片,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说:“这不是正做着么?”
  “没有,真没有。”
  陆向阳这些年什么客人没见过,他转身看了眼身后空空如也的工作台,第二次驳回了客人的请求。
  “真的有,豆沙馅的。”男人不假思索,诚恳地说道,“老板,我闻着,快要烤过头了。”
  陆向阳:“……”
  陆老板手忙脚乱把蛋黄酥端出来的时候,整个屋子都飘满了浓郁的奶香。真如那人所说,差点就烤过火了。
  被顾客抓了个人赃并获的老板,陆向阳可能是头一个。
  但对方也没生气,他气定神闲地在屋内的小餐桌边坐了下来。
  陆向阳给他端来一杯冰镇柠檬水,剪了片薄荷叶缀上去。清新的黄绿浸润在冰水里,带着令人安宁的色彩。
  “你怎么知道今天有蛋黄酥。”陆向阳忐忑不安,“闻的?”
  男人指了指鼻子,点点头。
  陆向阳认栽一样只能跟着他点头:“看样子,您是之前吃过的。”
  男人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微微笑道:“是。老板手艺好,别人专门送过来的。”
  “能合您胃口真是太好了,但今天没有现货了。”陆向阳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明天可以么?手工炒馅,开酥,擀皮都需要时间。”
  霍小花觉得奇怪。
  今天下午工作室也没有其他订单了,明明再做一炉也来得及。
  最费时的豆沙馅还有今早用剩下的半碗,咸鸭蛋冰箱里就有,也用不着陆总自己生啊。
  送上门的钱,陆向阳竟然破天荒的不要?
  陆老板见对方沉默不语,又赶紧补道:“如果真的着急,我再给您想想办法,争取今晚可以提货,就是费用可能比正常预定的要高一些……”
  “行。”男人把杯子放下来,镜片后的目光清澈如水,“那我今晚来取。”
  “好的好的!”陆向阳从桌子下变戏法似的摸出一个计算器来,按得噼里啪啦响,“两盒是吧?一盒多加二十块……这个数!”
  他娴熟地把计算器推了过去,顺带又从桌子下摸出来一张锃亮的收款二维码。
  霍小花的新认识第一条:这个顾客好有钱。
  第二条:他的老板好缺钱。
  男人扫完码起身,店里的手机响起了钱币落地的欢乐音效。
  “叽付宝到账,274元。”
  “您慢走哎!”陆老板欢快地把手机往抽屉一丢,“今晚8点提货,常来啊老板——”
  霍小花:“……”
  霍小花在这方面帮不上忙,她看了看墙上挂着的小黑板,转身把下午新加的订单补了上去。
  “加急蛋黄酥x 2盒,晚8点自提。”
  她的粉笔字很可爱,字如其人,大标题还用花边圈了好几圈,写着“今日任务列表”。
  “那我下午去城东送货?”霍小花望着挂在墙上的时钟,“你去做这个金主老板的订单吧。”
  “也行。”陆向阳沉吟一会儿,“你开我的小电驴去。”
  作者有话说:
  欢迎来看烟火气的小恋爱!求海星收藏评论~求关注作者专栏!
  希望看文的各位可爱宝贝好好吃饭,快乐生活——
  鞠躬~感谢大家支持owo
  PS:陆老板你家那谁在路上了(住口
 
 
第2章 蛋黄酥
  霍小花不仅会开摩托,还是个熟手。
  她来面试的时候骑着公路摩托,皮衣短裙机车靴,绑着一个骄傲的高马尾,飒得像一个从酒吧里打完架出来的小太妹。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目睹了陆老板的玫瑰金小电驴和粉色安全头盔之后,小花同志第二天来上班的时候,就换上了双马尾和连衣裙,搭配一辆共享单车。
  善变的女人。这是陆老板脑子里冒出的唯一想法。
  霍小花正在店门口试车。她拧了拧油门——准确来说应该是电门,小电驴呼一声就往前冲去。
  动力还不错。
  霍小花把车停回来店门口,拔了钥匙在手心里抛了抛:“陆总,我也去买一个小电驴好了。挺好开的。”
  陆向阳正在分那单金主专享加急蛋黄酥的面团,头也不抬的应道:“是挺实用的——你那赛车摩托呢?”
  “卖了呀。”霍小花轻飘飘地从他跟前晃了过去,“玩腻了。”
  小姑娘说话软乎乎的。
  陆向阳义愤填膺地掐出来一块面团:“摩托多帅啊!要不是因为我穷……”
  “我也穷。”霍小花眨巴着眼睛打断他说,“要不怎么会在穷苦老板的手下卑微求生?”
  陆向阳哦了一声:“穷苦老板还放你在这说闲话,是我的失职。”
  他露出一个懒洋洋的微笑:“现在请你去磕十四个咸鸭蛋,谢谢。”
  承认得还挺大方的。
  “噢……为啥是十四个?”
  霍小花边答应,边蹲下去摸塑料筐里提前用红泥腌好的咸鸭蛋。
  一盒六个,那个客人要了两盒,应该是十二个才对。
  “穷苦老板今天大发慈悲,满足小花同志的愿望,给你多做两个蛋黄酥。”陆向阳笑眯眯地说,“所以你下午送完货,记得把小电驴开回来,顺便来领你的小甜点。”
  霍小花整个人都好了,速度得到了质的飞跃,蛋磕得咔咔响。
  这些鸭蛋是陆向阳自己腌的,咸度硬度都控制得很好。他对食物的感觉极其苛刻。小花一直在想,如果陆老板能下蛋的话,可能连蛋都要亲自生。
  陆向阳掐出最后一团面皮放到电子秤上,望了一眼鸭蛋筐里的存量:“差不多又该腌下一批蛋了。”
  掂重是陆老板的绝活之一。每次在分剂子的时候,从他手里抓出来的重量误差基本超不出一克。面前的电子秤形同摆设,它只能机械的显示下陆老板想要的数字,意思意思走个流程。
  附近菜市场的小奸商们混多了都知道,骗谁的秤都不能骗陆老板的,一抓一个准。
  霍小花对这个技能表示非常羡慕。
  “然后呢?”小姑娘把磕好的蛋一个个从盆里稀稀糊糊的蛋清里捞出来,金灿灿的,像一个个迷你小太阳。
  “洗蛋黄。”陆向阳说,“把蛋黄外面那层膜衣洗掉。”
  腌咸鸭蛋是个很奇妙的过程——生的鸭蛋裹上盐和红泥巴,静悄悄的放置一段时间,蛋清虽然不变,蛋黄却会在盐封的作用下慢慢凝结成一颗半透明的固体,圆溜溜的,晶莹剔透,像海边浮浮沉沉的融金落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