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穿书后反派他只想毁天灭地【爽文】──清澜

时间:2021-07-12 03:35:30  作者:清澜

 

  1V1,双洁。想☞毁天灭地不作不死受❤️真☞毁天灭地牛逼哄哄攻
  从小职员爬到总经理的位置之后,沈之微还没来得及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就被迫穿书了!
  一来到这个世界,沈之微就进入了结局,直面鬼畜男主,疯狂被蹂躏甚至被还砍断了五肢!
  如果想要改变这个结局,沈之微就必须按着脑海里的那个声音,找到永恒之门,毁了这个世界!
  沈之微冷笑,他若是真的那么听话,前世又怎么能爬这么高?
  只是后来——
  片段一:
  沈之微躲过一劫之后,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被墨如白掐住了腰,
  “小师叔,你躲什么,怕我吃了你?”
  片段二:
  既然墨如白未来必定会成为天尊,那么他沈之微,就立志成为魔尊,到了那时候,他必定可以逃离墨如白的魔爪!
  不久之后,天尊降下神谕:人神魔皆是一家,以后见面不许再打了!
  直到沈之微被迫身兼两个职位——天尊夫人和魔尊之后,他才发现,一切都是一场阴谋……
  一念生,万丈波澜平地起;一念灭,纵有疾风不须吹。
  墨如白轻笑:小师叔,若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那我,甘之若饴~
 
 
第1章 穿书了 
  十月二十七号,农历九月十一,宜嫁娶,出行,祈福,入宅,以及,安葬。
  “碰”的一声,一辆大货车直直地朝他冲了过来,沈之微在他婚礼当日,被大货车碾压,不幸身亡。
  只是,他却不知道,只感觉那辆大货车变成了幻影,一阵白光之后,沈之微一睁眼,便在一个山洞里了。
  一根散着微弱的光的蜡烛,就是全部的光亮了。
  沈之微打量着这个山洞,他是被绑架了吗?那场车祸,是做梦?
  【沈之微,欢迎来到苍玄大世界。如果你想要活着离开,必须按我说的做。】
  一个声音突然从脑海里响起,似远还近,似真还假。
  【你是谁!】
  【我是谁不要紧,但是我知道,你是天外之人,只有你,才可以找到永恒之门,只有你,才可以毁了这个世界,若是你做到了,那么,你就就可以回到你原来的世界。】
  【装神弄鬼做什么?滚出来!】
  沈之微皱眉,尝试着动了动身子,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千斤重,好像身上压了什么东西。
  很快,一段信息突然传入他的脑海里。
  沈之微心下一沉,刚才的一切不是他的幻觉,而且他也不是被绑架,而是被大货车撞了之后——
  穿书了。
  根据那个声音传来的信息,这本书为《永恒之门》,他所穿成的这个人,也叫沈之微。
  不过与他不一样,这个“沈之微”,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炮灰。
  书里十六岁才引气入体的沈之微,和弟弟沈铭一起入了一个小门派,但是门派掌门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沈铭被掌门做成了炉鼎,把他圈养在门派里,只为等过了十年把沈铭养熟了,吸了他的修为……
  而沈之微,则被掌门以沈铭的命要挟,每日蒙面不以真面目示人,暗地里为他找强壮的男人。
  那个老掌门习了邪术,需吸男人精元才能活命,而沈铭,则是他最满意的一件名贵容器。
  以识为炉,以性为药。
  这样的生活,直到沈之微二十六岁那年,他找了故人元姜宁帮助,把那个门派的人全部斩杀殆尽了,把弟弟救了出来,两人改头换面入了灵霄派……他做了元姜宁的师弟,而沈铭,则被他们偷偷地藏在了灵霄派内。
  这个世界的主角——气运之子,墨如白。
  墨如白入灵霄派时,沈之微已经用尽手段爬上了长老之位,他如此拼命。只为了改变沈铭的炉鼎体质,而这时,他遇到了天生纯阳之体——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墨如白。
  这就像是为沈铭量身打造的一个人,若是把墨如白的元神炼化,让沈铭吸食,就可以改变他的炉鼎体质了。
  但是,反派就是反派,这邪功一般的法子,怎么可能让他们如愿?
  而元姜宁也不同意他这么做,墨如白是他的徒弟,他一开始不知道沈之微打这个孩子的主意,知道了,就不能坐视不管了,为了阻止沈之微,找到两全之法,元姜宁深入魔地以寻求改变沈铭体质的“魔骨”,结果有去无回。
  元姜宁的失踪,并没有改变沈之微的想法。相反,他的执念越来越深,因此此时,他发现了一个秘密,墨如白不仅是“纯阳之体”,他还有仙骨。
  身具仙骨之人,修炼有如神助,沈之微想要夺了他的命格!
  只是到了最后,用尽万般心思千般手段的沈之微却身败名裂了,死得极其惨烈。
  而沈铭,则被五马分尸了,死相倒比沈之微好一些。
 
 
第2章 鬼畜男主 
  脑海里的记忆如潮水那般汹涌而至又呼啸而过,沈之微总算知道了,他来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
  如今,他就是这个世界的沈之微。
  沈之微想到自己未来会惨死在床上,就感到一阵恶寒。
  他本该好好地活在他的世界,迎娶他的未婚妻,但是,在他婚宴开始的前两个小时,一辆大货车直直地撞上了他,再次睁眼,就来到了这古怪的世界。
  沈之微脸色铁青,他用了十年的时间,才从小职员爬到了今天的这个位置,甚至还被总裁的女儿一见钟情……
  人生刚刚到了巅峰,那个世界就容不下他了。
  只是,穿越如此魔幻之事,为何会让他遇上?
  【沈之微,如果你不相信,那么,我就给你送一份礼物吧~】
  沈之微心下一沉,礼物?什么礼物?还有,他并没有说不信……
  ——
  “师叔,莫要乱动,若是你动了情,师侄可不知道该从哪里替你找个男人啊。”
  沈之微偏头,大惊,他竟然才发现,这山洞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他可以确信,方才这里,是什么人都没有的,难不成这就是那东西所说的“礼物”?
  “小师叔?”
  男人的语气低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看看你这模样,比你弟弟的好看多了,多欲求不满啊,若我是个断袖,现在只怕早就把你吃了。”
  沈之微的双眸微微瞪大,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一面铜镜,镜子里映出了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
  与他前世的脸,有八分相似,但是镜子里的人,却面色潮红,双眼湿润……
  “墨……墨如白!”
  沈之微一瞬间就知道了此人是谁。
  “我在呢,小师叔,我劝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不然,我会想要挖了你的眼睛的哦。”这人竟真的是墨如白!
  “小师叔,你真的睡了好久啊?你太不乖了,”墨如白叹了一口气,像是惩罚他那般,狠狠地掐了一把他的脸,“因为你让我不开心了,所以,你这次的药,会多两颗哦~你弟弟当初可是一颗都受不了了,小师叔,你可得争点气啊。”
  嘴里多了两颗苦涩的药丸,刚一入嘴,就融化了,瞬间流经了四肢百骸。
  沈之微只觉得浑身滚烫,想要说点什么,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他的手脚都是软的,只有那一处是硬的。
  “这模样,才是最适合你的。”墨如白低低地笑了一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目不能明口不能言,沈之微只能如一滩烂泥那般躺在床上。
  沈之微,字凌之,灵霄派的凌之真人,以散修之身稳坐长老之位,座下无人。
  但是这样的一个真人,如今却衣衫不整地瘫软在床上,嘴里还发出奇怪的声音,那一张潮红的脸,毫无清冷之感。
  墨如白看着床榻上的人,嘴角带着一缕似有若无的笑,缓缓地拔出一柄长剑。
  沈之微被那股热潮弄得意识不清,但是很快,他就被一阵剧烈的疼痛拉回了现实。
  低头看去,他的手心,被一柄冒着寒气的剑直直地插着,血一股一股地流出来,晕成一片。
  “啊——”
  沈之微疼得脸色发白,墨如白却动了,他轻轻地旋转着手上的剑,沈之微的整个手掌,都被搅烂……
  这还没完,除了掌心,还有脚底,四肢都被四柄长剑插在地上。
  沈之微眼神涣散,千刀万剐不过如此……
  “小师叔,你怎么不理理我?”墨如白的声音却还是如此清晰,“当**给我的,师侄自然是要百倍还给你的,你看,我对你好不好?”
  墨如白看着疼得失禁的男人,面露嫌恶,那一根直挺挺的东西更是让他看得恶心。
  “小师叔,让我把你的孽根切了吧,这样,你就不会痛苦了。”
 
 
第3章 真的穿越了 
  “啊!”
  沈之微惊醒过来,后背一片汗湿。
  【你现在相信了吗?】
  【你到底是谁?】沈之微有气无力地问道,为了让他相信他穿越了,这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竟然让他做了一个身临其境的梦。
  不,这其实不是梦,是未来会发生的一切。
  那个梦其实还没结束,根据这东西传送过来的原书情节,沈之微知道,接下来,他会被墨如白切了五肢,然后让一只凶兽日日夜夜地侵犯他,直到他彻底死去。
  而墨如白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直到沈之微死亡前一刻,他都保持着清醒,更不用说,墨如白时不时地,会给他喂丹药。
  “呕——”
  沈之微忍不住干呕……
  【若是你还是不信,我可以再送一份礼物给你。】
  【不必了。】沈之微好不容易缓过劲来,说起来,难不成他还要谢谢这个东西?若是它送的“礼物”是凶兽那个梦境……
  呵呵。
  沈之微深呼吸一口气,【我总得要知道你叫什么。】
  漫长的沉默之后,沈之微才听到了回答,【你就叫我,三八吧。】
  沈之微:【……你倒挺会起名字,三八,我需要做什么。还有,你是系统么?】
  【我并非系统,但是你可以当我是,我需要改变沈之微的命运,找到永恒之门,然后,毁了这个世界。】
  【毁了这个世界?】沈之微摁了摁眉骨,敏锐地发现了一件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被困在这个世界里了吧。】
  三八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直接消失了。
  果然如此,这个三八,看来并不能独立行动,也得依附他才行。
  沈之微冷着脸打量着这个山洞,此处与梦境里的山洞有些差别,却也差不多,沈之微一刻都不想待在此处了,这里的一切,都让他觉得反胃。只是,沈之微刚想走出山洞,就感到了一阵天旋地转,然后直直地栽倒在了洞口……
  沈之微不知道的是,他倒下去之时,那个山洞,在发出微微的光之后,直接就消失不见了。
  因为灵霄派的后山,根本没有任何的洞穴。
  ——
  一里地外,灵霄派的后山,聚集了几个少年郎。
  “嘿,我说墨兄,你这出门一趟,还勾搭了一个小姑娘啊。”
  白白净净的少年听到这话也不恼,“谢龙羽,你这是在说什么话,我只是救了一个人,若你们见到了,也必然是要救的。”
  “不过你的运气也是不错,”另一个粗犷一些的声音道,“墨兄一救就救了掌门那养在深闺的养女,这福气,我们可是没有的。”
  少年笑得更加人畜无害了,“这福气给你,你愿意要吗?”
  谁不知道那个养女是养来做炉鼎的啊,只待时期一到,那养女就如和亲一般,被送到一个大门派。
  在她还未“许人家”之时,被别的男人碰了,可就脏了。
  此话一出,霎时安静了不少,少年紧接着说道,“天色不早了,我还需要进去找几味草药,你们要一起吗?”
  被这半大的少年臊了一通,他们脸上也挂不住了,“走走走,跟个小孩计较什么,咱们还是去练练吧!”
  “就是,他还碰了那个女人,指不定会被掌门怎么对付呢!”
  ……
  不多时,此地只剩他一个人了。
  远远的,他甚至还能听到一些骂声,无非是“墨如白算是个什么东西,靠那张脸才能进的内门的吧,哼!”
  墨如白一张小脸冷若冰霜,那些人敢这么大声嚷嚷,也只是因为不怕得罪他罢了,不过,很快,他就听到了一阵此起彼伏的惊叫声——
  “谁在这里挖了个陷阱!”
  墨如白脸上有了一些笑意,直接朝反方向走了过去,至于那些掉进陷阱的人,还是等明日天亮之后,那法阵消失后再出来吧。
 
 
第4章 男主与反派的血海深仇 
  墨如白本想再往深处走走,不料还没走远,就察觉到有一股微弱的气息……
  竟然是凌之真人!
  他为何会在此地?墨如白看了一圈周围,除了树还是树,凌之真人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才会晕倒在此处?
  墨如白迟疑地看着他,并不敢做什么,凌之真人的凶名,灵霄派谁人不知?师叔一向独来独往,除了掌门与他的师尊元姜宁,师叔从不与外人相交,也不收弟子。
  而且,墨如白面露杀气,因为,这个人,很可能是他的杀父仇人!
  墨如白想起他养母告诉他的话,他的养父本来也是修仙之人,在一个小门派修行,只是不过三年之后,养父从门派逃出来之后就疯了,说是一个叫“沈铭”的要害他性命,整个门派都被灭门了,只有他在那天出门了,才躲过一劫。
  而那个时候,墨如白才三岁,刚被养母抱回来,什么都不记得,但是养父还是没能躲太久,直到两年后,墨如白被养母封在米缸里,看着一个人,把他养父养母,以及一村子的人,都杀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