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黑化暴君的小奶O超甜【科幻】──蛋黄魔芋

时间:2021-07-12 03:14:17  作者:蛋黄魔芋
  【黑化狠厉强大Alpha帝国元帅攻x穿越软甜倒霉蛋受】
  双洁双C有生子苏白死后穿越到一个ABO世界,成了恶毒心机婊安芷,算计了未来的元帅商野,
  巧的是商野重生了,在被安芷陷害致死之后重生到了十八岁,这下苏白悲剧了,他必须代替安芷承受商野的怒火!
  事实证明,黑化之后的商野太可怕了,不过安芷不久之后就找到了安抚黑化大魔王的办法。
  商野把安芷咚到了墙上:“让我尝尝今天的你是什么味的!”
  “牛奶味哒!超甜!”
 
 
第1章 大魔王他重生了更新:2021-03-18 21:41:11 0条吐槽
  痛!身体像被劈开一般的痛!
  苏白剧烈喘息着,在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中醒来,然后惊悚地看见看见自己身上压着一个男人,男人的长相应该是极其俊美的,但是现在俊脸扭曲着,额角根根青筋暴露着,汗水顺着棱角分明的脸淌到他的锁骨上。
  “好痛!放开,你放开我!”
  苏白拼命地挣扎起来,却发现自己不仅手脚用不上一点力气,就连声音都得甜甜嗲嗲的,还带着一丝沙哑。
  这是什么情况?!
  苏白的大脑一片空白,身上的男人脸上一阵扭曲的痛楚:“这不是你想要的吗?你处心积虑地安排这个陷阱,不就是想得到这种结果吗?我告诉你安芷,就算我标记了你,我也不会爱上你!我恨你!从今往后,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安芷?!什么安芷?!谁是安芷?!
  苏白的脑子懵的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忽然,一阵亮光劈进脑海,同时他的脑海涌进大量的记忆,一个不属于他的,而是属于安芷的记忆。
  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ABO世界,因为常年受到外星文明的骚扰,这个世界崇拜精神力等级高的强者,因此这个世界金字塔顶端的人都是体力与精神力都非常强大的Alpha,相比之下,太过娇弱的Omega甚至都不如也可以怀孕生子的Beta吃香,生育率也是逐年的下降,有很多家庭都用非法的药物控制自己孩子的性向,也因此,Omega在这个世界是最不受待见的。
  而安芷正是贫民窟长大的Omega,父亲是个烂赌鬼。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他费尽心思结交有钱的朋友,并且以性命相威胁让父亲借钱送自己进入了一家高档的私立中学。
  就读于这家中学的都是龙城有钱有势的人家的孩子,到了这里的安芷如鱼得水,凭借着自己的长相勾三搭四,但是这些男孩都达不到他的标准,直到他遇到了强大的Alpha商野。
  商野,龙城最大的家族商家的孩子,长相俊美,精神力强悍,见到他之后安芷就暗暗发誓一定要嫁给这个人,这是他唯一翻盘的机会。
  但是商野并不喜欢他,于是他扮弱小扮可怜,几次三番在商野的面前发生危险,商野救了他几次之后,终于注意到了这个弱小甜美的Omega,对他产生同情之心,最后安芷如愿以偿,终于和他成为朋友。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在商野十八岁生日的这天晚上,安芷以祝贺他成人之名,给他下了双倍的药物,让商野失去理智,彻底对他进行了标记。
  而现在的时间段,正是商野对他进行标记的时候!
  “唔……”苏白痛苦地呻吟了一声,由于羞耻、委屈和疼痛,眼泪顺着眼角落了下来。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上一秒还是一个和谐社会向上进步的好孩子,下一秒就成了不明时空恶毒的绿茶安芷,还在一睁眼的时候就遭遇这样的事情。
  原身的安芷为什么这么不择手段,只是为了过更好的生活吗?那么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去争取,去拼搏,这种通过欺骗与背叛得到的感情又怎么会让人幸福呢?现在好了,原身不知道死到了哪里去,他却要来承受商野的怒火。
  以他这柔软的性子,恐怕会被黑化的商野吃的骨头渣都不剩。
  “放开我……求求你……”
  看到了安芷的眼泪,商野眯了眯狭长的眸子,他的心中没有怜悯,只有滔天的怒火以及恨意。
  “你还以为我是那个任你欺骗摆布的商野吗?”
  商野狠狠攥着他的手腕,安芷细瘦的手腕上已经青紫一片。
  “告诉你,这辈子别想了,我已经被你害死过一回,怎么会不长点记性呢?”
  商野阴狠地笑着,那表情让安芷的心沉入海底,就算是商野发现自己被算计了,也不会对自己这么恨之入骨吧?
  安芷不知道的是,商野已经度过了悲惨的一世。
  上一世,安芷从这一天开始,就把他带进了地狱当中……现在他重回十八岁,重生在这一刻,就是老天给了他一个新的机会,这一世,他绝对不会让安芷再伤害他!
  想到这里,商野再也不控制自己的阴狠,将安芷的身体粗暴地一翻,犬齿狠狠地刺进了他脖子后面的腺体里面。
  自己身上红酒味的信息素和安芷身上奶香味的信息素纠缠,融合,成为了另一种带着让人迷醉的新的味道……
  身后的男人抽身离开,没有一丝的眷恋,安芷蜷缩起自己的身体,他知道一切全完了。
  那个男人标记了他,又把他弃之如敝履,而他根本就没有原本安芷的心机与算计,他只是一个心软单纯的学生,只是喜欢看看小说,像个咸鱼一样闲散度日。
  身体实在太过疼痛,商野离开之后,安芷蜷起身子昏迷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芷醒了过来。
  房间里面一片黑暗,夜已经深了。
  他撑着酸软的胳膊坐了起来,身上的每一处都在叫嚣着疼痛。
  安芷坐在床上,茫然地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抖着手四处摸索自己的衣服。
  好不容易穿上了衣服,他抖着腿下了床,一阵一阵的钝痛让他简直生不如死,后颈的腺体位置也是火辣辣的,往外走的时候他的腿还撞到了床角,疼得他眼泪直冒,蹲在那里缓了好久才缓过这股疼劲。
  因为对房间不熟,他摸索了好久才摸到了门的位置,但是开锁的时候又犯了难,这扇门不管他怎么打都打不开,他着急地四处摸索,最后不知道摸到了什么位置,房门的边上出现了一个扫描装置,他凑过去细看的时候,扫描装置似乎扫描到了他的虹膜,滴的一声房门打开了。
  扶着墙壁走出房间,客厅里面静悄悄的,茶几上面摆放着一个蛋糕和半瓶红酒,在商野的杯子里面还有残余的药液……
  “不行,我不能留在这里,我必须逃,离他远远的!”
  安芷已经被狂暴的商野吓破了胆,在这个世界他无依无靠,随时都会被商野撕成渣渣,因此他必须远离风暴的中心,希望自己离开之后,商野能够慢慢忘掉曾经有一个卑鄙的朋友陷害过他。
  他可以逃出这座城市,找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安静而又闲适地度过余生,虽然被标记之后有些麻烦,但是他总会找到解决的办法的。
  打定了主意的安芷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顺着墙角一路摸到大门,然后用同样的方法打开了大门的门锁。
  走的时候他还没有忘记消灭自己的罪证,他把酒瓶和杯子都拎在了手中,出门找到一个分类垃圾箱,将这两样东西扔进了垃圾箱。
  商野坐在桌前,奇怪地看着监控器里面的安芷,右手的手指无意识地捻着左手无名指的根部。
  上一世,那里带着一枚结婚戒指,那枚戒指他戴了20年,最后却在一场充满了背叛的战役中被离子炮轰了个粉碎。
  思绪回到现在,商野疑惑地皱紧了眉头,面前的这个安芷和前世的不一样了。
  上一世的安芷在自己的百般呵护之下骤然翻脸,哭哭啼啼地控诉自己的恶行,然后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批判他,并且威胁他带他回家和家里摊牌并且签订订婚协议,一顿操作下来就把商野和他绑的死死的。
  但是这一世的安芷哭哭啼啼地……逃跑了?!
  逃走的时候还高素质地带走了茶几上的垃圾?!
  商野百思不得其解,这个时候是他身体最虚弱的时候,他跑出别墅做什么?找死吗?
  他们所在的房子是商野自己在郊区半山腰的一栋别墅,这是商野的母亲留给他的唯一遗产,荒凉而安静。
  午夜十二点,别墅外面的林荫道漆黑一片,微凉的夜风吹过安芷单薄的衣物,让他忍不住打起冷颤,拢了拢自己的衣物,安芷庆幸了一下,还好商野大禽兽没有扯烂他的衣服,不然他现在可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他想走到山下打一辆车去车站,然后随便先选一个城市离开,只要能让商野找不到自己就好,但是他实在是高估了自己的体力,原本他刚被野蛮地标记完,正是身体最虚弱的时候,能够走出别墅已经耗尽了他身上所有的力气,现在他全凭一股想要远离商野的毅力支撑着自己,但是走到离别墅不远处的一个观景亭里的时候,他就再也走不动了。
  “我就歇一下,一下就好,然后我就接着走!”
  安芷这么安慰着自己,裹紧衣服在观景亭的椅子上躺了下来,只一合眼的功夫,他就迷糊了过去。
  一个又一个正方形的空间在他的身体里面爆开,安芷半梦半醒地睁开眼睛,疑惑地发现自己漂浮在半空,他身体的细胞不断地分裂重组,小正方体越爆越多,爆发出绚丽的颜色,同时他觉得自己被一股温暖又庞大的气体包围着,让他异常的舒服……
 
 
第2章 想跑路可真难更新:2021-03-19 19:13:36 0条吐槽
  睁开眼睛,他还是在那个四处漏风的观景亭里面。冷风吹的他不停地打着哆嗦,觉得自己现在的状况不妙,安芷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上面滚烫一片,而脖颈后面被咬的腺体红肿一片,稍微碰一下都痛得要命。
  “我是不是又要死了?”安芷不再裹紧自己,翻个身仰躺在椅子上,他的眼前似乎出现了幻觉,他看见了自己的爸爸妈妈,他们坐在一个车祸现场的地上放声大哭,前面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而那具尸体,正是苏白。
  “原来我是这么来的!别哭爸爸妈妈,我还没死,也许在这个世界我还能过完自己的一生……”
  安芷的手挡在眼前,嘲讽地笑了笑,这一生恐怕同样短暂啊,刚一来就被作死了!
  昏沉之间,他感觉有人粗暴地扛起了他,接着他就陷入了黑暗当中。
  “水……给我点水……妈妈!”
  安芷发出一声惊叫睁开了眼睛,他又回到了那栋别墅里面,那张承载了他痛苦和屈辱的大床上,而更为惊悚的是他的一只手被铐到了床头上。
  终究还是逃不掉吗?他又不是真正的安芷,凭什么要承担他的错误!
  安芷委屈的要命,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商野端着一杯水走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安芷黯然流泪的模样。
  不得不说,安芷生的是极美的,柔软的栗色发丝带着点天然卷,浑身的肌肤白的近乎透明,两只圆圆的猫眼又精神又漂亮,再配上身上那奶香味的信息素,整个人就像一块又甜又软的奶油布丁,让人特别想咬上一口,所有第一眼见到他的人都会被他的甜软迷惑,但是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知道,这个人这么柔软的外表之下有着一颗堪比蛇蝎的心肠。
  如果只是下、药陷害他也就罢了,他既然标记了安芷,就会放弃自己的初恋,呵护他一辈子,哪怕这份感情最先开始于欺骗,但是他随后做出了那么多又狠又毒的事情,让他怎么能够原谅他!
  “哭什么?想用眼泪换取我的同情吗?我劝你还是省省吧。”
  商野性感的声线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安芷抖了一下,这才发现商野,他立刻想起了刚才这个男人野兽一般的行为,忍不住又往床里面缩了缩,并且拉起被子裹紧了自己。
  “你……你干嘛又把我捡回来?”
  安芷的声音软软糯糯,带着点哭过之后的哽咽,商野不由得想起刚才他的喘息和呻吟,身体又升腾起灼热的感觉。
  看来那药劲很大,到现在还会有反应。
  “不然呢?等着你变成一具尸体上明天的社会新闻,然后警察来调查我?你的心思怎么就那么毒呢?”
  安芷慌张地摇头:“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你不喜欢看见我,我保证会消失在你的面前,永运也不会出现,你放开我好不好,我真的会走,而且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不会和任何人说。”
  “不会和任何人说?”商野的眼中闪出暴虐的情绪,坐到床边一把捏住了他的下巴,细瓷一样的肌肤上留下鲜红的指纹。
 
 
第3章 求求你放开我更新:2021-03-20 18:12:03 0条吐槽
  “是的,绝对不会!”安芷被吓得嘴唇都哆嗦起来。
  商野冷冷地笑着:“你觉得我会信你?你的目的不就是这样吗?怎么目的达到了又装起无辜来了?”
  “没有,我真的没有,求其你放我走!”安芷有些着急,细白的手指搭上商野的手腕,没想到被商野一把挥开。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我觉得恶心!”
  商野站在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安芷:“想让我把你这颗炸弹放走,告诉你,这辈子你都休想,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不会让你接触任何人,这样我看你还怎么耍手段害人!”
  “你……你为什么说我以后会害人?!我怎么会害人?”安芷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商野。
  “想知道吗?求我!”
  “求你!求求你!”安芷软软地说着,眼角因为沮丧下垂着,浓密纤长的睫毛半垂覆盖着眼帘,看起来无辜又可爱。他的这个表情很好地取悦了商野,商野挑唇笑了笑,弯下腰凑近了安芷:“因为我已经被你害死过一回了,被离子炮轰了一个粉碎,连渣渣都不剩,而且死后我还身败名裂,背上了一个叛军的罪名,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你说我应不应该恨你呢?”
  商野不再留恋,转身走出房间,而安芷就像被雷劈了一样惊在当场。
  “他说的什么意思?我已经害死他一回了?难道是我的穿越不是偶然,商野他是重生的吗?就像是蝴蝶扇动了翅膀……可是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安芷了,求你不要这么对我!”
  安芷颓然地把自己埋在枕头里,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多,现在他的脑袋像要爆开一样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