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炮灰男妻带球跑了【穿书】──橙子蛋挞

时间:2021-07-11 02:57:00  作者:橙子蛋挞

 

  乔宁昀车祸身亡,在一篇虐渣甜宠文里重生。
  不幸的是,他穿成了那个渣,是霸总攻的炮灰男妻。
  原主破坏婚前协议投怀送抱,绿了霸总攻,加害主角受,结局凄惨。
  穿越的时间点,是原主投怀送抱被拒绝之后。
  乔宁昀看到砸乱的房间抖了一抖,留下离婚协议书跑路。
  他参加选秀混口饭吃,要出道了才发现……
  肚子大起来了。
  *
  顾一铭与联姻对象乔宁昀领证,说好有名无实三年分开。
  一年后,乔宁昀喝醉,吵闹够了倒头就睡。
  顾一铭烦躁离去,半夜被哭声勾了回来。
  乔宁昀被噩梦吓哭,鼻音软糯:“救救我,我不想死。”
  顾一铭没推开缠上来的柔弱小可怜,心想日后好好宠着。
  第二天,他下班回家,看到一纸离婚协议书。
  没把持住,觉得理亏的顾一铭:……
  幸好,乔宁昀没走远,跑到他刚收购的锐星娱乐做练习生。
  顾一铭看到老婆开心,只能惯着。
  “让他玩,等他消气。”
  “但离婚是不可能的。”
  *
  1、宠妻狂魔霸总攻x人见人爱软萌受
  2、设定同性婚姻合法,能生子
  3、选秀部分参考现实综艺,无原型,无影射
 
 
第1章 重生
  乔宁昀被车子撞飞了。
  那一瞬间,他被剧烈的疼痛吞噬了,身体每一处都被强烈的撞击力击得粉碎。他痛到意识模糊,在铺天盖地的黑暗袭来之前,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发出了呼救。
  “救救我……”
  眼前的黑暗越来越大,只剩下一丝缝隙的光亮。
  乔宁昀苦苦支撑着,不让自己闭上眼睛。
  突然,一个模糊的、遥远的人影出现了。
  乔宁昀拼力伸手,用求生的本能抓住了这最后的救命稻草。
  那个人没有推开他,反而迎向了他。
  于是,他不疼了。他听到了温柔的询问,感觉痛过的地方都被耐心细致地抚过,像是落入暖和的温泉,每寸每分都被恰到好处地安慰,不着痕迹地疗愈。
  他彻底放松下来,安心地闭上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乔宁昀睡醒,没彻底睁开眼就动了动指头,触及一片柔软。那种质感舒适而温暖,像极了家里亲手铺就的被褥,叫他瞬间狂喜。
  他得救了,他回家了。
  乔宁昀开心地睁开眼,看看周围的一切。
  这一看,他傻眼了。
  歪倒的台灯,碎屏的闹钟,泼满脏痕的墙壁上还插着一把小小的刀。
  这……这是什么凶案现场?
  乔宁昀懵懵地坐起来,发现房间全貌更加可怕。到处是砸坏的家具,破烂的酒瓶子,白色地摊上有一大滩不明的红色液体,瞧着触目惊心。
  他扫视一圈,找到了唯一完好的东西——墙上的合照。
  照片里,两个男人都穿着西装,都没有笑。一个坐在椅子上,被稍后站着的另一个人搭着肩膀,共同保持“不熟也要合影”的尴尬姿势。
  坐着的男人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站着的英俊男人是谁?
  乔宁昀一思考,就感觉脑袋里涌入了许多陌生的片段。
  这些片段,来自一本《霸道总裁是宠妻狂魔》的虐渣甜宠文。
  照片里站着的男人是文中的霸总攻,顾一铭。
  顾一铭冷酷无情一心向钱,把婚姻也当成铺路的工具,到了年纪就和门当户对的联姻对象结了婚。另一个男人正是结婚的男妻,乔宁昀,与他同名的炮灰。
  原主签了有名无实的婚前协议,大手大脚挥顾一铭的财产。一日喝醉,作死勾引,遭到拒绝就转头找外遇。
  顾一铭不是傻子,很快将外遇的原主被抓了个正着。
  原主不知错,倒打一耙说顾一铭不行,拖长离婚官司恶心人。闹到最后,乔家自己人都看不上原主,将其赶出家门不相往来。
  原主想报复,却惹了不该惹的主角受。他被金手指粗大的主角受吊起来打,又被保护真爱的顾一铭折磨得死去活来。
  现在,剧情线刚刚进行到原主勾引失败的时间点。
  乔宁昀低头看看没穿衣服的自己,纠结抿唇。
  原来昨晚迷迷糊糊被人照顾都是做梦,真正的现实是穿越当炮灰。
  他再看看室内的一片狼藉,无法想象原主怎么有那么大的作死劲儿。他看着都觉得触目惊心,那花了钱装潢布置的房主顾一铭……
  乔宁昀能想象到顾一铭的死亡凝视,抖了一抖。
  这一抖,他发现自己浑身酸痛,嗓子也哑得发疼。看来,原主不仅乱打乱砸,还破口大骂,直到把自己嗓子都喊哑才肯罢休。
  乔宁昀想到自己得罪了书中金手指最粗大的人,沮丧捂脸。捂上的瞬间,他感觉到自己手上还戴着婚戒,愣了一愣赶紧摘了下来。
  不久后,顾一铭将会遇到生命中的挚爱,他这个炮灰男妻该麻利让位了。
  乔宁昀穿上睡袍,起身收拾东西。
  原主不希望有人妨碍到自己的勾引大计,给保姆、管家和园丁之类的帮佣都放了假。他不收拾,顾一铭回来会看到乱糟糟的卧室,对他的恨能再加深一点。
  乔宁昀忍着浑身酸痛的感觉,咬牙收拾。
  他看到床底有一个圆鼓鼓滑溜溜的玩意儿,捞出来仔细瞧瞧。
  “欲罢不能,幸福加倍……润滑油?!”
  他看清了上面的字,吓得扔开。
  无辜的小瓶子掉了地,蹦跶两下又滚到一旁的酒瓶碎渣去了。
  乔宁昀依然盯着瞧,感觉方才看到的那一行直白的字在眼前挥之不去。
  他脸上发烫,捂脸平静了一会儿才捡起来放好。他再收拾房间里的杂物,将碎酒瓶收进垃圾桶,转到书桌前开电脑,打印了离婚协议书。
  他不知道这样做合不合规范,但觉得当务之急是让顾一铭看到他的诚意,专门找“放弃财产”那种离婚协议。
  乔宁昀还知道顾一铭喜欢漂亮的字,打印几份协议,留下的是签得最自然最漂亮的一份。
  他顺便还找了纸笔,写了简单的道歉信与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一起放在书桌上。
  最后,他放下结婚戒指,拿起收拾好的行李。
  头也不回地跑了。
  *
  12点23分,总裁办公室。
  顾一铭结束手头的工作,揉揉眉心,而后不知怎的盯起无名指上的婚戒。
  这个婚戒戴了一年了。
  一开始,他觉得手指上多个东西不大舒服,但忙于工作就会忘记这个存在。久而久之,他习惯了戴戒指,还满意于这段联姻给自己带来的好处。
  乔家会给予生意上的帮助,没有人再催他结婚,对上烦人的投怀送抱只需抬手亮一下婚戒就能解决。
  昨天晚上,这个戒指又给他带来了全新的体验。
  他稍稍用力,就会让戒指在乔宁昀身上印出一道浅浅的痕。他抚过乔宁昀泛红的脸颊,乔宁昀会因为戒指的冰凉微微颤抖。
  回忆中的种种细节,都提醒着:这场婚姻不再有名无实。
  顾一铭当时沉湎其中,这时才后知后觉地感到迷幻不现实。
  乔宁昀不像乔宁昀,他也变得不像自己。
  他先拒绝了乔宁昀的示好,又因隐约的啜泣声回到主卧。他借着微弱的光找到了蜷缩在被窝里的人影,打开床头灯,看到了一个柔弱的小可怜。
  乔宁昀捏着被角、蜷成一团在哭。
  眸子含着水光,半睁半闭透出一股媚态,唇瓣色艳如花,抿紧时像是微微撅起在撒娇,雪白肤色里隐隐透出一点浅红,像是冰天雪地中的一抹春色,美好又脆弱。
  乔宁昀似乎正遭受着巨大的痛苦,用被子半掩着脸。
  顾一铭对不着寸缕的乔宁昀毫无感觉,却对被窝里蜷缩着的瘦弱身影有了怜惜。
  他觉得不大对劲,硬生生挪开目光。
  这可是乔宁昀,除了脸和家境一无是处的乔宁昀。
  乔宁昀好吃懒做,不学习不工作,认真算过家里的财产能挥霍多少年,自私虚伪,一次遇到过马路慢了点的老人,下车大骂“老东西回家等死”,只对有权势的人笑脸相迎。
  不要被骗了。这是乔宁昀的阴谋。
  顾一铭提醒着自己,却又被一声细弱的、带着哭腔的呢喃勾回目光。
  “救救我……”
  顾一铭愕然,不由自主靠近了一步。
  乔宁昀揪住了他的衣角。
  白嫩指头紧紧揪着,上面戴着与他成对的婚戒。
  顾一铭顺着瞧过去,看到漂亮脸蛋上哭得泛红的鼻尖,还有轻颤羽睫上欲落的莹莹泪珠。
  他没挥开手,他坐在了床边,盯着那滴泪陷入沉思。
  他还未琢磨出什么,便感觉一只柔软纤细的手缠了上来。低头瞧去,见着的是乔宁昀轻蹭过来的乖巧侧颜,方才那滴将落未落的泪,从白皙的脸颊滑到了他的手背。
  顾一铭呼吸一滞。
  他明明没有被乔宁昀抱紧,却感觉心已经被揪住了。
  然后……
  顾一铭停下回忆,揉揉眉心。
  大白天的,在办公室里想这些不大好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顾一铭不认为能够随便翻篇,想跟乔宁昀谈一谈。
  早上,他出门上班,乔宁昀还在睡。他想过要不要帮乔宁昀换个干净的房间休息,刚碰到肩膀,就被软糯的鼻音击退。
  乔宁昀跟昨天晚上被抱去洗澡的时候一样,哼哼唧唧的。
  顾一铭没忍心叫醒乔宁昀,自己上班去了。他一忙就忙到现在,看看将要指向1的时针,觉得乔宁昀应该睡了个饱,该起来吃点东西了。
  他打个电话过去,只听到:“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看来乔宁昀还没睡够。
  顾一铭没打第二次,打算回家再说。
  下午,他想要提前下班,却听到秘书说了一句,“锐星娱乐的张总监在等着您呢。”
  顾一铭皱眉,“又是为了新项目?”
  锐星娱乐是集团最近收购的娱乐公司。之前管理不善欠了一屁股债,被收购后没有歇口气,想办法要资金投入当前的主打节目《最佳偶像》,试图再现辉煌。
  “他说这次海选的关注率很高,一定是爆款节目。”
  顾一铭看去一眼,眸光凌厉。
  陈秘书原来打算说点好话,对上老板的眼神又怂了,“我去应付他。”
  顾一铭满意点头,“取消其他安排,我要回家。”
  陈秘书愣住了。
  顾总什么时候这么早回家过?顾总唇角上扬,怎么好像有点高兴……
  陈秘书还没想明白,又听顾一铭改了口,“不,先去商场。”
  顾一铭想买个礼物回去。
  念头刚刚冒出来,又被细节问题给摁了回去——买什么礼物?乔宁昀喜欢什么?
  他想了想,发现自己知道的答案就一个。
  乔宁昀喜欢他。与其买礼物,不如早点回家。
  顾一铭思考好一会儿,又改了口,“算了,直接回家。”
  “好。”陈秘书嘴角一抽,暗暗吐槽:没空了解锐星新项目,回个家倒是深思熟虑。这还是那个工作狂老板吗?
  顾一铭没注意到秘书的表情,自顾自踏上回家路。
  回家路上,他也没像平常一样看工作信息,专心琢磨等会儿见到乔宁昀会如何。
  如果乔宁昀还是昨晚柔软可爱的那个样子,见到他应该会紧张到咬下唇揪衣角,雪白的脸泛起微微的红晕,被捏一下还会抿唇委屈吧。
  顾一铭首次对回家有了期待的感觉。
  到了家,他没等司机开车门就自己下了车,进门第一时间抬头看楼上。
  房门开着,乔宁昀肯定醒了。
  人呢?
  顾一铭知道喊人是最快的办法,可又觉得那样过于迫切。他没张口,只是默默地加快脚步,走上搂找找乔宁昀在哪里。
  主卧基本恢复原样,却少了一个乔宁昀。
  顾一铭把浴室阳台衣帽间卫生间全转了遍,最后停在不起眼的书桌前。
  桌上有三样东西。一封信,一份协议,一枚戒指。
  文件边缘与桌面平行,居中并以中轴线对齐,十分符合他这种强迫症的审美。
  可惜,那封信上面写着“对不起”,协议的题目是《离婚协议书》,戒指是从乔宁昀手上摘下来的,每一样都让他的怒火更猛烈几分。
  顾一铭拿起离婚协议书,死死瞪着最后的签名。
  字迹流畅好看,看得出乔宁昀的果断,完全没有当初领证一笔一划慢悠悠的犹豫影子。
  顾一铭感觉到,回家前冒出的那个“乔宁昀最喜欢的是我,不用买礼物”的可笑想法又浮现了上来,啪啪啪把他的脸打得生疼。
  他捏紧离婚协议书,直到可怜的纸张皱成变形的小团再往结婚照上狠狠扔去。
  咚。
  纸团划出一条漂亮的弧线,准确地砸上了照片里的他。
 
 
第2章 练习生
  乔宁昀的行李不多,只有几件衣服和1000多块的现金。
  原主的钱包里全是顾一铭给的卡,东西也都是用顾一铭的钱买的。房间里东西挺多,却难以辨别是原主的还是顾一铭的,他不敢多拿,草草收拾就离开了。
  乔宁昀走了好一会儿才到别墅区的大门,浑身酸痛更甚。
  他遥望还有个100米的地铁站,皱皱眉头,找个树荫遮住的台阶就坐下了。
  接下来去哪里呢?
  他看了看原主的手机。手机里没有一个跟支付有关的app,原主似乎依赖刷卡,不喜欢电子支付,也就不可能在网络账户留下可用的余额了。
  没有钱,那有没有可以帮忙的亲朋好友呢?
  乔宁昀查看了一下联系人。联系人不少,名字后面大都跟着一个势利的备注——某公司老板或夫人,某家大少千金,某个部门的领导人等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