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在年代文里暴富【穿书】──春山犹枝

时间:2021-07-11 02:44:51  作者:春山犹枝

 

  所有的年代文里,都有一个集各种美好品德于一身且必定抓住机遇飞黄腾达的男主,沈鱼一脚踩空,穿成了一本年代文里男主……的对照组。
  男主跟对照组沈余是组合家庭的兄弟,男主开朗阳光,沈余阴郁畏缩;
  男主学习成绩优异,沈余高中辍学;
  男主被抢走工作被迫下海飞黄腾达成为大老板,沈余抢走男主工作遭遇下岗潮一事无成;
  男主遇见聪慧美丽优雅的女主有情人终成眷属,沈余暗恋女主求而不得被当成备胎榨干所有剩余价值……
  穿书后的沈鱼:是挣钱没意思还是花钱不好玩?男主女主?关我毛事?
  【阅读指南】:
  1.原书男主不是攻,攻出场较晚。
  2.偏日常向。
 
 
第1章 
  沈鱼觉得自己像在做梦,梦里有个单薄瘦弱的少年,眼神躲闪怯懦,呐呐地跟他说了声“对不起”,然后身影越来越淡。
  “别走……”沈鱼下意识想拦住他,可他的手脚似乎被什么捆缚住,四肢酸软,未等他说完,少年便迫不及待头也不回地跑不见了。
  沈鱼一咋惊醒,没说完的话从干得沙哑的喉咙里憋出来:“赶着去投胎啊……”
  尔后不由露出苦笑,可不是赶着投胎么,直接投他身体里去了。
  虽然刚才两人统共没说上两句话,可他就是知道,刚那少年跟他换了个身体。
  没事也爱看看小说幻想YY一下的沈鱼很懂,这个叫互穿,不过是单程票,穿不回去的那种。
  糟心的是,两人别说在一个地儿了,连时空都不相同,他连自个儿身体最后一面都见不着。
  还有,他不但穿了,还穿书了,穿得是个年代文,要是个主角那还不错,偏偏是个下场凄惨的炮灰独照组。
  刚那少年,沈余,就是意外得知自己的未来,大受打击又没有改变的勇气,心生死志。不知打动了哪路大神,给他一个交换的机会。
  自己这个倒霉鬼刚刚摔了个半死,沈余看了一下二十一世纪的美好生活,立刻毫不犹豫要跟他交换,昏迷中的沈鱼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就这么穿了。
  是,他以前的生活过得可算不上好,爹混混娘赌棍,他出生的那天他爹已经在外混了三个多月没回家,他妈挺着个大肚子在打麻将,赌资还是借的。
  肚子疼的时候,她舍不得手上那把好牌,硬生生挺到自摸胡牌,一激动,生了。
  懂事之后,沈鱼一度庆幸,他妈没给他取名叫沈胡或者沈自摸。
  两人都管生不管养,有爹妈还不如孤儿,最起码国家的孤儿院里不会不给孩子吃饭。
  沈鱼婴幼儿时期差点儿被饿死,多亏好心的邻居街坊这个一碗米汤那个半碗糊糊,好歹让他活到能自己找食。
  也亏得他生在好时候,国家义务教育普及的好,否则他那对爹妈绝对不会舍得花钱送他去上学,等他长大,国家又得多一盲流。
  即便莫名灌入脑袋中的信息,以及属于原身的记忆一股脑倾泄过来胀得他头疼,沈鱼依旧不敢相信,心中还抱有一丝希望。
  要是别的人,那样的过去,可能巴不得穿越开始新生活,可沈鱼不想。
  他好不容易磕磕绊绊长大了,努力这么多年,苦吃了,钱攒了,刚付了首付有了个自己的小窝,虽然又小又偏,可那是他幸幸苦苦奋斗出来的。
  没管过他的爹妈,现在也不用他管,他爸早就不知道混哪去了,他妈卖了房子躲债跑了有十来年了。
  他还有个自己的小店,巴掌大的小铺面,是他耗尽多年积蓄买下的。
  或许在别人看来这份家业算不得什么,但沈鱼从一穷二白的打工仔到现在有房有铺面,别管面积多大,他自个儿已经很满足了。
  穿越在他人看来或许是机遇,但对从小到大没走过什么运的沈鱼来说,他只想守着已经握在自己手中的财富,不愿意去赌一个渺茫无测的未来。
  可现在由不得他自己选了。
  躯体无力,沈鱼努力蹬了蹬左腿,将拉到鼻尖透着霉味的棉被踹下去一点儿,然后弯着身子去摸自己的右腿。
  好的。
  腿上干巴巴的没什么肉,反而更容易摸出骨头的形状,直溜,健康,不是他自己那条瘸了好多年的残腿。
  八岁那年,他翻垃圾桶被野狗追,从墙上摔下去摔坏了右腿,没钱治,后来就瘸了。
  长大后攒了钱去看病,骨头已经长歪了。
  沈鱼泄了口气,手却依旧放在右腿上舍不得挪开,哪怕这个姿势很不舒服,让他病中的身体更加疲累。
  行吧,也不亏。
  一个瘸子换个健康的身体,还年轻了十来岁,他幸幸苦苦攒下的家底,就……就给那小孩吧。
  沈鱼闭了闭眼,他生来如杂草,活得艰难,但也像杂草一样命硬,说好听点儿叫适应能力强,实际上就是没有任性的资格,遭遇的不幸多了,就学乖了。
  就比如现在。
  沈鱼撑起身体,坐起来时已经按照记忆中那般,弯腰勾头,却依旧差点儿一头撞上屋顶。
  面无表情地四下打量了一圈,饶是住过桥洞睡过地下通道的沈鱼,也忍不住露出嫌弃的表情。
  这就不是个正经屋子,整个空间不到三立方米,头上就是屋顶,坐直了会撞到头。身下没有床,木板铺上干硬的垫被就是床了。
  说好听点儿叫阁楼,实际上是强行在屋子半空搭建了几块木板拼凑出一个小空间,就是原主沈余的容身之地了。
  嗯,现在归沈鱼了。
  “床”边有一条狭窄的约半米宽的空间,最外面同样以一块竖起的木板挡着,靠近床脚的位置留了个可以出去的门洞,挂了一块破布当门帘。
  “房间”没有窗户,门洞就是唯一的光线来源,借着门帘两侧透出的光,沈鱼能大概看清楚小空间里简陋的布置陈设。
  床头位置竖放着一个没盖儿的破木箱。沈鱼拉开盖在上面的破布,里面是衣服和杂物。
  木箱旁边堆了几本书,再过去放着一双黑黢黢的布鞋,大拇指的地方还有个补丁。
  沈鱼:“……”
  沈鱼叹了口气,这条件真不如他以前住过的地下通道,地下通道可比这宽敞干净多了。
  现在想这些也没用,沈鱼将那点儿沮丧的念头抛到脑后,弯着腰小心爬到床脚。
  光线微弱,角落里更是黑黢黢的什么都看不见,沈鱼伸手摸到床板紧贴的墙壁,然后顺着往上摸,很快,摸到一条墙缝。
  沈鱼将手指伸进去,墙缝深而细,他用最细的小指在墙缝里抠索,粗糙不平的墙体刮得他手疼。
  指尖触碰到异物时,沈鱼堪堪松口气,用指头一点一点将墙缝里的东西勾出来。
  那是卷在一起的一小叠钱票,是原主沈余仅有的财产,现在也是沈鱼仅有的财产了。
 
 
第2章 
  沈鱼将那一卷钱票展开,摸起来挺厚挺硬实好像不老少,实际上只有最外层是几张钞票,里头还包了两张粮票。
  其中钞票最大面额的是一张五元,其次是一张正面印女拖拉机手的一元,还有两张两角,一张一角,加起来一共六块五毛钱。
  沈鱼:“……”
  真的好穷。
  沈鱼在原主一股脑灌输过来,还没来得及接收的记忆里翻找了一下。
  这些钱实际上是沈余亲爹给的,当初一共给了有二十多块钱,是那个贫穷的庄稼汉子仅有的积蓄。
  当然,以社会上混过,见识过人情冷暖的沈鱼看来,搞不好这些钱里还有沈余亲爹跟人借的,毕竟老沈家还没分家,沈余亲爹又是个不会藏私的,小家庭里的一点儿私房钱,都让沈余他妈把持着。
  至于为什么说亲爹,就算没接收沈余的记忆,沈鱼也知道原因,他穿越前看得那本小说里写的明明白白,比沈余自己知道的还清楚。
  沈鱼看的那本书是个年代文,讲述了主角肖家辉在改革开放的时代里抓住机遇发家致富,打脸渣渣,跟青梅竹马的小娇妻喜结良缘,最终走上人生巅峰打出完美结局的故事。
  原主沈余就是被打脸的渣渣之一,因其特殊的身份,存续时间很长,几乎在整本书前三分之一的内容里都有他的戏份。
  而沈余特殊的身份,就是他是男主肖家辉一个户口本上的兄弟,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
  简单点儿说,他们是重组家庭的兄弟,沈余她妈嫁给了肖家辉他爸,沈余是肖家辉的继弟。
  原书里,沈余的亲妈梁凤霞曾是下乡知青,六七年的时候因政策要求前往隔壁省偏远小山村上坎子村插队,因此结识了沈余的生父沈安民。
  毕竟故事的主角是肖家辉,梁凤霞的这段经历,小说中只一笔带过,寥寥几句,说明梁凤霞在乡下结过婚,还有个跟肖家辉差不多大的儿子。
  甚至连沈安民的名字都没有出现过,这个名字是沈鱼从沈余记忆里看到的。
  但沈余记忆里留下的相关内容就详细清晰多了,他是十来岁的时候被梁凤霞带到这座城市,已经记事了。
  幼时生活在乡下,没少从村里碎嘴婆子嘴里听到与父母有关的事,甚至那些人会故意逗他,给他说些似是而非的话。
  大致就是梁凤霞当年跟沈安民结婚并不是自愿,她打水的时候掉进了河里,被沈安民救了,一个大姑娘湿着身子被男人又搂又抱的捞上来,在守旧蒙昧的小山村,不知要招来多少风言风语。
  梁凤霞又是当地出了名的美人,下乡不到一年,附近十里八乡都知道上坎子村来了个貌美如花的女知青。
  此事一出,知青点外面多了好些不要脸的混子无赖,不光骚扰梁凤霞,其他女知青也不堪其扰。
  不久之后,梁凤霞就“迫于无奈”嫁给了沈安民。
  这算是沈余听到的最普遍的一种说法,在他成长的过程中,也经常听到母亲的抱怨,说不该嫁给沈安民这个一事无成穷困潦倒的乡下男人,除了埋头种地,什么都不会。
  在外人看来,沈安民确实配不上梁凤霞,那会儿知青大规模下乡还没几年,很多人都以为他们能回城,那些知青更是坚定相信他们不会一辈子留在乡下种地,所以很少会与当地人结婚。
  梁凤霞因为出众的相貌,在知青中也不乏追求者,而沈安民别说跟那些男知青比了,就算在村里正当年岁的好小伙里都算不得出挑的。
  原因无他,沈家太穷了。
  沈姓是上坎子村的大姓之一,别的不提,单说沈安民这一支。
  梁凤霞嫁过去的时候,沈家还没分家,沈安民最上头的不是爹娘,是爷奶,沈老头和沈老太生了四个儿子四个女儿,女儿都已经出嫁,儿子还没分家。
  沈家的儿媳妇跟婆婆一样能生,沈安民有十几个堂兄弟姐妹,亲兄弟姐妹也有四个,他排老三。
  翻看完父系复杂亲缘关系网的沈鱼:“……难怪国家让发宣传标语‘少生儿子多种树’。”
  沈家这么多儿子,光给他们娶媳妇就得花不少钱,就是因为结婚的花费一直牵扯不清,所以直到沈安民结婚,沈家都没能分家。
  沈安民跟梁凤霞结婚的时候,已经二十二了,在那时候的乡下妥妥的大龄未婚青年,就是因为穷,娶不上媳妇。
  沈安民是个不善言辞的憨实性格,跟梁凤霞结婚后,可以说是外面的事听爹妈的,小家庭里听媳妇的。
  沈余十来年的记忆里,就没有他爹跟他妈红脸的时候,就算梁凤霞生气骂他锤他,他也不说话老实站着,等她发完脾气再给她烧水擦脸洗手。
  这个男人情绪表达最激烈的一次,就是当年梁凤霞找到回城机会,逼沈安民离婚,并在不久之后带走沈余。
  梁凤霞为什么要带着沈余一起回城,沈余不清楚,他以为是他妈舍不得他。相比沉默寡言的父亲,他从小就跟他妈感情更好,那会儿梁凤霞也说,要带他到城里过好日子。
  但沈余始终记得,他走的前一晚,他爸偷偷把那二十多块钱塞给他,叹着气说,让他好好照顾自己,要是过得不好就回来,家里有爹在,总不会少他一口饭吃。
  但从小听母亲讲了太多城里如何如何好的沈余,一颗稚嫩的心早就飞到向往的大城市。
  直到他来到这个陌生的家庭,才发现他妈竟然已经再嫁,继父有一双儿女,大儿子同他一般大。
  沈鱼心中怅然,小沈余惶然无措的模样,随着他翻看接收记忆,在脑海中越来越清晰,仿佛他真的经历过那一场难堪。
  肖家当时有六口人,继父肖建设,沈余亲妈梁凤霞,肖建设的父母,还有肖建设前妻生的一双儿女肖家辉肖佳欣。
  然后又多了一个沈余,多余的余。
  沈余的到来,并不受继父肖建设一家欢迎,也不知梁凤霞到底怎么说动肖建设的,他一个大男人还好,顶多对沈余视而不见,肖家辉和肖佳欣兄妹却明确表现出来对沈余的厌恶和排斥,肖家老太太更是把沈余当贼防着。
  孤立无援的环境,小沈余越发渴望亲情,性格也在压抑的环境里渐渐扭曲。
  亲情?呵。
  沈鱼冷笑,沈余那个小傻子看不懂,可他作为局外人,再结合原书剧情,还能看不明白?
  他敢说,梁凤霞这女人跟他亲妈是一路货色,不过一个渣得明明白白,一个会装会演,把沈余这个小傻子骗得团团转。
  沈鱼仔细将钱票重新卷好塞回墙缝里藏好,既然沈余将钱藏在这里这么多年都没被发现,说明这是个安全的地方,他初来乍到,不能贸然就换地方。
  藏好仅有的一点点积蓄,该接收的记忆也接收完了,沈鱼拉开床帘,小空间一下子亮堂许多。
  穿上放在床边的破布鞋,鞋底磨得快破了,沈鱼没当回事,撑着旁边的破箱子往前出溜,把腿伸到门洞外头,悬在半空中,下不去了。
  按理说,既然把他睡觉的地方安置在半空中,就该给他个方便上下的通道,最起码弄个梯子吧。
  没有。
  肖家有个靠放在门后的木梯,沈余晚上会在其他人都上床之后,搬梯子过来爬上他的小窝。
  早上最好也最早起来,下去之后再把梯子放回去,否则难免迎来一通抱怨,毕竟肖家不到三十平的房子住了八个人,屋里稍微多点儿什么都显眼。
  现在是沈余发烧一个人留在家里,不知道谁嫌碍事把他下去的梯子给搬走了。
  为了节省空间,沈余的小窝留得高度很低,距离地面大约有两米。要是他原本的身体,哪怕是个瘸子,肯定二话不说往下跳,从小到处翻墙绕巷,沈鱼很懂得怎么卸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