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万人嫌真少爷重生了【校园】──宇宙第一红/宇宙第一小可爱

时间:2021-07-11 02:37:41  作者:宇宙第一红/宇宙第一小可爱

 

  时瑾出身于义务孤儿院,却是帝国军校最惹人眼的治愈系医疗兵。
  像是一支带刺的玫瑰,野蛮生长,张扬恣意。
  直到一次意外体检,时瑾才知道自己是时家的真少爷。
  他以为自己从此有了家,满含期待的上了门,却发现时家更在意那个假的孩子。
  他被时家所有人排斥。
  “你不要凶时跃,他胆子小,不像你。”
  “时跃在时家生活这么多年,早就是我亲弟弟了。”
  “不要碰时跃的东西。”
  甚至时瑾临死前,二哥都不肯回头救他,只有学校里的疯狗送了他一程。
  重活一世,时瑾决定不争了。
  他拍拍屁股,收好东西,去找他的疯狗报恩去了。
  ——
  听闻时瑾走后,家中亲人反应不一。
  性格冷漠的大哥蹙眉:“时瑾又在闹什么?”
  偏心焦躁的妈妈冷哼:“别管他!我看他还能走到哪!”
  嫌弃时瑾的二哥嗤笑:“又变着花样跟时跃争呗。”
  就连时瑾喜欢的男生也只是点了点头,随意回道:“吃到苦头后,他就自己回来了。”
  只是他们等啊等,等啊等,却发现时瑾不仅没有灰溜溜的回来,反而一路高歌,骑在了他们所有人的脑袋上。
  外软内硬做事利落受×战斗狂人忠犬攻
 
 
第1章 真假少爷
  星历125年,4月5日晚。
  暮色浓郁,废弃星球上某处不知名的岛屿被夜色笼罩,变异的动物和人类在暗夜里嚎叫,黑色的植物在残月下摇晃着枝桠,在这片被辐射污染的土地上,还留有一个小小的房间。
  房间里只有一张木床和一个椅子,在木床上蜷缩着一个身材清瘦的少年,少年人满身血迹,身上盖着单薄的被,双眼紧闭不知死活。
  “嘎吱”一声轻响,从门外走进来了一个高大的人影。
  他身上穿着墨黑色光离子贴身战服,头带盔甲,战服下是结实的肌肉轮廓,他手中持着一柄光刃,光刃之上还带着暗黑色的血。
  开门的动静引起了床上的时瑾的注意力,时瑾费力的抬起头,他才刚睁开眼,就觉得下颌被人捏开,一个黑色的果子在他的唇外被捏爆,酸涩的汁水直接落到他的口腔里,时瑾下意识地昂头吞咽。
  这是在辐射下长出来的变异果子,可食用,也是这片树林里唯一能吃的东西,但因为果肉坚硬,所以人牙啃起来很费力,时瑾现在根本嚼不动,只能这样吃汁。
  几口果汁下了肚,时瑾清醒了些,他微微睁开眼,看见了半蹲在床前的人。
  “你封咎,你吃。”时瑾费力的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点动静。
  对方抬手打开了暗色头盔的面部光屏。
  头盔之下覆盖着的是一张悍戾冷峻的脸。
  他生了一双戾气过重的单眼,鼻挺唇薄,下巴弧线利落,肤色是小麦色,从眉间到右脸处有一条暗红色的狰狞伤疤,导致他的右眼看起来比左眼小一些,怎么看都是一副很不好惹的样子。
  他也不讲究,一昂头,把手里捏碎的果肉囫囵的塞进了喉咙里。
  封咎这一抬手,时瑾就嗅到了鲜血的味道。
  “你别出去了。”时瑾白着脸,用气音劝说:“任务迟早都能做完,太着急反而危险。”
  就算封咎是帝国军校战力最强的SSS级单兵,也不能日夜泡在外面的森林里杀感染者,更何况封咎召唤不出精神体。
  至于任务,是他们帝国军校的军事演练。
  他和封咎都是帝国军校大三的学生,他们军校有个传统,每年大三都会找一个废弃星球,将大三的学生们放进去试炼,学生间自由组队,人数在五人或五人以下就行,没有其他任何限制,时间长达一个月。
  成绩优异的学生,有选择军队的权利,成绩差等的学生,压根就进不去军队。
  他们这次到达的星球就是一个因为核污染、核辐射而产生变异的星球,这里的原住民都变成了类似于丧尸的存在,动植物也开始变异,以人为食。
  这些人被统称为感染者。
  每个学生都有杀感染者的指标,如果达不到指标,在大四的时候就没办法去选心仪的军队,如果还想进军队,就只有重新跟着大三再参加一次演练才行。
  但封咎压根没听他的话。
  在封咎把剩下两个果子的汁液挤到时瑾嘴里、并且把果子吞掉之后,就站起身来,又一次走向了门口。
  时瑾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想要召唤出精神体给封咎治疗,结果因为身体太过虚弱、精神力溃散,没召唤出来。
  他只好再一次看向封咎离开的方向。
  他跟封咎本来也不是队友,他就是无意间帮了封咎一把,封咎就一直护着他,但本质上他只是封咎的拖油瓶,封咎想做什么压根不会和他说。
  两人就一直被迫在岛屿上结伴而行,封咎就默不作声的把他纳入了自己的保护范围,但终究不是他的队友。
  他还是得想办法找到自己的队友才行。
  等封咎走了之后,时瑾费力的在一张破旧的小床上调整了一下姿势,摆弄着左手手腕上的光脑。
  整个屋子里唯一的光芒来源就是他手里的光脑,蓝银色的光从屏幕内照到时瑾惨白的脸上,时瑾颤着带着血迹的手,一点一点,戳到了光脑上的“家人列表”上。
  半个月前,时瑾和自己的二哥、四弟、以及他的好朋友,四个人一起组队参加“军校演练”,结果中途出了问题,飞船落地时发生故障,时瑾的朋友当场死亡,时瑾身受重伤,必须立刻退赛返航。
  但是时瑾没有回去,因为飞船故障,能飞回去的独立仓位置只有两个——但他们却有三个人。
  时瑾的二哥和四弟在和他激烈的吵过一场之后抛下他走了。
  如果是之前,时瑾肯定不会低头,但是时瑾现在快要坚持不住了,他处境实在艰难,封咎也受了很多伤。
  他犹豫着给列表上的二哥发了个讯号,但是二哥一直没有接。
  犹豫了许久,时瑾终于打向了列表上的另一个人发了讯号。
  他的四弟,也就是和他关系最不好的时跃。
  说是他的二哥四弟,但其实他也刚认识时跃几个月——就在三个月前,时瑾才知道自己是时家的孩子,他找上时家的门,以为自己有了家,但时家的人却并不欢迎他。
  他敏锐地发现,家里所有人都维持着一种表面平静,暗地里却都在针对他。
  他喜欢的东西,妈妈要拿去送给四弟,他好不容易得来的机甲,二哥要拿去送给四弟,他只要略微表示出不满,所有人都会训斥他。
  “你弟弟喜欢的,你给弟弟又怎么了?”
  “你不要跟时跃争,你做哥哥,就该让着他。”
  时瑾就因为这样的差别对待,和四弟的关系越来越差。
  时瑾想要一个家,所以他一直忍着,想要和他们搞好关系。
  这次他们军校参加军校演练,全军校的人员自愿组队,时瑾带着朋友和二哥四弟组了一个四人队伍,中途因为时跃的疏忽出了意外,时瑾的朋友当场死亡,他们三人流落到了废弃星球的荒岛上。
  因为时瑾的朋友死亡,所以时瑾跟时跃爆发了很大的冲突,时瑾打了时跃一拳。
  二哥当时很愤怒,当场带着时跃拿走所有物资,乘坐两个良好的独立仓离开,丢下了重伤的时瑾。
  后来,时瑾碰上了封咎,才保住了一命。
  因为他们是在参加军事演练,所以光脑权限早就被限定了,他们只能向同队伍里的人求助,退出比赛的权限在队长,也就是二哥的手里,所以时瑾就算是想退出比赛,叫教官来救自己,都只能给自己的二哥发消息。
  但是二哥一直没理睬他。
  这还是这半个月以来,时瑾第一次向四弟发消息。
  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他真的顾及不了那么多。
  他想活下去。
  他本以为四弟也不愿意接自己的讯息的,但是他没想到,他一打过去,四弟立刻就接了。
  时瑾刚想说话,就听见了那头传来了二哥的声音。
  “时跃,你不要管时瑾了,他就是爱跟你争,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孤儿院里长大的下等人,也敢和你比。”
  “也就是爸爸是上将,家里不能爆发出任何丑闻,早就把他赶出去了!我现在看到他就恶心。”
  “我从来没把他当成弟弟看过,当初他一听说自己是时家人,立马高高兴兴的上门来了,那嘴脸,不就是看咱们时家有钱吗?”
  一串串话落到耳朵里,时瑾只觉得一阵头脑发懵。
  他二哥说的是什么?
  什么叫贱种?二哥怎么能这么称呼他!
  “算了,二哥。”然后,光脑那边传来了时跃的声音,轻飘飘的,带着点无奈:“三哥因为我的缘故,在外面流浪了这么多年,他讨厌我是应该的,一想到他也是时家人,我就没办法像是他讨厌我一样讨厌他。”
  顿了顿,时跃又说:“对了,二哥,三哥最近联系你了吗?他会不会出事啊。”
  “不用管他,那贱种皮糙肉厚着呢,他精神体可是少见的白鹿,再说了,他自己就是个医疗兵,还治不好他自己吗?死就死了,还省事儿了!”
  他是外来者。
  流浪了这么多年。
  死就死了,还省事了。
  一句句话在时瑾的耳畔回荡,时瑾只觉得嗓子口一阵腥甜,他眼前一阵阵发黑,一阵剧痛从胸口处传来。
  原来,原来时家人一直讨厌他,表面上把他当成时家的孩子,心里却一直认为他是个外来者,认为他是来抢时跃东西的。
  比起来他,他们更在乎亲手养大的时跃。
  他的爸爸在意自己的名声,所以选择留下他,但并不接纳他。
  二哥讨厌他,所以会无条件的呵护时跃,会直接带着时跃离开,而把他丢下。
  时瑾眼前开始出现重影,他痛的心口都要炸开了。
  他以为自己有了一个家,处处忍让,却没想到被所有人当成一个碍眼的钉子。
  光脑里传出来的声音逐渐变小,变远,时瑾突然开始抽搐,他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在做最后挣扎,他快死了吧?
  死了就死了吧,反正时家的人都讨厌他,如果有下辈子,他绝对不要——
  在临死之前,时瑾似乎听见了一阵脚步声,他看见封咎跑回来,在他的耳畔急迫的喘息,不断地将酸酸的果子捏碎,把果汁往他的嘴里灌,但根本没用。
  “时瑾!”他的下巴被掰开,听见有人在他耳畔焦躁的低吼:“吃下去!”
  酸酸的汁水让他的喉咙呛了一下,不知为何,他有点想笑。
  他马上要死了。
  只是没想到,在他临死之前,陪在他身边的人、拼命挽救他生命的人,居然是个只知道名字的同学。
  而他心心念念的亲哥哥,却恨不得他死。
  身体渐渐失去知觉,时瑾沉沉的闭上了眼。
  他以为人死后应该会觉得四周渐渐安静,但他没想到,他一闭上眼,四周反而更热闹了。
  吵闹声不断地往耳朵里钻,时瑾只觉得头痛欲裂,在某一刻,时瑾猛地翻身坐起来了!
  死都不让人死痛快吗!
  结果这一翻身,时瑾居然直接翻了个空,他“噗通”一声砸在地上,眼前恍惚了好几秒,时瑾猛地站起身来了。
  入眼之处是一个干净整洁的卧室,一床一桌,窗户半开着,明媚的阳光和微风钻到窗户里,时瑾愣了片刻,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穿着一身黑色作战服,脚上踩着的居然是一双作战靴。
  时瑾愣了几秒,低头去看他的光脑。
  星历1250年,3月15日。
  他重生回到了二十天之前!
  还没去废弃星球参加军校演练的日子!
  时瑾下意识地狠狠拍了自己一下,真实的触感让他有片刻的茫然,但他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思考,因为此时此刻,他的门板正被狠狠地拍响。
  时瑾猛地记起来了今天发生了什么。
  就在今天,他的二哥、四弟,以及他的朋友,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争斗。
  “砰砰砰!时瑾!”大门之外,二哥的声音愤怒的传来:“滚出来看看你这朋友做了什么好事!”
 
 
第2章 断绝关系
  门外的时二少此时心情十分不好。
  他今天下午一回来,就看见他的宝贝弟弟时跃在被陈山指责,陈山是个强壮的S级单兵,精神体是一匹壮硕的红马,但时跃只是一个B级医疗兵,因为小时候出过意外,召唤不出精神体,如果不是时家的缘故,他都进不了军校。
  也就只有时瑾的朋友才会这样粗鲁的欺负时跃!
  “时瑾!你给我滚出来!”眼见着没人来开门,时二少抬脚就踹,结果在他踹开的前一秒,门开了。
  从门内走出来了个漂亮的少年。
  时瑾的脸是全帝国公认的好看,纤细精致,穿着一身黑色的作战服,勒出一截细腰和挺拔的脊背,他昂起脸时,时二少看见了他陌生的表情。
  冰冷,平静。
  和时二少预想之中的暴躁蛮横不同。
  “发生了什么事?”时瑾从门内走出来,并没有看向他的二哥。
  经过临死前的那一些事后,时瑾的心都被戳成了个窟窿了,他不想再去看这个二哥,而是看向了客厅里另外两个人。
  是时跃和陈山。
  他们是一个小队里的,为了早些磨合,所以特意在军校外租了个房子住,一人一间房。
  时瑾嘴上问着“发生了什么事”,但心里对这些事一清二楚,因为早就发生过一次了。
  一模一样的冲突,就发生在上辈子。
  “时瑾。”陈山是个壮汉,人黑个高,长得很壮硕,此时气的脸都红了,高高举着手里的机甲放置器:“我从卧室里出来时候,亲眼看见时跃要弄坏你的机甲!我亲眼看见的!”
  “你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我看你就是在针对时跃!”时二少顿时恼火起来了,站在一旁冷声嘲讽:“你这手段也太低级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