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幕后BOSS的路人日常【咒回】──宗年

时间:2021-07-09 01:48:04  作者:宗年

 

  风间院斓得到了一份工作。薪酬不错,五险一金,任务轻松。
  成功在港口mafia大楼看大门的风间院斓愉快的想,他可以把这份工作干到死。
  尤其是他还认识了一位叫织田作的朋友。
  与对方格外谈得来的风间院斓在表白成功后,对自己这份工作更满意了。
  给发老婆的工作哪里找?简直是良心企业。
  风间院斓这样感叹着。
  终于因为织田作而注意到楼下看大门成员是谁的港口mafia首领,在办公室黑了脸——谁能告诉他,为什么隔壁博多的暴力组织首领在他楼下看大门啊!
  究竟是哪个脑子有病竟然敢把那只凶兽用来看大门?
  终于找到自家BOSS的组织成员,几乎哭出声:“BOSS,求您回博多继续壮大组织吧。”
  “不,我老婆在这,我哪也不去。”
  风间院斓果断拒绝:“当首领太累了,还是看大门好,这种轻松养老的工作哪里找?”
  横滨不会在意以看大门为理想的青年。
  直到织田作被袭击受伤。
  燃烧着火焰的风间院斓横抱着爱人踏过满地尸骸,森然如厉鬼。
  武侦&异能科&组合:噫——港口mafia竟然用这种凶兽看大门?离谱。
  某首领:……
  
 
第一章 
  横滨,一座充斥着异能力者的城市。
  作为横滨本土最大的势力组织,港口黑手/党尚未完全从新老首领更迭的动荡期走出来,又因为老首领临死前的疯狂而令港口黑手/党的低级成员大量死亡,因此新首领下令吸纳人才,填补空缺。
  风间院斓也因此而成为了港口黑手/党的一员。
  成为了一名凶狠、残暴、可怕的……看大门的年轻“大爷””。
  “风间院!快快快,动起来,出任务的部队马上就要出发了!”
  然而与咆哮着的组长不同,被点到名字的银白发色青年慢吞吞的从趴着的桌面上坐起身,打着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直到安保组长再次催促,青年才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懒洋洋的从安保室里走出来,赶在大批黑西服们呼啸着冲出大门前,伸出骨节苍劲的手掌拉开了沉重的特制金属大门。
  面色凶煞的港口黑手/党成员们奔跑着迅速离开,带起的风吹起了风间院斓银白色的半长发。
  青年虽然一身黑色西装白衬衫的统一制服站在大门旁,但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慵懒和漫不经心,还是让他与擦身而过的成员们格格不入。
  安保组长站在大门的另一侧,为了拉开平日里需要三个人合力才能拉开一扇的沉重大门,用力到脸都憋红了。不过好在及时赶上了,没有耽误出任务的成员们,不然又会被上司找去训话。
  目送着出任务的成员们奔跑者离开的背影,安保组长这才松了口气,收回盯着那些人手里重武/器的艳羡目光。
  “风间院,我说你啊……”安保组长不满的回头看向风间院斓。
  青年的手掌依旧轻松的拽着大门,但头却一点一点的,一副马上就要站着睡过去的模样。
  正是傍晚时分,橙红色的晚霞铺散了风间院斓一身,透过微乱的银白色发丝照射在那双蓝宝石般的眼眸上,眸光璀璨而锋利。
  青年因为从迷蒙睡意中被忽然叫醒而不断打着哈欠,狭长上挑的眼尾沁出的生理性眼泪湿润了银白色的长长睫毛,当他微微垂下眼眸时,脆弱而迷糊的美感模糊了那份锋利。
  安保组长看着这样的风间院斓,一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老首领临死前思维糊涂,完全不把低级成员当人看,为了自己一时的心血来潮甚至可以拿人命去填,港口黑手/党低级成员的数量锐减到历史最低值,导致现在为了立刻填补上大量空缺岗位,招收成员的标准已经一降再降,只要是个会用枪的适龄男性都可以。
  这种情况下招来的最低级成员,确实也不好再多做要求了。
  安保组长叹了口气,走过去拍了拍风间院斓的肩膀:“风间院,你才二十岁,还有无限好的未来,总不能一直在大楼门口看大门吧?人要有梦想,比如刚刚出去的那些成员,不仅能领到好任务,有机会见到五大干部和各位部长,还能被上司注意到然后升职加薪,你就不想加入他们吗?”
  风间院斓挺括结实的肩膀稍微向后一歪,不动声色的避开了安保组长的手,然后眼眸半睁半闭的嘟囔着:“要什么梦想,五险一金才是硬道理。”
  安保组长嘴角抽了抽,不死心的问道:“一线战斗部队都配备最好的武/器,你也不动心?重机/枪可是男人的终极浪漫!”
  然而回应安保组长一腔热情的,只有风间院斓漫不经心的哈欠。
  安保组长:“……”
  风间院斓一边“哦”了一声敷衍着自己的直属上司,一边慢吞吞的走向安保室,一副要继续回去趴桌子睡觉的架势。
  安保组长心累的叹了口气,嫌弃的挥了挥手:“要睡觉回家睡去!你下班吧。”
  风间院斓前一刻还困意朦胧的眼眸,瞬间“噌!”的一下亮了。他在向安保组长道谢后,开心的拿过放在安保室里的买菜袋子,哼着不成调的小曲走出了大门。
  安保组长嘀咕着摇摇头:“现在的年轻人也太没有上进心了,哪怕我们这样没有异能力的普通人当不了干部,混个小处长当不也很好?”
  风将细微的声音送进风间院斓的耳朵里,他漫不经心的勾唇笑着,蓝宝石般璀璨的眼眸阴沉了一瞬,轻哼道:“什么浪漫啊,武/器能带来的只有噩梦……”
  但当他的眸光扫过手里的帆布袋子,又立刻开心的笑了出来。
  “今天超市有特供的牛肉,既然幸运的不用加班,那就不能去晚了。”
  然而越是急切,就越是会有各种琐事突然出现,打乱原本的计划。
  为了赶时间而选择抄小路的风间院斓站在小巷里,看着堵在眼前的几个流里流气的混混,无声的叹了口气。
  风间院斓从容平和的询问道:“各位能让一下路吗?我赶时间,去晚了牛肉就没有了。”
  混混们因为风间院斓冷静的态度而错愕了一瞬,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听见了吗,兄弟们,这还是个能吃得上牛肉的有钱人!”
  “老子也想吃牛肉啊!赶快把钱掏出来好让哥儿几个去买肉吃。”
  混混们粗粝难听的嗓子让风间院斓皱起了眉,他苦恼的歪了歪头:“如果各位需要钱的话,为什么不去找份工作?我也算不上是有钱人,只是个普通的打工人啊。”
  “哈?工作?”其中一个混混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嘲讽道:“横滨乱成这个鬼样子,港口黑手/党又到处杀/人放/火,还工作?我看你在做梦!”
  “等一下……”另一个迟疑着拽了拽同伴,指向静静站立在原地任由他们打量的风间院斓:“大哥,那家伙的衣服好像就是港口黑手/党的制服。”
  其余人闻言定了定神,仔细向风间院斓看去,然后俱是一哆嗦。
  对这些街头混混而言,即便私下底对这个横滨最大的暴力组织颇有怨言,但其从先代首领起掌握横滨几十年所带来的震慑和威严,仍旧令混混们恐惧。
  “各位考虑好了吗?”
  风间院斓抬手看了眼腕表,距离超市特供结束的时间仅剩下五分钟,这让他渐渐收敛起了笑容:“无论各位做出什么决定,请尽快吧。”
  青年明明是被打劫却依旧平稳的面色,激怒了混混中的大哥。
  被轻视的感觉让他脑子一热,愤怒的抽出刀,气势汹汹的快步走向风间院斓:“你是在瞧不起我吗!港口黑手党又怎么样,很了不起吗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给我跪地道歉啊!”
  其余的混混也立刻掏出刀围了上来。
  风间院斓扫视过周围十几个混混的表情,知道这一仗是无可避免了。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嘟囔道:“横滨这个城市是怎么回事?博多都没有这么乱……”
  混混手里的刀不管不顾的捅过来。
  风间院斓微微侧身,轻松避过。
  动作间,即便是简单的统一西装制服也勾勒出青年精壮结实的肌肉线条,被随意束在脑后的银白色半长发飞扬在空中。
  斜阳照进小巷,那双蓝色的眼眸在温暖的光线下仍旧冰冷,如同璀璨却坚硬的蓝宝石。
  “我本来不想这样做,不过好在你们为了打劫某个可怜的倒霉蛋,特意选了这么个没人的地方。”
  风间院斓矫健的身姿如流风回雪般避开了所有混混的攻击,重新稳稳落在了地面上。
  混混不明所以,大声道:“那又怎么样!别挣扎了,乖乖的还能让你死得轻松点。”
  青年面容上的表情一点点消失,唇角的弧度回落,抿成直线。
  风间院斓有一张足够令人惊艳的好容颜,安保组其他人总觉得这个没什么上进心的同事虽然做事不积极,但却养眼又好相处。
  然而当他的面容上失去笑容时,却如同终年不化的深厚冰层,冰冷得让所有不小心与他对视的人都打着颤想要逃离。
  混混们咽了咽口水,不知道这个家伙为什么突然让他们有点畏惧,在风间院斓向他们走来时,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风间院斓从容迈开被西装裤包裹着的笔直长腿,缓步踏入黑暗的阴影中。
  随着斜阳完全从风间院斓身上消失,他走进全然的黑暗之中,最后一丝温度也从面容上消失。
  “既然这里不会有人看到你们打劫,也就说明……不会有人看到你们的死亡。真是选了个不错的地方。”
  ……
  超市的冷冻柜里,摆着“特供牛肉”标签的位置空空如也。
  风间院斓拨开来买菜的妈妈们狂奔又握住柜台边缘急刹车,皮鞋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刺耳声音让周围的人好奇看过来。
  青年仿佛没有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那双蓝色的眼眸亮晶晶的期待着向冷冻柜里看去,然后颓然垮下了肩膀。
  “啊……怎么这样。”风间院斓扒着柜台边缘瘫倒,眼睛里失去高光。
  一道惊讶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咦?风间院?你在这干什么?”
  失去了希望的青年机械般转过头,循声看去,就见不远处站着的一队港口黑手党成员。
  领头的青年向身后诸人摆了摆手,向风间院斓走过来。
  留在原地的成员们视线在风间院斓身上转了一圈,确认了只是一个底层人员后露出了轻视的表情,随即不感兴趣的撇开眼。
  “来买牛肉,结果已经卖完了。”风间院斓沮丧地靠在柜台上:“你呢?在加班吗?”
  “……正常的出任务中而已,黑手党又不是上班族,哪来的加班一说。风间院你倒是有点上进心啊。”
  青年刚吐槽完,就眼尖的瞥见风间院斓白色衬衫袖口上的一点红,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去,惊讶道:“你衣服上怎么有血迹?难道说,你终于被指派了看大门之外的任务吗?”
  风间院斓随之低头看去,然后浑不在意的笑道:“不小心在哪蹭到了吧。”
 
 
第二章 
  博多市。
  这座充斥着杀手、拷问师等地下职业的城市,曾经是混乱死亡之地。
  但从某一时间节点开始,博多重归秩序,成为了看上去与其他城市并无二致的繁华大都市。曾经因为杀手产业合法化而被扰乱的白天,也恢复了宁静平和。
  只是最近几日格外不同。
  一队队即使便装依旧能看出属于地下职业的人员,穿梭在城市中探查询问,行色匆匆,急切到不惜稍微惊动普通市民的平静生活也要找寻某物。
  “干部,博多市内并未发现BOSS的踪迹。恐怕……BOSS已经离开博多。”
  ·
  风间院斓直到走进著名的港口黑手党大楼,都是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样子。
  他垂着眼眸打了卡签到,又梦游般随口应下了安保组长交待的工作任务,就无视了其他摩拳擦掌想要好好表现的安保组同事们,坐回到安保室内仿佛下一刻就要睡过去的样子。
  作为全□□最底层的部门,安保组的屋室简洁得像是初始模板,然而风间院斓的椅子却无论是谁都能一眼认出来。
  ——那是一张堆满了柔软靠垫和针织物的椅子,浅米色和淡蓝色与整个□□肃杀的装潢格格不入,一眼望过去都能感觉到温暖和干净。
  而此刻风间院斓就坐靠在这样一团柔软之中。
  即便战斗部队拖着昨夜通宵围堵到的战利品人质、浑身带着还未散尽的血腥气从大门外杀气腾腾的走进来,在穹顶大厅里留下满地的血迹,就连一些新入职的成员看到人质半死不活的惨状都面如菜色,嘈杂和喧闹声里,风间院斓都丝毫不受影响。
  安保组长刚气急败坏的安抚完几个吐得昏天暗地的下属,一回头就看到风间院斓这副模样,一时间怒气梗在胸臆间竟然不知道该不该生气。
  要说风间院斓工作不积极,但他又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拿工资混日子的想法。
  而且不知道他之前都经历过什么,虽然能力不出众,但心理素质却是新人里最好的。不管是收拾尸体还是清理现场,和他同期进来的家伙们都吐得面无人色,他却依旧能对着血肉模糊的尸体嘟囔着想要吃肉。
  但要是就这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没看到风间院斓上班时间公然摸鱼……
  安保组长眼睁睁的看着风间院斓的眼眸不断挣扎的眨着,最终彻底闭上了。
  “!!!”
  也太明目张胆了吧,风间院!好歹躲着我偷睡啊,我一个组长不要面子的吗!
  安保组长无语的走过去,敲了敲风间院斓身前的桌面:“昨天不是放你下班回家了吗?怎么还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风间院你是睡美人吗?”
  风间院斓强撑着睁开眼睛,懒散的打着哈欠:“因为昨天没有买到特供的牛肉,所以连晚上都没睡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