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众所周知,上弦零是个人类【综漫】──徵兮

时间:2021-07-09 01:41:35  作者:徵兮

 

  ——绑定系统后我活了,做任务就和打工一样,真心是不会动的,肯定不会动的。
  ——谢邀,人在战国,刚过平安,未来有往江户大正令和发展的可能,被我攻略过的每位都说好。
  ——不对劲,为什么被我攻略的个体后来都变成了我的老板和同事?
  ——等一下,身为人类的我在一个全是鬼的公司里这真的合理吗?
  走在路上被喊名字,就有穿着黑色衣服的剑士追着他、拿起有特效的刀就要砍,回到公司里,开挂的同事不太省心,总想和没有治疗能力的他进行换、位、血、战。
  收刀回鞘坐在同事的头上点上一根烟,上弦零看着自己从前立下过的Flag开始沉思。
  如他所说,十二鬼月公司上至老板下至某位下弦都是零曾经攻略过的对象。
  什么白月光、娃娃亲,什么与无情神子的日日夜夜,零严肃表示这都不是标题党。
  哦对了,同事三哥没在攻略范围内,莫问,问就是系统也磕三哥的神仙爱情。
  *
  cp已定,是老板。
  是快快乐乐(?)的HE。
  时间线:平安-战国-江户-大正-现代
  大概平安会综头秃阿爸,战国一起杀鬼神,江户大正柱灭主场,现代片场很多想到啥到时候再加
 
 
第1章 
  没有人是渴求死亡的,起码在病床上患得绝症,感受着死亡一天一天靠近他的零是这么想的。
  即使父母因为他的疾病,耗尽了家里的积蓄,皱纹和白发攀上了他们的身躯,他依然从未有过放弃治疗的想法。
  “阿零,你要活下去啊……是妈妈不好,没有能够给你一个健康的身躯……”
  因为这是他们的期待,同样也是他的渴望。
  十八岁的生日刚过,在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他的心电图趋于一条直线,发出了刺耳的噪音时,零眼睛也不眨一下地答应绑定了在他死亡时出现在他脑海里的系统。
  [感应到宿主非同寻常的愿望,世界守望者系统0号为您服务。]
  [滴——检测到宿主生命力归零,自动为您开启补充条款。]
  穿着病号服,坐在黑黢黢的空间里,脸色苍白的零叹了一口气。
  身体不好就连这种外挂一样的展开都要难为他吗?
  [为了维持世界时空秩序的稳定,世界意志重点观测了八兆亿平行世界中会导致乱熵崩毁的生命个体,以供守望者们攻略,消除不稳定因素。]
  [宿主生命力难以供给系统日常需求,因此建议宿主选择补充条款内部评选级别较高的个体进行攻略,以维续宿主生命体征。]
  零乖乖举手,好奇问:“评选级别较高的个体……这个是怎么进行评级的?”
  [以其他宿主的任务完成情况大数据统计,以总体攻略失败率进行排序。]
  [这些个体在系统经过长年运作中,已经没有多少守望者宿主愿意进行攻略,因此任务完成后宿主得到的生命力回报性价比是最高的。]
  零抽了抽嘴角,意思是他只能在别的宿主挑剩下的里面选择攻略目标呗。
  要是没这个系统,他还是得死,难度高不高对他这个濒死的家伙有什么意义吗?
  没有呀。
  自问自答得还挺开心的零点了点头:“好的,我大概了解了,那么请开启第一个任务吧。”
  [滴——已为您抽取第一位攻略任务目标。]
  [攻略目标信息已更新。]
  [姓名:鬼舞辻无惨。]
  [攻略难度:……]
  [警报,警报,该个体在八兆亿平行世界中攻略失败概率为100%]
  零面无表情点点头:“感谢你让我对我自己的非酋体质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他试图套取更多情报:“为什么这个家伙没人能够攻略成功?”
  [该个体在命运转折点后,将对【人类】目标好感度清零。]
  零思索了一下,意思是这玩意还是个限时挑战任务?
  [最佳介入时间点已为您准备完毕,请宿主做好相应准备。]
  能多活一天是一天吧,作为一个非常合格的乐天投机派,零觉得自己无论怎样都幸运地绑定系统活下来了,属于他的命运转折点已经到来,后面的事情无论怎么糟糕,都不会比他死亡这天还要糟了吧。
  对于看过的影视话本中,那些因为生命的漫长从而追求死亡的角色,零从来是嗤之以鼻的。
  他想,他自己只是为了活下去就已经是付出一切代价了,为什么有人能够在拥有了别人求而不得的能力后,还会想要矫情地去寻求死亡?
  光是在夜深时分他因病情痛苦得睡不着,思绪触及这个词汇时,他都能恐惧得发抖。
  *
  好像是他接触过的电子游戏一样,漆黑的空间逐渐展开,由黑暗过度到灰黑再到光明,建筑开始构造,嘈杂的人声也渐渐出现在了他的耳边。
  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约莫十岁的身体,穿的是破烂单薄的短打,长到后背的黑发乱糟糟地好像从来没打理过。
  在他的衣领口,还插着一根草标。
  和他一样年龄的孩子还有四个,神情木讷或是惶恐,他们跟着一个穿得朴素但好歹比这市场上的人都要整洁的男人,低头走进了压抑而豪华的宅邸中。
  零低声询问系统他现在的个人信息。
  [宿主随机抽取到的是人数最多概率最大的平民模板,原个体在被父母售卖后染病死亡,现由宿主替代。]
  这让心情颇不平静的零又觉得五味杂陈了起来。
  穿过木石庭院的时候,他悄悄偏头看了一眼浅而宁静的水面,水面上倒映出来的是一张脏兮兮的,但非常熟悉的脸。
  既然是自己的身体,那用起来就没什么心理压力了。
  很快,零就知道了一个对他而言比较好的消息了。
  带他们来到这宅邸的男人是属于产屋敷家的一个小管家,鬼舞辻无惨的简介资料中标记着曾用名便是产屋敷辻哉——这意味着他的攻略目标不请自来,正处在这户贵族宅邸的深处在等待他的到来。
  零脑补出了一个从小长在深闺的贵族小姐的模样,暗暗猜测这到底是怎样一位难搞定的小姐,竟然让守望者系统的宿主们全都铩羽而归。
  他对“乱熵崩毁世界”这个概念还没有具体的意识,对起名风格也认识模糊得很,所以剧本逐渐往着宅斗虐恋这样的剧情去了。
  [……]
  观测到了他的思绪的系统,选择了沉默。
  零在脑海里解释:“高高在上的贵族小姐和她家里的家仆,不是我说,这样的剧本除非这位小姐有勇气抛弃荣华富贵和下人私奔,在这种封建时代完全不可能达成HE的吧?”
  他心里补充想,从小长在蜜糖般的家庭中,完全无法想象平民生活的贵族小姐要是了解到了平民的生活,“爱情”这种没有什么实际用途的精神安慰,难道能够弥补得上如天堑一般的物质生活水平?
  除非,这位小姐过于天真可爱,并且是个恋爱脑。
  不过想想她的被攻略成功率为0的现状,零就莫名觉得这事儿并不简单。
  “你们现在是属于产屋敷家的家仆,你们能够有这好运气补进产屋敷家,就别再想着要偷溜出去。”
  听男人威胁性地说明了逃跑的后果,零不仅没有成了别人所有物的自觉性,他抬起头用着期待好奇的语气说:“这位先生,十分感谢您给了我们活下去的机会,请问我们需要做什么工作呢?”
  管家拿着挑剔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他一圈,严肃的神情稍微松下去了一点,他嗤笑道:“难得倒是有个机灵会说话的。”
  不过他很快就把这句自己说过的话抛到了脑后。
  每年都有这个年纪的下仆被买入宅邸,伺候贵族的仆众就像是他们拥有的生活必需品,替换更新是十分寻常的事。
  零和其他的四个男孩被粗暴地丢进冷水里把身上的污垢洗了个干净,换上了仆从的衣服,他的头发还在滴水。
  还好这身体算是结实,要是以前的他在这种初春的时分洗个冷水澡,他能分分钟发烧到40度给你看。
  小声地打了个喷嚏,用布擦干了头发的零稍微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发丝,便被管家带着往宅邸的深处走去。
  他们被吩咐跪在廊下,路过走廊的风吹在身上却是暖的,紧闭的门扉好像在透着热气,零眯起眼,放松着身体享受片刻的暖意。
  管家跪坐了下来,他蠕动着喉咙,换成了轻柔谄媚的声线,低声道:“辻哉少爷,新的下仆已经带到了,您看看是否需要挑几个顺眼的补充——”
  “好烦啊,这样的小事你还要拿来打扰我?”
  阴沉的声音隔着门扉,都让管家打了个寒颤。
  “……?”零觉得现在就是很慌,非常慌。
  他在心里急切地大声呼唤系统,语气震惊:“产屋敷辻哉……鬼舞辻无惨特么是个男人?”
  [……是的,宿主。]
  零用诡异的语气问出了一个危险的问题:“他喜欢男人?”
  [有性别为女性的守望者宿主参与过这项任务,以数据概括,性别对于该个体的攻略任务并无影响。]
  “……”这真是个不详的情报。
  门扉内外的对话还在继续。
  “是这样……您的庭院需要补入几个孩子来伺候打理了,没有经过您的允许,我实在不敢妄做主张。”
  管家擦着脑门上的汗,也不知道是被门内传来的热气给热的,还是被鬼舞辻无惨给吓的。
  门内沉默了一会儿,很快就有屋内的侍女拉开了厚重的木门。
  木门之后还垂着半透明的白色纱帘,屋内旺盛的炭火好似从来没有断过,名贵的熏香重得有些刺鼻了,仿佛是为了遮盖屋内的某种气息。
  “跪近点,让我看看。”
  零混在五个孩子里慢吞吞地往前跪行了几步,屋内的暖气着实舒服,只是他的大脑现在也着实一片空白。
  有孩子忍不住好奇地抬头看了鬼舞辻无惨一眼。
  微蜷的黑发散漫地披在肩上,即使屋内烧了如此多的炭火,厚重而雍容的衣物依然将他包裹得严严实实。
  他的脸色实在过于苍白,让那个偷看的孩子低低惊呼出了声。
  “带下去,不要让我再看见他。”
  暴虐的声音很快就决定了他们其中之一的命运。
  “实话实说,系统,之前来的作为家仆接近他的宿主,是不是都没能接近这个家伙就被他给解决了?”零在脑海里和系统诉着苦,“很可怕吗,是的这真的很可怕啊。”
  [有抽到为贵族子女身份的宿主,并没有能够完成任务。]
  噢,欧洲开局也没法打穿这个galgame啊?
  零回过神,发现廊下就只剩下了他一个。除了第一个孩子以外,其他几个孩子也逐一被鬼舞辻无惨以“以下犯上”、“蠢笨无能”、“丑陋不堪(?)”等等原因给剔除了出去。
  “最后一个,抬头。”他的声音显得不耐烦了起来。
 
 
第2章 
  还徘徊在“鬼舞辻无惨”是个男人的瞳孔地震中,零抬起头,双目无神地便和鬼舞辻无惨对上了眼。
  “……谁让你这么看我了?”
  屈起手指敲了敲面前的案几,性格可以称得上是相当恶劣的鬼舞辻无惨加重了语气。
  他看见自己的身形分明地倒映在眼前这个下仆的双目中,奢华且必要的服饰看着只像是他身上施加禁锢的绳索,连同这不分昼夜焚烧着炭火的屋子。
  即使有阳光错漏一二,也仿佛是对他的垂悯。
  下意识听从指令的零瞬间闭上眼,他就以闭眼仰头的姿势这么面对着鬼舞辻无惨。
  “……算了,就剩这一个勉强看的过眼。”
  鬼舞辻无惨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他重新拿起了手上没有合拢的书卷。
  管家对零使了个眼色,随即他错愕地发现零依然保持着这幅姿势。
  他的眼睛闭得紧紧地,完全没有要睁开的意思。
  [……恭喜宿主成功接触任务目标,请宿主再接再厉。]
  零闭着眼睛想:“不气不气,就是个脾气很坏的漂亮贵族小鬼。”
  他会拿出男妈妈百分之一千的包容态度来包容他的。
  ……至于他为什么要在“漂亮”这个词汇上咬字那么重?
  毕竟这看上去比他还要小两岁的孩子,颜值意外的很能打嘛。
  感觉自己被不轻不重地踹了一脚,估计是管家在催他趁着鬼舞辻无惨心情还没有太坏赶紧从他眼前消失。免得再生什么事端,零轻手轻脚往后退。
  侍女见他和管家识趣地马上要离开,她想要走上前去重新闭合木门。
  产屋敷家的少爷生来带有恶疾,即使是初春不算料峭的风也能让他多喝上几碗苦涩的药。
  黑色眼睛的主人看着她将门扉关合到一半:“你以后可以不用再来了。”
  侍女身体一颤,她转身强撑着向屋内的鬼舞辻无惨行了礼后,小跑着从零的眼前快速离开了庭院。
  她倒是没再去碰那扇门。
  庭院中的花树种得离屋子很远,或是生怕连这样美丽的事物都有可能伤害到身体娇弱的少爷。
  早樱的花还没到凋零的时候,意外落下的几瓣在鬼舞辻无惨的注视中没有一片能够飘进他的门扉。
  “[年年樱瓣飞]……真是无趣的东西。”
  他把手里的书卷直接扔进了炭炉里。
  *
  在这座宅邸中零能够进出的地方除了他睡觉的屋子,就只有鬼舞辻无惨的庭院。
  其他的仆从看上去年龄都要比他大,在宅邸里待了快一个月,零非常失败地一个人都没有混熟,大家在默契地做完了自己的工作后并不会来提携他这个新人,总之就是非常冷漠。
  确实,遇上一个脾性不好的主子已经够他们受了,谁会来管一个无关紧要的新仆从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