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双生帝尊【强强】──颜若优雅

时间:2021-07-08 14:22:51  作者:颜若优雅

  

第1章 废物的反击
  “天生异象,必有蹊跷。”
  秦家第一天才葬灭星空,星河万域帝尊应劫入世,陵空大陆天生异象,金红霞光遮天蔽日,不少闭死关的老怪物都一瞬间苏醒,特别是位于陵空的几大宗门老祖长老,他们不但在同一时间醒来,还紧急诏令宗门能人推算引发异象的具体方位。
  “凡人界?”
  怎会是凡人界?
  获悉结果,所有人都皱紧了眉头,凌空大陆地域宽广,既有修真界,也有凡人界,即便凡人界亦是人人修真,也不应该引发如此浩瀚恐怕的异象才对。
  难不成是天生异宝?亦或者是有逆天之人出世?
  不管是什么,既然已经推算出引发异象的具体方位,那就必须派人去查清楚了,几乎是立即的,几大宗门同时派遣长老弟子以招纳新弟子的名义前往凡人界,务必要弄清楚凡人界为何会出现异象。
  陵空大陆,凡人界夏国
  “大将军府嫡长子,十七岁的天丹境,简直就是个笑话。”
  “就凭你也配占着大将军府嫡长子之名?废物!”
  “住手,求求你们住手··大少爷快死了··”
  “哪儿来的贱人,滚!”
  “啊··”
  夏国大将军府嫡长子秦征独居的落梅院,一群十几个少年少女围着一个蜷缩的身影拳打脚踢,身着小厮服侍的少年哭喊着上前阻止,却被其中一人挥手抡飞了出去,当场即陷入昏迷,即便如此,依然没有阻止少年少女们的暴行,一拳一脚全都扎扎实实的落在高大却狼狈蜷缩的身体上。
  “唔··”
  痛苦的呻吟淹没在那些人的辱骂叫嚣中,秦征还没来得及睁开眼,浑身上下就先传来钻心的疼痛,整个身体像是被人拆了重组一般,密密麻麻不属于他的记忆疯狂的涌入脑海,涨得他脑袋几近爆炸。
  “大哥,给你个活命的机会。”
  一只大手突然拽住他的衣领子将他提起来,不怀好意的声音嗡嗡作响,已经鼻青脸肿的秦征艰难的睁开双眼,一张略显稚嫩,却已见俊俏的脸庞模模煳煳的落入他的视线。
  “只要你从我们兄弟几个的胯下钻过去,我们今日就暂且放了你,如何?”
  凑近秦征那张惨不忍睹的脸,少年笑得狂妄阴险,围在周遭的少年少女也跟着露出同样的笑容。
  “唔··呸!”
  身为秦家妖孽级天才,秦征何其骄傲,即便还没弄清楚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屏息之间,混着血丝的口水正面吐在少年脸上。
  “找死!”
  “碰!”
  明显没料到他竟还敢冲他吐口水,短暂的怔愣后,少年手臂灵力暴涨,提起他就甩飞了出去,秦征立时感觉五脏六腑都被摔碎了一般,痛得眉头都快打结了。
  “该死的废物!”
  两眼阴狠的盯着他,少年摸出手帕狠狠的擦去脸上的口水:“不钻是吧?本少今日就非要你钻,来人,把他给本少架过来。”
  “是。”
  两个看起来像是小厮的高壮少年应声上前,一左一右粗鲁的抓住秦征的手臂将他拖过去,几个少年已经叉开双腿摆好姿势,就等小厮押着他钻他们的裤裆了。
  “本少要让你生不如死,来!”
  少年满目狰狞,两个小厮拖着秦征就往他的裤裆中间送,一群人纷纷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还有什么是比将大将军府天才嫡长子踩在脚下更让人兴奋的?
  “啊··”
  谁也没有注意到,奄奄一息的秦征眼底快速滑过的那一抹狠辣,就在所有人都兴奋的等着他钻过裤裆,将他仅剩的傲骨踩在脚下碾碎的时候,秦征突然抬起头,张嘴用尽全身的力气一口咬住男人裤裆里那二两肉,杀猪般的惨叫声凄厉的响起,在场所有人全都傻傻的忘记了反应。
  “啊··”
  “该死的,还不快松嘴,废物松嘴··”
  “二哥··废物你找死,快松开··”
  “啊啊··住,住手··你们住手··”
  回过神,少年少女们一涌而上,拳脚再次密密实实的往他身上砸,可秦征打死不松口,反倒是因为他们打得太狠,秦征的身体支撑不住往下坠落,连带着被他咬住的少年也痛得更狠,不得不跟着他跪坐在地,嘴上还不忘制止那些围攻他的弟妹们。
  “你们在干什么?”
  “大姐?”
  “啊啊··”
  一道携带着滔天愤怒的娇呵勐然响起,众人眼皮一跳,没等他们反应,只见一道残影闪过,围在周围的少年少女们一个个全被震飞了出去。
  “小征?!”
  解决了那些人,女人捂着嘴不敢置信的看着咬住秦琼裤裆不放的弟弟,交织渲染着心疼与愤怒的泪水争先恐后的涌出眼眶。
  “阳儿?英儿?”
  “娘··”
  又一声惊唿响起,一个衣着华贵,身段玲珑,眉心顶着血红坤印,看起来最多二十几岁的妇人带着大批仆人走了进来,见状,几个被揍飞的少年少女爬起来朝她飞奔过去:“娘,大哥疯了,我们好心好意来看他,他居然扑上去一口就咬住了二哥的,的··那个··”
  “对啊娘,你快救救二哥吧,再晚他的命根子怕是就保不住了。”
  “娘,大哥就是个疯子··”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恶人先告状,将一切都推到秦征的身上,把自己摘除得干干净净。
  “琼儿!”
  经儿女们一说,妇人这才注意到儿子的惨状:“小畜生!”
  妇人怒不可歇,右手灵力暴涨,呈鹰爪状抓向秦征的脑袋,那狠戾的模样,明显是冲着要秦征的命去的。
  “你敢?!”
  捂嘴流泪的女人转身一把抓住她手,美眸泛着愤怒的火花。
  “秦情你··”
  “娘,救,救我··”
  妇人瞪眼欲裂,作势就要开打,少年虚弱的唿救声突然传进她的耳朵里,对峙的两人不约而同的转头,只见秦征已经昏过去了,可他依然紧紧咬着对方的下体,而被咬的少年,脸色惨白,唿吸不畅,裤裆早已被鲜血染红浸湿了。
  “琼儿。”
  催动灵力震开女人的手,妇人失态的扑过去抱住儿子。
  “小征。”
  未免她又对秦征出手,秦情也蹲下去颤抖着双手抱住秦征,滚烫的泪水再次大颗大颗的滚落脸颊,她的弟弟,大将军府嫡长子,未来的准皇夫,年仅十六岁即突破了天丹境的绝世天才,曾经的他何其强大闪耀,可此时却被几个混账东西打得鼻青脸肿,只能靠咬秦琼的命根子反击,老天怎能对他这般残忍?
  “娘··我痛··”
  靠在母亲怀里,少年几欲昏厥,先前的恶毒狰狞消失得无影无踪。
  “别怕,娘在这里。”
  妇人疼得一颗心都要碎了,抬眼间又恶狠狠的道:“小畜生,还不松开嘴!”
  “他是小畜生,你的好夫君又是个啥?”
  隔着泪眼咬牙一瞪,秦情没有再搭理她,俯身靠在秦征的耳边哽咽着说道:“抱歉,我回来晚了,乖,咱先松开嘴,姐带你去疗伤,等伤好了,咱们再挨个儿找他们算账。”
  心疼的泪水滴落在秦征脸上,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一直死咬着不松口的秦征慢慢张开嘴。
  “琼儿?来人,快请御医。”
  不等他彻底松开,同样流着泪的妇人高声嚷嚷。
  秦情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灵力灌入手臂,打横抱起秦征就去了她原先居住的院落,这种时候,谁都没工夫去管谁对谁错,不过可以想见的是,此事绝对不会就此结束。
 
 
第2章 你的仇,我来报
  夏国护国大将军秦万里原配夫人育有一女一子,姐弟二人皆是大干,不仅样貌出众,才华横溢,修炼天赋亦出类拔萃,特别是儿子秦征,年纪轻轻仅十六岁即突破到了天丹境,被誉为夏国年轻辈第一天才,可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前途无量的天才,竟会在陪伴婚约对象外出游玩的时候被人震碎了丹田和浑身经脉,一夕之间从天才变成再也不能修炼的废物。
  修炼的世界,强者为尊,弱者只能沦为刍狗,任人宰割,几乎人人修真的夏国也不例外,只要你够强,哪怕杀了皇帝取而代之,也没有人会说一个不字,相反,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别说是将军府的嫡长子,就是皇太子也一样会被人欺辱唾弃,秦征的人生,从变成废物那天起就彻底的改变了。
  “小征··”
  摆设大气简约又不失精致的房间内,长相艳丽,身段妖娆的秦情坐在床边心疼的抚上弟弟面目全非的脸:“对不起,姐回来晚了。”
  伴随着自责的歉意,眼泪再次滚落脸颊,每每想到弟弟死咬着秦琼下体不放的画面,她都忍不住心如刀割,恨不得杀光当时在场的所有人。
  “大小姐,将军让你去前院。”
  一个看起来最多二十岁上下的男人躬身而入,秦情擦去眼泪淡淡的扫他一眼:“何事?”
  哽咽的声音,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波动,对这个家,以及他们的父亲,她早已失望透顶,否则也不会总是一个人到处去历练。
  “宫里的圣旨到了。”
  “他们的动作倒是挺快。”
  秦情不禁冷笑,当初是谁死皮赖脸的非要嫁给她的弟弟?如今弟弟不过刚出事,他们马上就来退婚了,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果真是一点都不假。
  “大小姐,将军让你务必前往,三殿下亲自来了。”
  见她迟迟没有动作,男人又忍不住躬身催促。
  “滚!”
  沉声一喝,秦情怒目而视:“回去告诉你们的将军,本小姐会亲自去结束小征与夏侯渊之间的孽缘。”
  “是。”
  得到了确切的答复,即便很不中听,男人还是退了出去。
  “小征,你是陪他游玩才出的事,偏偏他却一点事都没有,姐不知道是你将他保护得太好,还是这一切根本就是他设计的,不管事实的真相是什么,他都配不上你,皇室休想落井下石,姐这就去代替你休了他,希望你醒来后别怨姐。”
  倾身摸着弟弟的脸,秦情含泪说道,离开之前,她又分别在屋外和院外布置了阵法,不让任何人有机会再伤害他。
  “唔··”
  秦情离开不久,伴随着一声痛唿溢出,昏迷不醒的秦征突然抬手扶额:“妈的,痛死了!”
  浑身上下跟散了架似的,没有一处不在叫嚣着疼痛,与此同时,先前被人极尽侮辱践踏的画面与那些多出来的记忆又疯狂的闪现,涨得他的脑袋几欲爆炸。
  “废物吗?这他妈是要逼老子搞事啊!”
  强忍着疼痛稍微整理了一下脑中的记忆,秦征红肿破裂的唇瓣勾勒出一抹冷笑嗜血的弧度,从那些记忆中,他得知自己应该是神魂横渡宇宙,来到了别的宇宙,这个宇宙也跟他先前所在的宇宙一般无二,人类的性别除去男女还细分干坤和普通人。
  干是天生的领导与支配者,天赋体能智商和长相等各方面都有着先天的优势,坤则是天生的孕育者,孕育能力非常强,相应的,他们的长相身段亦是出类拔萃,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大部份坤的修为天赋都极差,只能依附于干,每三个月还要承受发情期的折磨,必须服下抑制的药丸或与人激烈性爱才能渡过。
  而既非干又非坤的普通人,他们在各方面都比较平庸,当然也不乏出彩之辈,数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普通人男女皆有孕育能力,但孕育的几率极低,且修为越高,孕育就越艰难,完全无法与坤媲美,不过普通人的数量却是三类人中占比最多的,干坤加起来也不足他们三分之一。
  目前他所在的方位是陵空大陆,几乎人人修真,凡人界也不例外,即便他们最高的修为也不过神丹境,这具身体的原主也叫秦征,不久前刚满十七,干,乃凡人界夏国护国大将军嫡长子,曾是风光无限的绝世天才,现在却因为丹田破裂,浑身经脉尽断,沦为废物了,而造成一切的人,竟是那个从小就喜欢缠着他,口口声声要嫁给他的婚约对象,三皇子夏侯渊。
  这事儿在秦征看来其实挺狗血的,当今帝后不知为何看出他具有罕见的先天道根,虽然只有一根,但对修炼者来说,先天道根意味着的可不仅仅只是天赋比别人更强,它还能让拥有者比别人更易悟道,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任何修炼者都不可能抗拒它的诱惑。
  为了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夺取他的道根,帝后夫妇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联姻,恰好他们孕育的皇三子夏侯渊就是坤,两人先让夏侯渊缠着他,在他们八岁的时候就趁机给他们指了婚约。
  自从有了婚约,夏侯渊粘他粘得更紧了,两人几乎是一起长大的,有夏侯渊的地方就一定有原主,有原主的地方也一定会有夏侯渊,皇城上下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嫉妒恨,谁又能想到,这不过是帝后和夏侯渊营造出来的假象?
  原主修炼天赋虽然很强,人也不蠢,但因母亲在他出生的时候就难产去世了,父亲又妻妾成群,儿女一大堆,在这个家,除去只比他大一岁,一母所出的姐姐秦情,原主感觉不到任何一丝的亲情,夏侯渊一开始的确是有些烦人,但他的温柔陪伴与依赖无疑是原主内心深处最渴望的,久而久之,他也真心的喜欢上了他。
  在原主突破天丹境的时候,强行抽取道根的时机也成熟了,夏侯渊说想去外面游玩,原主二话不说就主动陪伴,但他做梦也没想到,那个笑得一脸甜美的婚约对象竟是一条美丽的毒蛇,离开皇城不久,他们就被一群神秘的黑衣人抓了,那些人不但强行抽取了他的道根,还震碎了他的丹田和经脉,废了他全部的修为。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们没有杀他,或许是他们太过自信,觉得一切都天衣无缝,不会有人怀疑到他们头上吧,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被折磨到昏迷过去的原主曾在中途短暂的恢复了意识,正好听到了夏侯渊与他们的对话,气怒攻心之下,原主又昏迷了过去,再醒来就已经回到大将军府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