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走开别亲我【情有独钟】──长街细雨

时间:2021-07-08 02:20:21  作者:长街细雨
  沈白替他姐打王者SOLO,被一个野王缠上,野王又野又浪,还死活不相信他是男的。
  直到某天沈白掉马。
  秦岸:男的!!!
  秦岸:就……就算是男的,小东西看起来也好乖,想……
  #你看我们多般配,连性别都一样!#
  自以为笔直又野又浪骚话不断攻(秦岸)VS网上浪得一批现实假乖小可爱受(沈白)
  食用指南:
  *1V1,he。
  *预收在专栏,看上哪本收哪本,先开收藏多的。
  *攻受嘴都毒,都双洁双初。
  *微博@长街不短,有被和谐完整版
 
第一章 
  12月1日,层云翻滚,湖南长沙天气阴沉沉的。
  沈欣搓着手哆哆嗦嗦走到拾荒网咖前台,上机的第一件事就是向沈白发去夺命连环扣。
  拾荒是一家私人主题网咖,大三学校布置自主实习,沈欣找到拾荒网咖应聘了网管。
  网咖是近两年建立起来的,规模比较大,面积占据整层楼,装修低调奢华,结合休闲娱乐室,乍一看还以为是进了某个高级游戏俱乐部。
  网咖通常是下午至夜间热闹,早上六点多网咖里还没什么人,沈欣将网咖楼上楼下的电脑检查了个遍,视频电话才终于被接通。
  屏幕上:被角被掀起一角,纤瘦少年曲起一条腿坐在床边,手随意搭在腿上,头微微朝朝着摄像头偏,额角还有睡觉压出的红痕。
  少年打了个呵欠,眼尾微红,浓密睫毛挂上水汽,眉宇间满是混杂的倦意和不耐烦。
  “……知道现在阴间时间几点么?”
  慵懒散漫的少年音从手机里传出,带着明显被扰清梦的不爽低气压。
  沈欣在心里暗暗啧啧两声,真该让家里长辈也看看沈白现在这幅模样。
  沈白是沈欣的弟弟,晚她两年出生。
  小时候的沈白长得白白嫩嫩,精致乖巧,随着年龄渐长,五官虽然长开了些,但轮廓依旧不尖锐,只要他不开口,看起来就乖巧得不行。
  被他的长相所蒙蔽,在家里长辈眼中,沈白就是听话懂事的典型,逢年过节被拉出去当代表。
  只有沈欣知道沈白压根儿和乖巧不沾边。
  嘴巴毒,对人总是爱搭不理,怼人不分亲疏,踩到他的爆点,无论是对谁都得炸。特别是当他睡眠不足的时候,能徒手把人天灵盖拧开。
  沈欣小心吞吞口水:“你今天不是白天没课,不如晚点再补觉?”
  沈白:“呵。”
  沈欣当没听到:“老规矩,江湖救急,帮我打一场SOLO呗?”
  沈欣是个十足的网瘾少女,技术极差,却还喜欢玩游戏,特别是手游类的游戏,她玩过的没有一百款也有八十。
  她最新痴迷的游戏是王者荣耀,英雄多,皮肤多,满足女孩子变装爱好之余,三条路,五个位置,两队对战,还增添了一定的竞争刺/激感。
  看沈白玩过一次,沈欣就喜欢上了。而玩王者荣耀的第一天,不负众望的,沈欣被队友喷得狗血淋头。
  偏偏,不知道谁给她的自信,明明菜得一批,还敢理直气壮挑衅约别人出去单挑。
  结果显而易见,沈欣几乎每次都被单方面全面碾压,一度差点没被打到自闭。
  沈白实在看不过去,一次SOLO的时候替沈欣把对面打得哭爹喊娘,自动投降。
  从那之后,沈欣像是被打开了什么关窍,只要有搞不定的SOLO都找沈白顶上。沈白不上,她威逼利诱让沈白上。
  “你五官皱一起了。”沈白对她的笑脸视若无睹:“把你的大脸挪开。”
  沈欣:“……”
  要不是这次惹上的人她实在摆不平,她才不会找沈白。
  事情是这样的。
  临近赛季末,沈欣段位还在钻石,打算单排上几把分,将段位往上升一升,哪知道第一局就匹配到个野王打野,还把野王得罪透顶。
  沈欣本想自己搞定,但当她点开野王的个人主页,入目一溜儿的国服标,贵族等级还是8,很有自知之明地打消了念头。
  她搞不过。
  视频通话画面恢复正常,沈白也看到了沈欣周边的情况:”一大早的,就为这点破事儿?不打,这边建议直接退游保狗命。”
  沈欣:“……”
  沈欣深吸几口气,在心里快速默念三遍“这是亲弟弟不能揍,真揍起来揍不过”,勉强按捺下把沈白从屏幕里抓出来暴打的冲动。
  沈欣皮笑肉不笑:“一盒草莓味棒棒糖。”
  沈白从小有低血糖,喜欢吃糖果,还只吃草莓味的棒棒糖,而且挑牌子,只吃青芒的牌子。
  青芒是只出精品糖果的糖果公司,每年出的糖果数量有限,例如草莓味棒棒糖,一年出一次,一次一百盒,每人限购一盒,售完即止。
  青芒的糖果大多都是有市无价,错过时机,想买都买不到,沈白每次也最多只抢到一盒。
  沈白:“……成交。”
  沈欣:“哦,差点忘了,SOLO的时间是在早上七点,你还有……五分钟准备。”
  沈白:“……”
  什么毛病,大早上约SOLO?
  沈白很想晃晃沈欣看她脑袋是不是进水,沈欣先一步挂了电话。
  沈白不耐烦地粑粑头发,随意披了件衣服,登上沈欣发来的账号,左等右等,屏幕顶端的时间一跳再跳。
  6:59
  7:00
  7:01
  ……
  7:35
  ……
  8:00
  【有手就行:……你确定没有记错时间?】
  【我菜我有理:没啊,约的就是七点。你睡过头了?】
  【有手就行:……关我屁事,是对方不敢来。】
  沈白只想快点打完去补眠。
  【有手就行:对方的ID是什么?】
  【我菜我有理:贼帅】
  【有手就行:……?】
  【我菜我有理:操作贼六且帅,简称贼帅】
  【有手就行:……】
  这ID可太骚包了。
  沈白忍不住看了眼他姐的游戏ID,粉嘟嘟的头像,头像框也是粉嘟嘟的,下面是ID:香香软软的甜。沈白见过这么多次还是觉得腻得不行。
  沈白拉出好友列表,操作贼六且帅还真在线,立即发起邀请。
  第一次,没拒绝没接受。
  第二次,没拒绝没接受。
  第三次……
  第n次。
  沈白:“……”
  这场景可太熟悉了。
  重庆是山城,地势起伏,气温差极大,向来只有冬夏两季,十一月下旬便开始降温,步入十二月,气温更是暴跌至仅只有几度。
  房间内暖气充足,坐在床边上的少年,宽松睡衣一只裤脚卷到膝盖,踩在棉拖鞋面上,粉色薄唇微启,蹦出两个字:“有种。”
  沈白背靠床栏调整个姿势,再次连发邀请。
  ***
  某大学男生宿舍楼。
  秦岸回到宿舍的时候三个舍友已经都睡下,他不好搞出大动静,于是随意扒拉下床上的被子,趴在书桌上睡。
  没睡下几分钟,桌上的电脑屏幕开始闪亮个不停。
  屏幕光亮得刺眼,秦岸皱起眉,闭着眼把脸翻个面,头往被窝里缩,眼不见为净。
  然而,跟他作对似的,电脑还是一直闪,屏幕荧光铺天盖地朝他后脑勺扑过来。
  秦岸烦躁地轻“啧”一声,微躬起脊背,把脸翻回来。
  入目的是放大的王者荣耀游戏邀请界面,粉嘟嘟的头像,ID也是粉嘟嘟的:香香软软的甜。
  没得到回应,邀请页面自动消失,变成未读消息。
  再一看消息中心,一连五十几条邀请,也全是香香软软的甜发的。
  秦岸:“……”
  秦岸又要把脸翻回去,香香软软的甜再次发来邀请,大有他不接受就一直发下去的架势。
  秦岸扭头看了眼对床上铺的室友游冽,睡得跟死猪一样,他捏捏手指指节骨部位,慢条斯理在椅子里坐直。
  操作贼六且帅是秦岸的游戏账号,但是除了赛季初和赛季末冲冲分冲冲榜,他并不是经常玩。
  室友游冽也喜欢玩游戏,知道秦岸的游戏账号很拉风,昨天下午非要借他的账号去玩。
  也不知是玩了多久,连账号都忘了退,电脑也不关。
  秦岸仰头,背靠椅背,单手盖住眼睛。片刻,放下手,曲起条腿,点击接受邀请。
  对方没开语音,秒开游戏。
  进入选英雄界面,秦岸这才注意到香香软软的甜是要和他SOLO。
  秦岸拧起眉。
  香香软软的甜这ID……是女的吧?女的大早上找他打什么SOLO?怕不是小学生。
  香香软软的甜秒锁不需要蓝条的东方耀,秦岸没动,直到最后几秒,才慢悠悠拿出个辅助庄周。
  【操作贼六且帅:我不欺负小朋友,你认输】
  没来得及点发送。
  【香香软软的甜:你有两个选择,投降,认输。】
  【香香软软的甜:我要赢,所以你必须得输,不选的话,搞不好你还得哭】
  沈白是2020届大一新生,从军训结束之后,他就搬出了宿舍,没寄宿学校,而是就近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
  邻居大多是社会人,时间尚早,周围静悄悄的。沈白撂下两句嚣张至极的话,操作起东方曜,半点不留情要追上去按着庄周打。
  在技能打在庄周身上前一秒,庄周移动躲开。
  男生宿舍窗坐北朝南开,有些亮白的天色顺着从窗沿爬进来,将熄灯后乌漆嘛黑的宿舍照得微微泛亮。
  秦岸定定看着屏幕上的字,舌头顶顶腮帮子,微眯下眼。
  他的手指修长且冷白,单手操作庄周,另一只手把敲好的字删除。
  【操作贼六且帅:看不出来小东西还挺凶的,奶瓶给你打掉】
 
 
第二章 
  庄周的定位是辅助,但是出法装,能当法坦打,粘人性高,伤害爆炸。东方曜和庄周对峙过几轮,血条一减再减。
  沈白轻啧:“还是条食人鱼。”
  食人鱼又怎么样,他照样要把它的牙拔了。
  ***
  八点半,游冽被尿憋醒,迷迷糊糊爬起来,看见对床下的电脑屏幕亮着,吓了一跳。
  他火急火燎打开寝室灯:“秦哥?什么时候回来的?”
  秦岸被强光刺激,下意识抬手挡住眼睛,哑着嗓子从喉咙深处滚出声“嗯”:“早上七点多,快八点的时候。”
  适应寝室灯的两都会后,秦岸放下手,操作庄周出泉水。
  游冽:“???”
  不是。
  游冽看看手机时间,又看看秦岸熟练操作庄周的手指:“一回来就打游戏?秦哥,你这么喜欢玩游戏的吗?都不睡会儿觉?”
  秦岸:“……”
  睡个屁的觉。
  秦岸微扬起头,目光从眼尾凉凉地看了他一眼,看得游冽头皮发麻。
  游冽: “秦、秦哥?”
  秦岸稍敛下眼皮:“喜欢个屁。下次再敢玩游戏不关电脑,以后别想碰我的东西。”
  男生寝室没那么多禁忌,除了极其私人的物品,很多东西都是共用的,用的时候说一声,征得同意就行。
  “好、好的,秦哥。”游冽吞吞口水,后知后觉:“我昨天没关电脑?”
  “何止。”秦岸语气凉凉的:“你还替游戏开发商开发出一个功能——自动退出游戏。”
  游冽:“……”
  看来,他不仅是没关电脑,还忘记退游戏。
  寝室灯安在天花板正中央,秦岸背对灯光,大半个身体裹在被子里,游冽小心地看了看秦岸的脸色:“秦哥,我替你打,你去睡会儿呗?”
  秦岸避开他的手:“不用。”
  过了会儿,秦岸道:“香香软软的甜。”
  游冽:“什么?”
  秦岸:“你认识这个ID?”
  “不……”刚说了一个字,游冽想起来了:“是她?!”
  秦岸:“现在认识了?”
  何止认识。
  香香软软的甜,这个ID游冽可太有印象了,却不是什么好印象。
  他昨天好不容易借到秦岸的号,打算上游戏威风威风,哪知道第一局就遇到了香香软软的甜个巨坑,玩个混子瑶不刷盾就算了,还抢他的蓝抢他的红,连人头都要磕一口。
  游冽就差当场爆/炸。
  事后,香香软软的甜找他约SOLO,他当时只想着把她打发走好单独上分,随口答应下来。至于具体答应了什么,他压根不记得。
  游冽不解:“香香软软的甜她怎么了?”
  秦岸稍稍搬过电脑,让游冽看和他对战的东方曜的ID。
  “她还真来SOLO啦?!”游冽觉得不可思议,女生不是都是说说就忘嘛?
  游冽想起昨天下午的经历,没什么好气:“秦哥,你理她做什么,除了声音好听点,一无是处,菜鸡一个。”
  秦岸手搭着后脖颈,没说话,搬回电脑继续操作庄周。
  能和他SOLO打半个小时,不像是菜鸡。
  庄周二技能叠加有伤害,一技能减速,三技能解控,近乎无解。
  一局游戏结束,秦岸退出游戏,关掉电脑。
  眼看秦岸抱着被子要爬上/床榻睡觉,游冽急急忙忙从枕头下摸出条纸条塞给他:“秦哥秦哥,先别睡,汉语言文学系系花让我给你的,人家大美女之前向你表白,被你拒绝也就算了。她听说你玩游戏很厉害,想让你带她一局,不过分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