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祭魔【灵异神怪】──小叶丸

时间:2021-07-08 02:18:37  作者:小叶丸
  闻宇十八岁生日之后做一个梦。
  梦里他被捆住了手脚躺在冰冷的石坛之上,四周幽暗阴森。隐约中他看到一个黑影一步步走近他。
  梦醒后,身边开始发生了一系列怪事。
  先是他账户上多了一笔巨款,数额多到让他怀疑自己的数数能力。
  之后,欺负他的小混混被不知什么人揍进了医院,从此见了他跟见了鬼一样就逃,收养他的亲戚也突然开始对他热情关切。
  再后来,他不知何时有了一张房产证,名义是他的,地址是在S城有名的富人别墅区。
  搬家后的那晚,若大房间里他突然被无形的绳索绑住了手脚,摔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他看到一个黑影朝他一步步走来。
  一如那晚的梦境一般。
  只不过,这次他清楚的看到了黑影的姿态,是一位极度英俊又极度阴翳的男人。
  ~
  应辰入魔,落入人间。人类惧怕他敬畏他,为了祈求平安向他献出一位少年作为祭品。
  少年身体瘦小,手脚羸弱。他不忍心吃,便放在身边养着。
  少年勤快嘴甜,会陪他聊天讲故事,会为他打理大殿居所。也给他万年孤寂的生活里带来了些鲜活的记忆。
  应辰想:哪怕是折去一半的寿命,他也想跟少年一直在一起。
  只是,有一天,少年逃了。空旷的大殿里又剩下了他孤身一人。
  我对你那么好,为什么你还要逃。
  会慢慢想起前世受×追人追了一千年上古神魔攻
 
 
第1章 
  昏暗的路灯下,身材削瘦的少年独自走在幽深的小巷中。
  四周墙垣斑驳,寂静无声。
  被路灯投影在破旧水泥地上的身影,随着他匆忙的步伐被拉长,缩短成一点,再被拉长
  忽地,身影顿住,少年的脚步停了下来。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视线微微偏后望去。
  一阵风吹起他额间短碎的发丝,露出少年眼尾警惕的视线和绷紧冷锐的侧颜。
  身后空无一人,只有风吹动一颗茂密的枣树声,哗哗地在寂静的小巷中回荡。
  闻宇双手紧了紧双肩包带,迈开步子继续加快回家的步伐。
  他一向胆子很大,从不畏惧什么。
  只是今天从早起开始,他一直心慌不安,浑身的神经都在高度紧张着,感知着有不明危险的靠近。
  就连吹在耳畔鸣响的风都仿佛在发送着信号,提醒着他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
  很快,小巷中的寂静被打破,吱吱呀呀的蹬着自行车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逐渐变近变得清晰。
  少年依旧头也不回地走着,只是握在双肩背带上的双手握的更紧,更警惕地绷直了后背。
  “小宇,小宇!”
  一道混厚的男人叫喊声,伴随着自行车声在身后响起。
  少年削瘦的肩背不可察觉般地松懈了下来,他扭头回望:“刘叔,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蹬着自行车过来的中年男人叫刘义明,是这块老城区的派出所民警。
  他停车抬手擦了一把满头的汗,皱着眉头说:“才回家?最近都是这么晚才放学?”
  闻宇点头:“快高考了,老师加长了晚自习时间。”
  刘义明:“你不是已经拿到S大美术学院录取了吗?还这么用功学习呢?要我说以后晚自习就别去上了。”
  少年笑笑,说:“没事,反正没剩多少天了。这么晚了刘叔有什么事么?”
  冷俊的脸上终于带上了这个年纪该有的稚嫩和朝气。
  原本警惕锋锐的眼尾也弯成两道很好看的弧度,清透的眼眸在冷色月光下泛着柔光。
  是容易让人想亲近的帅气和干净。
  刘义明从车框里拿出两大纸袋塞进他手里:“这是你婶子做的你最爱吃的八宝鸭。这是我托人买的一套油画颜料。”
  “虽然简单,也算是我们俩给你十八岁生日礼物。”
  闻宇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今天是什么日子,他轻声道谢:“谢谢刘叔。”
  刘义明拍了拍少年的削瘦的肩头感概:“我们总算看着你长大了,这些年不容易啊。”
  “行了,赶紧回家趁热吃。最近这些天我会经常过来看你。要是遇到什么事一定跟我联系。”
  刘义明把闻宇送到家门口,看他打开院子门进去才转身离开。
  一直笑着和蔼的神色逐渐变为凝为担忧。
  他拿出手机,看着同事给自己发的一条信息:
  【李浩武今天出狱了,这小子心毒得狠,小心他报复闻宇那孩子。】
  ----
  闻宇的家位于这座城市边缘的老居民区,是一个独门小院,院子里那颗百年的桂花树龄,便是这个院子的年岁。
  青砖砌出的斑驳围墙,陈旧掉漆的红木门,房檐下雕刻着残缺的古代门将战将都在无声地诉说这个家的岁月。
  屋子里灯光昏暗,陈设简单。
  墙上的挂着万年历显示着今天的日期:5月18日。
  他自己都忘了,今天是他十八岁的生日。
  意味他成年了。
  也意味着他必须得从这个家搬出去。
  手机忽然响了。
  屏幕上显示着来电人:关海涛。
  “这么快。”
  闻宇自嘲一声接起电话:“二舅。”
  语气平淡清冽。
  关海涛:“哎,小宇啊,睡了吗?”
  闻宇:“还没。”
  关海涛在电话那头咳一声,呵呵笑道:“是这样的。你大姨他们今天跟我商量你外公生前留下的小院的事。”
  “当初你外公过世那年,我说让你来我家住。你偏不,非得住那套破房子里。我们见你坚持固执,同意让你住到成年为止。”
  “你今天也十八了,那套院子也该卖出去。”
  闻宇:“嗯。”
  关海涛继续笑说:“哎呀,趁着眼下行情还好,估摸那块地能卖出五百万呢。咱们全家按人头分,你一个小孩子也能到手几十万。”
  闻宇:“嗯。”
  关海涛:“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以后你是先搬我家住着,还是想在外头找房子住?”
  闻宇:“二舅,等我上了大学后再卖房子行么?”
  “上大学?”
  关海涛音调上扬,语速变急:“不是我说你,你这孩子就是固执。”
  “你现在在那个什么设计室打工,每个月还能有一千五的报酬。要是直接进去转正式员工,起码也能拿五千块吧。你说你还上什么大学啊。”
  “再说了,S大美术学院是你说考就考的上的?”
  闻宇语调不变,平静漠然:“我已经拿到S市美术学院的入学通知了。”
  “你”
  关海涛顿了一下,随即嗤了一声:“行,你出息。那什么,你再住几个月也行。不过我得去房屋中介登录房子出售信息。”
  “这段时间会有买主来看房,你要是不在家我可要开门进去了啊。”
  挂了电话,闻宇环顾着昏暗灯光下的房间,淡色的唇瓣紧抿着,眼眸中阴暗不定。
  许久,他踩着沉暗的木楼梯一步步走向二楼。
  走廊上开关摁下发出清脆的响声,随即亮起的白炽灯管如昼般照亮了二楼小客厅的空间。
  客厅的中央放着一架木制画架,上面绷着的画布上是一幅尚未完成的风景图。
  画布上,有晴空万里的蓝天,葱郁茂密的树林,星星点点的野花
  但总感觉单调乏味,缺少什么重要的东西。
  闻宇打开颜料盒拿出画笔,一番准备之后他端着调色板站在了画架的前面。
  提笔却不知道怎么填补这张未完成的风景图。
  他觉得,葱郁的树林中该画一栋古老建筑的大房子。就像大殿庙宇,供着什么神一样地方。
  但大殿该长什么样子,他却无论如何都不能在大脑中形成一个概念。
  像是灵感枯竭,又仿佛像是他在哪里见过,却无论如何都记不起来。
  思维走进穷途一般,空白,烦闷。
  深夜的凉风透过窗纱吹进室内,却也吹不散少年苦思冥想不得解的躁气。
  汗水从额间顺着绷紧的脸颊的弧线,滑落到下颌,滴在陈旧的地板上。
  时间一分分过去,直到墙上陈旧的时钟指针走到了凌晨二点。
  闻宇全神贯注地望着眼前的画,逐渐地他整个人置身于画中的森林里一般。
  周围的是葱郁的远山,茂盛的树木,盛开的野花。
  溪水声在旁边哗哗流动,蝶鸟在他身旁轻快飞舞,空气中蔓延着令人心旷神怡的清新。
  仿佛置身于仙境。
  他惊奇地望着四周风景,迈开脚步开始走动像是在寻找什么。
  忽地,白天变成了夜晚。
  一轮圆月挂在夜幕中,冷白的光芒却无论如何都透不进繁茂森林的树木。
  周围阴森漆暗,死寂无声。
  闻宇心里开始害怕,他想逃离。身体刚一动,手脚处却传来被勒紧束缚的刺痛感。
  他惊然发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被捆绑住了手脚,衣着单薄地躺在一块巨大的石坛中央。
  一阵夜风吹起,吹动着繁茂浓密的大树枝枝叶叶哗哗作响,在漆黑的夜幕中如同巨大的凶兽挥舞着爪牙,随时都有可能朝他扑来。
  他惊恐地望着周围,用尽全力想要挣脱束缚。
  可稍一动弹,捆绑住手脚粗糙麻绳上似乎有无数根小针刺痛着他薄弱皮肤上的神经,痛的他浑身战栗。
  猛然间,他看到一团模糊的人影朝他一步步走近。
  谁?
  闻宇想大声喊,却因为极度恐惧连颤音都发不出来。
  黑影渐近,像是一位高大的男人。看不清长相,却浑身都带着冰寒刺骨的阴冷气息。
  男人的身影缓慢地朝闻宇伸出了手,手掌落在他颈间喉结上扼住他的命脉。
  只是这只手像是冰雕塑像一样的手,触碰之处冰寒刺骨。
  绝对不是正常人该有的温度。
  闻宇恐惧到了极点。他顾不上手腕脚腕处钻心的刺痛,拼命的扭动着挣扎着,想尽快逃脱。
  却无济于事。
  男人的手掌离开他的喉结,指尖却压着他颈间肌肤往下滑落,划过锁骨间逐渐到胸膛
  轻薄的衣衫被毫不费力地拨开,没有衣衫遮盖的肌肤接触到空气的中凝结的冰冷,在男人指尖下战栗着。
  不!
  闻宇喊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从未有过的恐惧感充斥着他浑身每一个细胞。
  他惊悚地睁大了眼睛,望着男人的身影朝着他一点点俯下身体,像是把脑袋埋在了他的颈间耳侧。
  劲风吹来,繁茂的枝叶挣扎般地摇曳,萧萧飒飒的声响在耳旁环绕不绝,风中隐约中夹杂着一声沉重的叹息:
  “找到你了。”
 
 
第2章 
  闻宇拼命挣扎,被堵着一团棉花般的喉咙终于发出一声惊叫后,猛然睁开了眼睛。
  木板格子的天花板和吊着白炽灯闯入视线,让闻宇很快明白他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
  少年削瘦的身体躺在画架前的地板上,呼吸紧促,胸口起伏,望着天花板的双眼还带着惊恐之色。
  是梦,却真实到可怕。
  梦中石坛上冰冷,和男人指尖拨开他衣领滑在他胸前让他战栗的触感,都真真实实地残留在身上。
  就连双手腕脚腕上还留着尚未褪去的束缚刺痛感。
  窗外天空蒙亮。
  闻宇再无睡意,恢复片刻后怔怔朝他无法完成的那幅画望去。
  画中的风景,像极了他梦中看到的毛骨悚然的黑夜森林。
  真是,魔怔了。
  --
  天气预报今天会是晴天,然而微暗的天空却一直没有太阳出现的征兆,还逐渐开始下雨。
  早上,闻宇穿着雨衣打着伞上学。
  到学校后校服裤子还是被雨淋湿了一半,湿湿冷冷地贴在腿上十分不舒服。
  “闻宇!”
  赵晓亮站在教室走廊上,朝他招手喊着。
  赵晓亮是他同班同学,也是多年好友。
  看到闻宇滴着水的裤腿,跟他闹着笑问他:“你穿着雨衣还能淋成这样?你这是掉水池子了吧。”
  闻宇收起雨衣雨伞,低身拧了一把裤腿上湿重雨水。再看看浑身干爽的李浩,皱起眉头:“谁知道,这雨下的邪门。”
  雨不大,但一路上他只觉得风卷着雨水不住地往他身上打,雨衣雨伞都挡不住。
  赵晓亮:“你这样容易感冒,走,我带你去找住校生借一套衣服穿。”
  闻宇:“不用,快上课了。”
  他们说话的时候,走廊对面一名染着黄头发的男生望着这边,毫无掩饰的阴狠敌意的视线落在闻宇身上。
  赵晓亮嗤了一声:“艹,李浩文,这货什么眼神,还敢惹你呢。”
  他声音颇大,走廊上的同学很快看了过来,视线在闻宇和李浩文之间交错,紧张地悄悄私语。
  闻宇淡淡地望去,清冷眉目毫无波动。
  对李浩文挑衅毫无在意,也是打心底的不屑一顾。
  他带着赵亮往前走,走到挡在走廊上的李文浩时,唇齿间吐出几个淡漠的字:
  “让一让。”
  李浩文垂在身侧双手握成拳头,又松开。而后仰起脑袋,撑起气焰嚣张:“闻宇,我哥出来了。”
  李浩文的哥哥叫李浩武。刚从劳改所出来。
  闻宇瞥了他一眼,轻描淡写地反问:“怎么?他还想再进去一次?”
  赵晓亮听到李浩文说‘我哥回来了’后,眼中闪过一丝紧张和担忧。
  再看到闻宇淡漠散漫的反问后,‘噗’地笑出了声音。
  闻宇一向神色冷清,没有什么大的情绪起伏。但总是能给人一种老子天下第一的气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