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打工狗勾只想吃咒灵【综漫】──卷尾咩

时间:2021-07-06 11:09:21  作者:卷尾咩

  

第1章 
  饿,很饿……
  胃里火烧火燎,强烈的饥饿感几乎吞噬掉所有理智,而熙熙攘攘的夜间街道上,又飘散着无数食物的气息。
  红豆鲷鱼烧章鱼小丸子关东煮咖喱饭烧烤烤肉炸鸡奶茶……
  九津珀的喉咙不停上下滚动地咽着口水,他跌跌撞撞地从小巷滚出来,是的,要用滚这个字来形容,因为他只是一只圆滚滚胖乎乎的小白狗,白色毛蓬松顺滑,因为身体太圆毛太长,显得四条腿短短的,远远看去就像一个白团子。
  此刻他湛蓝色的豆豆眼紧盯着不远处的小摊,年大叔的吆喝声随着那股烤肉的香气一起被风吹了过来“烤鸡腿、鸡翅,新鲜美味的鸡肉串,大串!”
  九津珀呆呆地张开嘴,半吐出舌头,口水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在他丧失理智去抢别人鸡肉串前,一股更加霸道的香气从不远处传来,瞬间占据了他所有心神。
  他短腿一蹬,顿时消失在小巷前。
  柔顺的长毛因高速移动而向后掀起,九津珀无暇顾及自己乱糟糟的毛,他远远便见了一个人上的黑色圆球,香气便是从那里传来的。
  直觉告诉他,只要吃了黑球,饥饿感就能得到缓解。
  眼见对方已经要将黑球放进嘴里,九津珀立刻加快速度。虽然身处虚弱期,但为了口吃的,他向来可以爆发出所有潜力。
  只见那四条短腿倒腾得几乎出了残影,白色的小身子猛地向上一跃,在空滑出完美的抛物线,完成了从对方嘴边夺食的精彩操作。
  黑球球入口即化,浓郁的香气只在唇齿间停留了几秒,但那股可怕的饥饿感却消退不少,虚弱的四肢也重新感受到了力量。
  然后他意识到,自己刚才从其他人嘴边抢了食物——这在他的认知里是严重的挑衅,可以决斗的那种。
  得快点跑!
  被美味冲昏头脑的九津珀迈着腿就要跑,可是无论他怎么扑腾,都没办法往前移动一厘米。他呆呆地抬头一看,正好和一双蓝眼睛对上。
  “杰,这个东西吃了你的咒灵诶。”拎着他后颈的人晃了晃,满脸的好奇“这是什么,是狗吗?狗可以吃咒灵?”
  “从它表现出的速度来看,不是普通的狗。”被叫做杰的青年低下头打量他。
  “呜呜。”九津珀尝试着挣扎,发现拎着自己的格外有力,便可怜的噫呜呜叫起来。
  他没什么心眼,但潜意识里知道自己撒娇装可怜的时候,得到的待遇会好很多。
  小白狗的眼睛湿漉漉的,jj也不动了,老老实实被拎着,不断发出可怜求饶的声音,身后的尾巴摇得像个螺旋桨。而且,那一身白毛蓬松柔软,打理得还算干净,湛蓝的豆豆眼清澈又无辜,谁见了都要夸一声可爱。
  不过拎着他的人显然不在此列,他用力晃了晃,把九津珀的眼睛都晃成蚊香状,才突发奇想道“杰,你养它吧!”
  “哈?”夏油杰错愕“为什么要养它?而且为什么是我养?”
  “它吃了你的咒灵。”五条悟笑眯眯地道“如果放任不管,造成了什么糟糕的后果,夜蛾老师肯定要找你算账,反正不关我的事。”
  “……”夏油杰顿了顿,提醒他“是你和我都没有阻止,如果出了事,夜蛾老师肯定先骂你。”
  不过这只狗吃了咒灵,的确不能随意放跑,还没有咒灵被其他生物吃掉的先例,带回去让其他人研究一下也好。
  九津珀只听懂了一个养字,在他的印象里,被人饲养就可以吃东西,而且眼前的人会搓好吃的黑球球,跟着他,也许以后都不会挨饿了。
  想到这,他呜呜的声音更大了,只不过不是求饶,而是讨好。
  五条悟试探着放,便见小白狗一个打滚就黏到了夏油杰腿边,身子一翻,肚皮朝上的发出嘤嘤声。
  “哇,这是吃了你的东西就赖上你了。”他幸灾乐祸地道。
  夏油杰不想理他,半蹲下身子,刚刚伸出,小白狗就主动把脑袋凑了过来,身后的尾巴摇得几乎晃出残影。
  “你要跟我一起走吗?”他问。
  九津珀疯狂点头,伸出舌头,露出一个萨摩耶标志微笑,将爪爪搭在了他上。
  两天后
  夏油杰提着空空如也的超大狗粮袋,对地上乖巧蹲坐的九津珀露出了沉思的神情。
  一般的狗有这么能吃吗?
  他当时买的时候,店主可是说够大型犬吃两周的。
  最主要的是……
  他蹲下去伸出,小白狗就麻溜地凑了上来要摸摸,并且毫无防备地露出柔软的肚皮,在他下扭来扭去。
  ——就算刚刚才吃了足有它自己那么高的狗粮,它的肚子也丝毫没有鼓起,甚至摸起来还是瘪下去的,连特意买来的狗厕所与粘毛器也毫无用武之地。
  “果然不是普通的狗。”夏油杰低声道。
  “毕竟普通的狗也不可能从你里夺走咒灵。”五条悟在旁边翘着二郎腿,里的袋子哗啦一声,立刻吸引了九津珀的目光。
  甜甜的,是草莓大福的味道!
  他一咕噜爬起来,冲刺过去,围着五条悟的腿不停打转。
  “小白还真是眼里只有吃的。”五条悟拿起一块草莓大福,在九津珀眼前晃了晃,仗着身高的优势,一撑着头,一抬高看小白狗在那徒劳的向上跳。
  “不要随便起这种没有品位的名字。”夏油杰挑眉,跟着走过来。
  “哪里没品味了!你看它全身都是白毛,叫小白不是很贴切吗?”五条悟大声嚷嚷。
  “你也是白毛,按你这么说,难道悟你也应该被叫做小白吗?”夏油杰挑起眉,忽的嘴角一勾“这么说起来,你和它倒是挺像的,都是白毛蓝眼。”
  五条悟的动作一顿。
  “决定了,就叫小白吧。”夏油杰两一拍,虽然说的是九津珀的称呼,目光却戏谑地看向五条悟。
  “别开玩笑了,我不同意。”五条悟愤怒地挥舞着臂,那块草莓大福随着他的动作上下起伏。
  九津珀急的在他腿边直转圈,但是这两人只顾着自己吵嘴,甚至准备挽起袖子出去打一场,并没有人在乎馋的直流口水的他。
  “汪呜呜呜!!!”九津珀抬高音调叫起来,尾巴直甩。
  正在激烈抗议的五条悟推了推他那副小圆墨镜,低头看看九津珀,不顾小白狗讨好的呜呜声,嘴角咧开恶劣的笑“想吃?就不给你。”
  说着,他一口咬在那块草莓大福上。
  很难不认为这是对小狗勾的迁怒。
  九津珀呆呆地看着他,尾巴也不甩了,张开的嘴闭上,只露出一小截忘记收回去的舌头,整只狗都傻了。
  在他的记忆里,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逗狗玩!
  “嗷呜呜!”九津珀不乐意地朝白发蓝眼的青年嚎了两声,眼见着对方危险地眯起眼,赶忙一溜烟躲到夏油杰身后,蹭着对方的小腿,发出委屈的嘤嘤声。
  “悟,你怎么还和小白抢吃的。”夏油杰把狗勾抱起来,安抚性地摸了两把。
  小白狗一身长毛柔软顺滑,感好得不得了。
  “这是我买的草莓大福诶。”五条悟抱怨“更何况狗本来就不应该吃这么多甜点。”
  “嗷呜呜—!”仗着自己被夏油杰抱着,九津珀对着五条悟好一顿叫,声声控诉全在刚才被对方吃掉的那个草莓大福上。
  五条悟被气笑了“刚才没见你胆子这么大。”
  狗仗人势这个成语,还真是一点没说错。
  “你已经幼稚到和一条狗计较了吗?”夏油杰走过去,拎起袋子里的草莓大福,喂到九津珀嘴边。
  萨摩耶一口就吞掉了一整块,还用湿润的舌头舔了舔他的指。
  都说养狗能让人心情愉快,虽然面前这只到底是不是狗还要另说,但夏油杰承认他在看着小白狗时,会升起一种奇特的满足感。
  五条悟靠在椅子上看他们,墨镜滑在鼻梁处,那双冰蓝色的眼睛落在九津珀身上,忽的就懒洋洋的拉长了声调“夜蛾老师让我们带它过去。”
  夏油杰摸狗的动作一顿。
  “查出什么了吗?”他问。
  他们刚刚带着九津珀回来时,就去了夜蛾正道那里。但九津珀的身体没有咒力,就像一只普通的狗一样,也完全看不出它刚才吞掉了一个一级咒灵。
  最后只取了一管血,让夏油杰和五条悟好好看着它。
  “大概吧。”五条悟摊开“不过我猜毫无结果。”
  如果真的检测了什么,就不需要带着九津珀过去,完全可以让他们直接祓除。
  九津珀完全不管他们说了什么,噫呜呜地在夏油杰怀里翻了个身,露出肚皮,用爪子扒拉着对方的让他多摸摸,尾巴舒服地摇来摇去。
  他无时无刻都在被饥饿的感觉折磨,但无论吃下多少东西都无法有饱腹感,只有那些散发着香气的东西才能让他好受些。除此之外,他最喜欢被人抚摸,就好像又回到了不久前,他和小志一起躲在山林的日子。
  想到小志……他怎么感觉好像忘了点什么?
  比如说,他到东京的目的……不是为了吃饱,而是为了找到说自己搬家了的小志啊!
  翻着肚皮被人舒舒服服ra毛的狗子忽的一僵,那双蓝色的豆豆眼睁大了。
  他的嗅觉十分灵敏,能够察觉到很远的范围,之前一直是循着小志的气息走,可是此刻,他居然完全嗅不到小志的气息了。
  狗……狗勾呆滞。
  作者有话要说开啦~一只咩咩晃着尾巴球招摇走过~
  每天晚上九点更新啦,小可爱们不来摸一把咩咩尾巴球和萨摩耶的圆脑壳嘛!
  狗勾饲养册
  姓名九津珀
  性别男
  年龄未知
  形象白色萨摩耶毛团子
  特长特别能吃!
  性格傻(h)
 
 
第2章 
  “检测结果显示正常。”夜蛾正道说“只是一只普通的狗。”
  “普通的狗可不会吃咒灵。”五条悟在沙发上瘫着“而且它身体里完全没有咒力。”
  “不错,所以我们有一个新的猜测。”夜蛾正道看向乖巧趴在夏油杰腿上的九津珀“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被称为妖怪的生物。”
  “的确听说过,但妖怪不会被普通人看见。”夏油杰道“小白能被所有人看到。”
  “小白?”夜蛾正道拧眉。
  “因为和悟一样都是白色的,所以叫它小白。”夏油杰微笑着解释。
  五条悟猛地从沙发上直起身子“杰你这家伙,就是想打架吧!要不我们去外面聊聊?!”
  “好了。”夜蛾正道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把他们两人镇压下来后,才对夏油杰道“起了名字,就不再是随便养几天就能扔掉的了。”
  说扔掉还只是委婉说法,如果九津珀之后表现出什么危险的攻击倾向,直接被祓除的可能性更大。而是否起了名字,所倾注的感情也自然有所不同。
  “我会看住它的。”夏油杰自然明白他的潜意思,点点头,转而说起另一件事“普通的食物似乎无法满足小白的需求。”
  “也许它的食物是咒灵,具体情况我会向那些除妖世家进一步询问,在得到答复之前你可以和它交流一下。”夜蛾正道想了想,提议“据说很多妖怪的智力与人类无异。”
  “那肯定不包括这条只喜欢吃的傻狗。”五条悟嗤了一声。
  不过九津珀目前为止表露出来的样子,的确不像聪明的亚子。
  夏油杰低头看他,正好见一直都无忧无虑,有会就张着嘴傻笑的九津珀正露出一副忧郁的神色,脑袋搭在交叠的爪爪上,看起来根本没有听他们在说什么。
  明明是可能决定他性命的大事……而且这家伙对人类毫无戒心,看上去又傻乎乎的没什么捕食能力,真不知道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小白?”他低声唤了声。
  萨摩耶幼崽毫无反应,直到被他轻轻揪了下耳朵,才疑惑地抬起头看他,嘴里发出撒娇的呜呜声。
  “你能听懂我说话吗?”夏油杰问。
  九津珀歪头。
  似乎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
  夏油杰和他待了两天,对他这种反应很熟悉,平时不管对他说什么,他都是歪着头呆呆地看过来,只有一个例外。
  他叹了口气“那我换种问法,你靠吃咒灵为生吗,就是之前你从我里叼走的黑色球体。”
  狗勾的白耳朵捕捉到关键词,立刻抖了两抖“嗷!”
  “那我现在带你出去吃咒灵?”夏油杰继续问他。
  “嗷!!!”这下九津珀更激动了,他刚才还有气无力搭着的尾巴高兴地摇了起来,甚至自发地从夏油杰腿上跳下去,跑到门口回头看他。
  “这样根本看不出什么嘛。”五条悟拉长音调“就算是普通的狗看起来也比它聪明。”
  “看体型小白还只是幼犬,换算成人类可能只有两岁。”夏油杰淡定地道,他站起来和夜蛾正道告别“我带小白出去找些吃的。”
  如果真的只有咒灵能填饱九津珀的肚子,那他可是非自愿地饿了对方两天。但换一个角度想,即使饿了两天,对方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对人类的攻击性,也许能说明他对人类无害?
  不排除有假装的可能。
  夏油杰脑海里转着无数猜测,表面却依旧温和地对地上呜呜叫着催促他的小白狗笑了笑。
  …!
  东京的咒灵很多,毕竟是繁华的城市,从不缺少人类的负面情绪。他带着九津珀轻而易举便抓了两只四级咒灵,凝成球喂过去。
  对方吃得香喷喷的。
  对术式需要依靠吞食咒灵的夏油杰来说,这个东西的味道如同沾满呕吐物的抹布,但很显然,对九津珀并非如此。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