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在恋爱游戏里氪金翻车后【文野】──天津四

时间:2021-07-06 03:40:35  作者:天津四
  你是恒星的尽头,你是白矮星,你是璀璨的金星。你是启明星,你是太阳。
  你只是普普通通的世界中,他爱着的某个人。
  与甚尔的恋爱游戏。
  一周目:化身太阳(√)
  二周目:化身富江(√)
  三周目:化身未来(√)
  番外:
  番外一:化身明日(√)
  番外二:接骨木(√)
  番外三:日常(√)
  阅读注意:
  1、纯度100%恋爱文,甜甜甜甜甜,CP甚尔
  2、相信你们也看出来了,我不会写文案……不要放弃我!
  3、第九章 开始谈恋爱~
 
第1章 相遇1
  【任务内容:离开新手村】
  【任务描述:已经度过新手期的玩家,总是要离开新手村的,请玩家脱离禅院家,开始冒险。】
  明光院是被系统的声音吵醒的的。
  他随手抓起自己身边的枕头,捂住自己的耳朵,但这毫无用处,他脑中的电子音在自动读完了任务界面的全部描述之后,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他身侧还残留着温度,显然另一个人刚起床没多久。明光院昨天睡得晚,现在没睡醒,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茫然。但要他再睡一觉,却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再赖床了。
  一个人根本睡不着。
  明光院醒过来的时候,禅院甚尔已经起床有一会儿了。他坐在一边摆弄手机,在察觉到明光院醒过来之后,他便关掉了手机上诅咒师论坛的界面,转而饶有兴致地看着因刚睡醒而满脸迷茫的明光院。
  明光院觉得自己浑身都痛。坐起来时,他注意到了禅院甚尔的眼神,他别扭地不去看他,转而去看窗外。
  厚重的窗帘隔不开浓郁的水汽。今天并不算是个好天气,窗外风雨大作,湿润的水汽穿透了木制的建筑,鼻腔里也全是雨水的气味。
  “讨厌下雨”明光院嘟哝了一句,“都是甚尔的错。”
  禅院甚尔听到他这样说,并不生气反而敷衍道:“嗯,都是我的错。”
  禅院甚尔说完,他伸手摸了一下明光院的的嘴唇。他不免有些心猿意马。面前这人的脸处处让他不喜欢——唇色太淡了,总让他心神动摇;而明光院的手也总是很冷,像是没有温度一样,似是经久不化的冰雪。
  于是禅院甚尔不由分说地抓住了明光院的手便不愿意再松开。明光院张牙舞爪想要挣脱禅院甚尔的桎梏,没能挣脱,反而被对方一股脑扔了一堆外套。
  明光院用自由的那只手翻动着面前的衣服,有些无语:“甚尔,现在都已经是春天了……”
  而他扔过来的衣服明明就是冬装。
  禅院甚尔动作粗暴地帮他套衣服:“你罗里吧嗦在说什么?”
  胡乱帮明光院换好了衣服,禅院甚尔站起身。他早上已经洗过澡了,头发上还滴着水。显然,禅院甚尔并没有“洗完澡要擦头发”这个习惯。明光院认命地跑去找来了毛巾,一点点帮面前这个像大型犬一样的男人擦干头发。
  明光院絮絮叨叨地对面前的男人念叨着;“我才不是在担心你,只不过你知道吗,你要是感冒了传染给我,我绝对不理你了……”
  禅院甚尔眯着眼睛享受着明光院的服务,随口回答:“这种事情,有你帮我不就够了?”
  明光院帮他擦头发的手停顿了一秒,而后没听到这句蹩脚的情话。但虽然如此,他藏在头发下的耳朵却已经红透了。
  有人曾经说过,有多少咒术师,那么理论上就有多少祓除咒灵的方法。特级咒灵登记在册的有十六个,而特级咒术师则要远远小于这个数字。
  而相对的的,在人类之中,还有别的的不输给这些强者的存在。
  禅院甚尔是其中最为特殊的一个。
  那是一个被称为“天与咒缚”的交易。禅院甚尔生来就没有一丁点咒力,而作为交换,他拥有了无与伦比的身体素质。
  失去什么,就会得到什么。明明白白的等价交换,明眼人都能够看出的强大。
  类似的东西也是存在的。
  如果向自身定下束缚,那么同样可以获得强大的能力。诅咒和被诅咒,这样的负面情绪是咒力的本质,还有一种更为特殊的存在——
  明光院净对一切毫无所知,他一边帮禅院甚尔擦头发,一边翻看着自己的系统任务。
  【任务内容:离开新手村】
  【任务时限:倒计时5h】
  明光院盯着系统中不断跳动的数字,大概是因为在这样雨声大作的清晨,像这样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就仿佛拥有了全部。
  别的什么都不需要,只有彼此就已经足够了。
  在明光院十九岁这一年的某个清晨,他对禅院甚尔说:
  “甚尔,我们私奔吧。”
  ——————————————————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在明光院六岁的某一天,他的身边突然多出了这个系统。系统大部分功能都还没有解锁,但就算是这样,明光院还是隐约看出来了,这大概是个游戏系统。
  在那个游戏还是wonder swan、game boy的年代,忽然接触到了闻所未闻的游戏系统,明光院兴奋地沉迷了好几天。
  ——然后因为异常的反应而被禅院家的大人们当作是咒术觉醒的副作用了。
  明光院当然没有觉醒什么咒术,他下意识地想,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身上这个游戏系统。
  他盯着悬浮在自己面前的半透明游戏界面。大概是因为他年龄还很小的缘故,所以游戏系统的战斗界面还相当简单,技能也只有可怜兮兮的“回城”按钮。
  在禅院家里,身为长子的禅院直哉差不多算是个天才,他早早就觉醒了咒术,和每天混吃等死的明光院简直是两种生物。
  一般来说,咒术师们觉醒咒术的年龄是4-6岁,更晚觉醒咒力的例子也是有的,但那显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明光院偶尔能够听其他人提起关于废物的事情。
  他的父母在他出生后不久就陨落在了一次祓除咒灵的任务中。明光院那时候还是个婴儿,他们明光院家世代侍奉禅院一族。
  他是拥有咒力的,这种天赋虽不算是惊才绝艳,但也足够引人注目了,于是他的抚养权就交到了禅院家那些大人们的手中。
  咒力通常是天生的,当然也会有少数后天觉醒的情况。不过明光院显然不是这种类型。他刚出生就通过了“见灵”的建议测试——被测试用的咒灵吓哭了,那就是有天赋,视若无睹那就是没有天赋,简单粗暴。
  从小就被视作“有才能”的明光院,开始了自己痛苦的敷衍计划。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自己其实没有觉醒咒术,反而觉醒了这种奇奇怪怪的游戏系统——
  他简直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
  虽然才六岁,但咒术界的孩子从来都早熟得很。明光院这个年纪已经能分辨大人们语气中的厌恶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其他人始终等不到明光院觉醒咒术,他们的态度也越来越焦躁。越是长大,他和其他人(特指禅院直哉)的差距就越大。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小小的明光院思考了一会儿,把目光放在了自己莫名其妙得到的系统上。
  虽然说这是个游戏系统,但只有回城键的情况下,他根本没办法利用这个系统来战斗,而且除了视野里多了点东西以外,这玩意儿既无法让他提升咒力,也没办法帮他完成禅院家给小萝卜头们布置的家庭作业。
  明光院想了想,把目光放在了这个“回城”按钮上。
  在游戏中,因为种种原因,通常在游戏界面上都会存在一种回城,或者说快速在地图和地图中切换的方式。这个游戏系统显然继承了这些游戏的传统,明光院戳开了技能介绍:
  [普通技能:回城]
  [技能描述:使用技能技能后,玩家将自动回归主城。技能准备与传送过程中玩家若受到伤害,则技能自动中止。]
  [技能冷却时间:60s]
  [技能等级限制:无]
  [当前主城坐标:禅院家,儿童房]
  明光院沉思了片刻,最后做了一个胆大包天的决定。
 
 
第2章 相遇2
  咒术?
  这个莫名其妙蹦出来的系统不就是现成的咒术吗!
  明光院欢快地开始了自己的实验。首先是简单的测试,他鬼鬼祟祟躲在卫生间里,发动了回城技能。明光院眼前出现了一条只有他自己能看到的进度条,当进度条拉到100%时,读条完毕。
  他脑袋一晕,下一秒站定时,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儿童房内。他试了一下,儿童房还保持着从外面反锁的状态,显然,他的移动并不是空间的折叠,并不会因为存在障碍物而发动失败,那更像是空间的移动。
  明光院认真思考了一会儿这个技能的原理,忽然反应过来,刚刚他为了测试咒术,房间从外面锁起来了!他现在出不去了!
  明光院虽然不姓禅院,也没有禅院家的血统,但他好歹是在禅院家长大的,耳濡目染,他做了一个非常有禅院家风格的决定——
  狠狠掐了自己一把,下一秒,明光院“哇”一声哭了出来。他肺活量想当不错,所以举起来简直撕心裂肺,配合砸门的动作,简直把路过的仆人吓得魂飞魄散。
  当发现明光院被反锁在房间里的时候,仆人们心疼地安抚着小孩:“别哭别哭,发生什么事了?”
  明光院抽抽噎噎:“直哉、直哉哥哥……呜呜……”
  他装哭了半天,一滴眼泪都没能憋出来,不过好在他一直揉眼睛,被揉红的眼睛看起来确实有那么点像是哭过的模样。
  仆人们也没想到,小小的明光院能有这么多心思,他们很快带着他走到了家主面前。听到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禅院直毘人叫来了禅院直哉。
  明光院心虚得很,在看到禅院直哉的一瞬间,他就躲在了禅院直毘人老爷子的背后,瑟瑟发抖。
  大概是因为演技太好的缘故,直毘人老爷子怒吼:“直哉!是不是你把明光院反锁在儿童房里的!”
  明光院觉得铺垫得差不多了,他小声说:“直哉少爷没有把我锁在儿童房,他反锁我的地方是厕所,我是自己逃出来的。”
  禅院直毘人问:“直哉少爷?”
  明光院认真道:“这是直哉少爷说的,他说我是明光院一族的后裔,并非正统,天生卑贱,所以应当喊他直哉少爷,而不是哥哥。”
  禅院直哉看着明光院的脸。他咬牙切齿:“我什么时候说过那种话?”
  明光院仗着自己躲在直毘人老爷子的身后,对方看不到他的表情,禅院直哉露出了一个既欠揍,又阴险的笑容。
  禅院直毘人皱眉:“你真的说过那种话?”
  生气大概是不会生气的,最多就只是口头上教训一下而已。毕竟御三家的血脉天生凌驾于其他家族之上,这本来就是不成文的规定。
  禅院直哉试图解释:“我没有做过这些事!明光院净,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东西!”
  明光院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你凶我!”
  禅院直哉:……
  这下真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
  禅院直哉索性直接上手,试图用实际行动恐吓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明光院见到时机成熟了,也不继续闹了,发动了回城技能。
  朴素的游戏界面上,技能发动的进度条不断前进,每一秒都让人感到无比煎熬。
  五秒后,小小的明光院瞬间从房间内消失,然后出现在了儿童房里。
  禅院直毘人原本对小孩子之间的打闹完全不感兴趣,他甚至想把这两个小鬼轰出去。但就在他发怒的前一秒,明光院凭空消失了!
  怎么回事?
  禅院直毘人感受了一下——周围并没有陌生人的咒力。也就是说,不是敌人入侵。
  难道是——
  禅院直毘人有了个大胆的猜想。然后在几分钟后,他的猜想成真了。
  惊天动地的哭声穿过三条走廊传到他的耳朵里,明光院的哭声魔音贯耳,禅院直哉脑门青筋跳动,就连亲眼看到明光院瞬间消失的震惊都忘记了。
  他飞快地冲到儿童房,直毘人老爷子比他走得更快,在“直哉哥哥欺负我”的震天响哭声中,他们推开了儿童房的门。
  明光院出现在了儿童房里。
  事已至此,发生了什么事就很清楚了。
  远距离移动的术式!
  禅院家其他人都惊呆了。明光院净这孩子他们是知道的,他是侍奉禅院一族的明光院家的后代,虽然能够看到咒灵,但身上的咒力强度和同龄人相比,并不算优秀。
  况且他现在都六岁了,本来他们都以为这孩子不会觉醒咒术,准备放弃他了。
  但没想到的是,这孩子居然觉醒了这种闻所未闻的咒术。
  远距离移动,虽然不知道存在着怎样的限制,但想必这个能力未来肯定会有所成长,这样的咒术应用面实在太广了,配合体术的训练,简直是祓除咒灵的最佳选择。要知道在咒术的运用上,许多瞬间移动的技能,本质上是高速移动的一种,而禅院净觉醒的咒术,很明显不属于这一行列,是货真价实的[空间移动]。
  禅院家上下都兴奋起来了。
  禅院直毘人摸摸自己的下巴,尽量温柔地对明光院说:“净,你还记得你的咒术……这种能力是怎样觉醒的吗?”
  明光院毫不犹豫:“直哉他说我是废物!呜哇——我好害怕啊,我好想逃走,然后咻一下,我就回到房间里了。”
  眼看着他又要哭起来了,禅院直哉举手投降,干脆利落地:“我错了。”
  明光院抽抽噎噎看着他。
  禅院直哉越想越觉得这小家伙简直是魔星转世,他咬牙切齿道:“既然明光院家的小孩觉醒了这么厉害的咒术,那么今天开始,就和我一起训练吧。”
  明光院回头看看禅院直毘人,又看看禅院直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