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死神兄弟【奇幻魔幻】──十三音

时间:2021-07-06 01:47:09  作者:十三音

 

  最后的战役过后,韦斯莱家出了一个红头发的疯子,人人都以为乔治疯了,他给自己做了一个假耳朵套,假装自己是弗雷德,有时候又会拿掉耳套,说自己是乔治。他一个人扮演着双胞胎的角色,好像弗雷德没有死时那样。
  被斯内普的神锋无影伤了一只耳朵后,乔治和弗雷德终究变得不一样。
  “弗雷德,没有耳朵,妈妈终于能分清我们了。是不是因为我和你不一样了,所以你要离开我。”
  翻译腔,原著向,不ooc,战后续写,剧情流,HE
  CP:双子,主要副cp:DM/HP,LV/SS
  ~﹡~﹡~﹡~〖.简介.〗~﹡~﹡~﹡~﹡~。
  陋居:
  罗恩对乔治:“也许……我是说也许……有复活弗雷德的办法。我是说哈利或许有办法,你知道复活石吗?”
  黑湖:
  ‘我不能死,我要救弗雷德。’乔治拿着复活石沉下黑湖。
  死神领域:
  “哦,连波特三年级时都会使用守护神咒,而一个七年级卒业生却不会,我假设他不是战死,而是蠢死的。”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他面前。
  乔治没有停下复活弗雷德的脚步,而阴谋和灾难也从来没停歇。
  马尔福庄园里:
  “你好,我是德拉科·马尔福,我可以认识你吗?哈利·波特。”
  “别幼稚了,德拉科·马尔福,我们本来就认识,只是我现在忘记了罢了。”
  死神领域:
  “啊哟!谁把我装在一口大锅里!”弗雷德叫道。
  然而故事还只开始了一半。
 
 
第1章 001. 韦斯莱家的疯子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不是签约作者,但是我也写过很多篇小说了,也不会坑,存稿10万字了,一周5更或者日更,请放心食用。好像现在不签约也能收到霸王票了,因为另外一篇文章收到了霸王票,所以为了回馈读者,我还是用这个号来好好写文吧。
  写这篇CP是因为觉得JK女士太残忍了,怎么可以让双胞胎中的一个死去!所以希望能帮他们找到救赎。然后虽然不黑原著人物,但是人物在战后多少有部分黑化,故事神展开,还算有逻辑吧,HE,开头会有点悲。
第一卷 :死神领域 
  001. 韦斯莱家的疯子
  1998年5月2日之后,韦斯莱家出了一个红头发的疯子。人人都以为乔治疯了,他给自己做了一个假耳朵套,装作是弗雷德,有时候又会拿掉耳套,说自己是乔治。
  他会在用完餐后回屋,一会儿又会出来再吃一顿,韦斯莱女士告诉他,“你吃过了。”
  乔治扯开嘴角,脸上出现一个大大的笑容,“那个是弗雷德,我是乔治。妈妈,你总是分不清我们。”
  韦斯莱女士大吼着:“别再开这种玩笑了,乔治。”
  乔治脸上绽放着微笑,仿佛感受不到韦斯莱夫人的暴怒,而是继续笑着说道:“哦,妈妈,你这样说,乔治会伤心的,因为你永远分不清我们谁是谁?。”
  胖乎乎的韦斯莱女士手抚了抚额头,挡住了泛起泪光的眼睛,弗雷德的死让这个家一直蒙受着阴影,连他们的红头发都变成了暗红色。罗恩也不敢去打扰到乔治的疯狂,韦斯莱先生眼眶也有些红,他站起来借口说着魔法部有事,离开了餐桌,而金妮韦斯莱早已经哽咽着沉默了。
  ***
  距离最后的战役,时间已经过去五个多月,弗雷德·韦斯莱死于他19岁生日之后的一个月,二十岁成为永远遥不可及的事情。这一切,所有的事情还是像昨天刚刚发生的那样。
  陋居外的木头外墙吱嘎吱嘎得作响,秋天的风吹着陋居的窗户,魔法保护着寒风不能入侵,但是依然不能使房间暖和起来,即使试验台上的小炉子上正在烧着什么。
  乔治在自己的屋子里,那曾经是属于两个人的寝室,现在却只有他一个。OWN原来是这么孤独的词,虽然都是以O为首字母,没有了弗雷德,就不再是OUR。
  他的脸上没有了面对韦斯莱夫人时的笑容,大战之后他失去了他的双胞胎兄弟,失去了弗雷德,他就不再完整了。拿着镜子照着自己的脸,摸着自己缺失的左耳,自言自语又仿佛是真的在对着镜子里的人说话。
  “弗雷德,没有耳朵,妈妈终于能分清我们了。是不是因为我和你不一样了,所以你要离开我。”
  屋子里,乔治抱着镜子,跪坐在地上,眼泪一滴滴坠落在老旧的地板上,染出一个个深色的圆。
  “哥哥,回来。求求你,回来。梅林,让弗雷德回来。求求你,让弗雷德回来。”
  乔治回忆着弗雷德说过的话,和自己一摸一样的脸,欠扁地说道:“乔治,你要叫我哥哥。因为F在G的前面。”
  24个英文字母,F的排序在G的前面,连韦斯莱夫人都不能告诉他们到底谁是哥哥谁是弟弟,但是弗雷德紧紧因为英文字母的排序,就一直自称是哥哥,但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哥哥照顾弟弟的事情,除了那天晚上……
  黄昏了。
  金色的余晖照在窗户上,韦斯莱夫人敲了敲乔治的房门,“亲爱的,你需要吃一些东西。”这时候她隐约听到了门后面有什么碰撞声,“乔治,你已经一周没有吃东西了,我要闯进来了。”
  她这么说道,一只手举着餐盘,耳朵贴在木头的门板上,倾听着屋内的声音。手有些酸了,韦斯莱夫人叹了口气,用空着的一只手掏出了魔杖打算来个阿拉霍洞开,但这时门颤颤悠悠得自动开启,露出屋子里黑漆漆的样子。
  乔治的屋子乱得不成样儿,但韦斯莱夫人再也不会对着双胞胎大吼大叫了,有谁能理解乔治失去弗雷德的痛心呢?她是他们的妈妈,看着他们一刻也不离开彼此的长大。哦,她的的这一对双胞胎儿子……他们从来没有离开过彼此,只有一次护送哈利,乔治失去了一只耳朵,还有那场战役,他们失去了弗德雷。
  魔杖尖发出柔和的光芒,照亮了屋子,乔治一个人弓着身子在他们的“实验台”鼓捣什么,干锅上里烧着一锅铁锈色的溶液,一股腥臭味,闻着有些恶心。
  “哦,你在做什么呢,亲爱的,这味道……”
  她说着要走到窗边打算透透气,却发现窗户被封死了,她又转过头问乔治怎么回事。
  乔治红色的短发由于一直没有打理,已经从脖子根长到了肩膀,他脸色苍白,连雀斑都变得很淡,不仔细看可能会认不出这就是格兰芬多的游走球之一。他用一只手撩开自己的刘海,嘴角挂着笑,“我在给弗雷德画画像,别开窗,现在还不能透风。”
  魔法界的画像可不是有点素描技术就能会的,她走到乔治身边,看着屋子里不知何时多出的画架,木质的三角架子上已经放了一块被布盖蒙着画板,她伸出手要去掀开,但又被乔治阻止了。
  “嘘,妈妈,弗雷德在睡觉,别打扰他。”
  韦斯莱夫人注意到,当乔治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出奇地温和,更要命的是他似乎真的认为弗雷德在睡觉,因为他说的英语是现在进行时。
  乔治摸了摸画上的画布,小心翼翼得只碰了画框的最顶上那条边横框,轻柔的动作似乎在抚摸婴儿的头顶,眼神柔和充满着期待。
  韦斯莱夫人眼睛又红了,她哽咽着看着脸色苍白有些虚弱的乔治,不提画像的事而是递过了菜盘,“你瞧瞧自己,应该吃一些东西。”
  乔治耸了耸肩,笑着说:“我和弗雷德一起研制新型金丝雀饼干,吃了不少,一点都不饿。”
  韦斯莱夫人终于受不了乔治的话和他脸上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她哭喊着:“弗雷德死了,他死了。”
  乔治收起了嘴边的笑,有些长的头发,软软地搭在他的额头上,遮盖住了他棕绿色的双眼,他坚定地摇着头,肯定的说道:“不,他没死。”
  韦斯莱夫人一把抱住了儿子,“乔治,我可怜的乔治。”她哭喊着乔治的名字,“弗雷德走了,但你要好好活着,他一定不希望看见你现在这样。”
  而乔治只是一遍遍重复着,“不,他没死。”
  等韦斯莱夫人离开后,乔治小心翼翼得揭开幕布,而画布上并不像乔治说的那样,有一个闭着眼睛沉睡的弗雷德,而是大片的红色。
  炼金术:【Sour Painting】魔法界的灵魂画像,配方失传。
  霍格沃兹的教学中早就遗失了炼金术的精髓,魔药是炼金术的分支,如果斯内普教授还活着,说不定能知道,可惜老蝙蝠也死了。
  乔治摸着自己的脸,脑子里反复想着那些小点子,那些新奇的魔药配方总是让他们获得无限的快乐,可现在他发现,弗雷德走了,也带走了他们共同的灵感。他想不出新奇的配方,他的创造力,亦或者他们的创造力都随着弗雷德消失了。
  “也许我应该试试更多的血,那些黑巫师总是宣扬纯血力量,希望这是真的。”
  那画布上涂抹着的大片红色不是别的,正是乔治用自己的血,混合了别的他能想到的魔药而制成的颜料,毫无理论没有任何根据,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实上他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或许他早就疯了,他只是一遍遍在画布上涂着混合着自己血液的颜料。
  画笔一遍遍的涂抹着,红色堆砌在一起,变成砖红色,一层又一层,变成了黑褐色,直到看不见那是红色。他的手苍白而修长,紧握着握着画笔,近乎疯狂的涂画着,渐渐地似乎画出了什么神奇的符文。
  这时候画布中突然像是从另外一个平面探出了一只手,那只手苍白,虚弱的,骨瘦如柴,就这么凭空出现,在空气中虚抓着什么。乔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他激动得丢下笔,但当他伸出手想要去抓住那只手时,一眨眼的功夫,刚才的景象,却又不见了。
  “不,”他尖叫着,“回来,弗雷德回来。”
  双手在画布上胡乱的抓挠,那些未干涸的红色颜料,沾在了他的手指上,指尖变得通红。乔治颤抖着,转身将工作台上的所有东西一把扫在地上,那些空的器皿和装着魔药的瓶子都砸碎在地上,顿时冒出了奇怪的浓烟。
  “为什么!弗雷德!不!”
  他绝望着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失去了他,他能做什么。
  “弗雷德……”
  夜深了。
  罗恩从阁楼上跑下,看着彩色的烟雾从乔治的门缝中飘出来,不用靠近就闻到一股或者说好几股恶心的味道,他身形不稳的的用阿拉霍洞开打开了乔治门,直觉觉得里面的情况十分糟糕。
  “嘭”的一声,房门开了,屋里面确实很糟糕,魔药罐子一片狼藉,而乔治正在切斯底里的尖叫。
  他看见乔治跪坐在地上,膝盖上似乎被有腐蚀性质的魔药烫伤了,“咕噜咕噜”得还在灼烧着他膝盖上的皮肤,但是他却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也许他已经疼痛到感觉不到这种皮肉伤痛。
  罗恩挥舞着魔杖,清理一新,地上的残片不见了,但是魔药并不能完全回到原来的罐子里,魔药总是复杂的。
  “乔治,别伤害自己。”罗恩说道。
  乔治抬起头,看见自己最小的弟弟站在自己的眼前,他擦了擦自己的眼角,强装镇定得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恭喜你成为了傲罗。”他说着看向了罗恩腰间,那里多了一个绘有魔法部标志的魔杖夹套。
  经过那场最后的战役,每个人似乎都变得不一样了,罗恩并没有如同那些年一样会沾沾自喜,他皱着眉,“也许……我是说也许……有复活弗雷德的办法。”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顿时有些后悔说这些,因为那到底有没有用谁都不知道。
  乔治站起来一把扑住罗恩,那力道像是要把他一把按进地板里似的,“什么办法?”他力气很大,但声音却是那么虚弱。
  罗恩感受到乔治的身子不如以前强壮,这几个月把格兰芬多的击球手变得憔悴不堪,他看着乔治急切的眼神,有些躲闪的别开眼,但又下定决心说了出来。
  “我是说哈利或许有办法,你知道复活石吗?”
 
 
第2章 002.复活石
  哈利站在魔法部一楼等着与罗恩会和,但是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却看见了两个红头发,一个是短发的罗恩——他的朋友,一个长发及肩——乔治·韦斯莱。
  是的,自从弗雷德死后,他能很快的分辨出他是谁?少了一个耳朵的乔治,韦斯莱家的疯子。
  哈利感觉心脏有些抽痛,面对罗恩时他也会觉得内疚,但是他的挚友总是安慰着他,那不是他的错,可是面对乔治……
  天哪,他当然知道弗雷德对于乔治多么的重要,就像罗恩和赫敏对自己那样重要。
  “乔治。”哈利向他打着招呼,有些迟疑。
  “告诉我,”乔治抓住哈利的肩膀,“告诉我复活石在哪?”
  哈利被乔治推着倒退了一步,或者也有吃惊的成分,但他很快冷静下来,看了看四周,注意到已经有些人在打量他们这边。他看了罗恩一眼,知道是他告诉了他,但是他并不会责怪他。
  “听我说乔治。”哈利将乔治拉到角落,对罗恩使了一个眼色。罗恩点了点头,对着周围施展了忽略咒,这样哈利能安心说话。
  哈利面对着乔治认真道:“复活石是骗人的,事实上他并不能复活任何人,只是迷惑人。”
  乔治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哈利,不要欺骗我,我知道什么是真话什么假话,我比你更知道复活石的传说是什么?你告诉我,它在哪儿?”在巫师界长大的乔治当然比哈利更了解死亡圣器的传说。
  空气像是凝固了,乔治的表现就像是在水中漂泊终于抓到浮木的人,那种在绝望中重获希望的喜悦,如果他发现那是一个骗局该有多伤心。哈利叹了一口气,“我见到了我的妈妈。”
  同乔治一样,罗恩认真倾听着,他也希望能救活弗雷德。
  “我见到了我的妈妈,我的爸爸,还有小天狼星,但那不是真的,我不能救活他们,但也许,你会希望看看他们,我有其他办法。”
  “哈利,我的朋友,请告诉我复活石在哪里,不要用借口来搪塞我。”乔治拒绝了哈利的提议,当他从他弟弟的口中听到传说中的死亡圣器真的存在时,他就该知道,也许复活一个死去的人并不是难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