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争做穿书时代接班人【校园】──薄西

时间:2021-07-05 02:20:07  作者:薄西

 

  “华国穿书学院校训:不撕书、不烧书、不虐待NPC、不强行改变原著结局……”
  千颜刚背到一半,被学姐易梧打断:“行了,今天已经背够了,下次不可再犯。”
  然而没隔几天,学校保卫处多了数条通报:
  -‘穿书应用学大一年级:千颜,因强迫种田文主角搞权谋,被通报批评一次。’
  -‘穿书应用学大一年级:千颜,因强行互换NPC身份,被记过处分一次。’
  ……
  易梧:“你不觉得你有一点点叛逆吗?”
  千颜:“学姐,你不觉得你有一点点多管闲事吗?”
  后来——
  教室里正在上《穿书危机自救》课程,千颜上去一顿操作,直接KO示范书籍中最大反派。
  掌声还没来得及响起,只见易梧一通穿书,操作更比千颜骚,竟然直接将书穿出了大BUG,一本好书,活生生在众人面前自燃了!
  千颜:“学姐,你不怕上黑名单吗?”
  易梧:“你一个人在黑名单上不孤独吗?我来陪你。”
  最棒最美最优秀超自信学妹 × 高冷且虐菜虐到你不得不服的学姐
  阅读指南:
  【1】穿书爱好者的梦想大学,十八年寒窗苦读,就为一朝穿书。
  【2】你我本无缘,全靠我爱学习。
  【3】科学背景架空,纯属虚构,涉及的专业知识非常不专业,如果有错欢迎指出,希望大家开心。
  【4】1v1,HE。
 
 
第1章 开篇
  咚——
  千颜拽着柳藤从天而降,碎叶漫天飞旋。
  数道金光紧随其后,依次在她周围落下,幻化成人形,幻影中每一张脸都在不断变化,像电影画面切换,最后停留在一张固定的面貌上。
  千颜死死撑着冷剑,半跪在地上,凌厉的目光横扫过每一张脸,男女老少,或嗔或怒,或悲或喜,不尽相同。
  半晌之后,碎叶落定。
  所有傀儡般的人物慢慢向千颜靠近,没有脚步声,带着不容反抗的威压,漂浮着平移,一张张画皮似的面孔保持着固有的神情,说着同样的话,在山洞中震荡出回声:
  找到我。
  找到我。
  ……
  千颜拳头在袖中捏紧,视野里再次出现那只金色沙漏,此时的大小几乎占满整个山洞——细碎的沙子飞快流下,堆成一座尖锐的沙山。
  那是倒计时,还剩三十秒!
  她必须找出那个人——
  是谁?究竟是哪一个?
  山洞鬼气森森,千颜喉咙里憋出血腥气,诡异的冷笑声像游蛇往耳朵里钻,往心肺里腐蚀,那些人声还在不断地说——
  找到我!
  找到我!
  千颜强迫自己去端详每一张脸,造物者的鬼斧神工使她内心如堕冰窖,行尸走肉越来越近,裹挟着巨大的寒气,周遭空气温度遽然直降,千颜执剑之手渐生冰霜——
  还剩十五秒!
  方才剧烈战斗损耗过大,千颜没有太多力气,此刻她半跪在地,膝盖陷进泥中,视线落在满地陈腐脏乱的柳叶上。
  她想到什么。
  这时,庞大的金色沙漏升上半空,像心脏搏击般连续缩放,一切进入最后五秒倒计时!
  千颜仍弯着脊背,嘴里那口血终于没忍住,呛吐了出来,她随手擦拭掉血迹,视线通红地望向周遭冷漠逼近的凶徒。
  穷途末路,回天乏力。
  然而——
  就在沙漏即将虚化消失之际,本已趋近奄奄一息的千颜却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电光石火间,剑锋掠地,挑起无数残渣碎叶,腾空乍起,飞刀般向四周射了出去。
  所有人被突如其来的碎叶砸得往后踉跄,千颜鹰隼般的目光发射出泠冽的冷光,将每个人的动作扫描录入脑海,分析,解释,得出结论,一切都只发生在千分之一秒内。
  下一刻,千颜身形虚化,游龙般悄无声息地绕到人群外。
  冷剑寒光闪过,一中年男人倒在血泊中。
  与此同时,沙漏流尽,周遭万物玻璃墙破裂般唰唰粉碎。
  千颜还没来得及收回意识,就听见耳畔大笑的惊呼声:“通关!你过啦,过啦!!”
  陆希跳了起来,把千颜的手从穿书练习册上取下来,抱着她亲了一口:“我天,你也太厉害了吧!你居然成功了!这可是大三期末模拟题,你怎么做到?!”
  隔壁宿舍听到陆希吵吵嚷嚷的动静,七八个女生破门而入,一起围过来,“又怎么了?千颜又解出什么题啦?教教我们!”
  这时,书桌上放着的练习册封面逐渐显露出电子屏,橙色的问号标识变成绿色对勾,同时显示两个大字:通过。
  大家眼睛看呆了,陆希把册子拿起来,翻开扉页,念出上面的字:“恭喜你在《落叶飞花》试题中获得七十九分,祝愿你在未来学习中取得更好成绩!”
  宿舍里一片沸腾,难以置信:
  “天呐,你这个成绩可以直接毕业吧!还念什么大二大三,直接跳级吧!”
  “不行不行,她跳级了谁来带我们!颜神求带!”
  千颜看着这个不上不下的分数,心里不大满意。
  她的表情也说明了这一点,但大家关注点都在那本被解完的习题册上,没人注意到她这小小的凡尔赛心情。
  陆希满怀激动地在《落叶飞花》封面上来回抚摸,就像捧着偶像专辑,开心得微微颤抖,“颜啊,教教我们吧,以后宿舍卫生都我包了!”
  “你的奶茶我包了,传授点经验吧!”
  “是啊!救救我们的期中吧!”
  一个女生抱着两本书经过宿舍门口,见里面这么热闹,也凑过来,问清缘由后,眼神里射出不敢相信的光芒,“你把《落叶飞花》做出来了?”
  千颜见是杨瑾,便也毫不收敛,虽然差不点儿就失败了,但还是佯作一副轻松搞定的姿态,“很简单啊,前面都挺基础的,基本上和NPC聊几句、交几次手就能判断出来,后面稍微麻烦点,但也还行。”
  杨瑾脸色不好,陆希假装没看见,把她挤到一边,笑嘻嘻问:“颜啊,我听说最后是要从好多NPC里找出一个类人,你咋做到的?”
  “类人是啥?”隔壁宿舍的林小果问。
  陆希鄙夷地看她,“你还不如我呢,你期中铁定得挂!”
  于是乎,比林小果强那么一点点的陆希开始给她解释——
  华国教育部专家研制出来的穿书训练册里有三种角色,一种是NPC,行为模式相对固定——分难度等级,最难的几乎与类人相差无二。
  另一种是类人,事先由真人穿进去,穿书系统会记录下他/她的行为数据,然后建模成‘类人’。
  ——这种角色由于比NPC多了人类真实反应,所以在辨认的时候会比NPC难一些。其中,最高等级的类人可以达到与真人95%的相似度。
  最后一种就是真人,一般是以考生的身份进入,扮演考书中某个角色,并完成指定任务。
  大型考试的时候,通常会安排老师或高年级学生一起穿书,在其中担任反派角色——这群熊孩子接下来要面临的期中考试里就有这样的角色。
  陆希自己本身也是个半吊子学渣,但受千颜学神潜移默化的影响,在比她还菜的林小果面前还能臭显摆两句,三下五除二就给她解释清楚了。
  林小果默默竖起大拇指,问道:“那颜神,你是咋把那个类人从NPC里挑出来的?我听说那个地方好多学长学姐都过不去。”
  千颜双手交叉在身前,视线扫过这群嗷嗷待哺的家伙,说:“最后那帮NPC围过来的时候,我往他们身上撒了一堆烂叶子,然后迅速观察他们在那个时刻的下意识反应,就会发现,所有人的表现都和他们的人物设定相符,只除了一个。”
  “那个人干了什么?”陆希虽然还没完全听到答案,但心里嘴上都无比佩服。
  千颜从陆希手里拿过练习册,翻到其中一页,指着某处人物介绍,说道:“就是这个角色,他的身份是中年被辞退的下岗职工,根据《NPC人物心理分析》,这种人往往具有较低自尊,面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侮辱性行为时会下意识后退,但我往他身上撒烂叶子的时候,他第一动作采取的居然是补偿反应。”
  “啥叫补偿反应?”隔壁宿舍的另一个女生问。
  这个问题涉及到陆希盲点,她也将求知的目光投向千颜。
  然而还不等千颜开口,就听一直被陆希挡在身后的杨瑾说:“就是人在受到挫败之后,立即采取其他方式来弥补挫败带来的落差,比如盲人的嗅觉、听觉会对他们已经失去的视觉进行弥补,这是无意识的,还有有意识的……
  “哇哇哇!”陆希夸张地打断她,又问千颜,“那他当时做了什么补偿反应?”
  杨瑾不忿,想离开这群乌合之众,又想听听千颜的解法,挣扎一番后,依旧抱着书面色沉郁地站在外围。
  千颜佯作没察觉她的情绪,继续科普:“烂叶子砸到他的时候,他往前迈了一小步,手臂抬起大概十度的位置,眼里闪过很快的愤怒,下意识要攻击我,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但已经足够他露出破绽,我就是这么把他揪出来的。”
  众人听了解答后,房间里陷入沉默。
  太难了吧……
  杨瑾默不作声离开了,没人注意她。
  过了不知道多久,林小果突然抱住千颜,“颜啊,救救我们这些姐妹吧,我《NPC人物心理分析》那门课擦线及格,我期中实践考试肯定过不了啦!”
  陆希惊讶,“你那门课居然及格了?”
  林小果陷入沉思,半晌大叫起来:“我超及格线五分呢,你居然瞧不起我!”
  这时,另外一个女生跑进来,拎了一大包冰棍,“快来吃,请你们的!”
  千颜不解,“范衣衣,今天三度,而且还没供暖,你确定这冰棍不是超市老板想谋杀你才送的?”
  “什么送的,这我自己买的!”范衣衣撕开一根,自己先舔了起来,“哎,反正这冰棍什么时候吃都一样,咱们早晚都得凉凉。”
  陆希不屑,“要凉你凉,我不凉。”
  范衣衣满不在乎地吃着鲜奶冰棍,“看到你们这么单纯的样子,我真是不忍心伤害你们,我跟你们说啊,我不是在教务处那边打工吗?然后我刚听到王副教授……”
  林小果:“王副教授是谁?”
  所有人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她,“那是咱们穿书实践课的任课老师!你是没上过她的课吗?!”
  林小果不好意思地闭了嘴。
  范衣衣继续说:“刚说到哪儿啦,哦,对,王副教授在教务处办公室跟另一个老师说,咱们这次期中考试的考书里安排的反派是易梧学姐……”
  这一次她的话被千颜打断:“等等,易梧学姐是谁?”
 
 
第2章 大佬
  所有人又一脸难以置信地望向千颜,“你不认识易梧学姐?”
  千颜茫然,“我不认识很奇怪吗?”
  像她这种无论于哪方面都属于优胜者的学生,有什么必要去认识学姐?
  且不说学姐不一定比她厉害,即便真的比她优秀那么一点点,千颜也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她相信一切差距只在于年龄,等她到那个年纪,一定比任何人在那个年纪做得都要好!
  众人没有看出她内心妄自尊大的傲慢。
  ——因为千颜同时还是一个善良的人,她不会无端用自己的傲慢去伤害他人。
  范衣衣放下冰棍,终于逮着机会给颜神扫盲,眉飞色舞,“易梧学姐就是大三的那个年级长,老厉害了,传说中的存在,从大二开始就负责大一新生穿书实践课的训练任务,这回是她第一次穿书当反派。”
  千颜:“跟咱们一个专业吗?”
  范衣衣:“不是,她是‘角色缺陷和性格研究医学’专业的大佬。”
  “等等,”千颜发现什么,“她学医的,为什么参与我们‘穿书应用学’的期中考核?”
  范衣衣难得被千颜提问,无限欣喜道:“她本来跟咱们一个专业,大二下才转到医学院那边……嗯,我听说她大二上提出转专业的时候,学院特地安排她去参加医学院的期末考试,具体多少分我不清楚,反正据说加权平均分在九十以上,然后就被医学院破格接收了,不是一般人。”
  医学院是全校唯一一个不接受转专业申请的学院。
  尤其到了大二,专业课进度开始之后,更加不会接收外院学生。
  一个是穿书医学相关知识跟不上,另外一个是根本不会有人这么做——通常有转专业计划的学生在大一第一学期结束的时候就转了,压根等不到大二。
  而他们居然接收了一个跟医学毫不沾边专业的学生!
  说实话,千颜听到的刹那,内心多少有点震撼,至少她必须承认自己有一瞬间的佩服。
  不过她没有表露出来,恰好这时候陆希插了句嘴,将话题带走:“这跟咱们凉不凉有什么关系?我听说学姐人还不错,况且咱们才大一,这又只是期中考试,她应该不会太为难我们吧?”
  “NoNoNo,你错了,”范衣衣摆了摆手指,一脸神秘莫测,“易梧学姐超级严格,我认识一个大二的学长,他说他们念大一那会儿都特别害怕碰上易梧学姐当课程助教,一本练习册得来回穿好多遍才给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