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反派驸马【甜文】──七月岸

时间:2021-07-05 02:17:40  作者:七月岸

 

  慢热,越往后越甜。
  齐予穿到了一本名叫《百钺野史》的书里,成了本朝唯一的驸马,可书上说驸马不仅是个通敌叛国的反派,还是主角的踏脚石,最后被五马分尸,全书下场最惨。
  齐予:开局就知道自己会领盒饭怎么办,当然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赶紧走。可是逃婚之路刚迈出第一步就被堵上了,堵她的还是另一个下场凄惨的反派 :大公主。
  公主:驸马是因为本宫毁了容,又是个瘸子,所以才逃婚的吗?
  齐予: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再说你不是没毁容吗?腿也…把刀放下,我没偷看你洗澡!
  PS:同性可婚背景
  不喜欢看不必特意告知,万分谢谢。
 
 
第1章 穿越了
  天还没亮,外面的鸡鸣声已经此起彼伏。
  齐予睁开眼睛,脑袋有些发懵,鸡?学校里什么时候养了公鸡?哪个宿舍这么大的胆子?不怕宿管阿姨给炖了吗?
  等看清屋里的陈设,她才反应过来,整整半个月了,自己还是没有习惯这古代的作息,身为一个上午没有课就会睡懒觉的当代大学生,到了这么个半夜就会被鸡叫声吵醒的地方,齐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翻个身蒙头继续睡。
  十分钟后,李妈妈的敲门声照例响起:“小姐,小姐该起来练功了,再不努力就选不上驸马了,到时候别说出不去这个门,老爷肯定连月钱都不给你了。”
  “啊~”
  齐予无奈地坐起身来,外面敲门的人是原身的奶娘,姓李。半个月相处下来也算是熟悉了。她大概知道了自己是当朝国师的独女,而她的国师爹爹却只是个在钦天监挂名的吉祥物。
  如今国师府家道中落,原主也不学无术,混吃等死,这次赶上大公主选驸马,若是攀上皇亲,怎么着也能把国师府的地位往上提一提。按理说原主本来是高攀了,可她得到消息后却死活不愿参选,这才被送到京郊的院子里闭门思过。
  问题就出在这大公主身上……
  “小姐你别想不开,娶谁不是娶,大公主虽然长得丑,但只要娶了她,你就是皇亲国戚了。”
  “小姐你想开一点吧,大公主虽然摔断了腿,不能站起来了,但你娶了她就能光耀门楣啊。”
  光耀门楣?
  齐予忍不住暗暗翻了个白眼,别的不说,你家小姐肯定不是这么想的,不然也不会半夜爬高墙,硬生生把自己摔出这个世界了。
  李妈妈见她开门出来,忍不住又嘟囔起来:“小姐啊,不是老奴说你,自打你半月前摔了那一下,原本记住的诗词都忘了不说,还连字都写不利索了,现在也只能在拳脚上下功夫了,皇上可是放出话来了,要给大公主选个文武双全的驸马,咱们要努力啊。”
  齐予看了眼李妈妈,又看向早早等候在院子里的护院师父,不得不说这国师府的人也是奇怪。
  嘴上都对她参选驸马的事很是上心,可实际行动就有点敷衍了。
  直接让护院师父来教拳脚功夫,毕竟她是主子,护院师父是下人,说话都不敢说,就只会在一旁做示范,所以半个月下来她就只会摆些花架子。
  有时候齐予甚至觉得,她那个国师爹爹怕是知道自己的女儿有几斤几两,所以根本就没报什么希望,送到京郊来也只是做做样子,这全府上下唯一热心且相信她能选上驸马的人,大概只有李妈妈了。
  明明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天天给她做思想工作,现在是她想不想娶的问题吗?是人家大公主根本就不会看得上好吗?没听那要求吗?文武双全,不管是原身还是齐予,哪一点符合了?
  吃过早饭之后,李妈妈就回国师府了,据说是满半个月就要去向老爷回禀一次。
  护院师父站在门外,也不敢说要练功的话,齐予揉了揉额摆摆手:“你下去吧。”
  客厅旁边就是书房,可书驾上放的全都是一些奇闻异录,她想了解一下自己现在所处的朝代背景都不行。
  齐予正发着愁,外面就扔进来一块石头,上面还绑着一个纸条。
  虽然写毛笔字不行,但好在还认识繁体字:速速出门!
  这……扔石头的人应该还没走吧,齐予想着就站起来走到窗户前,外面的走廊上站着一个大约双十年华的女子,穿着一身墨绿长衫,面貌清秀,就是那鼠鼠祟祟的动作像个不好好学习翘课出来玩的学生。
  “齐予,我可算找到你了,你不知道我前天就找到这了,可李妈妈不让我进来打扰你练功,我在外面蹲了两天才把她盼走……”
  齐予不说话,心里已经大概知道了这个女子的身份,毕竟这些天来,李妈妈也没少提,原主唯一的狐朋狗友:褚禅衣。
  据说其父是当世大贤、书画界泰斗,当朝右丞相褚源是其伯父。但尽管如此,褚蝉衣依然不被京中权贵子弟所接受,地位和齐予一样尴尬,因为她那位书画界泰斗爹爹曾官拜户部侍郎,后来因为贪污受贿被贬为白身,之后才醉心书画,闯出了名号。
  “这院子里除了李妈妈,谁还敢拦你,直接进来就是,扔什么纸条。”齐予走出门,心想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了解这个世界的机会来了。
  褚蝉衣愣了一下干笑一声:“也对,走,姐妹带你出去放松一下,整天待在这个院子里,你也不怕闷出病来。”
  可不是吗?命都闷没了。
  “怎么不走?”褚蝉衣回头,看着一动不动的人,一脸探究。
  齐予抿了抿唇:“我没银子,都被李妈妈收去了。”
  原主的娘亲据说是早早病逝,李妈妈是夫人随嫁来的贴身丫鬟,夫人去了,她就自愿留下来把小姐带到大,也没有提起过嫁人。
  齐予知道这一层关系后,就乖乖的把银子交了出去,没有再向原主那样总和李妈妈对着干,叛逆少女太幼稚了,她已经是大孩子了,当务之急是赶紧了解这个世界。
  至于娶大公主这件事,着实有点难,怕是要让李妈妈失望了。
  褚蝉衣呆了一下:“嗨,我以为你担心李妈妈回来呢?走,咱俩谁跟谁,我带着呢。”
  出了京郊进了门,齐予才理解了所谓古代皇城的繁华热闹,她一路跟着褚蝉衣,看样子是到了从前常来的酒楼,两人在二楼找了个雅座。
  看着过往的行人,以及酒楼里三三两两疑似穿着统一学子服的男男女女,齐予忍不住又惊了。
  第一次惊是因为自己身为女子竟然能参选驸马,这次是因为这个朝代似乎是个男女地位平等的地方,女子不仅可以结伴吃酒,看样子还可以入学。
  这个叫楼上楼的酒楼装饰文雅,进出的客人也都以年轻学子为主,看起来是个不错的地方,她以为原主不学无术,去的都是什么乌烟瘴气的地方,没想到是自己想岔了。
  “说起来,你也不必太忧心,不过是去参选,又不是参与了就能选中,再说了,这京中能人众多,哪能轮得到咱们。”褚蝉衣点了几个菜,又叫了一壶酒。
  齐予点头“不错,和我想的一样。”
  “不过也说不准,那帮人心气高得很,万一都不愿意做闲散驸马,那就有意思了。”从前大公主只是貌丑,如今又断了腿,怕是再也没有争皇位的机会了。
  那些个老谋深算的朝臣们才不愿意去赌一个必输的局,当然这些话心里知道就行,千万不能说出口,褚蝉衣眨眨眼,意思是你懂得。
  齐予也跟着眨了一下眼,似懂非懂,如果到时候真的都不愿做驸马,一个个藏拙出丑,那么她这种文不成武不就的是不是就有机会了。
  呸……她在想什么,怎么能和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成亲呢?况且自古皇家多薄幸,万一是个性格凶残的公主,自己到时候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应该不会,虽然公主的个人条件摆在那里,但想攀上皇亲的还是大有人在,咱们就是去凑个数。”齐予说着看向朝着她们走来的两个男子,两人一黑一白的装束,黑色的那个英俊潇洒,白色的那个清秀文雅。
  褚蝉衣见她眼神盯着身后,便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别看了,知道你只喜欢长得好看的人,但他们是咱们百钺朝最负盛名的两大才子,才不会理我们这种小虾米。”
  齐予点了点头,正准备说她不是只喜欢长得好看的人,那两个男子就停在了她们的面前。
  “齐小姐、褚小姐,这次驸马大选,二位可要努力啊,大公主作为咱们百钺朝唯一的公主,那可是倍受圣宠,这未来的驸马也必定会得到无上荣光啊。”身穿黑色锦衣的男子语气做作,表情那叫一个意味深长,一旁的白衣男子则只是瞥了一眼没有说话。
  齐予暗暗翻了个白眼,不说话还勉强算是美男子,一张口就毁所有,这声音这语气,只有一个字:绝了。
  “我等才疏学浅,比不得方公子和李公子文韬武略样样精通,这驸马只有你们二位才配得上啊,我们就不献丑去争了。”褚蝉衣听不得方海这调调,不就是有一个做礼部尚书的爹吗,搁这阴阳怪气地埋汰谁呢?
  “你……。”方海一怒,正准备出口训斥,就被一旁的白衣男子打断了。
  “方兄,何必与她们计较,我们先上楼。”李川连拍了下方海的肩膀,示意他还有要事商谈。
  “哼,他日别让本公子碰见你们。”方海瞪了褚蝉衣一眼,跟在李川连身后上了楼。
  “什么德行。”褚蝉衣丝毫不惧地瞪回去,她爹爹不在朝堂,伯父又是右丞相,才不怕方海这种人。
  这时小二又上了一道汤,齐予便一边拿起汤勺给自己添汤,一边有意打听:“你说咱们百钺朝,百钺?不会吧……”
 
 
第2章 这朝代
  百钺?貌丑又断了腿的大公主,选驸马?这不是……她怎么才注意到!
  齐予拿着汤勺的手抖了一下,这分明是她穿越前所看的那本旧书里的内容吗,书名叫什么来着,《百钺朝野史》。
  她原以为自己是穿越历史了,没想到真相更离谱,竟然是穿书了,还穿到一本查无此朝的野史里面!
  “什么不会吧?就方海啊,他只会仗着有个尚书爹爹整天放狠话,什么本事都没有,你看我,他说多少次要把我赶出京城了,我现在不是待得好好的吗?”
  褚蝉衣不以为意地喝着酒,完全没把方海放在眼里,这京城又不姓方,说到底是周家的天下。
  这大公主是彻底失去继位的资格了,下一任天子就铁定是二皇子,毕竟除了大公主就剩他一个皇子皇孙了。
  哎?怎么说什么来什么,那不是二皇子吗?
  褚蝉衣见齐予还在愣神,在桌下用脚踢了她一下,然后示意看向一边的楼梯口那儿,看样子二皇子是要去三楼雅间。
  齐予愣了愣没反应过来,她正沉浸在自己刚发现的事实里,还有点接受艰难。
  褚蝉衣见她不明就里的样子,出口提醒:“那位就是二皇子,我在伯父府里碰见过两次,你说他是不是来见李川连和方海,我猜八成是,他们两个一向和二皇子走得近。”
  “二皇子?”齐予诧异地转头看去,那本百钺野史里所谓的男主周拾礼,最后继承皇位却对敌国俯首称臣,败倒在敌国女皇石榴裙下的恋爱脑?
  褚蝉衣收回视线:“应该是他,都说二皇子知人善用,为人谦和有礼,也不知道是怎么瞎了眼,瞧上方海那种人的,倒是李川连还算个君子,可惜了也是个眼光不好的。”
  “你对方海的意见很大?”齐予在心里消化着自己目前得到的信息,同时也在回忆那本书里的情节,褚蝉衣?似乎并没有出现过这个名字,难道是个不重要的配角,同理而论,和不重要的配角关系最好的自己,也是小角色?
  看来原主的戏份着实不怎么样,甚至有可能自己不穿越过来,原主在摔下墙的那天就已经在这本书里领盒饭了,一个连姓名都不配拥有的炮灰角色,真惨。
  褚蝉衣瞪大眼睛:“你失忆啦?那小子表里不一,表面上装模作样,背地里哪次都对咱们冷嘲热讽的,齐予你是怎么了,平时你见了他比我还义愤填膺呢,今天怎么这么安静?”说完她又倒满一杯酒,“你不会是在京郊那个院子里待久了,把自己给闷傻了吧?”
  齐予手一僵,自己这是崩人设了?难道原主是个咋咋呼呼的性子,也不对啊,平时没见李妈妈他们觉得不对劲啊,还是说原主在朋友面前和在家人面前表现的不一样?
  思及此她故作惆怅,托腮道:“怎么说呢?最近一个人待久了,想通了很多事,咱们以后做事情都要喜怒不形于色,那才是高手,以前实在是太草率了。”
  “可以啊,有长进,我以后也要喜怒不形于色。”褚蝉衣两手叉腰,脸色故作严肃,结果没坚持三秒就破功了“噗哈哈……我不行,这高手还是你来做吧,我做高手的好姐妹就成啦。”
  齐予也笑了笑,看来故事已经发展到了大公主选驸马的桥段,书上记载这一年好像是百钺80年。
  这百钺朝虽然建立短短80年,却换了四位皇帝,第一位皇帝周英王执政二十年驾崩,少年天子周契北则执政六年就死在了战场上。接着是第一位女皇云凇,执政十六年后归隐山林,然后是云凇的女儿周十六,在三十二岁那年(百钺60年)退位让贤给了当今圣上。
  当今圣上是第五位皇帝,而二皇子周拾礼是第六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百钺的辉煌没超过百年就亡了,那本野史上说百钺亡国之罪,罪在当朝驸马。
  大公主只会和二皇子作对,驸马暗中通敌叛国,小两口一起作死,最后活活葬送了百钺,好在二皇子福大命大有着男主光环,最后成了女主也就是敌国女皇的皇夫。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褚蝉衣抬头,酒足饭饱放下筷子。
  齐予回过神,漫不经心地问到:“你说大公主会选谁做驸马?这驸马的人品万一有问题怎么办,单凭几场比试,怎么能判断一个人的好坏呢?”
  作为一个鸡肋的炮灰角色,她是应该提醒大公主擦亮眼睛呢?还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