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我的omega她跑了【娱乐圈】──甜昼

时间:2021-07-05 02:15:46  作者:甜昼

 

  abo文,非私设,不喜误入。
  荔枝x牛奶=荔枝牛奶(?误
  前妻出车祸没了记忆,周妮娜受她经纪人委托在综艺上帮忙照看。
  后来野外综艺出了事,前妻高调入了她的野生动物纪录片组。
  一个好好的野外纪录片硬是被两人演成了大型情感恋爱节目。
  周导抓到鱼,宋影后给亲亲;周导做饭,宋影后给亲亲;周导帮忙摘掉了蜂窝,取了蜜,宋影后还给亲亲!
  “你就这么喜欢亲周妮娜吗?”
  宋韵翘着二郎腿,咬着新鲜的水果躺在摇椅里咿呀咿呀地摇晃,“啧,你们小年轻不懂,这是情趣。”
  尤其是alpha根本没法拒绝她。
  怎么想,这都是爱情啊!
  *
  宋韵无父无母,从小吃百家饭长大,没上过大学,但在大学门口钓了个长期饭票。
  饭票对她百依百顺,结婚育女后,她成了对方前妻。
  离婚时对方净身出户,只要走了女儿,旁人闻言都说这饭票选的好,是个有情人。
  宋韵一听,嗤之以鼻,“呸,就是个傻子。”
  只有傻子才会无条件对骗子好,骗的前言不搭后语对方还一个劲儿地信她。
  “前妻是个骗子,但我喜欢她。”
  “她是个傻子,但除了她,没人会对我好了。”
  *
  练笔狗血文,文笔小白,凑合看。
 
 
第1章 失忆
  “失忆了?”
  周妮娜早就摘掉自己身上的掩饰物,漂亮的眼眸下带着青黑,这些天为新纪录片的筹备耗尽心力,熬夜更是常事,收拾早就不知道是在多少天前了。
  接到前妻经纪人的电话,她刚从酒桌上面下来没有多久,浑身带着酒味,也没梳洗,方向盘一打便急忙赶了过来。
  周妮娜神色难辨,环臂站着,对面沙发上面坐着的是她五年前便离了婚的妻子。
  那段婚姻称不上顺利,也没什么好抱怨,婚后她只要了女儿,剩下的一切都给了对方。
  毕竟宋韵是一个无父无母,可怜的omega。年少相识,周妮娜终究是无法像好友说的那样狠下心来在经济上苛待对方。
  有女儿在她身边,就足够了。
  “嗯。”宋韵的经纪人面色为难,对于自己没有照顾好摇钱树以及摇钱树哭着闹着要找周妮娜,只觉得一个头有两个大。
  宋韵跟周妮娜离婚后可没有仍是朋友的鬼话。
  宋韵讨厌周妮娜至极,往日连人的名字都不能在耳边提起,一提起就像是炸了毛的猫咪,张牙舞爪恨不得将提起之人身上的肉全数划破,发泄自己心内的不满。
  谁知一场车祸,伤到脑子,醒来宋韵就睁着一双桃花眼眸哭着闹着要找周妮娜。
  不找就攀在房间的窗户上,下一秒就快香消玉殒。
  “撞到脑子就看医生,找我来有什么用?”周妮娜的指甲不自觉地陷入嫩肉之中,嘴上是不善的言语,但视线却没有从沙发上傻坐着的那人身上移开过。
  “你等会儿就知道了。”经纪人哀叹一口气,扭头看向坐在沙发上不知所措的摇钱树,“你不是要见周妮娜吗?这位就是。”
  原先坐在沙发上面用警惕眼神盯着周妮娜看的宋韵,忽地睁圆眼眸,看上去并不太相信面前这个有些狼狈的女人就是周妮娜。
  跟记忆里温柔软甜的alpha相差太远了。
  宋韵的心理复杂一闪而过,眼里原先的茫然也很快被欢喜掩盖过去,圆睁眼眸忽地微弯成月牙,身上单披一件风衣外套遮住内里的病号服,整个人像是花蝴蝶一样从沙发上起身,朝周妮娜扑来。
  本想推开闪避推开宋韵的周妮娜硬是熟悉的笑容下,张开双手,记忆里的温软让心跳微微加快,但很快就被自己压了下去。
  她跟宋昀早就没了关联。
  失忆了的人就像是被刷新了的机器。
  宋韵忘记她们离了婚,一冲上来,手直贴上周妮娜的面颊,没带多少血色的唇险些贴近下颔,踮脚勾着她的颈项,撒着娇,“姐姐是不是没睡好啊?我出车祸了为什么不来看我?”
  一觉醒来没了记忆,额头上还肿着。
  打开手机按着记忆里的数字打过去,嘟嘟两声还没有开口,就听到了机械般女声说——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委屈地眼睛都红了。
  “……”
  哪怕已经快三十,宋韵依旧保养得很好,眼尾连皱纹都不曾多一条,现下眼圈微红泛着水光,除了额上刺眼的白布,倒是与过往没有任何的差别。
  霎时,周妮娜都有些恍惚。
  自己真的跟人离婚了吗?
  宋韵见周妮娜不理会自己,想到自己打对方的电话是个空号,还有经纪人说的那些事情,只觉得不应该如此。
  ——她竟然踹掉了她的金大腿!离婚了!
  宋韵生的一双桃花眼眸,泛着泪光望着人,宛如清风吹拂未有波澜的湖面。
  许久未与宋韵有亲密接触的周妮娜微微蹙眉,刚想伸手将她从自己身上面拉扯下去,还没动手,就听到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委屈地撒娇道:“你不是说永远不会改电话号码的吗?为什么我打过去是空号?”
  “你变了,你都不爱我!”
  宋韵抱怨着,末了还不忘抬手紧紧抱着周妮娜,汲取着她身上的味道,酒味重,算不得上多好闻,却莫名让她心里舒坦,眼眶有什么止不住地东西想要往外流。
  周妮娜蹙眉,冷淡地瞥过站在旁边的经纪人,熟练地抱着怀里的宋韵,浑身的疲惫根本撑不住她这样被人拥着,挪动步子往沙发旁边走了下,微微弯下身子,将宋韵放在沙发边上让人坐着。
  从宋韵的怀里挣出没一会儿,周妮娜终是不忍心,帮人擦掉面上住不住的泪水,叹气道:“我没有换手机号,你背错电话了。”
  宋韵闻言连忙瞪大眼睛看向对方,带着哭腔的鼻音吸了两下,“我怎么可能会背错你的电话号码!一定是你这个负心人换了电话骗我。”
  周妮娜颈项一热,温热且柔软的手不知何时又攀上了她的脖颈,微微用力将她往宋韵在的方向扯去。
  近在咫尺的容颜,倒是能真切看清楚对方乌黑眼睫上挂着的泪珠。
  楚楚动人。
  “我是出车祸失忆,不是傻子。”宋韵委屈道。
  周妮娜酒劲儿还在,对于面前这个前妻的性子也了解,对方说倔强吧遇到困难跑得比看到胡萝卜撅腿跑的驴还快,说不倔强吧,谈恋爱的时候从不让步,虽然撒娇,但对于认定了的事情,咬破嘴唇都不往后面退一点。
  “你背一遍。”
  周妮娜不知道宋韵现在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只好耐着性子。
  宋韵红着眼眶不知所措地背着那串数字,搂着周妮娜颈项的手不肯松开,仿佛一松开,对方就会跑得不见人影,离她有十万八千里远。
  “背错了。”
  周妮娜被宋韵勾着,弯曲着腰背格外的不舒服。
  到底不是十多岁二十多的小年轻了,人近三十浑身是病,抬手揉揉太阳穴,像是过往的每一次,耐心地纠正宋韵记错的东西。
  “末尾是1不是0。”
  宋韵羞红着脸,眨着眼睛恨不得当场钻进地里面,瞪着眸子看向旁边的经纪人,眼神意味明显——这件事情你为什么不提醒我!
  经纪人躲开摇钱树的目光,心里默默叹气。
  ——当初你拿了电话拨过去就哭了,我怎么知道结婚那么久的人,还能把电话号码背错?
  宋韵犯了错,向来都是撒娇为先。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宋韵想要蹭上周妮娜的面颊,却被躲闪开,身躯微僵,勾着颈项的手也松了几分。
  心里像是有个大窟窿,难受压抑地让她不知所措。
  原本就因车祸而苍白着脸,现下一着急,就更加惨白不带血色。
  “我们……真的离婚了吗?”
  宋韵搞不懂,明明只是一天的时间,她们怎么就离婚了?
  昨天晚上这人还抱着自己在床上说着情话,跟自己缱绻缠绵,一夜醒来,不仅年龄对不上,就连自己老婆都飞了。
  红本子一下子成了绿本子,民政局真的就自己长腿飞过来呗!
  最重要的是!竟然还多给民政局多花了九块钱!
  “嗯。”周妮娜神色不明。
  何止是离婚,她们还老死不相往来,宋韵到哪见到她都要讥讽两句……
  现下这种荒唐的事情倒是周妮娜未曾想过的。
  alpha颇为头疼,见面前又要落泪嚎啕的omega,咬唇避闪到一边,不愿跟她扯上关联。
  眼下宋韵是没了记忆,才跟以前一样亲近自己,等对方恢复记忆再想起先前的事情,怕是要拿着菜刀追她八条街砍。
  周妮娜微微垂眸,忽略了坐在沙发上宋韵想要上前勾住她衣角的动作,扭头看向经纪人。
  常年在圈里厮混的困顿早就磨掉了她的少年意气,知晓宋韵的经纪人叫自己过来,肯定不单纯是为了告诉她宋韵失忆这件事情。
  如果单纯至此,一条短信即可。
  她和宋韵之间的事情,不是谁失忆就能够理清的狗血破事。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周妮娜冷淡地看着对方,眼神中的猜测和打量逐渐加重,见经纪人讨好一笑,从公文包里面掏出了份合同,接过看完,心里面便有数了。
  “你也看到宋韵这幅模样,很多商业活动根本去不了。”经纪人讨好一笑,手指轻搓着身上的衣裳,“宋韵好不容易爬到这个地步,相信周导也舍不得她从云端坠下吧。”
  周妮娜向来烦躁这种说话不直说的态度,“所以你想要我做什么?”
  “听说周导最近要参加《72小时大逃生》这档综艺,我们宋韵也答应了。”经纪人抬手指指坐在沙发边上一脸病容的宋韵,“只希望到时候在节目上,周导能够帮帮宋韵,别让大家发现她的异常。”
  周妮娜还没有开口,就被宋韵扯住了手腕,二十七八的女人红着眼眶,狼狈地像是要幼年在街道边看见过的流浪动物。
  手腕被轻轻拿捏,柔软的指腹按揉触碰着,绵绵密密的酸涩顺着那块地往心脏的地方直涌。
  “别抛下我好不好?”
  宋韵慌乱地抓着周妮娜的手腕,怯弱又带着些许讨好。
  “周导,这件事情只有你能够做。”经纪人舔唇,“你也看到宋韵现下这副模样。”
  “她只相信你。”
 
 
第2章 富贵花
  周妮娜垂眸看着被宋韵抓住的手腕,小幅度地被晃动着,眸色一沉,不知怎么又想起了宋韵那时候说的话。
  ——“嗤,什么好人,不过是披着一副好皮囊的傻子罢了。”
  ——“怎么不是傻子,什么都给我,就要个话都说不清的女儿?给她几分脸色,还真把自己当我的救世主了。谁稀罕傻子的东西?”
  经纪人见周妮娜沉默,心知这件事情稳当了,正等着周妮娜开口答应,就见面前头发凌乱的alpha抬手摘掉自己头发上的皮筋,动作缓慢地将头发重新捆绑一遍。
  急得她嘴里长泡。
  好一会儿才看到身材高挑的alpha启唇,对着她面前的宋韵说道:“你自己承认你是傻子,我就考虑帮帮你。”
  宋裕:“嗯?”我老婆她变了!她不爱我了!
  经济人:“哈?”果然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周妮娜挺直腰板,未全数扎上去的发丝垂落在脸两侧,面容柔和温软,仿佛先前从人嘴里面说出来的那些话只是一个玩笑。
  “你刚刚让我说什么?”宋韵怔愣片刻后,微微歪头。
  “承认你是小傻子,我就帮你。”周妮娜神色冷淡地重复了一遍。
  宋韵下意识地小鼓着两颊,像家里养过的仓鼠。
  周妮娜清楚对方的性子,让宋韵低头说这些话,还不如拿匕首往她身上捅两刀来的快。
  见宋韵鼓着腮帮憋不出来,周妮娜刚想开口说算了,就被面前的宋韵扑了满怀,险些没站稳撞到旁边的柜子上。
  宋韵垂着头,什么都没说。
  好一会儿,周妮娜才听到宋韵出声。
  “我是傻子。”
  “所以,你能带我回家吗?”
  “……”
  周妮娜举在空中的手微微紧缩,本以为自己听到这话会感到愉悦,谁知愉悦没有,酒后未散的痛苦被人一撞整个翻涌上来,口腔里泛着苦味,还没深呼吸几口缓缓不适,就听到宋韵小声的啜泣声。
  “你真的是我祖宗。”
  周妮娜咬唇,覆手往脸上虚抹了把,将撞进怀里的宋韵拉出来,细细帮人擦拭着委屈出了声的泪,耐心安慰道:“你已经二十七了,又不是十八,有什么好哭的。”
  背地里被你骂傻子还要笑着给你家产的人都没哭呢。
  “不,我永远十八。”宋韵随意抹了两把泪水,觉得不对,而后叫嚣道:“我是二十!”
  周妮娜嗤笑一声,没有跟失了记忆的宋韵多计较,看了眼站在旁边的经纪人,对方很快就明白过来。
  经纪人走上前将钥匙给了周妮娜,“我们家宋韵就麻烦周导多照顾了。房子还是离婚前江边那套。”
  周妮娜拿着钥匙在手心里捏了一把,“江边那套?她没搬出去?”
  经纪人打哈哈,“说到底我就是个工作上的伙伴,难知道宋韵她心里在想什么?”
  一朝醒来错失金大腿,且迷茫过了十年的宋韵,闻声扯扯周妮娜的袖子,“什么江边?”
  “青璃江旁边的立交桥底下。”周妮娜拉着一脸茫然的宋韵往外面走,“你住那。”
  “不是?现在立交桥底下占位都要钥匙了吗?”
  “可不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