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魔王变成小可怜后【快穿】──十里长堤

时间:2021-07-05 02:12:26  作者:十里长堤

 

  被迫穿越,去杀死作恶的大魔王,何清榆表示:“这个大魔王,她好吃吗?”
  面对在怀中瑟瑟发抖的美貌小可怜,何清榆心动大喊“我可以!”这哪里是魔王,明明就是她何清榆的小娇妻!
  何清榆:“别哭,那些人该死,我替你杀了。”
  被泪水蒙住双眼的大魔王收起暴戾,脆弱点头嗫嚅:“姐姐抱我……”
  事成之后,何清榆万万没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小娇妻变成了小疯子,“小娇妻”眼中尽是病态的偏执,她蒙住何清榆的眼睛,依赖道:“姐姐,来疼疼我嘛。”
  何清榆:我身上是怪疼的……
  【被家暴的前女友】深秋被关在门外淋雨,湿漉如无家可归的猫崽,“姐姐有多少情人我都不在乎,只求姐姐能闲暇时想起我……”
  何清榆绝望:得,你以后别把我骨灰扬了,要找个好看的罐装着:)
  【受尽欺辱的贫困生】破落的学校,肮脏的校服,强烈的饥饿感,在她的世界里只有班主任是唯一的光芒,“以后我也能变得和您一样吗?”
  何清榆:“别,别……你是要干大事情的人。”别祸害我。
  【帮主的小傀儡】找回自我意识后,重回主人身边,跪在床下捧起主人略带苍白的脸,真怀念和您一起舞剑的光景……无论身份为何,我爱您不变。
  食用指南:
  1,闷骚吐槽系同情心爆棚受x偏执阴郁小疯子魔王攻
  2,甜文,绝对的甜文,放心食用。
  3,作者自娱自乐,不喜点叉。
 
 
第1章 
  “姐姐,我真的喜欢你啊……”宋糖匍匐在病床前,耳边是机器无力的警告声,心电图上的折痕逐渐变成直线。
  她另一只手上,拿着呼吸机的插头。
  宋糖双目尽是骇人的血色,兴奋到全身发抖,恨不得要把床上死去的人给抱回家收藏着,她颤抖着捧起女人的脸颊,对着苍白的唇,落下缠绵的吻。
  “姐姐,从你第一次开始折磨我的时候开始,我就心动了,”兴奋癫狂的眼神像个精神病院在逃病人,她脸上有大面积丑恶的烫伤,那是眼前人泼的开水,“姐姐,我变丑了,你变乖了,是不是很般配。”
  我们终于可以永远在一起。
  …………
  何清榆懵逼地站在窗前,看着满地的被撕成碎片的衣服,和地毯上尚在震动的奇怪粉色物件。
  她又看看镜子前的自己,眼如秋水,肤如凝脂,眉眼之间是风情万种,却不轻浮,相反散发着一股子贵气。
  没有人不喜欢这般长相的女人,何清榆对着镜子掐了好几下双颊,苦着脸快要哭出来。
  她慢悠悠走到落地窗前,外头是漆黑一片,银河倒泻,风雨交加,体重轻一些的人或许都会被刮走。
  “你回去吧,我现在没有兴致。”何清榆低声对床上的女人道。
  床上正在脱红色丝绸睡衣的女人动作一顿,甜腻的香水味蔓延在空气中,她眼中全是不可思议,“何总……”
  何清榆挥挥手,疲惫道:“出去。”
  床上的女人还想说些什么,看何清榆的脸色着实凝重,只好念念不舍抛个媚眼,末了还把自己的贴身衣服挂在门把手上,作为留念。
  何清榆:“……”
  她站在窗前看着女人撑着伞出门。
  红裙子的女人面目狰狞,每一步都重重踩在地面上,前进两步后,她像是突然见到了恶心的老鼠那般,又急又怕嘴里嘀咕了两句,绕着道走。
  这时何清榆才注意到门口还站着一个人。
  白色的身影在雨幕的遮挡下变得模糊不清,她挺直了脊背不让自己随着风雨东倒西歪。
  看上去像只鹤,受伤的丹顶鹤。
  何清榆手机一响,收到消息:我以后不会干涉姐姐的私生活,不会做出不安分的事情让姐姐为难……我错了,对不起。
  她俯视去看雨中挺直腰背的女子,那女子也迎着风雨在看着她。
  这是哪是“我错了,对不起”这明明是“下次还敢”
  何清榆被这眼神一怔,过于清澈明亮了,藏住了委屈,多了些爱慕的鲜甜。
  何清榆:“系统,这就是大魔王?”
  系统:“是呀!是不是很邪恶。”
  何清榆:“你特么说这叫邪恶,我看她这样怪可怜的。”
  系统:“你要狠心,要消灭她,给面位世界带来和谐的安宁。”
  何清榆:“……”去你妈和谐和安宁,你爸爸我是来谈恋爱的。
  雨中的宋糖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以前两个人甜蜜回忆,祈盼姐姐会微笑着帮她拭去额头的雨水,轻轻在眉间落下一吻。
  似乎是要回应宋糖的期许,紧闭的大门倏然打开,馥郁温暖的空气扑面而来。
  温暖了快要被冻僵的躯体,水晶吊灯的光芒揉碎了撒在她眸子中,比散落九天的星辰还要美。
  姐姐……
  ……
  何清榆原先是个在自家公司上班的高级社畜,有天开完会眼前发黑,心想终于可以工伤休假了,结果一个自称系统的东西蹦跶出来,
  系统:“想穿越吗,免费不要钱,有好看的妹子让你泡。”
  何清榆看过不少穿越小说,大致知道其中的套路,“是不是不完成要被抹杀?”
  “咱这是正规系统,不抹杀,有奖励。”系统道:“来不来,不来我找别人。”
  何清榆:“抹杀不抹杀无所谓,我主要是想给妹子们送温暖。”
  系统:“……”
  何清榆最后意识停留在输液室,系统告诉她两边的时间流速不一样,现实几乎不受影响,这才放心地比上眼睛。
  结果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原身被拔呼吸机插头的画面,整个人都傻了。
  系统发出顺溜地电子音道:“你的任务很简单,把还没有变成大魔王的主角给解决掉,方法不限,建议物理。”
  何清榆生无可恋:“你说我是来谈恋爱的,我投诉你。”
  系统把人骗来干脆装死不回答,一股脑把剧情传送到何清榆的脑子里。
  原身和宋糖是青梅竹马,但是宋糖生母死了,父亲娶了新老婆,对宋糖很差,打的站不起来是家常便饭,宋糖生活在唯一的光芒便是小太阳一样的原主。
  结果原主也是个始乱终弃的,成年之后发觉宋糖家的地位大不如前,直接就不要人家了,若是直接分手也是干脆,但原身那杀千刀的一味冷暴力,把人关在雨里几个小时经常发生,想要讨好原主的人一看来劲了,明里暗里欺负宋糖。
  宋糖为爱而活,被原主虐待的痛不欲生,结果有一天有她爷爷死了,留下的遗产有她一份,瞬间暴富,让人制造车祸,把原主变成了植物人,结果拔了呼吸机,带回家放冰箱里……
  放冰箱里了……
  何清榆看完,陷入深深的沉默。
  系统:“女主是不是邪恶的一批,我看了直跺脚!”
  何清榆挠挠头:“我感觉……邪恶的人是原身。”
  说完何清榆不管系统在叭叭,冲下楼去,入眼就是站在门口不敢走进来的宋糖。
  宋糖身上有种很独得的让人怜惜的美感,好像坐在那里世间万物的美好都合该向她涌来,特别是那双桃花眼,水汪汪的。
  原身怕不是个瞎子才不要她。
  宋糖半边身子被雨水冲刷,嗫嚅低下头,“姐姐,对不起……”
  何清榆轻声道:“什么?”说着她牵着宋糖发紫的手进屋。
  宋糖不动,她太知道面前人的恶趣味,叹气道:“我不该多问姐姐的私生活,喜欢姐姐的人很多,我需要学会和她们和平共处,不能做出争风吃醋的行为招人笑话。”
  “做情人就要有做情人的样子。”
  每次宋糖做出让原身心烦的事情,原身都会在惩罚她后告诫“做情人就要有做情人的样子。”
  年轻女子顺从地站在门口,身后是雷声轰鸣,闪电的光亮照在她脸颊上,无端多了几分偏执。
  宋糖说的每一个字都在何清榆心口上捅刀子。
  她无奈道:“小糖,从前是我不好……”
  宋糖心中一动,“错的人是我……”说着她想要扑在何清榆身上,却半途停住了,尴尬地瞧这从裙子上滚落的满地水珠。
  何清榆呼吸一滞,目光扫过她半遮半露的躯体,比挂着露珠的鲜花还要诱人,如果摸上去手感一定很棒。
  何清榆一把拉过宋糖抱在怀里,把头埋在她的肩窝里,心疼道:“小糖,别这样。”
  宋糖的眸子澄澈,像个得到奖励的孩子,咯咯直笑。
  何清榆把人抱到浴室,宋糖牢牢抓住她的臂膀,白色连衣裙被雨淋透变成半透明,能隐约瞧见里面的光景。
  就很考验人的意志力,何清榆吞下一口唾沫,让自己的眼睛远离诱惑。
  宋糖在她耳边吹口气道:“姐姐能看清路吗,要不然我下来走?”
  何清榆不自然地把人放在浴室门口,转身去准备换洗衣服,脸红道:“你先洗,热热身子。”
  宋糖腼腆:“好。”
  她在宋糖面前不敢放大声音,害怕惊扰到这只迷茫的小鹿,目送她打开莲蓬头才合上门。
  在何清榆转身离开后,紧闭的浴室玻璃门被推开一道口子,刚好能看到她在浴缸里的绝美画面。
  房子里上个女人的香水味很快散去了,何清榆担心宋糖闻到不该闻的味道,特意点了熏香掩盖。
  系统:“友情提醒,你的浴室门没严实,系统检测出一片马赛克。”
  “怎么可能。”何清榆蹙眉,只得回头去确认一遍。
  这一看不要紧,两行鼻血说流就流。
  何清榆立刻把系统给屏蔽了,“你还是一个未成年系统,小孩子家家哪能看这些。”
  系统:“你可真是个好家伙。”
  何清榆一般洗澡只是把自己用沐浴露擦一遍,从来没有像宋糖一样要把每根脚指头都洗干净,粉色的肌肤和白色的泡沫相得益彰,就像个有温度的瓷娃娃。
  何清榆轻轻呼气,面露欣赏。
  宋糖收敛眉眼,鼻翼因为激动轻微煽动着,呼吸间吐出的白雾和热气融化在一起,变成缠绵的香味从浴室里飘出来,勾着何清榆去推开磨砂玻璃。
  何清榆:忍住。
  她把脸埋在水,掩盖掉眼中的算计。
  过了三十分钟,何清榆她听到对方开门的声音,心虚离开房间,踱步在走廊上。
  何清榆道:“是不是让宋糖不恨了,就可以消解大魔王属性?”
  系统刚被从小黑屋里放出来,龇牙咧嘴:“想啥呢弟弟,大魔王从出生开始就是大魔王。”
  “现在她没钱,等有钱了,看谁玩弄谁。”
  何清榆被系统怼一脸,整个人都不好了,热了杯牛奶端去卧室。
  此刻宋糖已经钻进毯子,从露出的脖子和肩膀部位可以看出里面什么都没穿,年轻的女子双眼紧闭,贴着脸的黑发随着呼吸来回浮动,身上白皙的皮肤上勒着粗鲁的麻绳,四肢不自然折叠,像个等待被拆开的礼物。
  宋糖的意识不清醒,身上泛着不正常的红,看到何清榆来,眼中放出光芒。
  何清榆万万没想到,自己一番好意让大魔王泡热水澡,居然被曲解成洗干净侍寝,就离谱。
  宋糖隐隐期待道:“您以前和我说,发烧身体温度变高,会变有意思。”
  何清榆一拍脑袋,心想别真搞出会锁文的内容,急促道:“快点解开,我带你去医院!”
  宋糖示弱地用头磨蹭何清榆的掌心,恳求:“别……别在医院好不好,人多,没意思。”
  何清榆:“……”
 
 
第2章 
  两个人的想法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很窒息。
  宋糖执拗地不愿意去医院,随着挣扎的动作,麻绳在皮肤上留下明显的印记,配合上湿漉漉如同小动物的眼睛,有种矛盾又诱人的美感。
  何清榆也没有办法,只能找出退烧药给她吃。
  鬼知道这家伙从哪找来麻绳,何清榆脑补出许多关于绳子的艺术,直呼刺激,面上则平静无波,相当正经。
  系统:“我能从小黑屋里出来了吗?”
  系统一睁开眼睛全是马赛克,它属于未成年系统,需要被呵护,不该早早受到精神污染。
  宋糖低头垂眸,把绳子解开跪坐在床上,犹豫了一会儿用毯子包裹住自己,脑子迷迷瞪瞪。
  何清榆坐在床边,把药丸和温水放在小女友嘴边,“吃掉。”
  宋糖的意识逐渐开始模糊,不解地望着她。
  何清榆捏住宋糖的双颊,把胶囊塞进去,低声命令道:“喝水,咽下去。”
  乘机何清榆仔细去观察宋糖,惊觉她身体着实完美,简直是女娲的炫技之作。
  宋糖很乖顺地被捏着双颊,把胶囊吞下去,然后张张嘴,表示自己没有偷偷把药藏起来。
  何清榆看她吃药便放心了,打趣道:“知道刚刚吃的是什么吗?”
  宋糖没想到何清榆会这样问她,莞尔:“不论姐姐给我吃什么,我都会咽下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