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每天都在感化徒儿【穿书】──我有一只小黑狗

时间:2021-07-02 16:20:49  作者:我有一只小黑狗

   

第1章 
  “族长正在闭关修炼,任何人都不许进!”
  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寒乐无心关注,她捂住脑袋痛苦的蜷缩在榻上,乱七八糟的记忆一拥而至塞进她脑海里。
  待她消化完后,眼前浮现两个字。
  完了。
  她穿了,穿成了一本跟她同名同姓却死的非常惨的反派。
  原著里,寒乐是修炼千年的九尾妖狐,别人万年甚至一生都难修一尾,而她仅仅千年就修成八尾,不是天生而是后天修成,何其幸运。
  意识到自己与众不同,原主立马在狐族大放厥词,声称自己天生就是狐族的领袖狐族的未来。
  狐族中人最厉害的也就是族长,而族长却只有三尾,看到原主的九尾,对方还未说话,就立马跪地俯首。
  轻而易举拿到狐族掌权后,原主就开始广收徒弟,女主寒曲就是其中一位。
  当时女主只是个婴儿被人遗弃在狼堆里,眼看着就要被群狼撕碎,原主从天而降,救出对方,并亲自为她取名。
  是唯一一个冠上她姓的徒弟。
  前期,原主对寒曲百般照顾,甚至亲自教对方武功,直到后面男主出现,原主对寒曲的态度瞬间转变,甚至亲手挖出女主心脏。
  后来,女主浴火重生直接砍下原主头颅。
  寒乐有些想不明白,多年的师徒情意,为何要因为一个男人反目?
  此刻穿到对方身上,一想到最终结局,就胆战心惊。
  所谓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绝对不能再呆在此处。
  “叮!系统绑定成功!请宿主按照所给提示开始完善剧情,使之合理!”
  脑海里的声音一响起,面前的大门突然打开。
  来人嘴角擒着一抹微笑:“师傅,你这是要去哪?”
  惊为天人的外貌,想必就是女主寒曲。
  寒乐因为她的容颜短暂怔了下,“徒...”
  还未说完,瞳孔睁大,不可置信的看向身下,对方、对方竟然在她没有任何防备下挖出了她的心脏???
  “听说九尾有九条命,不如徒儿今日就都让师傅体验了?”
  这到底什...什么情况?!
  寒乐瞪大眼睛直接倒下,她张着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要命的事,自己明明已经没有呼吸,却依旧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身体的痛楚。
  她看着对方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我都忘了,你的复活地是狐族,师傅,不如让我找找你将复活地放在了哪?”
  在剧情开始的时候,寒乐就吃过复活地的亏。
  当时她率领狐族众人前去狼族作战,谁知一个大意死在狼族统领手中,寒乐是九尾,嚣张炫耀到让妖界所有人都知晓。
  狼族统领自然好奇狐族多尾狐究竟是怎么复活的,也不管其他小弟被打的要死要活,一屁股坐到寒乐尸体前,看着她尸体慢慢消失,然后又出现在原地。
  当时寒乐是第一次死,没经验,手脚刚能动,就又被捅了一刀。
  眼睁睁的看着狼族统领竟然还站在原地,好在再次复活的时候狐族战士终于注意到这厮杵在原地不动,杀了过来,也让寒乐乘机逃走。
  后来查阅古籍才知道原来多尾狐可以自行设置复活地,于是原主经常深夜探索狐族,终被她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于是就将下一次的复活地设在此处。
  华彩绚丽的光芒绽放,鲜艳的红色流淌成古老神秘的法阵,出现在坑洼不平的地面上,七条尾巴一个接一个浮现在半空中,随着寒乐身体渐渐出现在法阵上,鲜血浸入她体内,一条尾巴变得虚幻直至消失。
  寒乐的手指微微颤动,支起沉重的眼皮,紫红色的双眸转动一圈后再次合上。
  直到脑海中机械的声音再次响起:“提示:重生。请宿主根据提示内容完善剧情,使之合理。”
  “重生。”一字一字坚难的从她口中说出,寒乐的手指终于蜷缩起,握起的拳头擦过地面,丝毫不顾及摩擦的痛楚强支撑起自己的身体。
  “你”有太多的问题想问,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去问哪句。
  寒乐靠着后面坚硬冰凉的巨石,娇媚百态的脸霎时变得只有一种表情——冷淡。
  幼时的她有语言障碍症,经常为了说清几个字而急得整张脸通红,却没人理解她为何这般,甚至取笑她跟猴屁股似的一张脸。
  后来,她能够说清楚话,却因为不能一下说完,只能两个字两个字往外蹦时又被人取笑装.b,寒乐自此彻底沉默。
  以至于后面她能够完整的说完一句话时,已经不想说了,甚至不愿去做多余的表情,她甚至习惯在心中吐槽完对方,末了礼貌的回一句“哦”,但是她的礼貌通常不会被人谅解,甚至还因此被小太妹揍过。
  寒乐是不想还手,因为老师说过和别人打架,不论什么原因,只要她动手了就是要被处分,所以她很聪明,只护住重要的地方任由她们打,结束后,再去维权。
  就连死前她都很听老师的话,就算晕倒,也要爬到斑马线上再晕。
  她是真的很听话,就是不知道为何运气总是这么差。
  “宿主,现在不是感叹人生的时候,还请努力完成任务,争取早日回去。”
  寒乐唇动了动:“我能回去?”
  “只要宿主完成任务就可获得重生机会。”
  “我爬回斑马线,应该能被赔不少钱。”寒乐念叨。
  “.....宿主,还请你打起精神,振作起来,努力完成任务!”
  寒乐还想着她赔偿金的事情,听到系统的话立马“嗯”了下。
  遂即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重生...重生...”她重复着系统给的提示,“她是在什么阶段重生的?”
  系统不由啧了下,真不愧是它选中的宿主,这么快就想到了重点,不过,“抱歉宿主,系统暂时无法回答您这个问题....”
  “行吧。”寒乐脑袋短暂放空。紫红眸子微微一动,“我现在是狐狸?”
  系统以为她在思考女主的事,突然问出这个问题让它措手不及,“是的宿主。”
  寒乐点了点头,之后嗅了嗅自己,也没有狐臭味,奇怪。
  她走出山洞,才走几步路就停了下来,“我该去哪?”
  系统:“您该完成任务。”
  问了等于白问,“哦。”虽然对方不是人,但还是要有礼貌。
  系统:.......
  它该怎么委婉并不失风度的告诉对方它能够知晓她心里在想着什么?
  “站住别跑,给我站住!”
  叫她?寒乐回头袖口一甩,一阵嗷嗷叫。
  小孩?
  三四个小孩扎着冲天辫摔到在地,一个个警惕看向她,“野狐狸,你给我们等着!”
  其中一个放下话,后面几个朝她瞪眼立马灰溜溜跑走。
  “砰”跪地声。
  寒乐朝自己身下看去,是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小女孩,跟那些孩子不一样的是,她露着一对狐狸耳朵和一条毛茸茸的尾巴。
  “前辈!”一个响头重重磕了下去,“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栗栗无以为报,愿为前辈做牛做马,以抱救命之恩。”
  小狐狸的大眼睛水汪汪的,闪烁的泪光仿佛下一秒就要落下来。
  寒乐看向自己的手,刚刚她就只是随便一挥,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一直被上天遗忘的她这是被重新找到了?
  看向旁边的灌木丛,寒乐试着又挥了挥袖,狂风大作,静止状态的草木齐刷刷向一边倒去,腰被割断。
  小狐狸立马惊呼:“前辈你好厉害,好厉害!”
  寒乐满意的收回手,嗯,她好厉害。
  如果再有个称手的兵器,她应该会更厉害。
  想到剧情里原主是有一把神兵利器,叫狸鸢红,为得到这把剑还捅了女主一刀,只是原主死后狸鸢红又回到了女主手中。
  她不会死,所以狸鸢红就是她的称手兵器,寒乐自觉的将女主的剑归为自己所有物。
  女主是重生,一见面就杀她,不是在原主挖她心脏时重生回来,就是在之后,反正肯定不会是在之前。
  系统让她完善剧情,避免不了之后再与女主相见,她需要有自保能力,虽然还有六条命,但她不想再感受被杀的痛苦,所以,狸鸢红她要了。
  “剧情完善进度条+1,总进度百分之一,请宿主再接再厉,继续加油!”
  寒乐恍惚,原来心里只要确定取剑走剧情就可以完善剧情?
  “前辈,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小狐狸往她身边靠拢,紧张的说着,一对狐狸耳朵害怕的蜷缩起。
  好可爱。
  寒乐伸手刚碰到,狐狸耳朵连带着它的绒毛瞬间竖起,小狐狸吓的直接抱住她的大腿。
  寒乐顿时僵硬,手停留在半空中,不知如何是好,“别慌。”
  本是想抚慰对方,结果小狐狸抬头看了看她,瞬间松开,唰的跪地磕头,“对不起前辈,栗栗不是有意冒犯前辈,对不起对不起!”
  寒乐伸手想扶起她。
  小狐狸栗栗一脸惊慌失措,“对不起前辈,栗栗错了,还请前辈饶过栗栗!”
  一阵磕头。
  有些无语,她收回手,清了清嗓子,“起来吧。”
  “多谢前辈!”小狐狸战战兢兢的起身,看见前辈冷冷冰冰的一张脸,立马低下头,内心狂哭,前辈好吓人嘤嘤嘤。
  窸窸窣窣的声音再次响起,小狐狸迅速躲到寒乐身后,颤抖:“前辈”
  “别说话。”寒乐朝前面走去,小狐狸赶紧跟着,拨开一片杂草,前方趴着一个人,浑身是血,正朝她们的方向爬着。
  “救...救命”虚弱的声音。
  小狐狸捂住小嘴,“前辈她受伤了,我们快去救她!”
  栗栗刚迈出一爪,转头就看到前辈竟然转身准备离开?!
  她立马上前壮起胆揪住前辈一小块衣角,寒乐回头,紫红双眸微眯,小狐狸立马松开,喏喏道:“前辈,我们不救人吗?”
  “人?哪有人?”她怎么没看见?
  想起每次她被人揍的时候,周围的路人除了看戏就是看戏,救她的人?可能是鬼吧。
  所有的人都在教她不要多管闲事,所以,她为什么要救?
  “是、是狐狸,前辈,我们更应该救她,她是我们同类啊!”小狐狸以为寒乐是在纠正她用词不当。
  寒乐不知道该说什么,小狐狸再次鼓起勇气抓住寒乐的衣角,大眼睛里充满迫切希望。
  欸,原著里有小狐狸这号人吗?
  寒乐使劲回忆着。
  没找到。
  所以小狐狸是个路人甲?
  突然闪过一丝灵光,原著小说里出现的人物只是这个世界里的冰山一角,系统让她完善剧情,无法避免出现一些新的人物,他们的人生轨迹没有被安排,她何不就找这些人,组一个队?
  这样女主杀过来,也能为她挡挡,也不算破坏剧情。
  小狐狸突然一哆嗦,她感觉前辈看她的眼光好像不一样了,更加可怕!好像要吃了她一样!
  “救、救我”在寒乐思考这几分钟,浑身是血的人已经爬到了她们身边,伸出脏兮兮的手。
  小狐狸啊了下,立马感人的握了上去:“你再坚持下,我们马上就救你,前辈”说着求助寒乐。
  行吧,可以救她。前提她是路人乙。
  寒乐走到那人身边,蹲下,浑身是血突然抬头看向她,寒乐腿一抖,差点摔倒。
  毛骨悚然。
  这感觉她在女主推门而进,嘴角擒起微笑,喊她师傅的时候感受过一次。
  对方看她一眼后头直接栽地晕倒过去。
  “前辈!”小狐狸有些急。
  寒乐一把抓住她的头发迫使她抬头。
  小狐狸头皮瞬间发麻,护住自己头发,这该有多疼,前辈好粗暴,嘤嘤嘤。
  将遮住她脸的头发拨弄开,仔细端详模样,虽然脏兮兮还沾着血,但依旧可以看出长的不错,不过...寒乐一下松开,对方脸啪的一下又和地面直接接触。
  女主比她漂亮太多了。
  不是她。
  让小狐狸将浑身是血拖到对面树下,寒乐询问系统,怎么救人。
  系统:“抱歉宿主,系统暂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无用。
 
 
第2章 
  周围的树木簌簌作响,小狐狸将浑身是血拖到树下后,顺着树干一屁股坐下,小喘着气。
  “前辈”亮晶晶期待的眼睛。
  寒乐一步两步犹豫走过去,拨弄了一下对方衣裳,血液浸透衣物和伤口黏糊在一块。
  在她思考该如何下手时,对方突然睁开眼抓住她的手,寒乐身子一颤栗,立马想甩开对方,浑身是血瞪着眼珠子死死的盯着她,下一秒又晕了过去。
  温热的气息在她体内躁动,跌跌撞撞寻得一条通道,从她的掌心溜进对方身体。
  浑身是血苍白无力的脸渐渐浮现出血色,肩膀微微颤抖,再次睁开眼皮,咳嗽起。
  小狐狸忍不住叫唤:“前辈你好厉害,她醒了醒了!”
  寒乐看着自己手掌,心情有些复杂,觉得自己是被迫营业的。
  浑身是血咳嗽完后,靠着树干也不说话,就静静地看着她。
  倒是小狐狸一直问对方还疼不疼,“大姐姐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还好有前辈在,要不然你就危险了,前辈可厉害了,她还救了栗栗.....”
  小狐狸的话挺多,三两句就把所有的事都交代出来了。
  寒乐站在浑身是血面前,紫红双眸冷淡俯视对方,等着她开口说自己是谁。
  “谢...谢谢”等了半天,对方竟只吐出这两个字,说完偏头,不情不愿的。
  “不谢不谢,你别看前辈凶凶的,其实她人可好了”
  “你干什么!”浑身是血突然怒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