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全世界都在磕我和影后的CP【强强】──温酒煎茶

时间:2021-07-02 16:19:23  作者:温酒煎茶

   

第1章 热搜
  六月的天说变就变,白日里还闷热得令人喘不过气,傍晚却是狂风大作,天边乌压压的云厚重得像是要塌下来。
  叶竹漪挪了几步,走到保姆车后不远处的车棚下,背风点烟,就在她拿着打火机凑近唇边时,手猛地顿在了半空中。
  风裹着嗲气的女声钻入耳中。
  “先前秦神在《寒夜》里反串和姐姐你演CP,媒体传你们假戏真做是真的啊?”
  “哎哟,你小点声啦。”
  声音很熟悉,这段时间拍戏经常听到,结合谈话内容很容易辨认出来两人身份。
  其中一位是叶竹漪刚杀青的这部剧的女主,位居一线的顶流小花隋萱,剧组里只有她和秦至臻合作过。另一位听着像是演女三的小网红,叶竹漪记不住名字,只知道小网红是带资进组,戏份远超她这个女二。
  叶竹漪蹙了蹙眉,她一手将打火机揣进牛仔裤的口袋里,一手取下口中叼着的烟攥在手心里。
  这位置隐蔽,那两人没看见她,以为周围没人,又聊了起来。
  小网红追问:“到底是不是真的嘛?你们真的谈啦?”
  “没有啦,差点吧。”隋萱语气得意,声音却更轻飘了些,“你也知道,我现在事业上升期,要考虑很多的。”
  叶竹漪垂下头盯着白色鞋面,长发自然垂落肩头,手心里攥着的烟被揉得发软。
  “秦至臻耶!秦神唉!且不谈她本人又美又飒又多金,光她身后的秦家多少人想挤进去。”小网红匪夷所思,“还考虑什么。”
  “呵呵,你是不知道,秦至臻的——好像下雨了,回去再说吧。”
  高跟鞋叩地声又重又急,夏季的雨总是来的很迅猛,顷刻间小雨转大雨倾盆而下,耳边只余哗啦啦的雨声。
  过了好一会儿,叶竹漪轻轻呼出一口气,摊开手,她指甲为了演戏留长了点,剪成杏仁状,手指秀窄修长,白皙的掌心上躺着弯折的烟。
  一只手从她手上拿过烟。
  “又抽,跟你说了多少次呢,把烟戒了!”
  略微尖锐的女声自耳边炸开,叶竹漪盯着半空中的手看了看,抬起手揉了揉耳朵,淡淡道:“没抽。”
  她瞥了一眼经纪人柯舒,因为她杀青特地从外地赶回来,风尘仆仆的,精致的妆容都掩盖不了脸上的疲态。
  所在女团解散后,叶竹漪向影视圈发展,星耀娱乐便将她安排给柯舒带,柯舒手下三个艺人,叶竹漪不是她手下最当红的,但柯舒对她也不比当红的那位差。
  “本来是想抽的,想到柯姐的提醒,就没抽。”叶竹漪垂眸,又补充了一句。
  烟被揉得不成样子,但能看出来确实没点着过,柯舒叹了口气,将软烂的烟扔进一旁垃圾桶内,声音放柔:“姐也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的。”叶竹漪朝她笑笑,声线轻柔:“谢谢姐。”
  柯舒回身看着棚下长身玉立的叶竹漪。
  栗色头发长至胸,发尾微卷,素颜,皮肤白如冷玉,双瞳剪水,眼尾微微上翘,鼻梁高且挺,唇峰圆润突出,唇色天生红艳,五官似精雕细琢,鲜明立体。
  这副好皮囊,活脱脱就是个人间妖精。可叶竹漪气质偏冷,她沉默时会让人觉得疏离,笑的时候两颊有浅浅的梨涡,清冷感弱化会让人觉得她纯真柔美,前两年还在女团的时候,舞台上跳舞张力十足又很霸气。
  似乎所有矛盾的点在她身上都融合地毫无违和感。
  叶竹漪是通过选秀出道的,因为这独特的反差,当初在节目中圈了不少粉,大多都是女粉,砸起钱来毫不手软,一举将当时没签约没后台的叶竹漪送进了前三。
  节目的最后前三名出了四人,组成了女团Astar。当年那选秀节目十分火爆,女团趁着节目热度尚在大火了一把。不过之后随着国内选秀节目增多,男团女团层出不穷。热度渐渐就淡下去了,去年女团合约到期,团内四人都没再续约,解散后各自发展。
  叶竹漪在Astar积累了不少人气,脱离女团进军影视圈,不过一年就爬到了三线。她确实不是柯舒手下最火的,也不是最听话的,但她最年轻最能吃苦,最重要的是她有演戏的天赋。
  偶像明星转型做演员,大部分都有个通病,演技尴尬,毕竟没经验。叶竹漪演技出乎意料的好,从没演过戏的新人,第一部 剧就能被提名“最佳女配”,很不错了。 
  天赋这东西很悬,不是谁都有。如果不是这点,柯舒可能早就放弃她了。
  柯舒在这行干了近七年,带过不少艺人。却没见过谁像叶竹漪这样,让人琢磨不透。
  你说她没野心吧,她又比谁都努力,多累多苦都不吭一声。
  柯舒曾经问叶竹漪有什么梦想。
  这小妮子想都没想地就回答,想做影后。柯舒当时挺开心,还想着兴许可以靠叶竹漪成为金牌经纪人。以叶竹漪的皮相和能力,只要多用心,再加点运气,成为影后也不是没可能。
  但你说她有野心吧,她又表现得很佛,还有点倔,绯闻不愿意炒,也不会巴结讨好人,戏份被抢也毫不在意。
  这年头没有资本家扶持,没有流量和热度加持,想靠实力闯出一片天,也不知熬到何时才能熬出个头。
  一想到这茬,柯舒心里郁结,语调登时降了几个度:“上车吧。”
  叶竹漪眉梢微挑了一下,点了点头。
  趁着助理小乔拉车门两人靠的近,叶竹漪悄声问:“柯姐为什么心情不好?”
  小乔去接的柯舒,多半知道原因。
  “戏份争论无果。”小乔一如既往地简明扼要。
  小乔比叶竹漪大两岁,是个瘦瘦高高的女生,长相偏中性,一开口却是娃娃音。以前跟别的女明星,被女星揪着声音的问题人身攻击了许多次,变得不太爱说话。
  原属于女二叶竹漪的戏份几乎都被带资进组的小网红抢了,柯舒气不过同编导争论了一番,然而这圈子里资本比实力强,争论也没用。
  只怪她不会奉承谄媚,也难怪柯舒多看她两眼态度就变了。
  叶竹漪白净的脸颊上微漾出浅浅的梨涡:“谢谢。”
  两人离得近,叶竹漪身上淡淡的青竹香萦绕在鼻端,小乔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唇,低声说:“应该的。”转身钻进了驾驶位。
  上了车叶竹漪从保温壶里给柯舒倒了一杯水。柯舒盯着保温壶看了片刻,接过杯子抿了一口,不是很烫,恰到好处的温度。
  一杯水润喉,柯舒心情也好了些,她将杯子递还给叶竹漪,一手拿着pad,一手滑动屏幕查看行程:“接下来几天暂时都没安排,拍戏辛苦,趁着这几天好好休息吧。”
  叶竹漪眉眼弯出乖顺的弧度,从善如流地应:“好的,谢谢柯姐。”
  柯舒很受用地笑了笑。
  等车开到叶竹漪所住公寓楼下时,雨已经停了。叶竹漪下了车,笑着对车里两人道别。
  保姆车驶出视线,叶竹漪脸上的笑意敛去,眼眸里似死水沉寂。
  回到公寓内,叶竹漪洗了澡,将自己扔进柔软的床。她觉得疲惫,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隋萱和小网红的对话就像很难听的歌被按了单曲循环,一直在脑子里回放。
  ——没有啦,差点吧。
  叶竹漪从床上弹坐起来,一手抓过枕头丢了出去。
  枕头落在地毯上,沉闷的一声。
  胸膛剧烈起伏了两下,叶竹漪翻身下床,走到桌前,坐下,开了电脑。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看了许久,手搭在了鼠标上。
  寂静的黑夜中鼠标按动声和键盘敲击声尤为清晰。
  天将亮的时候,叶竹漪才将电脑关上,眼皮沉重地几乎抬不起来。她倒在床上,拽着被子滚了一圈,将自己裹成蚕蛹,困意如浪潮袭来,瞬间将她淹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手机铃声响得欢快。
  细白的手从被子中探出,摸索到手机,叶竹漪眉头拧紧,眼睛眯成一条缝,瞄了一眼屏幕,Astar女团群发来的语音通话。
  选秀节目里一起练舞练歌比赛,之后女团成立,两年里四人几乎天天黏在一起,跑通告录专辑录网综,感情与日俱增。
  女团解散后叶竹漪朝影视圈发展,队长宋暮染人气最高去做了最火综艺的常驻嘉宾,主唱鱼薇驻扎在歌坛,rapper花瑾回家继承家业,四人发展方向完全不同,没有利益冲突,又时常保持联系,感情一直挺稳定。
  语音接通后,叶竹漪开了免提随手将手机放在一边,又闭上了眼,犹带着困意地嘟囔,“怎么啦,小姐姐们。”
  “幺幺!你看微博了么?我们上热搜啦!”鱼薇声音清亮,“我的天,上一次上热搜还是A团解散的时候吧?”
  这一嗓子驱散了叶竹漪不少困意,她打了个哈欠,反驳道:“上一次是队长现身你的演唱会。”
  宋暮染不自在地轻咳了两声:“这次不一样,我们团上热搜了。”
  这就很神奇了,叶竹漪翻了个身,懒洋洋地问:“我们怎么会莫名其妙上热搜啊?”
  最近也没什么大事发生啊。
  宋暮染解释道:“开始是《惊鹊》官博宣布影后秦至臻出演女一占据热搜第一的,后来不知怎么的,一个剪刀手空降热搜。”
  困意消散,叶竹漪倏然睁开眼。
  一直没说话的花瑾得空插了一嘴:“什么剪刀手?”
  “剪视频的,叫‘臻臻今天反攻了么’。”宋暮染温和的声音里含着笑意:“他主页里全是幺幺和秦神的混剪,还带剧情呢。”
  鱼薇怪声怪气接茬:“拉娘配~橘里橘气的~”
  被子严严实实裹在身上,叶竹漪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挣脱出来,额头上沁出一层薄汗。
  宋暮染低笑了声继续道:“对,因为视频里有幺幺,就有网友联想到了A团,后来‘Astar女团成员现状’就上了热搜第二。”
  “有意思。”花瑾好奇道,“真想知道这剪辑神人是谁。”
  叶竹漪找到平板,点进微博,视线落在小信封上的红色数字上,浓密纤长的睫毛轻颤了颤。
  她抬起双手遮住脸,指缝间溢出一声很轻很崩溃的叹息。
  手机那端的前队友们自然是看不见她此时的模样,也没听见这声叹。
  宋暮染打趣道:“也许是幺幺的粉丝。”
  当年团综叶竹漪直言自己崇拜秦神,连理想型都是照着秦神描述的。
  “竹笋”们为了逗偶像开心,也做过两人写真拼接的影集,后来被“真知棒”嘲叶竹漪蹭秦神热度,就再也没有过了。
  花瑾啧啧两声:“‘真知棒’可真棒,以前嚷着拒绝捆绑,现在拉娘说真香。”
  其他两人跟着笑起来。
  叶竹漪太阳穴随着笑声突突跳得疼。
  笑声被来电铃声打断,叶竹漪拿起手机看了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头更疼。
  电话接通,柯舒单刀直入:“我之前帮你投了简历资料到《惊鹊》剧组,今天那边来反馈了,后天去试镜,下午你来趟公司,小乔一点会去接你。”
  叶竹漪心狂跳起来,她抿了抿唇,强自镇定地问:“柯姐,你知道我要试镜什么角色么?”
  “女二沈蔓青。”
  呼吸猛地一滞,她要和秦至臻演电影了?!
 
 
第2章 攻受
  柯舒还有事要处理,丢下一句“具体的等你下午到公司再说吧”便结束了通话。
  握着手机的手自耳边垂落,叶竹漪后背抵着床头,半垂的长睫随着她深深的呼吸轻颤了颤。
  叶竹漪抬手拍了拍脸,稳了稳心神。
  试镜而已,又没定下来,激动什么。这么一想叶竹漪不免又有点疑惑。
  关于《惊鹊》目前所放出的消息并不多,但每一条都掀起不小的热潮。聘请了国内一流服装设计团队、道具制作团队,金牌编剧周雯与知名导演路不平时隔四年再度联手,制作班底可谓一等一的好。
  尤其是导演路不平,近两年风头很甚,国内外各大奖项拿到手软,她很擅长拍女性,在她的镜头下没有女性是不美的,无论老少胖瘦,路不平总能发掘女演员最美的点,国内没有哪位女演员不想与之合作一次,哪怕是演个配角,哪怕电影上映自己也不会火,看一看镜头下与平时不一样的自己也值了。
  正因为这样一旦是圈内选角,想进路不平剧组的女星不计其数,一般投资方为了电影的口碑和票房考虑,二线以下的简历都会直接被pass。带资或者带点流量的只往配角里塞。
  这样一个剧组,以她现在的资历和咖位,怎么想都没可能有机会试镜女二,出演估计更没戏,演个洗脚婢说不定还有戏。
  疑惑并没有维持太久。
  下午一点小乔按时来接叶竹漪,载着她驱车前往星耀娱乐公司总部。
  从地下停车场乘坐电梯直达楼上,小乔休息室门前停下,叶竹漪将帽子和墨镜摘下递给她后,独自去了柯舒的办公室。
  门只敲了一下,里面传来柯舒的声音:“进来。”
  叶竹漪推门进去,“柯姐。”
  “来啦。”柯舒正坐在沙发上抱着电脑,她转头看了眼叶竹漪,将电脑放到茶几上,边招呼道,“过来坐。”
  叶竹漪依言走到她身旁,目光不经意间瞥到电脑屏幕。
  “昨天没睡好?”柯舒盯着她看了看,关切地问。叶竹漪没化妆,素着一张脸,她皮肤太白,一没睡好眼下的黑青就会有些明显。
  叶竹漪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弯唇浅笑道,“在剧组呆太久回家不习惯了。”
  闻言柯舒不由笑了两声,她看着叶竹漪自身边坐下,身体前倾时白皙修长的天鹅颈上的项链在空中晃荡。
  心型的项链,很普通的材质,只要不拍戏叶竹漪必定会戴着。柯舒曾经看过她打开那个心,但没看见过里面装了什么。
  叶竹漪将垂落的头发别到耳后,柔声问道:“后天试镜是有什么特别要注意的么?”
  “嗯,早上十点我们就得到那儿,早点去好抽签,剧组就在申城,我到时候陪你一起去。”柯舒给她倒了杯水,继续道,“虽然是圈内小范围选角,但导演是路不平,去试镜女二的艺人肯定不少,估计要等很久,你这两天好好休息,保持好状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