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东风余几许【年下】──不渡寒塘

时间:2021-07-02 16:16:22  作者:不渡寒塘

   

第1章 
  “呕!”
  从网吧出来,正漫不经心地走在回家路上的祁暖,被一阵呕吐声吸引了注意力。
  循声看去,君航酒店门口的树下,一个身穿职业装的女人正弯腰扶着垃圾桶呕吐不止。
  她孤身一人,地上是一件黑色外套,高挑纤细的身影此刻显得十分狼狈。
  时逢冬日,虽说兴海的冬季一向是暖冬,八.九度的夜间气温还是有些寒凉的。酒店门口灯火通明,人来车往,没有人理会她。
  站在原地看了几秒,祁暖还是走了过去。混着酒味的呕吐物气味绝不可能好闻,祁暖的表情却没什么变化,只拿出口袋里的纸巾抽出一张,等女人吐完,便递到把纸递到她面前。
  余光里出现一角白色,女人这才注意到身边有人,她抬起头,垂落的黑色长发遮掩了一半的面容,在路灯下露出的半张脸精致绝伦,只是许是剧烈的呕吐让她的脸色过于苍白了些。
  尽管狼狈,她依旧礼貌地用手遮住了嘴,接过祁暖递来的纸巾哑着嗓子道了一声“谢谢”。
  祁暖没说什么,弯身捡起地上的西装外套,拍落灰尘,还给了她。
  女人的头还有些晕,本能地伸手接过,正想说些什么,女孩已经转身离开了,她甚至连女孩的脸都没看清。
  她其实并不是醉得厉害,只是因为今天是空腹喝酒,胃受不了酒精刺激,反射性地呕吐而已。
  因为呕吐而变得通红的眼睛里还蕴着生理泪水,模糊间只看见女孩穿着白衣黑裤的瘦小身影,还有那白色鸭舌帽下,过于显眼的蓝灰色长发。
  祁暖回到家已经九点多了,空荡荡的房子里却依旧漆黑一片。
  她并未感到意外,洗完澡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的灯,忽然想起了今晚遇见的那个女人,或许,孤独的人,不只有自己一个……至少,今晚是这样。
  周一早上,尽管已经快要八点,早自习都要结束了,祁暖却完全不担心已经迟到了似的,依旧慢悠悠地走在上学的路上,所幸在校门关上前最后一刻走进了学校,否则又要班主任张老师来领人进去了。
  不巧的是,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刚好碰上了来巡查早自习的教务处主任。
  冯主任看见祁暖便眉头一皱,道:“怎么又是你?”显然不是第一次抓住这个学生了。
  祁暖抬起眼皮看了看他,并未有什么反应。
  冯主任把祁暖带到走廊上,接下来便是长达十分钟的思想教育,什么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子,都快期末了一点时间紧迫感都没有,不穿校服你以为你很特别吗?头发染成这样像什么话……
  这些话祁暖不知道听了多少遍,母亲说过,班主任说过,就连眼前这个挺着个啤酒肚的冯主任也对她说过不止一次,她早就不痛不痒了。
  班上的同学纷纷从窗户往外看,看这位标新立异的同学被教导主任训斥的经典场面。
  听着听着,祁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冯主任见状瞬间火了,双手叉腰训道:“还没睡够是吗?要不要现在回家让你睡个够?!”
  祁暖耷拉着眼皮,一声不吭。
 
 
第一节 课的预备铃响了,冯主任被这个油盐不进的学生气得不行,斥了一声:“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便气冲冲地离开,想必又是去找班主任谈话了。
  祁暖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迈步走进了教室。对众人的注目礼视若无睹,径直走到角落里的一张课桌前,放下书包。
  她没有同桌,班主任张老师把她调到这个位置意思很明显:你自己不学习就算了,给我安安静静地在角落里,不要影响其他同学。
  其实这学期刚开始的时候,班主任对这个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考进兴海一中的学生是抱有很大期望的,一度以为这个学生将成为班级的“领头羊”。
  后来她也确实成了“领头羊”,只不过是标新立异、败坏班风的“领头羊”——迟到,不穿校服,上课睡觉,不交作业,开学一个星期,竟然跑去把头发染成了蓝色。学生该干的事她是一样没干,违纪倒是第一名。
  班主任找了她几次,没有任何效果。联系祁暖的家长,她的母亲何秋蕴女士,也从何女士的口中得知了祁暖的家庭情况——父母离异。
  何秋蕴对女儿变得如此也是头疼不已,但因为愧疚又无法过多的苛责她,加上工作实在太忙,分身乏术,仅有的几次谈话都因为女儿的抗拒和呛声告终,她也是无可奈何,只能电话里拜托老师多费心。
  班主任了解了前因后果,心道你们做父母的都管不了我一个老师能怎么办?之前的几次月考祁暖次次垫底,有的科目甚至直接交了白卷。班主任彻底对这个学生失望了。
  在再一次把迟到的祁暖从校门口领进来之后,她便把祁暖一个人安排在了最后一桌,靠近卫生角的位置。爱玩玩,爱睡睡,眼不见为净,权当没有这个学生。
  唯一让她庆幸的是,祁暖独来独往,大部分时间都是安安静静的,最起码不会影响别的同学。其他科任老师也都默契地集体无视了这个学生。
 
 
第一节 课照旧是睡过去了。课间的时候,祁暖去上厕所,回教室时有两个人挡在了门口。
  她往旁边一步,对方也状似不经意的往旁边一步。祁暖抬眼看了看对方,没说什么,转身从后门进了教室。
  挡住祁暖的正是班里最看不惯她的冯佳璇、胡芯蕾和方曼文三人。
  冯佳璇自认长得漂亮,中考成绩也是名列前茅,理应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可令她意想不到的是,这些全都被另一个人抢了去,那人是谁不言而喻。
  祁暖一进学校就因为过分出众的长相引起了这群青春期少年的骚动,加上她是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进来的,开学第一天学校贴吧就炸了,她毫不意外被冠上了“学霸校花”的名头,成了众人讨论的对象。
  关于祁暖的话题就没有消停过,她不理人,不听课,不穿校服,染头发……
  偏偏祁暖长得又太好看,这些行为在这群正处在青春叛逆期的男生眼中便成了“有个性”。
  不光班里的一些男生借各种理由和祁暖搭讪,想方设法要祁暖联系方式,就连其他班级甚至高二高三的学长也有来送礼物。
  祁暖对这些人全都不予理会,可荷尔蒙旺盛的男生们还是前赴后继想要攻克祁暖这座高冷的“堡垒”。
  长相出众,有人欣赏自然也有人嫉妒。有些人背地里说祁暖装·逼,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还不是为了吸引更多男生的注意……
  直到有一回祁暖在食堂吃完午饭,端着餐盘被一个高二的男生拦下,男生手上拿了个包装精致的礼物。
  男生名叫江涛,长得挺帅,在学校也是个风云人物。周围吃饭的同学自然明白这是表白现场了,纷纷看好戏起哄。
  江涛面红耳赤一番表白,把礼物递到了祁暖面前。祁暖全程眼皮都没抬,自始至终只说了三个字:“让一让。”
  在江涛呆愣的时候,她径直走向了餐具回收处,接着头也不回地离开食堂走回了教室,留下江涛拿着礼物现在原地不知所措。
  江涛生得一副好皮囊,在女生当中十分受欢迎。他没想到祁暖真的像传言中那么冷淡,在这么多人面前一点面子也不给他。
  在尴尬的气氛中,拿着没送出去的礼物,灰溜溜地离开了食堂。
  江涛食堂表白事件在学校传开,从此学校里的男生们渐渐淡了追求祁暖的心思——这位好看是真好看,冷也是真冷,别人被表白,不喜欢至少给一句拒绝的话,祁暖直接连一句拒绝都没有,而是完完全全的忽视。
  就算偶尔有自我感觉良好的男生想用热情融化冰块,结果也都是打着哆嗦离开。
  有祁暖珠玉在前,冯佳璇身上的种种光环不复存在。她嫉妒,她恼恨,偏又无可奈何。
  直到第一次月考后,祁暖的成绩让所有人跌破了眼镜——她考了全班倒数第一。
  终于找到了祁暖身上可以攻讦的点,冯佳璇扬眉吐气一一般,和班里几个同样看祁暖不顺眼的女生一起,开启了嘲讽模式。
  “唉,还以为是什么不用听课就能考第一的天才呢!看来是我想多了。”
  “中考还是全市第一呢,也不知道怎么考出来的。”
  “这运气可以去买彩票了。”
  “谁知道是靠运气还是别的什么方法……再说了,就算是运气,瞎猫偶尔碰上一次死耗子,还能次次都碰上吗?一上高中不就暴露出真实水平了吗?”
  “就是。还把头发染成这种颜色,以为我们这是什么三流学校吗?”
  “唉,真不知道怎么会和这种人同班。”
  ……
  祁暖没有失聪,这些话她不是没听见,她只是不想,或者说是懒得理会。
  就像现在,这几个人故意挡在门口,她不想理会,选择从前门进来。可这些人似乎不想这么轻易放过她。
  胡芯蕾出声道:“你们说有些人都怎么想的啊?好不容易进了咱们学校,不好好学习,一个女孩子成天和一群社会混混玩在一起……”
  此言一出,周围似乎安静了些,大家都注意到了那边的动静,纷纷竖起了耳朵。
  方曼文:“你说的不会是……”说着眼睛往祁暖的方向瞟了一眼。
  “除了她还有谁?”胡芯蕾道,“还会抽烟呢,啧啧。”
  张曼文在一旁使眼色:“小点声儿,别人听见了。”
  冯佳璇轻嗤一声,斜斜的看了祁暖一眼,抱着双臂毫不在意:“怕什么。”
  胡芯蕾:“就是,敢做还不许别人说吗?”
  “你怎么知道的?”方曼文问道。
  “看贴吧啊,贴吧里有图有真相。”胡芯蕾笑了一下,说得大声。
  贴吧里的图片自然是她们放上去的,昨晚她和冯佳璇亲眼看见祁暖从一个黄毛的车上下来,几个人在网吧门口抽烟。
  她和冯佳璇当即用手机拍了下来,用小号在学校贴吧里发帖:
  ——看不出来,咱们的校花竟然还会抽烟呀![强][强]
  此贴一出,便炸出了在贴吧里潜水的众多手机党。
  在一众无图无真相的质疑声中,冯佳璇胡芯蕾把拍到的图片发了出来,一连发了四张,祁暖和那群不良少年站在一起,有个人为祁暖点烟,祁暖和他们一起抽烟,最后是一起走进网吧。
  虽然离得远照片有些模糊,但身材衣服和发色都表明这个人毫无疑问就是祁暖。
  图片一发出,那些质疑声渐渐消失了,原本就看祁暖不顺眼的人趁此机会踩了一波。
  各种嘲讽的评论让冯佳璇和胡芯蕾看得喜不自胜,今天更是把这个消息透露在班里,到时候传出去,就能让更多的人看到祁暖的“劣迹”。
  听了几人的话,祁暖的动作只凝滞了一瞬,便拿出一本书随意地翻开,把书作为枕头自顾自地趴在了上面,闭上眼挡住了周围好奇探寻的视线。
 
 
第二节 课是班主任的课。班主任张老师板着个脸,显然心情并不好。看到角落里又在睡觉的祁暖,瞬间气不打一处来。
  “祁暖,这个问题你来回答。”
  “……”
  全班都朝后看向祁暖,她趴在桌上没有反应。
  “祁暖!”张老师拍了一下讲台桌,把众人吓了一跳。
  祁暖被这响声吵醒,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睡眼朦胧间,看见张老师正怒视着她。
  “很好睡是吧?!站起来!”
  祁暖手撑在桌子上,慢慢地站起身子。
  “我刚才问了什么问题,你重复一遍。”张老师走下讲台,抱胸道。
  祁暖哪里知道她问了什么问题,自然回答不出来。
  张老师哼了一声,道:“站着!”转身走回讲台。
  祁暖揉了揉眼睛,站在位置上。
  “没骨头是吗?站直!”张老师又道。
  祁暖依言站直,眼睛却看向了窗外。几只鸟儿嘴里衔着枯草飞往树上做窝,叽叽喳喳呼朋引伴,忙碌又欢喜。
  张老师不再管她,拿起书本继续讲课。
  冯佳璇和胡芯蕾对视一眼,暗笑不已。只可惜在上课不敢把手机拿出来,要不把这场景拍下来放贴吧里又是一道亮丽的风景,标题她都想好了——
  “震惊,校花上课竟然做出这种事?!”或者“被罚站的校花你们见过吗?”,想必又是一个热帖,哎呀呀,可惜。
 
 
第2章 
  圣诞节这天夜里,程之宁在一家名为“幸运”的餐馆里吃宵夜。
  年底事情多,这段时间她基本天天都要加班到很晚。她的胃不太好,一忙起来又总是忘记吃饭,午餐有助理帮着点,晚餐她自己总是忘记,等想起来早过了饭点,于是下班后便常来这家店吃宵夜。
  为了迎合这个西方节日,店里还摆了一棵圣诞树,上面挂着各色的彩灯彩带。
  不像时下的年轻人,程之宁对圣诞节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同往常一样的上班,加班,来这家店吃宵夜,然后便开车回家。
  走出餐馆向对面停车的地方走去,却看见车头左前方大约两米处,有个老大爷坐在地上,地上铺了一层塑料薄膜,上面有一堆橘子。
  程之宁和他买了两斤橘子,正准备回家的时候,一群十五六岁的少年男女向她的方向走来,大概六七个人,推着两辆摩托车,一群人说说笑笑,闹哄哄的。
  程之宁原本没有过多注意,正要开车时动作突然一顿,再次向那群孩子看去。
  一个戴着白色鸭舌帽,身形瘦小的女孩,安安静静地跟在他们身边,应该是在吃棒棒糖,一截白色塑料小棍露在外面。
  如果说刚开始还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她似乎在哪里见过,当注意到她帽子下的蓝灰色头发时,那晚的记忆瞬间便回笼了。那晚的女孩,是她吗?
  几人四处看了看,最后把摩托车停在了对面的幸运餐馆门口。
  有两个人走进了餐馆,其余的人或站或半坐在摩托车上,开始抽烟聊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